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文章歡迎轉載,請註明出處,並且通知一聲,看得開心請捐款

2017年9月28日星期四

The Frontman of Rocket Man


讀西方傳媒的調查報導,你會明白中國為何願意制裁北韓。

中國商務部較早前宣布,全面禁止北韓紡織品進口。北韓紡織品去年出口額達 7.5 億美元(58.5 億港元),料將重創北韓的外匯收入。根據英國 BBC 的報導,部份的北韓紡織品,其實是由中國的紡織企業在北韓開設的工廠生產,被貼上 Made in China 的標籤(有助避開西方世界的制裁),然後由中國運送到世界各地出售。換言之,在外國時裝店內買到的廉價中國 T-shirt,有可能是飢餓的北韓人民在共產主義血汗工廠中製造的。北韓的勞工成本肯定低過中國,用 Made in China 的標籤發售,可以賣得較高的價錢,有助提高毛利率,然後利潤由兩國瓜分,反正被剝削的是沒有反抗能力的老百姓。亦即是說,偉大祖國成為小弟弟的 Frontman 。中國早已不是世界工廠,於是轉做中間人剝削朝鮮的勞動人民,哈哈。剝削勞動人民的(中國和北韓)共產黨還算不算共產黨,這個大逆不道的殺頭問題,自己想。被踢爆了,風頭火勢,暫時收手,也很合理。

另一種形式的 Frontman 發生於金融領域。為了切斷北韓的財源,直接打擊發展核武的計畫,美國試圖制裁任何與北韓進行貨物、服務及技術交易的個人或公司。根據英國 BBC 的報導,過去北韓的做法,是由中國國民或中資公司出面,在四大國有銀行(即:建農工中)開戶口,處理金錢交易或轉移資金到西方國家,而那些資金可能跟北韓的核武計畫有關。借出人頭的中國國民或中資公司,當然有回報。四大國有銀行(即:建農工中)在香港上市(股票編號:建設銀行 939、工商銀行 1398、農業銀行 1288、中國銀行 3988、中銀香港 2388),其中的建設銀行(939)、工商銀行(1398)、中國銀行(3988)和中銀香港(2388)佔恒生指數的比重分別是:8.38%、4.88%、3.7%、1.67%,加起來是 18.63%。(資料來源:恒生指數服務公司)中國四大國有銀行在美國有分行,如果任何一間被美國的金融監管機構抓到替北韓提供服務的把柄,又或者是替金家成員清洗黑錢的證據,後果可以很嚴重(例如:被美國凍結資產、被迫切斷跟美國金融系統的聯繫、客戶逃亡引發擠提、在香港的股價立即下跌),澳門滙業銀行的擠提風波(2005 年 9 月中)是好例子,請參考<延伸閱讀>部份所提供的資料。澳門以外,香港同樣是中美角力的戰場。

較早前,美國已經向中國發出警告,把地處中韓邊境和規模較小的丹東銀行列入制裁的黑名單。美國佬頻頻亮劍(提示:標普和穆迪調低了中國的主權評級),令金融風險增加,再加上十九大召開在即,四大國有銀行於是在遼寧省全面凍結北韓企業及個人賬戶。這是融入國際社會的代價,所以 BBC 的報導這樣總結:So Beijing will give up millions of dollars from North Korea if it means hanging on to hundreds of billions from the US.

針對遼寧省,是因為七成中國和北韓之間的貿易透過該省進行。但這種局部式的制裁行動,其實並不足夠。原因?中國和北韓之間的金錢交易並非局限於北方的遼寧省,南至澳門早就有金家成員的足跡(例如:被金正恩毒殺的異母兄長金正男生前在澳門生活)。澳門和北韓之間有聯繫, 2005 年 9 月中澳門滙業銀行因為被美國指控替北韓洗黑錢而引發擠提。澳門跟葡語世界有聯繫,可以把錢轉移到歐洲。如果你是跟金正恩合不來的金家成員,又或者覺得這個國家危在旦夕,你會替自己和孩子在歐洲建立海外小金庫,對不對?一水之隔的香港,跟大英帝國有淵源,金融業的服務水平更高,選擇更多,有沒有金融機構替北韓洗黑錢,不知道。回歸之後,移居香港的大陸人總數接近一百萬(來源:每日 150 個單程證+投資移民+優才計畫+學生簽證),當中有沒有替北韓做人頭的大陸人,自己想。難怪曾經被美國金融監管機構罰款的匯豐和渣打設法自保(提示:開戶難),否則被捉到罰一次錢,做幾多單生意都補償不了,而且還有大把手尾跟(提示:內部監控成本增加),倒不如「食少多覺訓」(粵語:寧願少吃一頓,但是睡得安穩)。

不止是商業銀行的問題,投資銀行或證券界也受牽連。香港股民的陰謀論:肥仔金(又名:金三胖,原名:金正恩)每次發射導彈之前,會唔會係(是否會在)香港和日本的股票市場建立空倉(例如:沽空期指),利用跌市賺錢,幫補一下國防開支?有道理。問題是:誰人夠薑(膽)做金家的股票經紀及「代客泊車」(代持資產)的人頭?贏錢之後,如何轉走?透過地下渠道,轉去澳門交給小三做生活費?通過地下錢莊入中國,再回到北韓?還是轉入私人戶口,再轉到海外的小金庫?肥仔金是現代版的燕山君(韓國古代著名暴君),皇位能坐多久無人知,他身邊可有不怕被美國佬追殺的國際級炒家替他操盤?這個問題,自己想。

