博客文章歡迎轉載,請註明出處,並且通知一聲,看得開心請捐款

2019年12月30日星期一

教育騙局(九)


根據報導,「大學聯合招生辦法」(簡稱:聯招 JUPAS,簡介:本地大學的統一招生制度)的截止申請日期延遲一周。表面上的理由,是社會運動令學校(中學)停課,年輕人的情緒非常波動,有學生因為參與抗爭而身心受創,也有人被警察抓到要承擔法律責任,老師需要更多時間替學生進行輔導和跟進。

真正的理由,是持續半年的抗爭運動暴露了特區政府(以及中國共產黨)的真面目,也改變了本地生對大學和未來的看法,將會在大學聯招的初步統計數字中顯示出來。這個時候招生? Timing 壞到不得了。過去半年,大學校園成為中港矛盾、警民衝突和世代戰爭爆發的重災區,讓小朋友明白了以下幾點:

1. 本地大學是建制的一部份,不但無法避免政治干預,而且是政治直接殺入校園,令年輕人受傷流血甚至面對死亡威脅。當權者一方面不惜公帑用大量的催淚彈轟炸大學校園(證據:理大吃了 3823 枚催淚彈;中大吃了 2330 枚),另一方面又用削減撥款來懲罰大學。一來一回,收子彈費?(提示:遇羅克、張志新)港式思維,離不開錢。聽話的警察有 OT 錢(加班津貼),不聽話的大學(以及公營廣播機構 RTHK 和支援示威者的星火同盟)就被關水喉(粵語:水為財),讓年輕人見識當權者的真面目。真正的香港精神,是俾(付)錢的話事。說穿了,大學不過是當權者用來裝點門戶的花瓶,學術自由是口號,如果校長教師學生來真的,官府就會用關水喉(以及干預高層人事任命)來懲罰大學。而本地大學的先天缺陷,是無法在財政上自給自足,即是難以擺脫官府的干預(以及中共的魔掌)。

2. 當中港矛盾在校園之內爆發,又或者大學跟官府有衝突的時候,大學校長無力應付,尤其是那些不接地氣的紅色空降部隊(海歸派大陸學者)。他們或因為潛水(港式粵語:失蹤)而被本地生通緝(港大+張翔),或等到局面緩和才率領下屬現身(理大+滕錦光),也有台灣幫(城大+郭位)因為左閃右避而被民進黨立委譴責。在這種校長管理的大學唸書,還要付出幾年時間才能拿到那張日後不知道有沒有用的畢業證書,是否值得,自己想。小朋友用噴漆寫在大學外牆:「香港無前途,返學有咩用?」說得對,當政治因素改變營商環境,選科擇業非常困難,所謂的「生涯規劃」(Career Planning) 不過是把責任推卸到小朋友的身上。這種形勢,部份勇敢的小朋友也許會選擇放棄大學,學一門實用的職業技能傍身,然後自僱或創業。如果是選擇移民的那一群,也許會去外國升學。

3. 至於師資質素,有海歸派大陸學者因為公開發表支持警察的言論,辦公室被本地生「裝修」(港式粵語:破壞)。海歸派大陸學者(以及內地生)當中,有幾多是直接聽命於中聯辦(香港的另一個權力核心)以及背後的中共派系(強硬派),不知道。部份內地生聲稱收到中聯辦的指示撤退到華南地區暫避,海歸派學者是否也聽命於中聯辦,不知道。中美關係從 2018 年初開始轉壞,貿易戰其後演變成科技戰和金融戰,美國的盟友(英國、澳洲和加拿大)也開始對中國夢醒,採取行動防範中共的滲透(例如:關閉孔子學院)。海歸派要在外國大學尋找工作,比以前更困難,是否會因此而不敢放棄在香港的揾食地盤,還是要聽命於中聯辦(因為中共可能會調整對港政策包括對付大學的手段),不知道。至於本地學者,面對海歸派大陸學者搶飯碗,基本上無能為力,只想為轉行鋪路,於是經常接受電視訪問,講阿媽是女人的道理。如果你是本地生(或本地生的家長),看見老師是這等貨色,是否會放棄讀大學,自己想。

4. 同學的質素是考慮因素,事件也暴露了內地生跟本地生的待遇差異。警察請抗爭的本地生吃催淚彈,但是會派遣水警輪船護送內地生從水路離開香港。當內地生聲稱人身安全受到威脅,手持利刀意圖傷害本地生,大學保安員的反應也是護送內地生離開。本土派的結論:殖民!如果你是本地生(或本地生的家長),會放心在這種環境中學習?另外,還有催淚彈殘留毒素(提示:山埃+二噁英)所引起的安全問題(原因:二噁英可以殘留在人體七年以上,可能影響年輕人的生育能力)。年輕人是否應該放棄本地大學,去外國升學順便鋪路移民,然後在外國大學校園發現一樣會被內地生包圍或欺負,終於明白所付出的金錢只是用來購買外國護照,即是便宜了洋人。小朋友也許會問:怎樣才能衝破中共的勢力範圍?放棄讀書全身投入反共革命事業?

年輕人已經醒覺,明白大學教育黑暗的一面,令已屆中年的大學校長非常頭痛。這麼聰明,真不好騙。舊的一套已經行不通,大學跟香港一樣回不去了。這個時候收生?可不可以改期?如果大學是一盤生意,大學校長是高層,他需要面對的問題包括:1. 顧客減少,影響收入。參考本地大學的財務報表,學費佔總收入的比例是兩成或以下。2. 如果再加上政府削減撥款(佔大學總收入的比例是五成或以上),對大學財政會構成壓力,雖然短期之內有儲備可以頂住。如果在 2019 年底撤退的內地生不回來,放棄香港的學業,而未來數年之內,報讀本地大學的內地生的人數開始下降(注意:這個數字由中共控制),本地大學的規模就很難維持下去,而部份 Market Segment 的影響會比較明顯,例如依賴內地生的研究院課程。簡單地說:依賴中國市場的惡果開始浮現,情況跟做自由行生意的本地藥房差不多。這種現象,商學院語言叫「集中風險」(Concentration Risk)。

高等教育界還有其他問題有待解決,3. 例如:如何清理高等教育界的僭建物(即是:董建華任內推出的毅進、副學士及自資學位),理順那個被扭曲了十多年的複雜制度。智力正常的人都會看得出,後果很大機會是裁員,即是教職員的飯碗不保,尤其是那些處於制度外圍,長期簽短期合約的低級行政人員或兼職講師,因為炒這群人相對容易,不續約就可以。然後就輪到那些跟毅進、副學士及自資學位有關的教職員(以及清理供過於求的自資院校),所以你會見到教副學士的劉小麗轉行從政(然後被 DQ)。再下去就是跟政府資助學士學位或研究院有關的教職員,即是從外圍殺入核心。至於炒人的時候,本地人和內地人有沒有分別,是否要聽命於中聯辦(因為要保住某些紅色無間道用來發展黨組織或執行任務),自己想。當高等教育界開始裁員,年輕人更加相信讀書無用,對大學課程的需求進一步下降,形成惡性循環。至於被裁的教職員,如果是高學歷的中年人,轉工轉行有困難,有可能要轉投與教育無關的產業,又或者移民。這是否中共想見到的局面,自己想。(本土派的說法:人滾地留!)

(申報利益:Auntie 是中大學士和港大碩士,讀書時代曾經在香港電台兼職。)

插圖來源:中大學生會@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CUHK.SU/posts/2583429278386132/

說明:中大學生會推出的「暴大 Tee」。起因是今年六月下旬,中大在 Google 的簡介被惡意改成「香港暴徒中文大學」,簡稱「暴大」。中大學生會玩黑色幽默,推出「暴大 Tee」一式三款。左下角的英文:Major in Revolution. Rioters University.