至於「火箭人」和「瘋老頭」的口水戰,到 YouTube 觀看北韓向美國宣戰 Video 的外國網民這樣總結:Before comment, please connect your tongue to your brain. 哈哈,地球很危險,你快點回火星吧。(出處:周星馳+少林足球)

插圖來源:www.alamy.com

YouTube 精選:

Elton John - Rocket Man (Official Music Video) (4:4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tVBCG6ThDk
Donald Trump 應該是 Elton John 的歌迷。外國網民的留言:Who's here because of Trump? Dedicated to Kim Jong Un. Trump picked one of the best Elton John songs.

North Korea attacks US forces in propaganda video (1:09)
TRT World (Sept 26, 2017)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CgPFc_yZ1I
背景資料:North Korean state-owned propaganda media DPRK Today has released a new video showing doctored images of US bombers and a super-carrier under attack. The video comes amid rising tensions between the two countries.

North Korea’s Kim Jong Un Calls President Donald Trump ‘Mentally Deranged US Dotard’ (3:02)
Today (Sept 22, 2017)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WLwk6yz5WQ
背景資料:For the first time since President Trump’s controversial U.N. speech threatening to destroy North Korea, Kim Jong Un is responding, calling Trump a “mentally deranged U.S. dotard.”

朝鮮電影<賣花姑娘>(1972) 主題曲(高清版)(13:50)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szwE_vFz7w
老一輩的大陸人會記得這部七十年代初的北韓電影及電影的主題曲。時代背景是日治朝鮮,女主角一家是被地主欺壓的窮人,連買糧食的錢也拿不出來,女主角因為欠債而被迫為奴,結局是捱過牢獄之苦的哥哥參加了革命軍,率領群眾殺入地主的家救出妹妹,一家團聚,似不似革命樣板戲<白毛女>?這個高清版提供中文字幕。

延伸閱讀/參考資料:

(Video) Was your T-shirt made in North Korea? (1:25)
BBC (12 Sep 2017)
http://www.bbc.com/news/av/business-41236525/was-your-t-shirt-made-in-north-korea
Extract: North Korea's textile industry is the latest to come under UN sanctions - so how big a sector is it? The BBC's Karishma Vaswani takes a look. Video produced by Simon Atkinson.

China banks fear US North Korea sanctions
By Stephen McDonell
BBC News, Beijing, 12 September 2017
http://www.bbc.com/news/business-41242411
Extract: China's financial institutions have been accused of laundering funds used to facilitate North Korean intercontinental ballistic missile and nuclear warhead development. The government in Pyongyang is said to use front companies to move money around the world via Chinese banks. For this reason, officials in Washington DC have been threatening to place major Chinese banks on the black list: international sanctions against these enormous institutions could cause global economic shockwaves. So the US fired a warning shot. In recent months, the relatively small Bank of Dandong was blacklisted.

China's big banks could not afford to face similar moves. Staff from at least seven branches from the Bank of China (BOC) and the Industrial and Commercial Bank of China (ICBC) have confirmed to the BBC that new North Korean bank accounts will not be opened. They said this process had started months ago. Naturally there will be ways around this. All a North Korean official needs to do is carry a bag of money across the Tumen River, find a Chinese citizen to act as an intermediary, then get them to open an account on their behalf. It's also unclear the extent to which existing accounts could still be used or potentially forced to close.

But China seems concerned enough about the US threats. China might oppose the US throwing its weight around with "the long arm of jurisdiction" but it would prefer to cut lose some North Koreans than face economic turmoil at home and abroad. According to the US government, that country's trade in goods and services with China last year totalled $648.2bn. The big Chinese banks facilitate this trade. So you can't imagine Washington wanting to jeopardise it. However - short of a full-scale sanctions - there might also be lesser measures available. Yet even the bad publicity of any scandal involving its major financial institutions is not something China would welcome. So Beijing will give up millions of dollars from North Korea if it means hanging on to hundreds of billions from the US.

China’s credit rating downgraded by S&P
BBC (Sept 21, 2017)
http://www.bbc.com/news/business-41349662
Extract: China's credit rating has been downgraded by Standard & Poor's (S&P) because of worries over the rapid build up of debt in the country. S&P cut China's rating by one notch from AA- to A+, saying its debts had raised "economic and financial risks". Th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warned in August that China's credit growth was on a "dangerous trajectory". S&P's move puts its rating for China on a par with the two other major credit rating agencies, Moody's and Fitch. The downgrade comes a month ahead of the Communist Party Congress, the country's most significant political meeting which takes place only twice a decade and sets economic policy for the coming five years.