YouTube 精選:

Engelbert Humperdinck - Free as the Wind (with Lyrics) (3:27)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2cbtt64lIs
理工大學被圍困期間(11 月 16 日至 29 日),有示威者透過地下污水渠道逃離校園,令評論員想起這部經典逃獄電影 Papillon (1973),主題:「不自由毋寧死」。

Papillon - Ending (4:0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XGWXmxmaoE
這是電影的結局:不認命的 Steve McQueen 終於逃跑成功,電影中他的外號叫 Papillon,即是法文「蝴蝶」的意思。另外一位男主角是 Dustin Hoffman,電影中他是認命的那一位。

延伸閱讀/參考資料:

大學聯招延期一周截申請
星島日報 2019-11-22
https://std.stheadline.com/
節錄:「大學聯合招生辦法」(JUPAS)網上申請原定下月初截止,本報日前報道,不少教師反映受社會事件及停課影響,令升學輔導的時間更緊絀,要求聯招延後截止申請。大學聯招原定下月四日截止網上報名,大學聯招處昨日決定,將網上申請截止日延遲一周至下月十一日。今次改動,據悉與近期學校停課有關,有教育界人士反映生涯規劃輔導工作滯後,有老師更需要通過電話或社交網站平台提供諮詢,以求分秒必爭;學生受近期社會事件影響,普遍情緒不穩,難以專注學業,教師須集中處理學生情緒的輔導支援。

理大中大熱門課程報讀跌兩成
星島日報 2019-12-24
http://std.stheadline.com/
節錄:本報發現,在大學聯招首輪申請,曾經歷校園衝突的理工大學及中文大學,把兩校熱門課程列為首三志願的人數銳減,最高更跌逾兩成。有中學校長分析,個別學生受衝突畫面影響,影響選科決定。大學院校月初公布聯招首輪申請情況。本報發現,以往競爭激烈的理大酒店業管理課程,去年一千八百多人放在首三志願,今年大減兩成半至僅一千三百多人,相關的旅遊業及會展管理課程亦減一成半至九百一十八人。中大以往最多申請人放在首三志願之一的工程學,報讀人數銳減兩成一至一千五百多人;理學則跌了一成六人,至不足一千八百人。今屆文憑試日校考生料約四萬五千九百人,較去年跌約半成,但上述課程報讀人數跌幅,遠遠超過考生人數跌幅,情況罕見。

返回校園需簽理解信 有理大教職員轟校方不負責任
RTHK 2019-12-31
https://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500284-20191231.htm?spTabChangeable=0
節錄:上月曾被警方包圍的理工大學,今日重開北部校園,容許教職員及研究生回校工作。校方前日向他們發信稱已進行初步評估工作,北部校園基本安全,可自行選擇回校工作,但須透過電郵通知或在入校園時,簽署理解信,證明已自行評估過相關風險。在理大維修部任職的溫先生說,自己本月初已返校工作,他說所屬部門未有要求他簽署相關文件,形容校方做法不負責任,仿如要求同事簽「生死狀」。他說如果校方強迫簽署,相信沒有人願意返校工作。

思想坦克:
盧斯達:香港抗爭在甚麼位置?北京可能的反撲會是......
December 6, 2019
https://www.voicettank.org/single-post/2019/12/06/120602
節錄:因為大學生周梓樂在警察鎮壓行動中離奇死亡,示威者遂在網上號召「大三罷」(罷工、罷課、罷市),之後演變成堵塞交通。很快他們就發現,香港有幾間大學掌握交通要道,於是示威者和同樣洞察這點的港警,就開始在大學校園進行攻防。港警很快就開始圍困大學,並圍點打援,即一邊圍困校園的示威者,一邊鎮壓前來救援的市民。特別是理工大學的圍城戰,對香港既有的抗爭力量來說,是極大的折損。不過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正是浴血的畫面和人道危機,導致一度滯留美國參議院的《香港民主及人權法》突然加速通過。到了區議會之後的遊行,前線抗爭者已經數量大減,因為在理工大學圍城戰,港警進行了一場戰爭。港警並不准許校園內的人離開,將所有出口封鎖,用橡膠子彈和布袋彈招呼想逃出的人;實際交手的時候,港警也不是以制伏並拘捕的「執法」標準,而是以致傷致殘的方法「對敵」。對警察來說,前線抗爭者有一個固定數量,只要打傷打殘,就可以慢慢折損整個反抗力量。在理工大學一役,被捕而必須進入官司糾纏的人很多,受傷的人也很多,在大學校園裡面曾經出現一個戰地救傷站。

【出理大記】
冒險爬渠突破圍城 幻聽纏繞仍恐被捕
RTHK 2019-12-17
https://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498087-20191217.htm?spTabChangeable=0
節錄:理工大學爆發激烈衝突事件一個月,警方上月 17 日起圍封校園 13 日,估計一度有數以千計的人滯留理大,他們難忍惡劣衞生環境,終日擔心被捕,身體虛弱,觸發外界關注會否演變為人道災難。化名阿 Dawn 的留守者接受本台訪問,強調自己沒有製武器或攻擊,不甘心被警方以暴動罪拘捕。共爬渠 3 次的他形容地下水道又窄又臭,漆黑一片,曱甴滿佈,更懷疑渠內有糞便。逃離理大後阿 Dawn 一度出現幻聽,持續聽到警車聲音,稍有風聲會令他覺得是警車或警號聲,別人有較大動作例如脫衣服,會以為對方想襲擊他。另一位化名阿 Wing 的留守者亦曾見證不同人爬水渠後失聯,需要由消防搜救,有人體力不支,要拍打渠蓋呼救。

Wikipedia - Papillon (1973 film)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apillon_(1973_film)
Extract: Papillon is a 1973 historical period drama prison film directed by Franklin J. Schaffner. The screenplay by Dalton Trumbo and Lorenzo Semple Jr. was based on the 1969 autobiography by the French convict Henri Charrière. The film stars Steve McQueen as Charrière ("Papillon") and Dustin Hoffman as Louis Dega. Because it was filmed at remote locations, the film was quite expensive for the time ($12 million), but it earned more than twice that in its first year of release. The film's title is French for "Butterfly," referring to Charrière's tattoo and nickname. A narrator states that Papillon made it to freedom, and lived the rest of his life a free man.

一悠:槍斃收子彈費思維五十年不變
眾新聞 2010-05-18
https://www.hkcnews.com/
節錄:文革時,中共槍斃完犯人,尤其是政治犯,例如遇羅克、張志新,要收子彈費。許多已經悲痛欲絕的家屬,再收到公安冷眼交來這張子彈費的欠單,登時馬上再暈倒一次。這收子彈費 —— 冷血和變態的心理,是誰想出來的?為什麼要這樣做?很明顯就是要向家屬的傷口灑鹽,要親眼看你的再悲慟,他才會開心,彷彿還要你感謝他 —— 己經不收開槍的「服務費」了,只「收回成本」—— 槍斃了你的兒子女兒。在香港,DQ 議員也是一樣灑鹽,用荒誕理由 DQ 了你們,還千方百計要你嘔番這一年工作所收到的薪金,當你這一年就沒做過任何事,還要自己帶錢搭車返工,荒唐至極。

楊健興:政府抽大學撥款 虛偽 無聊 
眾新聞 2019-11-27
https://www.hkcnews.com/
節錄:政府兩周內第三度抽起大學工程項目撥款。政府原定本月 15 日以「需要更多時間解說」為由臨時抽起理大擴建工程撥款申請。至本月 19 日,稱理大因近日事件而需檢視工程時間表,又再抽起擴建理大圖書館的三億四千萬元撥款。昨日,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去信立法會財委會,決定撤回在中大及港大翻新及興建醫學大樓的撥款項目,合共逾二億五千萬元的撥款。政府解釋抽起是由於有議員對兩項醫療教學設施工程項目有關注,但沒有交代是什麼關注;有建制派議員曾稱吐露港公路被中大學生堵塞良久,反映大學教育有問題,故對撥款予大學有保留。有民主派議員質疑,抽起撥款是政府作出政治報復,令人懷疑是政府和建制派要懲罰大學的管理層、教師和學生。大學被政治打壓,學者卻步,校長一職更難吸引頂級人才,嚴重影響大學教育發展,長遠整體社會利益受損,說到底,原因只是一班掌權者不滿大學生,他們不嘗試了解年輕人想法,反而以「小學雞」方式報復,刁難撥款,口鬧別人拖延,自己卻叫停項目撥款,醜態畢露。

【屬於中大人嘅暴大 Tee 將全面進場】
https://www.facebook.com/CUHK.SU/posts/2583429278386132/
節錄:今年六月下旬,中大在 Google 的簡介被惡意改成「香港暴徒中文大學」,因此又被笑稱「暴大」。近日,紅媒及何妖紛紛抹黑中大人為「恐怖分子」、「曱甴」。然而面對惡意攻擊,我們從不畏懼。為展示中大人無懼白色恐怖的決心,本會隆重向各位介紹「暴大 Tee」。「暴大 Tee」一式三款,黑底白字,設計簡約,卻貫徹我等無懼打壓,奮起抗爭的精神。由於本會拒絕光顧中國印刷商,「暴大 Tee」成本亦會相應較高,價錢暫定為港幣八十元正。扣除造價及物流等支出,本會會將所得收益用作支援抗爭及幫助義士(詳情待定)。

獨立媒體 2019-07-18:
港大學生校友要求同譴責警察濫暴
張翔拒正面回應:不想再見到流血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65781
節錄:反送中示威者在 7 月 1 日晚上佔領立法會大樓。港大校長張翔發聲明譴責破壞行動性的行動,稱對暴力事件深感痛心,言論引起學生不滿,要求張翔在上星期五撤回及回應訴求,並到校長府對話。港大晚上在陸佑堂舉行論壇,再安排學生、校友和張翔對話。在學生及校友的發問中,均普遍關注警察濫暴的問題,香港大學畢業生議會常務委員廖振華更問張翔會否發聲明譴責警察,並質疑所謂的獨立調查作用不大。他更稱,作為港大校長不應雙重標準,如果不發出譴責警察的聲明,便請撤回針對 7 月 1 日的譴責聲明,促張翔認真考慮。張翔回應時,反問在場的人是否再想看到流血事件,慨嘆上星期已再次爆發衝突,指這是不想見到的事。在場學生不滿張沒有正面回應,斥道衝突及流血均由警察所引起,要求張翔必須立即撤回聲明。

頭條日報:【修例風波】
台立委批城大校長郭位「隱形」 籲除中研院士資格
2019-11-14
https://hd.stheadline.com/
節錄:警方早前在多間大學與示威者爆發衝突,其中中研院院士、香港城市大學校長郭位被指「隱形」,台灣立委質詢中研院副院長周美吟是否要除名郭位院士資格,周美吟表示,應由院士會議討論。民進黨立委蘇巧慧指出,郭位是台灣人,更是曾接受遴選的中研院院士,他是否適任校長由香港來評斷,但郭位常使用中研院院士名義在台灣各媒體上發表言論,中研院組織法規定,在學術界成績卓著的人有資格被選為院士,而院士在有權利、聲望之時,是否也應該負起相對社會責任。蘇巧慧表示,中研院院士是許多學者一輩子最高榮譽,現在也沒有退場制度,但如果有引發社會觀感極度不佳情況發生時,以機制來說,中研院院士難道不應該有適當除名或退場機制嗎?民進黨立委張廖萬堅則質詢周美吟,香港發生反送中事件延燒至大學校園,香港城市大學校長來自台灣,是中研院院士,當校園被攻入校長卻神隱,「如果你是那名校長,你會神隱嗎」,要求周美吟對此事表態。

科大移走校園內民主女神像 學生會批評校方無誠意溝通
RTHK 2020-01-03
https://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500900-20200103.htm
節錄:科大學務長辦公室下午派人,移走昨日擺放在校園內「智慧石」位置的民主女神像。科大學生會代表說,校方只透過社交平台短訊,通知搬走女神像的安排,並表示安放女神像的安排未獲允許,不符合規矩。學生會表示,昨日開始已多次嘗試與學務長聯絡,但一直未獲回覆,強調學生會未有同意校方的安排,批評校方無誠意與學生會溝通,要求校方與學生交代安排。學生會表示,由於未有足夠人手及學生會仍在商討進一步行動,所以未有立即阻止校方的行動。科大編委會上載的片段顯示,校方下午派出保安部約 10 人,將民主女神石像搬走,搬運過程中,職員先將女神像手上寫著「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旗幟拿掉,將石像擺放在科大學生會房間後,再歸還旗幟。(Auntie 的補白:現任科大校長史維生於台灣,是中華民國籍華裔美國人。)

顧問團促增撥資源 
商經局稱按分配機制港台有足夠資源
RTHK 2019-12-27
https://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499836-20191227.htm
節錄: 26 名香港電台節目顧問團成員,致函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要求為港台增撥資源,商經局回應,港台作為政府部門一員,一直按政府資源分配機制獲得應有資源,提供公共廣播服務。商經局說,因應過去半年香港出現社會動盪,政府所有部門和各層級人員都要緊守崗位,克盡己職,多走一步,以維持有效的公共服務。局方強調政府多次指出,過去 9 年,港台開支累計增加超過一倍,高於同期政府經常開支累計增幅,公務員職位數目亦增加超過四成,所以港台有足夠資源,應付運作需要。港台節目顧問團的公開信指,港台新聞部因報道反修例運動花費大增,超出年度預算約 500 萬元,需要扣減人手;然而警隊過去半年逾時工作津貼開支共約 9.5 億元,待遇差天共地。

【抗暴之戰】
689 插手搞港台!建議審計署查帳目削經費
蘋果日報 2019 年 12 月 29 日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realtime/article/20191229/60428227
節錄:全國政協副主席、前行政長官梁振英今日(29 日)在 facebook 發文,建議政府要求審計署全面審查香港電台帳目,「衡工量值」,稱以今天網台林立,香港人只有 750 萬乘 24 小時接收新聞資訊和娛樂節目為前提,了解有沒有空間削減港台經費。港台機構傳訊組總監伍曼儀回覆指,港台財務行政向來跟政府機制,現在如是,將來如是。港台節目製作人員工會早前了解,港台新聞部今個財政年度超支 500 萬元,需要停止聘用外判員工、減少兼職記者及自僱人士,工會認為政府漠視港台製作需要,形容是「做得好卻變相懲罰」。

香港金融業職工總會:
就極權無理打壓抗爭支援之譴責聲明
https://www.facebook.com/HKFUnion/
節錄:警方今日(12 月 19 日)高調召開記者招待會,會上將「星火同盟」與洗黑錢活動扯上關係。然而有關指控並未有充分實質證據,有混淆視聽和誤導公眾之嫌。星火同盟素以為抗爭者提供人道援助聞名,警方此舉令人質疑其用意為凍結異見人士資產,進一步破壞香港自由經濟聲譽。香港金融業職工總會就此事件予以強烈譴責。「星火同盟」作為反送中活動的抗爭者作人道支援的眾籌平台,社會上數以萬計的市民及機構也是其捐贈者。警方的高調行徑,似意圖令市民因懼怕被冠上「洗黑錢」莫須有罪名而停止支援抗爭者。一旦有此先例,任何懷疑與當權者對立或有異見人士或組織,都有着可能被冠上「洗黑錢」或其他罪名而面臨資產被凍結,甚至負上個人刑責。此舉使人身及財產安全失去真正保障,足令外商擔心自身投資不受法律保障,嚴重打擊其對香港經濟自由度的信心,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受到重大威脅。

[附註:洗黑錢之法律定義:洗黑錢是指將透過犯罪或其他非法手段所獲得的資產偽裝為合法的收入。過程大致可分為以下三個階段: 1. 存放(處置):將犯罪得益放進金融體系內。2. 掩藏(離析、多層化、分層化):將犯罪得益轉換成另一種形式,並創造多層複雜的金融交易來隱藏資金的勾核線索。例如從現金換成支票、貴重金屬、股票、保險儲蓄、物業等。3. 整合(融合):經過不同的掩飾後,將清洗後的財產如合法財產般融入經濟體系。]

Foreign Policy - Beijing Is Shooting Its Own Foot in Hong Kong
Political paranoia is making it hard for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to sell its own narrative.
BY ANTONY DAPIRAN (AUG 22, 2019)
https://foreignpolicy.com/2019/08/22/beijing-is-shooting-its-own-foot-in-hong-kong/
Extract: The months-long protests in Hong Kong have been among the most-covered of all popular demonstrations this year, though the ultimate fate of the islanders in their struggle against Beijing’s bear hug remains unknown. But one thing is becoming increasingly clear: Beijing’s hysterical demonization of the protesters as violent thugs, coupled with its crackdown on any mention of the protests by businesses or visitors, has been an own goal for China, ultimately making the case for economic decoupling that American China hawks have been pushing for years. China’s hopes of economic and strategic hegemony are now encountering serious pushback — in part because Beijing has shown its true colors.