How North Korea Uses Front Companies to Help Evade Sanctions
PBS (OCTOBER 3, 2017)
by NICOLE EINBINDER
Abrams Journalism Fellow, FRONTLINE/Columbia Journalism School Fellowships
http://www.pbs.org/wgbh/frontline/article/how-north-korea-uses-front-companies-to-help-evade-sanctions/
Extract: The North’s ability to finance itself, despite growing international sanctions, can be credited to a broad range of illicit activity that spans the world, according to experts. For example, schemes employed by the regime to garner profits include currency and cigarette counterfeiting, insurance fraud, illicit drug production and trafficking, weapon sales and even wildlife and human trafficking, according to U.N. and Congressional reports. A 2008 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 report estimated that North Korean criminal activity could rake in anywhere from $500 million to $1 billion per year. But these activities represent just a fraction of the North’s profits, according to experts. Its most lucrative gains, they say, come from a complex web of illicit networks set up largely within China that allow it to maintain access to international markets.

The proceeds from these networks are far-reaching: some help Pyongyang procure goods from abroad, while others help it maintain a stable economy. To access the global financial system, North Korea has been known to establish business relationships with Chinese companies, which effectively act as middlemen for the regime and allow Pyongyang to mask illicit dealing under the cover of more legitimate trade activity. These companies sell North Korean exports, but rather than send that money back to North Korea — which is almost entirely cut off from international markets — the money is transferred to overseas bank accounts set up within established front companies.

When North Korea needs certain products — from raw materials for its nuclear weapons program to goods ranging from sugar to cell phones — these China-based companies can then buy the goods via the front companies. “Almost all trade and finance, legitimate or illegitimate out of North Korea, flows through China on its way into or out of North Korea,” said Andrea Berger, a senior research associate at the Middlebury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 “And that’s not just for the nuclear program — that’s for legitimate goods, that’s for sanctioned commodities, that’s for dual use goods, that’s for finance. And that pattern applies quite widely.”

Hiding in plain sight
Why Hong Kong is a preferred spot for North Korea's money launderers
By Joshua Belinger, CNN (Oct 17, 2017)
http://edition.cnn.com/2017/10/16/asia/hong-kong-north-korea/index.html
Extract: Easey Commercial Building is an unassuming mid-rise office tower on Hennessy Road, an artery that runs through Hong Kong's busy Wan Chai district. Take the elevator to the Easey building's 21st floor, and in room 2103 is the registered office of Unaforte Limited Hong Kong. It's a company accused by the United Nations of violating sanctions on the Democratic People's Republic of Korea (North Korea's official name) for helping the country make money internationally, funding everything from its nuclear weapons program to the lavish lifestyles of North Korean Supreme Leader Kim Jong Un and Pyongyang's most important players.

At least, Unaforte is supposed to be there. That is the address listed on its publicly available corporate filings provided to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When CNN visited the office, it found neither Unaforte nor its listed company secretary, Prolive Consultants Limited. The United Nations Panel of Experts on North Korea -- the body charged with monitoring sanctions enforcement on the hermit nation -- said in two recent reports that Unaforte opened and owned a bank in the North Korean city of Rason. That is likely a violation of the latest UN Security Council resolution banning joint international ventures with North Korea, according to Christopher Wall, a lawyer who specializes in international trade law and a partner at Pillsbury Winthrop Shaw Pittman in Washington, DC.

Unaforte is not unique. It's just one of a handful of front companies identified by the United Nations, nongovernmental analysts and US law enforcement that help North Korea access the global financial system. Front companies -- also known as shell companies -- are legitimate corporations that do not possess significant assets or maintain active business operations. Some serve licit business purposes -- helping foreign companies establish a foothold in overseas markets, for one, or reap foreign tax benefits. Others help to conceal the true ownership of a business or the parties involved in illicit transactions.

中國商務部官方網站(2017-09-22):
商務部 海關總署公告 2017 年第 52 號
商務部 海關總署關於執行聯合國安理會 2375 號決議的公告(簡體字)
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b/c/201709/20170902648729.shtml

中國展開限油令 凍結北韓賬戶
蘋果日報 2017 年 9 月 24 日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924/20162417
節錄:中國履行聯合國制裁北韓的措施,商務部宣佈下月開始限制對北韓出口精煉石油產品;另外,據報中國四大銀行在遼寧省全面凍結北韓企業及個人賬戶,措施嚴厲程度比聯合國制裁更甚。商務部前晚在官方網站公佈,將於 10 月 1 日起至本年底,對北韓出口不多於 50 萬桶精煉石油產品;而明年元旦起,相關限額將為每年不多於 200 萬桶。商務部前天起亦禁止對北韓輸出凝析油及液化天然氣,且全面禁止北韓紡織品進口。北韓紡織品去年出口額每年達 7.5 億美元(58.5 億港元),料將重創北韓外匯收入。另外,中國銀行及工商銀行等中國四大銀行據報收到人民銀行指示,要在處理中朝七成貿易的遼寧省,全面凍結北韓企業與個人賬戶。中國銀行去年起已停止以北韓人名義開設新賬戶、從已有賬戶匯款等部份交易,今年 4 月起亦在遼寧省實施該措施,但當時賬戶仍未凍結,可提取現金。如今報道引述工商銀行負責人表示,現在即使北韓人拿着身份證明,亦無法從自己賬戶提取現金。美國上周四自行對北韓追加制裁舉措,授權財政部長制裁跟北韓有貿易或金融交易的企業、個人及金融機構,人民銀行的指示可能是要避免中國銀行遭美國制裁。