相關的文章:

教育騙局(八)
2018 年 12 月 28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8/12/blog-post_28.html
節錄:特區政府採用類似的手法,去處理專上教育界供過於求的問題。報告建議,八間公帑資助大學的附屬自資部門需要脫離大學的本部,與其他私營自資學院一併納入統一的規管制度,並建議訂立更清晰的取消院校註冊機制,例如列明院校收生人數持續低於目標,又出現學術水平不達標等問題,就有可能被「殺校」。

教育騙局(七)
2018 年 9 月 2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8/09/blog-post_21.html
節錄:副學士課程因為定位模糊,缺乏資助及銜接問題,開始被本地生所離棄,部份院校索性北上招生,有網民說本地院校的副學士課程早已收了不少內地生,翻查相關院校的副學士課程網頁,證實所言非虛(證據:簡體字)。前車可鑑,如果 DSE 走上同一條路,出現官府印刷的簡體字課程簡介,並不奇怪。

又見學券制
2016 年 7 月 27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6/07/blog-post_27.html
節錄:於是依靠市場力量解決問題:院校紛紛開辦自負盈虧的(副學士、文憑或學位)課程。這是董建華任內所幹的「好事」,禍延至今。那些副學士以及自資學位(還有毅進課程)結果成為高等教育界的僭建物,跟原有的制度格格不入,升學的銜接途徑不足,認受性有問題,僱主缺乏信心,讀完之後缺乏出路兼背負一身學債,令學生覺得受騙。

教育騙局(六)
2018 年 2 月 2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8/02/blog-post.html
節錄:至於那些涉嫌出賣學生或玩弄權術的大學校長,有理由相信,他們已經替自己舖好後路,找到退休之後的幫閒工作(提示:張仁良+政協委員),日後會跟學術界保持一定的距離。既然得罪窮孩子沒有手尾跟,倒不如一次過賺盡愛國積分,留待北上面聖時使用。對,學生成為校長的棋子,而大學則跟傳統政黨或主流傳媒一樣,淪為踏腳石。

教育騙局(五)
2017 年 11 月 17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7/11/blog-post_17.html
節錄:面對高等教育界泡沫爆破的危機,特區政府可以做的不多,而有錢的香港家長早就把孩子送走了。最怕是不知道甚麼時候,偉大祖國覺得人數差不多了,又或者是所帶來的副作用太多(例如:內地生洗黑錢的情況開始失控,連累無辜的中小企被外資銀行取消戶口),於是突然煞停,令來港內地生的人數大幅下降,會對香港的高等教育界帶來很大的衝擊。對,放亂收死的中國式惡性循環。

教育騙局(四)
2017 年 9 月 10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hk/2017/09/blog-post.html
節錄:大學不應該成為政治角力的場所(提示:沈祖堯)?太遲了。香港成為中共派系鬥爭的戰場,大學是接近權力核心和屬於思想領域的行業,一定會被捲入漩渦。校董會越來越多建制派,海歸派大舉南下(而且是同一間國產大學的校友集體進駐某個學系或學院),學生中內地生的數目又不斷增加(最新數字是 2003 年的三倍),有今日是必然的結果。

教育騙局(三)
2017 年 5 月 20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7/05/blog-post_20.html
節錄:學術界的生態環境很可怕,難怪年輕的本地學者紛紛另謀出路。當中有人寫專欄,在電台開咪,在電視亮相,自資做棟篤笑,做導遊帶旅行團,也有人接商演拍廣告。表面上,好像跟 TVB 戲劇組的小生花旦司儀二打六又或者是新聞部的俊男美女前主播沒有太大的分別。當中也有人轉行從政,選議員殺入議會,然後被 689 DQ (Disqualified)(例如:劉小麗、鄭松泰、姚松炎)。

教育騙局(二)
2017 年 5 月 8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7/05/blog-post.html
節錄:如果私營的教育機構也不過是一盤生意,香港的國際學校是一個疑似投資騙局。國際學校要求學生家長購買指定金額的債券,而那些債券是沒有二手市場的。如果孩子要退學或被開除,家長會無法脫手(除非找到另一位家長接手而又取得學校的同意),被迫繼續持貨直至到期為止(據說個別的國際學校會向退學的學生家長提供 Refund, in full or in part)。家長變相為學校提供短期營運資金,某程度上,是家長打本給學校做生意,而顧客是自己的孩子。

教育騙局(一)
2015 年 8 月 2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5/08/blog-post_21.html
節錄:經典騙局之所以能夠歷久不衰,其中一個不可或缺的條件,是受害人基於面子問題或其他的原因,不願意公開談論,也沒有及時向其他人發出警告,於是騙局可以繼續運作。如果我們身處的社會充斥著各種大大小小的騙局,而學校又是社會的縮影,那麼公營教育制度其實也是騙局的一種,只不過受害人被愚弄的時候,心智尚未成熟,總要投身社會多年之後才醒覺受騙,而騙子已經跑得老遠甚至是早已仙遊,於是追討無門。

奪權
2019 年 10 月 20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9/10/blog-post_20.html
節錄:天下大亂,越亂越好,造反有理。推翻了舊的體制或程序(例如:不經立法會審議就實行<禁蒙面法>),清除了不肯合作的溫和派或上海幫或本地人或民主派(例如:大陸官媒點名批鬥教育界議員葉建源以及中大校長段崇智,梁振英透過社交媒體點名要求某位中學校長辭職),才可以建立新的一套遊戲規則,以及把某個具備戰略價值的組織收為己用或改頭換面,亦即是壯大自己的山頭,為下一輪的鬥爭或奪權行動作好準備。

紅色無間道
2017 年 9 月 20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hk/2017/09/blog-post_20.html
節錄:中共滲透香港的大學和傳媒行業,其實從未停過。疑似的紅色無間道,我見識過不止一位,但是從來沒有人試圖把我吸收入黨。也許因為我是屋村妹,利用價值不高。政治和宗教團體吸納會員,會按照利用價值分等級,然後提供不同的待遇。它們最想要的,是具備權力或財富或名氣的人,因為他們能夠為組織的生存發展作出貢獻。這個世界,就是那麼現實,中國共產黨也不例外。

交數(二)
2013 年 2 月 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3/02/blog-post.html
節錄:香港,越來越似澳門賭場貴賓廳。如果香港是一盤生意,從經營者的角度看,不錯,「自由行」可以幫你「交數」(達成銷售指標),交租出糧,燈油火蠟,向股東交代。表面上,高增長概念,股價上升,前景向好(但是近期「自由行」的消費力開始放緩)。代價卻是:喧嘩吵鬧,烏煙瘴氣,黑錢氾濫,北姑橫行。這種情況,商學院語言,叫「集中風險」(Concentration risk)。

交數(一)
2013 年 1 月 23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3/01/blog-post_23.html
節錄:公營的大學與醫院,基本上是政府部門的延伸,依賴官府撥款(部份也有自行籌款的能力)。因此企業文化跟政府部門大同小異:員工眼中只有上司或老闆,看不到服務對象。反正公營部門提供的服務帶有壟斷性質,是施捨窮人的冷飯殘羹,客戶別無選擇,註定要忍受官僚主義和晚娘面孔。廣東話的說法:「鬼叫你窮呀!有本事,你去幫襯私家呀笨!」(誰叫你窮!有錢請光顧私營機構!)