多維新聞 2017-09-24:
朝鮮諷刺十九大惹怒中國?北京罕見單獨出手(簡體字)
http://news.dwnews.com/global/news/2017-09-24/60014428.html?utm_medium=Social&utm_source=facebook+dwnews&utm_campaign=buffer
節錄:朝鮮勞動黨機關報<勞動新聞> 22 日公開點名批評中國兩大官媒,此後,中國商務部 23 日發布限制對朝鮮石油精煉產品出口。日本媒體稱,中國開始對朝鮮自主制裁。

涉助北韓洗錢 美制裁中國丹東銀行
香港經濟日報(2017 年 6 月 30 日)
http://china.hket.com/article/1847375/涉助北韓洗錢%20美制裁中國丹東銀行
節錄:美國財政部宣布制裁中國的丹東銀行,指該行涉嫌助北韓洗錢。美方此舉勢引起中國反彈。據當局消息,北韓一直以此次制裁對象的丹東銀行為窗口,與美國等其他國家的金融機構進行交易。與參與北韓核開發等的企業之間的交易額達數百萬美元。根據美方擬議的制裁,丹東銀行將無法直接或間接使用美國金融系統的服務。另外,美方制裁名單中,還有兩名中國公民及一間中國貨運公司。據了解,涉事兩名中國人孫偉(Sun Wei)及李紅日(Li Hong Ri),與已經成為制裁對象的金融機構和企業合作,參與了和北韓有業務往來的黑幫企業的運營。至於涉事的大連寧聯船務有限公司,被指負責在中朝間運輸煤炭和鋼鐵,並至少涉及 8 宗起奢侈品走私事件案件。上述個人和企業在美國國內的資產均將被凍結。美國財政部長努欽(Steven Mnuchin)表示,美國並非針對中國,而是想與北京合作,應對北韓核威脅。

BBC 中文網 2017-02-16:
在澳門平靜放鬆生活的金正男死於誰手?
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38993553
節錄:朝鮮領導人的同父異母兄長金正男在馬來西亞遇害前一直在亞洲賭博中心澳門安靜地生活。據接近他的人講,金正男躲避爭議,但似乎並不擔心自己的安全。一個同金正男相識了十多年的賭場業消息人士說,上月他在澳門司機酒店見過金正男,當時他在大廳的咖啡店裏吃蛋糕。他說金正男從來沒有帶過保鏢,他似乎很放鬆。金正男在澳門的朋友說,從外表看,他是個放鬆的人,平時穿著隨便,有時候穿牛仔褲和拖鞋,挎一個路易威登的包。有個同他一起去健身房的消息人士說,金正男背上有個龍的刺青。韓國情報部門說,5 年前金正男曾經請求他的同父異母弟弟金正恩撤回對他的刺殺命令。美國和韓國的政府消息人士說,他們認為朝鮮特工周一在吉隆坡機場謀殺了金正男。

澳門滙業財經集團
http://www.delta-asia.com/

維基百科:滙業銀行
https://zh.wikipedia.org/wiki/滙業銀行
節錄:滙業銀行(葡萄牙語:Banco Delta Ásia S.A.R.L.)是澳門的一家銀行,現為滙業財經集團屬下機構,由澳門第一屆行政長官候選人之一區宗傑持有。公司在香港和澳門均有業務,主要專注於投資銀行、商業銀行和保險等服務。

2005 年 9 月 15 日,美國財政部指稱滙業銀行協助朝鮮客戶洗黑錢、協助偽鈔流通等支持恐怖主義活動,建議美國公司斷絕與該銀行的任何聯繫。澳門市面的滙業銀行出現擠提,在短短兩天被提走了三億澳門元,佔滙業總存款額十分之一,不過銀行稱有足夠現金應付。滙業銀行從 1970 年代起已經與朝鮮有貿易來往,不過否認美國的指控,指其一貫有監管機制防範洗黑錢活動。翌日凌晨,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發表聲明,表示對事件高度關注,及成立專責小組調查。晚上,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何厚鏵以「滙業銀行的客戶提款出現嚴重不正常情況」為理由,引用<金融體系法律制度>,委派大西洋銀行澳門分行總經理蘇鈺龍及澳門金融管理局內部審計辦公室副總監李展程,參與滙業銀行的管理,以鞏固公眾對金融體系的信心。香港金融管理局則首次引用 1995 年生效的<銀行業條例>,宣布委任畢馬威會計師事務所合夥人彭博倫(Paul Brough)為經理人,接管香港方面的服務,分隔與母公司的資產。

據<新華澳報> 2006 年 2 月 18 日引述 BBC 消息,匯業銀行的代表律師在 2006 年 2 月 16 日表示,銀行已經中斷和朝鮮的所有業務往來,改善反洗黑錢的政策。匯業銀行同時敦促美國當局,停止對該銀行涉嫌為朝鮮政權洗錢的調查。 2007 年 3 月 15 日,美國財政部宣布,因證實匯業銀行為朝鮮洗黑錢,宣布三十日內切斷前者同美國財政體系的聯繫。澳門特區政府隨後發出新聞稿指出,「將會繼續接管匯業銀行。無論發生甚麼情況,特區政府都將採取必要措施,保護存戶利益,維護金融體系的穩定」。