配對資助(一)
2016 年 1 月 29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6/01/blog-post_29.html
節錄:把同一個概念翻炒多次,應用於不同的政策範疇,是港式官僚的慣技。而其中一個經常被港式官僚翻炒的概念,是配對資助 (Matching Grant),亦即是用配對的型式,由政府撥款資助一些非牟利的行業(例如:高等教育、正統藝術),又或者是短期內在財政上無法收支平衡的項目。

OPM (Part 4)
2012 年 8 月 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2/08/opm-part-4.html
節錄:某程度上,以上的分析,也反映出香港學術界的生態環境,就是山頭眾多,人脈交錯。多年來,不少政商名流和名門望族都透過捐款或者其他途徑,跟某大學某學系建立了深厚的合作關係,又或者對某大學某學系擁有某種影響力。這種情況,在歷史悠久的老牌大學身上,尤其明顯。在外國,大學是意識形態的戰場。在香港,大學是利益集團盤據之地,是中環的縮影。

露底
2014 年 10 月 17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4/10/blog-post_17.html
節錄:一場佔領運動,令很多人露底。 689 、高官、議員和商界以外,還有財經學者。有一位作風很「雷」的經濟學者,以佔中運動開始 (9.28) 之後兩日的股市跌幅,計算出每位港人的金錢損失是五萬元(港幣),認為此乃佔中陣營欠港人的債。這位教授的治學態度,跟勒索金錢的北姑差不多。難怪有位寫財經專欄的「火雞」大學舊生,第一時間跟「雷」教授劃清界線,以免身上的標籤貶值。

影像財經
2018 年 6 月 8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8/06/blog-post.html
節錄:八十年代末,Auntie 還是大學生,在香港電台電視部做兼職,替一個財經節目做資料搜集兼打雜和撰稿。每集有一個主題,製作團隊出動之前,我要做資料搜集,讓他們掌握基本知識,然後協助物色訪問對象,幫手打電話約訪問。製作人員做完訪問歸來,剪輯完成之後,我負責寫字幕。節目播出之後,我要把內容濃縮成一篇文章,在中文報章刊登,上面有節目名稱和我的名字。

中史老師
2016 年 12 月 28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6/12/blog-post_28.html
節錄:如果港大文科女生的出路,不再是政務官,而是色情片的女主角(提示:大波 Candy),那麼中大文科男生去新界區的戲院觀看日本色情電影,就更加閒過立秋。問題在於中大文科男生的職業 ―― 他是可憐的中史老師。對中大稍有認識的人都知道,創校先賢包括幾位避秦新儒家,在大陸變色前夕南下香江(提示:錢穆),哀花果之飄零(提示:唐君毅),試圖保存中國文化的香火。

洋鸚鵡
2015 年 10 月 3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5/10/blog-post.html
節錄:外國一些名牌大學,也面對同樣的問題。大量中國學生湧入,學費源源不絕送上門,但是中國學生收得太多太濫的話,學校需要照顧他們的獨特口味和需要,代價是容易失去自我,甚至是自貶身價。解決之道?在中國境內開設分校(分店),讓中國顧客無須奔波千里,又可以把中國學生集中管理,令母校校園保持安寧恬靜,優良傳統免受中國學生的衝擊。換言之,錢照賺,但是想辦法減少所帶來的副作用。

Revised 04/01/2020

2019年12月15日星期日

2019 Top 10


2019 年發表的文章,瀏覽量最高的十篇是:

1. 抱薪救火(2019 年 8 月 15 日)
2. 秋後扇(2019 年 11 月 11 日)
3. 「一帶一路」的副作用(2019 年 5 月 28 日)
4. No more panda hugger(2019 年 9 月 13 日)
5. 價值崩潰(2019 年 7 月 27 日)
6. Know Your Customer(2019 年 11 月 2 日)
7. 炒埋一碟(2019 年 6 月 26 日)
8. Copy & Paste(2019 年 4 月 26 日)
9. 奪權(2019 年 10 月 20 日)
10. 自報家門(七)(2019 年 8 月 6 日)

除了女性觀點的<一帶一路的副作用>之外,其餘九篇都跟反送中運動有關,說明這個博客的讀者非常關心香港的局勢發展。根據官方提供的統計數字,過去半年內警方拘捕了 6,022 人,學生佔 2,393 人,佔總被捕人士 39.7%。港人會銘記這個夏天,因為那是年輕人用鮮血書寫歷史,用生命守護這個城市,勇敢地向中共的暴政說不。過去半年,運動的口號從「香港人加油」變成「香港人反抗」再變「香港人報仇」。來自街頭文宣的文字:「有血一齊流,有仇一齊報!若我們接受政府的條件,我們已死去的朋友是不會原諒我們的。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直接了當,強而有力。上過戰場的孩子,會有不一樣的生活態度。直到目前為止,年輕人還沒有爭取到足夠的權力,去改變權力和財富的分配方式,但是長遠來說,一定會為香港帶來一些轉變。是否會改變這個城市的價值觀,令香港變得沒有那麼右傾及無情,還有待觀察。抗爭的模式也改變了,城市游擊戰加上網絡輿論戰,成功爭取到國際社會的支持(證據: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也是小朋友的功勞。

從 2012 年開始,反對派陣營進入新老交替的階段(提示:黃之鋒)。面對巨大變局以及本土派所帶來的挑戰,有人不願交出位置,有人眷戀大台想扮演「帶頭大哥」(提示:黎智英),也有人慣性地扮演「冷氣軍師」(港式網絡語言:躲在空調房間內對前線抗爭者說三道四,只懂得噴口水刷存在感的廢老們)。軍容不整,手忙腳亂,眾聲喧嘩,非常狼狽,但是來到 2019 年終於發揮作用和展現成果。 2019 香港成為國際焦點,聖誕卡回歸本土,來自街頭文宣。

「人血饅頭」的啟示

因為當中有年輕人的鮮血,很多評論員都用魯迅筆下的「人血饅頭」來解讀這場運動。民主派在區議會選舉取得壓倒性勝利是「和理非」收割「勇武派」用鮮血換來的民意,當選者表示會用議員酬金為「勇武派」提供工作機會,這是「獲利回吐」還是「政治分贓」?也有人關心反對派是否會重回被體制所消耗或改變的老路,重蹈老白鴿(民主黨)的覆轍。也有大學生說(提示:方仲賢),香港的「一國兩制」模式證明失敗,對台灣的民進黨的選情有利,希望蔡英文立<難民法>收留和庇護香港人,但是蔡英文很快就說不,於是罵她吃「人血饅頭」,即是「忘恩負義」。這種說法令台灣人不高興,本土派也覺得這樣說不對,因為台灣人沒有幫助香港人的義務。革命尚未成功,反對派的精力已經消耗在口水戰和內鬥之上。這是「泥潭混戰」還是「自相殘殺」的前奏?這個博客的讀者說:以西方世界的社會運動招數反抗暴政,如何能夠擺脫中國特色的自相殘殺結局?

這場運動進入休整期,參與各方都在檢討得失和調整策略。中國和美國的貿易談判取得初步成果,達成了首階段的協議,中共是否會因此而減少顧慮,放膽加強打壓香港的力度?中央政府又會怎樣調整對港政策,繼續玩人海戰術大舉殖民?要求中資機構加快進駐和控制各行各業?繼續用暴力對付香港的示威者,務求打死打傷最強硬最堅定的一群,令抗爭陣營損兵折將(提示:梁天琦)無法繼續?這場運動跟中共內部的派系鬥爭又會如何互動?誰人要承擔政治責任?維尼?特區政府的高層是否會重組?美國將會怎樣執行<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國際社會又是否會追隨美國的做法?這堆問題,會在聖誕節期間繼續發酵,同時左右運動的發展方向。

短暫的平靜,是暴風雨的前奏。時機一到,舊的矛盾會以新的方式呈現或爆發,嚇壞思想傳統的古老石山(例如:香港的藍絲商界)以及依附紅色體制的既得利益者(例如:在外國大學校園襲擊香港學生的大陸學生)。對年輕人來說,變局並非壞事,因為可以打開缺口,趁機爭取話語權,試圖改變遊戲規則,問題是如何令運動能夠持續下去。歷劫重逢,煲底相認?戰鬥未完,道路很長,障礙很多。

還是那句話:如果大家覺得 Auntie 的文章有參考價值,沒有浪費閣下的寶貴時間,請捐助「高錕慈善基金」(畫面右邊的捐款箱),替我積福,謝謝。過去一年諸事不順,但是跟香港的變化比較起來,不算得甚麼。但願天佑香港的年輕人,讓小朋友的犧牲有價值、有回報,不致淪為現代版的「人血饅頭」。

插圖來源:街頭文宣

YouTube 精選:

黑白老電影:魯迅小說<藥>的影像版 (8:25)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uIUcUq_2CM
這是大陸網民剪輯的精華版,旁白是普通話,附簡體字幕。

鲁迅原著改编【藥】1981 年中國經典懷舊電影 (1:23:33)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2KIuXcofE8
這是完整的電影版,導演:呂紹連(生平資料見百度百科)。

延伸閱讀/參考資料:

維基百科:藥_(魯迅)
https://zh.wikipedia.org/wiki/藥_(魯迅)
節錄:《藥》,出自中國近代文學家魯迅之手,於 1919 年 4 月 25 日發表於《新青年》第 6 卷 5 號,後整理於《吶喊》文集。《藥》是以 1907 年民主革命家秋瑾起義為背景。小說描寫了革命者流血犧牲而不獲群眾理解,他們的鮮血反被無知迷信的人做成人血饅頭去醫治癆病。小說通篇都充滿著陰冷血腥,也營造出人物和主題。文章運用雙線結構:一方面寫華家為了治癆病而花錢買沾滿鮮血的血饅頭;另一方面寫夏瑜等革命黨人的犧牲。小說末尾以墳頭比喻成闊人祝壽的饅頭,極端諷刺了社會革命和改革的失敗。全篇主題是諷刺當時國人的愚昧無知,迷信血饅頭可以治病,以及不了解革命的真義,並且以此說明當民智未開的時候,革命並不是救國良藥。受該文影響,利用他人的不幸來使自己獲利的行為被稱為「吃人血饅頭」。

瑞麟老師的國文教學分享網頁:人血饅頭:魯迅:藥
http://rueylin0119.pixnet.net/blog/post/196573040-魯迅:藥
這裡有完整的文字版。

盧斯達:除非已台獨 否則《難民法》立不立跟香港毫無關係
https://www.facebook.com/dadazim/
節錄:最近香港的大學生去台灣陳情遊說,希望立《難民法》收留庇護香港人。蔡英文很快就說不,表示《港澳條例》就行。台灣未獨立建國,憲法仍然是中華民國格局,「大陸人」和「港澳居民」都是居民,相應的法律是《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和《港澳條例》,就算立《難民法》都是處理國際難民,「國內人」不適用除非台灣獨立將香港視為國外難民,但這對香港求援者不是更加遙遙無期?不知道香港的大學生是感到沮喪還是受到煽動,似乎對台灣政府的回應不滿意,於是就出現了浸大學生會長方仲賢在 FB 貼文批評蔡政府光說不練,有「拿香港鮮血換台灣人選票」之嫌。方仲賢的貼文說台灣要幫香港,否則「台灣就會在華人自由世界入面被徹底孤立」,這已經是踩中雷區,因為根本很多台灣人都不自認是「華人」,也不想做甚麼「華人世界民主燈塔」,這種用字已經說明,不少港人對台灣解嚴後的心理認識非常平面。兩個地方最多只能是友邦,兩者對彼此都沒有必然的義務。

思想坦克:
盧斯達:香港抗爭在甚麼位置?北京可能的反撲會是……
December 6, 2019
https://www.voicettank.org/single-post/2019/12/06/120602
節錄:持續了半年的高強度動員,平時不涉政治的善男順女,也不知不覺感到走完了一個理(里)程碑,心理和肉體的疲勞也正式浮現。在暫時減壓的情況下,親北京派 out of game,老民主派則可能重新面對統戰的誘惑,北京若果看得通,就知道「止暴制亂」要靠溫和派社會賢達切割、醜化和施壓抗爭。對政客而言,跟政府成為共同體,還是跟人民成為共同體,這是一個真理時刻,是為了仕途和安穩而回到花瓶議員的本份,還是超越職位,由臣民轉為國民,為香港共同體作出公開或私下反叛殖民者的貢獻,這是他們的難題。對長期被殖民的香港,也是自我完成的最後一課。冷酷地說,對一個正在轉正的新生民族,從來不怕打壓,反而是良師益友,痛苦地睜眼好過在煤氣房安祥地死。 1997 年至 2010 年前後,香港是在煤氣房,之後是痛苦地睜眼。宏觀而言,睜開眼總是好的。

警隊過去半年領逾時工作津貼總開支 9 億 5 千萬元 
RTHK 2019-12-13
https://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497453-20191213.htm
節錄:根據保安局回覆財委會的文件,顯示過去半年,警務處平均每月有約 11,000人,領取紀律部隊逾時工作津貼,涉及的總開支是 9 億 5 千萬元(港幣,下同)。即領取逾時工作津貼的逾萬名警員,過去 6 個月,平均獲額外津貼 86,363元。文件顯示,警務人員逾時工作只會在無可避免的情況下進行,內部有嚴格規管,一般逾時工作的補償,需於逾時工作後 30 天內補假作償,當局可批准向合資格人員發放紀律部隊逾時工作津貼,每月 60 小時為上限。警務處本年度獲撥款約 202 億元,用以支付警務處的薪金、津貼和其他運作開支。

休班記者:半年來,時代革命去左邊?
https://medium.com/@ondutyjournalist/half-a5b18979ab10?
節錄:這半年來,已數不清曾有多少晚徹夜難眠,流過多少血汗和眼淚。一組組日期與數字,刻劃著港人每道傷痛:逾 6000 人被捕,平均每日 33 人被拉;一萬六千枚催淚彈、一萬發橡膠子彈、二千發布袋彈、 1850 發海綿彈;還有實彈、眾多受傷的、被辱的、虐待的、失去性命的,不知所蹤的手足……。半年間,「香港人加油」進化為「反抗」,再到「報仇」。由遇到催淚彈落荒而逃、聽到掘磚退避三舍、看到衝突會加以阻止,到今日發展各種應對方式、「一二一二」前進後退、自動自覺「落雨開遮」,甚至是火魔……。雖有不足,但這些曾是大家無法想像的事,已在這半年發生。回望這半年的血海深仇。想想我們得到甚麼,又失去甚麼?就知道不能麻木,不能放棄抗爭而背棄一眾受苦的手足,亦不可以抹殺一切可能,使「時代革命去左邊?」成為事實。梁天琦曾說好快會被取代,又指任何人都可以是他。我們雖然不是梁天琦,但「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亦不只是一句口號,在未竟之路上,喊上這八隻大字,我們都是在搞革命。

獨立媒體:
我們守護的公義,不是一個已崩壞的象徵
—— 一群法律系學生及舊生回應大律師公會 2019 年 12 月 9 日之聲明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69256
節錄:如此種種,何不令人髮指?我們卻在這個背景下,屢次讀到大律師公會罔顧現實的聲明。「司法機構正是掌管公義及維護法治的主要守護者,以及保障市民基本權利和自由的機構。」我們懇請各位大律師三讀聲明內這一句子:放在香港滿目瘡痍的現況下,這還真確嗎?還有說服力嗎?還有認受性嗎?若大律師公會只看見示威者違法,看不見違法違紀的執法人員仍逍遙法外;只看見死物的毀壞,看不見制度的暴力 —— 這絕非不偏不倚,實是助紂為虐。作為一眾正在或曾修讀法律的學生,我們深知本科在市場主導的課程編排下,以商業服務為重,輕視對公義的追求和法制的批判。但正因為這些限制,我們學懂要在社會動蕩之時更與群眾同行,盡量在實踐公義與反思之中探討法治的真實意義。所以我們希望大律師公會作為社會上擁有資源與話語權的一群,能更肩負起守護及釐清法治精神的責任,在司法獨立受到嚴重挑戰之時直言無諱,以免「法治」成為一場空談,甚或淪為政權打壓人民的藉口。是以我們期望大律師公會往後的聲明能更高瞻遠矚,不只看到並斥責某些人對待法院死物的暴力,更能譴責促使這些暴力背後的政治制度弊病,否則任何聲明只是膚淺的、離地的陳腔濫調。

相關的文章:

廢話之都
2019 年 3 月 3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9/03/blog-post.html
節錄:用西方世界對於自殺現象的討論或報導作為比較(例如:自殺跟資本主義的關係),你會明白華文傳媒的見識水平有多落後。也許是故意的,把自殺現象抽離政治經濟和社會脈絡,拒絕承認社會有病,避談中共的治港政策,把責任推卸到自殺者的身上,用廢話來總結,就可以鞏固現有的遊戲規則,傳媒機構的大老闆手上也就增添了談判籌碼,這是現代版的人血饅頭(提示:魯迅+藥)。

「進階版」求職須知 (Part 1)
2018 年 6 月 22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8/06/part-1.html
節錄:沒有實際效益的活動,通常是用來延續某條產業鏈的生存。而不斷催迫你參加這些活動的人,必定是跟那條產業鏈關係密切,也許有檯底交易,但是他或她不會告訴你(例如:成為人大政協的大學校長、成為上市公司非執行董事的財經學者)。表面上的理由,必定是「我為你好」。以關心之名行控制之實,把別人的孩子當踏腳石,是華人社會的常態。(提示:魯迅+人血饅頭)

15/12/2019

2019年12月6日星期五

用八達通使(洗)錢


用八達通洗黑錢

用八達通使(花)錢,不止是消費那麼簡單,也可以是洗黑錢。八達通 (Octopus) 具備儲值 (Store value) 功能,可以用作洗黑錢工具。從鄰近地區犯罪份子的角度看,八達通的優勢在於:

1. 只要不超越儲值上限(最新數字是港幣三千元),(不記名)租用八達通無須提供個人資料,可以避開偉大祖國常用的「實名制」。萬一你不知道甚麼叫「實名制」,請上網。

2. 個人可以持有幾多張八達通,暫時沒有上限。公開的資料顯示,港人平均持有四張八達通。曾經有小巴司機同時持有二十一張長者八達通,動機是騙取官府提供的交通津貼,最後因為被運輸署的公務員發現那些使用量來自甚少長者出動的深宵時段,結果被抓到,請參考<延伸閱讀>部份提供的資料。

3. 滲透率和覆蓋率高,非常方便。八達通於 1997 年正式推出,最初應用於不同公共交通系統作付費用途,今日已經覆蓋至零售層面,很多大型連鎖集團都接受,包括:兩大超市(百佳+惠康)和兩大藥房(屈臣氏+萬寧),應用範圍更覆蓋至澳門及深圳,為往來香港、澳門及深圳的犯罪份子提供方便。

做法很簡單:只要犯罪集團具備足夠數量的人頭,每人持有多張(不記名)八達通,把需要清洗的資金分拆成很多份,而每份的金額不超過儲值上限(港幣三千元),把錢注入很多張八達通,再向零售商購買在大陸有龐大需求的商品(例如:奶粉+藥物),然後透過網上交易平台(例如:淘寶)出售,套回資金,再透過互聯網整合以及轉移至第三地,就可以把黑錢清洗乾淨。對,人海戰術+組織動員,這是鄰近地區的慣技。透過互聯網洗黑錢,有助避開監管以及跨越國界。

八達通作為電子付費工具,是明搶銀行業的生意(原因:協助消費者處理金錢交易是商業銀行的功能),所以高層來自銀行界(提示:張耀堂),一定明白上述的洗黑錢風險,也懂得設立內部監控程序,無須過氣金融從業員(即是 Auntie)提醒,以上文字是寫給外行人看的。問題是:每日經八達通處理的交易成千上萬,內部監控程序又能發揮多大的作用?每日有幾多漏網之魚,自己想。

洩漏使用者的私隱

撇開洗黑錢問題不論,八達通的另一個風險,是洩漏使用者的私隱。某日路過本地大學的學生會,拿了一本抗爭手冊,圖畫多文字少,但是切中要害,小朋友說:參加街頭抗爭運動之後,回家的路程切勿使用八達通,記得準備足夠的現金支付交通費,以免不幸被警察抓到,Popo (黃絲用語:警察)透過閣下錢包內的八達通追查到你的行蹤或生活習慣,日後會有手尾跟。所以中年黃絲支持年輕黃絲的方法之一,是自掏腰包向小朋友派發現金,又或者用自己的私家車接送年輕黃絲回家(黃絲用語:接放學,英文版:Pick up after school)。

台灣人寫的文章這樣說:當代消費盛行電子支付,雖然帶來方便,但是也暴露了個人隱私,除了國家治理的運作(搜尋:George Orwell+1984),同時也成為企業蒐集大數據的商機。消費者等於是一頭牛,同時被剝了兩層皮。明白未?

結論:電子支付工具既為官府監控市民舖路,同時也為需要洗黑錢的犯罪集團服務,稱得上是雙重間諜或雙面魔獸。表面上利民,其實是剝削小市民,應該小心使用。高科技監控技術日趨成熟(提示:人面識別),我們距離 George Orwell 名著 1984 所描寫的極權社會越來越近。鄰近地區的電子貨幣普及,向非現金社會 (Cashless Society) 進發,是否代表「進步」,自己想。

插圖來源:
https://www.td.gov.hk/en/transport_in_hong_kong/its/its_achievements/octopus/index.html

延伸閱讀/參考資料:

八達通儲值額 上限增至 3000元
明報 2019 年 11 月 30 日
https://news.mingpao.com/
節錄:電子支付競爭日益加劇,八達通密密出招冀再搶佔市場份額,八達通昨日宣布,下月 1 日起所有八達通的儲值限額,由 1,000 元增加至 3,000 元,另外客戶在 30 多個商戶,包括 SOGO、百佳、惠康、屈臣氏、7-Eleven 及萬寧等,每次交易金額亦可增至 3,000 元。八達通補充,12 月 1 日起新發出的八達通產品,儲值限額均為 3,000 元,未來將會有更多八達通商戶支援最高 3,000 元的交易金額。八達通行政總裁張耀堂表示,八達通由最初通用於公共交通工具上,但目前支付範圍現已廣泛地擴展至零售,故此集團提升八達通的儲值限額及交易金額,滿足客戶與日俱增的消費需要。

八達通官方網站
https://www.octopus.com.hk/tc/consumer/octopus-cards/about/index.html
節錄:八達通卡是一款非接觸式儲值卡,為用戶提供簡單又方便安全的付款方式。八達通於 1997 年正式推出,最初用於不同公共交通系統作付費用途。今天,市面流通的八達通卡已超過 3,500 萬張,全港 99% 的市民在搭乘交通、購物消費或外出用膳時可以八達通代替輔幣付款,生活更輕鬆方便。八達通卡具備安全、可靠及耐用的優點,並設有不同種類選擇,包括租用版八達通、銷售版八達通、銀行聯營八達通、跨境八達通、結合八達通功能的八達通流動電話卡及 Smart Octopus in Samsung Pay 。租用版八達通分為不記名八達通及個人八達通,並提供成人、長者及小童種類選擇。八達通卡的應用範圍更覆蓋到澳門及深圳,為頻繁於深港澳三地來往的市民帶來更多方便。

Become the Merchant of Octopus App for Business
https://www.octopus.com.hk/en/business/faq/octopus-for-businesses/business-octopus-app.html
Extract: For merchant due diligence purpose in accordance with the Guideline on Anti-Money Laundering and Counter-Terrorist Financing (for Stored Value Facilities Licensees), you need to submit all the document proofs to open a Business O! ePay account.

Octopus cash limit to triple to HK$3,000 in bold move that could change our shopping habits
Nikki Sun & Dennis Tsang
SCMP (8 March 2016)
https://www.scmp.com/news/hong-kong/economy/article/1922550/octopus-cash-limit-triple-hk3000-bold-move-could-change-our
Extract: The legal limit on the amount of money that can be stored on Octopus cards will rise threefold to HK$3,000 per card when the company running the payment system renews its licence in November, according to its chief executive Sunny Cheung Yiu-tong. But the card issuer has yet to decide when to take advantage of the new limit as it needs to iron out technical problems and consider consumer protection issues, he said.

Each Hongkonger currently holds an average of almost four Octopus cards. The cards, which are widely used to pay fares on public transport, shop at supermarkets or convenience stores and pay at car parks, are governed by a regulatory regime, a revision of which will take effect in November. Octopus Holdings, which has been operating the system for 19 years and issued 30 million cards, is currently calling on about two million holders of first-generation cards to turn them in for free upgrades.

HKMA's first stored-value licenses out
Daisy Wu
The Standard (26 Aug 2016)
http://www.thestandard.com.hk/section-news.php?id=173311
Extract: The Hong Kong Monetary Authority issued the first batch of stored-value-facility (SVF) licenses yesterday to Alipay Financial, HKT Payment, Money Data that operates WeChat Pay, TNG Asia and Octopus Cards. Apple Pay is not subject to the licensing regulation as it is linked to credit cards, instead of storing money itself. To tackle money laundering, users need to register with their real-name cards of the licensed SVFs - so far only applying to Octopus and HKT's Tap&Go - if they store more than HK$3,000 in their cards. A maximum stored value of HK$8,000 is set for non-reloadable online or mobile accounts that can be exempted from a real-name registration requirement. The real-name requirement for reloadable accounts will be based on annual transaction amounts. Guidelines will be launched next month.