湯財文庫:匯業擠提打窒金融老手
2005-09-22
http://realblog.zkiz.com/greatsoup38/22519
節錄:擠提發生時,身在杜拜作業務考察的滙業銀行主席區宗傑,臨時縮短行程,乘夜機趕回澳門開記者會。「有智慧嘅人都知美國財政部嘅指控唔係商業指控,而係刑事犯罪指控。如果真係有刑事違規,都應該由港澳來作刑事指控,而唔係呢個方式。」區宗傑一開口,便滔滔不絕地反駁美國財政部的指控。澳門與北韓關係密切,在葡萄牙統治時,已設有平壤駐澳門的領事事務處,而澳門與平壤之間更闢有直航。早於一九七O年,滙業銀行已與北韓的貿易公司有業務往來,其中一間是北韓在澳門的窗口公司 ―― 朝光出入口公司,九四年爆出五名朝光職員因行使廿五萬假美鈔,被澳門警方拘捕的消息,而這批假鈔部分與滙業銀行有關。然而,對於與朝光公司的關係,區宗傑說:「朝光公司係北韓非正式的領事館和貿易公司,每個國家都要開信用證去買貨品,我哋只係開信用證俾佢哋,並冇借貸。」他又說:「過去美國同北韓關係時好時壞,差時啲匯款會被美國凍結,關係好轉才可解凍……美國依家係想逼我哋取消呢啲北韓戶口。」為此,滙業現時已暫停這些佔業務百分之二、三的北韓戶口的運作。

有七十年歷史的澳門滙業銀行,在澳門共有八間分行,規模比有廿多間分行的中銀和大豐銀行細,以資產總值計,全澳門只排行第九。其前身是澳門恒生銀號,一直以來由區氏家族持有。滙業銀行主席區宗傑在港澳兩地金融界無人不識,而在政界要數他在九九年曾參選第一屆澳門特首,與何賢之子何厚鏵爭一席位。八O年,區父退休後,區宗傑將澳門恒生銀行與香港的滙業集團合併,九三年又將銀行易名為滙業銀行。滙業銀行曾多次想在港上市,但每次都因遇到波折而被迫擱置。滙業第一次計劃上市在一九八七年,但當年因遇上股災而令計劃泡湯。到九六年,滙業在香港的證券行被揭發有十二名職員聯手欺詐,偷取客戶五千二百萬元股票,結果犯案職員被捕,而損失就要由區氏家族承擔,公司更因此次事件影響聲譽,而暫停上市計劃。九八年金融風暴,滙業又受拖累,融資給部分國企的資金化為烏有,損失多達二億。料不到八年後,一封美國財政部的指控信,又令滙業元氣大傷。但區宗傑對今次擠提事件刻意裝作一臉不在乎,還笑口噬噬地死撐:「我知道擠提後係好驚訝,但唔會好恐慌,呢啲風波我見慣晒啦!」

維基百科:朝光貿易
https://zh.wikipedia.org/wiki/朝光貿易
節錄:朝光貿易,是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政府於國外運作的進出口貿易公司,現時於中國廣東省珠海市經營業務。公司於 1974 年在葡屬澳門成立,當時葡萄牙剛發生康乃馨革命,新的民主政府與朝鮮建立外交關係。朝鮮特務金賢姬曾於其自傳中提及她與另一特務金勝一於澳門居住期間,以朝光貿易的辦公室作為基地,並學習粵語,以便能喬裝成澳門或香港人。美國曾對朝光貿易作出指控,指該公司曾作出軍火銷售、流通假美鈔、洗黑錢及其他非法的技術轉移等。 2005 年,朝光貿易於滙業銀行和誠興銀行的戶口在美國的要求下被關閉,其後公司撤出澳門,轉往珠海繼續經營。

北韓洗錢疑經澳門轉歐洲
東方日報 2010 年 12 月 15 日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01215/00176_028.html
節錄:美國政府在O五年指控澳門滙業銀行為北韓的洗錢窗口,凍結了滙業與美國金融機關的貿易,澳門銀行監督機構其後凍結了滙業與北韓的所有交易,至O七年始解凍。<維基解密>披露,美國政府之後再發現懷疑有北韓資金,經滙業轉往奧地利的銀行,要求奧地利當局解釋;奧地利當局否認滙業設有奧地利的銀行帳戶,但透露確有一筆可疑資金從澳門一家貿易公司,經中國銀行等兩間銀行輾轉匯往俄羅斯。

Yahoo 香港:財經:
英國當局將調查俄羅斯經英國銀行洗黑錢報導 匯控渣打偏軟
(來源:Infocast 2017-03-22)
節錄:英國財政部經濟事務大臣柯比 (Simon Kirby) 表示,英國當局將調查<衛報>早前關於俄羅斯黑錢經英國銀行流出的報導。<衛報>此前引述調查文件透露,匯豐控股(港股編號:05)、渣打(港股編號:02888)、蘇格蘭皇家銀行、巴克萊銀行等 17 家英國的銀行,在 2010 年至 2014 年期間,有最少 200 億美元(約 1560 億港元)黑錢由俄羅斯經以上銀行流出。

Hang Seng Indexes Factsheet (August 2017)
http://www.hsi.com.hk/HSI-Net/static/revamp/contents/zh_hk/dl_centre/factsheets/FS_HSIc.pdf

Donald Trump@realDonaldTrump
https://twitter.com/realdonaldtrump

維基百科:賣花姑娘(電影)
https://zh.wikipedia.org/wiki/卖花姑娘
節錄:賣花姑娘(韓語:꽃파는처녀)是北韓於 1972 年出品的電影。本片講述了一個朝鮮日治時期的故事。花妮姑娘每天都要歷盡艱辛採花拿到街頭售賣。其父早亡,哥哥哲勇被關進監獄,媽媽又得了重病,還有個失明的妹妹順姬。為給媽媽買藥,她不得不忍受屈辱和折磨,靠賣花賺錢。和許多窮困人家一樣,花妮家也欠了白地主家債務。花妮家之所以如此破落,都是白地主一家給害的。那是順姬小時候,媽媽在地主家幹活時,正玩耍的順姬看到了地主老婆在攤曬吃的東西,想伸手去抓,但剛一伸手就被地主老婆推倒在地,撞翻了身旁正在熬的一鍋參湯,熱湯和爐灰把順姬的眼睛弄瞎了。哥哥哲勇一怒之下縱火燒毀了白地主家的柴房,結果被警察抓去坐牢。熬過四年牢獄生活,哥哥哲勇出獄並參加了革命軍。他回家探親,在老獵戶家看到了被老獵戶救活的順姬。回村後,他帶領村民衝進白地主家,將白地主等人消滅,救出花妮,兄妹三人終於團聚。

本片於 1972 年 4 月推出。中文版由長春電影製片廠製作,翻譯者是女作家何鳴雁,從翻譯到混錄直至洗出拷貝,僅花了 7 天。1972 年 9 月 9 日起,國語配音的電影<賣花姑娘>在全國各地陸續上映。由於觀眾過多,一些電影院甚至採取了全天 24 小時循環放映方式。時值中國大陸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時期,該片與當時中國大陸產的影片風格迥異,特別是該片作為苦情戲使人不覺潸然淚下,且電影歌曲優美抒情,故人們蜂擁而至,走出電影院時紛紛感動得泣不成聲,該片成為這一時期中國大陸人民美好的集體記憶。電影中的歌曲由北韓歌唱家崔三淑演唱,雖然是韓語歌詞,但因曲調優美,歌詞動人,很多看過影片的人都能哼唱。

相關的文章:

死亡筆記
2017 年 6 月 30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7/06/blog-post_30.html
節錄:細價股「股災」,為中國的金融改革帶來啟示。 A 股終於被納入 MSCI ,債券通(北向渠道)快將開通,中國想利用外資去槓桿(減債),理論上會比過去容易,洋人是否上當又是另一個問題。問題是:當洋人發表「死亡筆記」,打開口牌,爆黑材料,沽空造淡,中國的財金官員是否懂得應付?

草船借箭
2015 年 6 月 5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5/06/blog-post.html
節錄:過去兩、三年,中國的 FDI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和 ODI (Overseas Direct Investment) 的金額接近持平。外資大行經濟師的看法:前者降,後者升,趨勢持續的話,幾年之後 ODI 將會超越 FDI ,走出去的會超過引進來的。對西方國家的跨國企業來說,中國的實體經濟早已不再吸引,下一輪的投資熱點可能是跟美國關係改善的緬甸或古巴。因應形勢轉變,偉大祖國試圖透過香港,引導外資進入金融市場,透過另一管道,讓洋鬼子繼續為中國的經濟增長提供動力。

戲如人生(一)
2015 年 5 月 22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5/05/blog-post_22.html
節錄:繼「犬決」處死姑丈(張成澤)之後,北韓的金正恩又開創「炮決」死刑,用來對付國防部長(玄永哲)。這一招,充滿黑色幽默,令港人想起周星馳電影<國產凌凌漆>(1994) 中的經典場面:苦練輕功三十年的「鐵腿水上飄」(演員:李力持)被大陸公安用高射炮處決,男主角周星馳靠賄賂保命脫身。古今中外,用酷刑虐殺下屬,甚至自己動手,是暴君的特徵、共通點、必經之路,看來金正恩有潛質成為另一位燕山君(韓國古代著名暴君)。

福壽版
2011 年 12 月 25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1/12/blog-post_25.html
節錄:由於「福壽版」含有「祝壽」的意思,在禁忌多多的家天下組織或者國度,傳媒替仍然在世的當權者製作「福壽版」,又或者官商機構的管理層試圖處理某人死後的權力傳承問題,可能會被視為「大不敬」,輕則丟官,重則抄家滅族。至於北韓的人民勞動黨有沒有為金正日之死及早制定應變計畫,真是天曉得。北韓的鄰邦南韓、中國和日本,則肯定早有準備。