Hong Kong minibus driver arrested for using senior citizen Octopus cards to rack up HK$150,000
Christy Leung & Clifford Lo
SCMP (11 Dec 2015)
https://www.scmp.com/news/hong-kong/law-crime/article/1889638/hong-kong-minibus-driver-arrested-using-senior-citizen
Extract: A minibus driver accused of cheating the government out of HK$150,000 by using senior citizen Octopus cards was arrested in the early hours yesterday. The 49-year-old driver of a green-topped minibus was picked up after police intercepted his vehicle in Wong Tai Sin at about 12.30 am on Thursday. Officers seized 21 senior citizen Octopus cards from him. He was suspected of using the cards 7,500 times over the past six months to take advantage of government subsidies in its concession scheme designed for seniors and people with disabilities.

The concession scheme launched in mid-2012. Under the scheme, elderly persons aged 65 or older and disabled persons can take most modes of public transport by paying HK$2 per trip with an Octopus card. Government returns the rest of the fare to the operators. The scheme was extended to most green minibus routes in March this year. The driver, who claimed to have worked for two years, operated the overnight 501S route between Kwun Tong and Sheung Shui and charged HK$22.5 per ride. The government provided an HK$20.5 subsidy each time a senior card was used. As the driver racked up charges, the unusually high number of senior citizens reflected as taking minibuses late at night caught the attention of the Transport Department, which immediately referred the case to police.

The Guardian
1984 by George Orwell – review
‘Orwell’s novella is a warning for the human race’
Sun 29 May 2016 12.00 BSTLast modified on Wed 20 Sep 201710.59 BST
https://www.theguardian.com/childrens-books-site/2016/may/29/1984-george-orwell-review
Extract: 1984 is a dystopian novella by George Orwell published in 1949, which follows the life of Winston Smith, a low ranking member of ‘the Party’, who is frustrated by the omnipresent eyes of the party, and its ominous ruler Big Brother. ‘Big Brother’ controls every aspect of people’s lives. It has invented the language ‘Newspeak’ in an attempt to completely eliminate political rebellion; created ‘Throughtcrimes’ to stop people even thinking of things considered rebellious. The party controls what people read, speak, say and do with the threat that if they disobey, they will be sent to the dreaded Room 101 as a looming punishment.

Orwell effectively explores the themes of mass media control, government surveillance, totalitarianism and how a dictator can manipulate and control history, thoughts, and lives in such a way that no one can escape it. The protagonist, Winston Smith, begins a subtle rebellion against the party by keeping a diary of his secret thoughts, which is a deadly thoughtcrime. With his lover Julia, he begins a foreordained fight for freedom and justice, in a world where no one else appears to see, or dislike, the oppression the protagonist opposes. Perhaps the most powerful, effective and frightening notion of 1984 is that the complete control of an entire nation under a totalitarian state is perfectly possible.

The Pros and Cons of Moving to a Cashless Society
Justin Pritchard (August 28, 2019)
https://www.thebalance.com/pros-and-cons-of-moving-to-a-cashless-society-4160702
Extract: A cashless society might sound like something out of science fiction, but we’re already on our way. Several powerful forces are behind the move to a cash-free world, including governments and large financial services companies. Even critics of the mainstream financial system and government-issued currencies favor doing away with cash. But we’re not there yet. In addition to logistical challenges, we need to address several social issues before giving up on cash entirely. The benefits and disadvantages below can give you an idea of the myriad of effects going cashless can have on money and banking as you know it.

如果贏者全拿,我們還剩下什麼? —《巷仔口社會學 3 序言》
發佈日期: 2019/12/03 作者: 巷仔口社會學
潘美玲/交通大學人文社會學系
王宏仁/中山大學社會學系
https://twstreetcorner.org/2019/12/03/panmeilinwanghongzen/
節錄:如果我們認為自由市場是唯一的經濟制度安排,這種視野將會把人類變成狹隘的經濟人,從而將人類困在市場經濟的牢籠當中 ―― 少數資本家拿走利益,人類卻集體賠上社會整合、自然環境,以及人的自由與尊嚴。看似更方便的金融生活,其實也徹底改變國際或社會關係,一不小心國家或個人就會陷入負債。借錢非常方便,缺錢中國就借給你,還不出來,就把斯里蘭卡的港口收歸自己所有;信用卡債務還不出來,討債公司、司法體系就會上門來,逼得你發瘋或出門流浪。我們當然清楚消費社會的遊戲、背後的經濟邏輯,但事情可能比你想的還要複雜。在當代消費開始盛行電子支付,雖然帶來方便,但也暴露了個人隱私,除了國家治理的運作,同時也成為企業蒐集大數據的商機,消費者等於是一頭牛,同時被剝了兩層皮。

相關的文章:

Leapfrogging(蛙跳模式)
2017 年 11 月 10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hk/2017/11/leapfrogging.html
節錄:如果你知道甚麼叫 Leapfrogging(中譯:蛙跳模式),應該不會覺得用支付寶吃飯、購物、叫車或嫖妓是「先進」,用現金付款是「落後」。新科技的滲透率高,並不代表某個國家「先進」。Leapfrogging(蛙跳模式)是西方商學院理論,意思是:發展中國家跳過較舊的科技,直接引入較新的科技,形成比西方發達國家更高的滲透率 (Penetration rate)。這種現象,常見於電訊或能源行業。

打機兼洗錢
2019 年 11 月 16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9/11/blog-post_16.html
節錄:網絡遊戲容許參與者開設戶口,然後用真金白銀(或偷來的信用卡)購買虛擬武器,或累積了虛擬貨幣 (Virtual currencies) 或虛擬資產 (Virtual assets),提供了儲存價值 (Store value) 的功能,作用等同現實世界中的貨幣,但沒有官方認證也不受監管。參與者可以透過交出戶口,或透過(由第三者提供的)網上交易平台或(虛假的)社交媒體帳戶買賣虛擬貨幣或虛擬資產或虛擬武器,從而達到轉移犯罪收入的真正目的。網上世界無國界,有利於轉移犯罪收入。

離岸中心(六)
2010 年 8 月 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0/08/blog-post.html
節錄:理論上,凡是可供巨額資金停泊的投資產品,包括股票、房地產、私人信託、珠寶首飾以及古董文物,都可以成為不法之徒清洗黑錢的工具,人壽保單亦不例外。洗錢者選中一家保險公司,先將贓款交給保險經紀,購買大量的保險單,然後解除保險,保險公司的退款支票到達指定的帳號後,黑錢就被洗淨。

洗黑錢督數偽術
2018 年 4 月 14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8/04/blog-post_14.html
節錄:中資機構也懂得洗黑錢,所以有「影子員工」或「影子觀眾」的做法,用來誇大營運開支或票房收入,作用是掩飾資金的去向或來源,亦可以是把維穩費落格或者瓜分(即:食夾棍、內鬼運財)。應用於新聞機構或娛樂事業的話,便是長期不上班但是名字出現於員工名單內,定時支薪的記者編輯,又或者是沒有參與電影製作,但是名字出現於幕後工作人員名單中的大陸人。

炒黃牛飛
2019 年 4 月 12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9/04/blog-post.html
節錄:在網上世界炒賣演唱會門票,其真正作用,是把需要轉移或清洗的黑錢放大很多倍,令每次行動可以發揮最大的效果,是人為的抬價。香港的地產商透過賣樓(過千萬的豪宅)協助大陸權貴清洗黑錢,一樣會透過第三者(例如:名人、藝人、風水師)抬價。是同一招來的,由財經版轉移至娛樂版,明白未?

唱片店
2018 年 12 月 7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8/12/blog-post.html
節錄:唱片公司要替歌手造勢,想安排簽名活動,要尋找適合的地點也不容易,因為唱片店已經所餘無幾。換言之,這個行業已經捧不紅甚麼人。因此新人必須帶錢入行,補貼或包起唱片的製作費用,否則由富貴父母入股或開設唱片公司也可以,情況跟香港的電視或電影業很相似。那些自資出碟或開演唱會的年輕人,通常是外國回流,資金從何而來,是否牽涉洗黑錢活動,自己想。

06/12/2019

For 餅:我講緊國產的人海戰術,共產黨個套,娛樂圈的玩法請參考相關的文章(如上)。老實商人大家都識,唔使講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