離岸中心(二)
2009 年 1 月 4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09/01/blog-post_04.html
節錄:冷戰時期,蘇聯不可能把國有資產直接存入美國的金融體系,因為隨時會被凍結,而且會走漏風聲,洩露國家機密。於是把錢存入歐洲的銀行,這樣做的好處很多:東西歐本來就是一體,歷史文化淵源甚深。一個東歐人在西歐活動,容易融入當地社會,不會太過引人注目。戰後歐洲的金融體系很快發展出一個跨越國界並且頗具規模的離岸美元中心 (Offshore Centre for US Dollar)。

離岸中心(三)
2009 年 1 月 1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09/01/blog-post_11.html
節錄:透過英國或者歐洲的金融體系匿藏和調動資產的,當然不止前蘇聯的共產黨官僚,還有來自世界各地的貪官和政客,他們都懂得利用西方的銀行系統,在海外建立小金庫,為自己及家人舖定後路。而香港作為國際金融體系的一份子,又跟大英帝國有深厚淵源,在資金的流轉過程中,也扮演了一定的角色。近期的例子,有泰國前總理他信 (Thaksin Shinawatra) ,還有「台灣之恥」陳水扁一家。

離岸中心(四)
2009 年 1 月 18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09/01/blog-post_18.html
節錄:銀行家來自潮州,戰後在香港創業。新中國成立的那一年,他受一位中國共產黨黨員的委託,接收了一筆來自廣東省政府的五億港元巨款,另外還有一筆數目不明的美元。那筆錢當中有沒有國民政府來不及調走的資金、因戰亂而被凍結的海外華僑匯款,以及共產黨抄家得來的財富,天曉得。銀行家把錢存入香港的獅子錢莊生息,那是大英帝國的金融旗艦。跟銀行家接頭的共產黨員,是個帶兵的客家人,來自廣東梅縣。

離岸中心(五)
2009 年 1 月 25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09/01/blog-post_25.html
節錄:以下轉貼的一篇文章,對於內地貪官如何在香港洗黑錢,有具體的描述,括號內的字(按:)和後記為筆者所加。作者李谷城,原名李國成,福建廈門人。福建師範大學畢業、香港日本總領事館日文學校研究班畢業、香港珠海書院文史研究所中國歷史碩士,曾任明報中國版編輯。(後記:其他內地貪官常用的洗黑錢途徑包括: (1) 文物買賣 (2) 慈善捐款/顧問費 (3) 入股飲食或者娛樂事業 (4) 透過上市公司洗黑錢。)

離岸中心(六)
2010 年 8 月 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0/08/blog-post.html
節錄:理論上,凡是可供巨額資金停泊的投資產品,包括股票、房地產、私人信託、珠寶首飾以及古董文物,都可以成為不法之徒清洗黑錢的工具,人壽保單亦不例外。洗錢者選中一家保險公司,先將贓款交給保險經紀,購買大量的保險單,然後解除保險,保險公司的退款支票到達指定的帳號後,黑錢就被洗淨。

賊喊捉賊
2013 年 3 月 27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3/03/blog-post_27.html
節錄:債仔惡過債主,是常見的事。江湖中,欠下巨債的「古惑仔」(小混混)跟有組織犯罪集團(黑社會)談判,要求打折還款,借一億還一百萬,又或者延長還款期,然後潛逃,也很常見。銀行業術語,打折還款,叫 Hair cut,港式翻譯叫「飛髮」或「削髮」。俄國佬的存款被凍結,日後變成新銀行的股票,價值只有原來的幾成,即是「被削髮」。

借你人頭一用
2010 年 7 月 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0/07/blog-post.html
節錄:根據<資治通鑑>的記載,隋煬帝(楊廣,569-618)好大喜功,開鑿運河,三征高麗,御駕親征,勞民傷財,種下禍根。晚年預感末日將至,常攬鏡自照,對蕭皇后說:「好頭頸(顱),誰斬之!」這位亡國之君最後於江都被叛軍宇文化及所弒,是用綢巾縊死(即是被勒死)的,死時年僅半百。小時候讀的中史教科書,充滿四字成語和道德判斷。如今看來,他至少享受過,不枉此生。能夠預知自己的下場,這個人,應該有點悟性。

28/09/2017

For the first comment: The same applies to HK. Examples: 66, 823, MPF, property developers. :(

2017年9月20日星期三

紅色無間道


中共滲透香港的大學和傳媒行業,其實從未停過。疑似的紅色無間道,我見識過不止一位,當中有男有女,有香港人也有大陸人,從粉紅到深紅都有,但是從來沒有人試圖把我吸收入黨。也許因為我是屋村妹,家底人脈欠奉,利用價值不高。政治和宗教團體吸納會員,會按照利用價值分等級,然後提供不同的待遇。它們最想要的,是具備權力或財富或名氣的人(提示:基督徒藝人),因為他們能夠為組織的生存發展作出貢獻。這個世界,就是那麼現實,中國共產黨也不例外。

大學校園的紅色無間道

大學階段有位師姊,在我面前講過一些奇怪的說話,似乎很清楚我的行蹤,不知是甚麼意思(想嚇我?),於是跟她保持距離。讀書時代忙於兼職,跟她見面的次數不多。畢業之後從不出席大學舉辦的舊生聚會,沒有再見面,很好。若干年後,透過校友刊物知道她移民外國,在學術界混飯吃。是繼續執行任務,還是擺脫了組織,不知道。師姊對我算客氣了,我認識一位商科男生,跟我來自同一間大學,他說多年前入學的時候,因為拒絕服從迎新營組長的命令,不肯唱紅歌被圍困,他的說法是「被批鬥」。是校園欺凌還是遇上紅色無間道,自己想。這位仁兄說,他從此跟學生組織或政治團體保持距離。如果你對中共有認識,會覺得上述手法很熟悉。異曲同工的做法,是在外國讀書的大陸學生被職業學生通知「我知道你在圖書館借閱過甚麼書。」(潛台詞:你已經被監視。)至於批鬥或非法禁錮,文革時期中共的派系鬥爭蔓延到香港,地下組織被波及,有人被禁錮了幾日,放出來的時候手震(資料來源:梁慕嫻+我與香港地下黨)。

當年見識過一位助教,是海歸派大陸學者,外表土氣,說話沉悶,上他的課令人昏昏欲睡,但是我記得他的中文名字。若干年後,在中文報章讀到他的名字,他因為「非法向境外泄露國家機密」罪名被中共送入監獄,判刑超過十年。主流傳媒替他起底,父母都是幹部,有軍方背景,教書之前曾經在新華社(回歸前的中共駐港機構)做研究員。真相如謎,眾說紛紜。有人說,他因為研究中共韓戰時期的軍事歷史或向東南亞國家輸出革命的內情而出事,也有人認為背後可能牽涉中共內部的派系鬥爭,他不過是棋子。海歸派大陸學者,今日比回歸前更多。因為「泄露國家機密」罪名而出事的,不止他一個。另外一位,是在本地大學教商科的太子黨,他有經營私幫生意,是一間設於深圳的市場調查公司。是因為替外國客戶收集資料數據出事,還是牽涉中共內部的派系鬥爭,不知道。

傳媒行業的紅色無間道

大學畢業之後,當財經記者期間,也遇過疑似的紅色無間道。當年的上司沒有跑過中國線,對共產黨缺乏認識,無法指導我,只好趁北上的時候,跟資深的同行偷師,有機會就向他們請教。其中一位偷師對象是年輕時到台灣唸書的中年港男,經常爆粗的資深記者,但是他對商業騙子的行騙手法很有研究,曾經指點我。在我筆下,他叫「壞男人 3 號」,請參考另一篇文章<壞男人教我的>(2011 年 9 月 7 日)。當年他服務的傳媒機構親國民黨,今日已經被親共商人收購和赤化。

大陸記者當中,有些人其實是中共某個派系的寫手,有些故事因為官方的審查制度發不出去,會試圖透過香港或外國的記者發放,即是中共的某個派系利用境外媒體攻擊政敵(提示:溫家寶家族資產網絡)。對,出口轉內銷。某些跑中國線的境外資深記者,因此成為中共某個派系的棋子。一輪激烈的派系鬥爭之後,那位資深記者可能因為消息來源失勢,筆下再沒有獨家新聞,嚴重的話會被捲入權力鬥爭,要付出代價。對,傳媒本來就是一個每日不停踩鋼線的行業,部份傳媒人其實在賭命(提示:財新網+胡舒立)。

試圖向香港記者放料的大陸記者,當小記者的時候見識過不止一位。壞男人 3 號的處理方法是,在中港記者一起吃飯喝酒的應酬場合中,突然轉話題,借醉罵共產黨(注意:地點是大陸某外資酒店的餐廳內)。在大陸罵共產黨很危險,港人身份不是護身符, 3 號想測試對方的膽量。那位大陸記者(中年北佬)也不簡單,眨一眨眼,跟 3 號一起罵,而且罵得比他更兇,連毛澤東詩詞都拋出來了。我跟他們同桌,冷眼旁觀兩個男人在飆戲(國產中文:比拼演技)。罵完一輪,兩個男人不停地灌酒壯膽,我覺得他們在發洩或賭命。當年我二十出頭,開始覺得男人很幼稚,這個世界交給他們掌管,遲早出事,還是不生孩子比較安全,萬一要逃難也比較方便。 3 號後來轉行,北上營商娶妻去了,我再沒有他的消息。

離開傳媒行業之前,我跟一位年輕的大陸男人合作了幾個月。他未夠三十,作風神秘,對私事不願多談,只肯說來自深圳,我也識趣不問。他自稱已婚,曾經帶一個外國女子出席同事聚會,但是我覺得兩人不似夫妻,沒有親暱的感覺。共事期間,他分擔了我的部份工作,工作能力無問題。我離開之後,他取代了我的位置。若干年後,我和他在中環某間咖啡店內碰頭,他把食物搬過來,跟我同桌,主動報告我離開之後,那間傳媒機構的變化。我由得他說,繼續吃三文治和喝咖啡,間中微笑點頭交反應。其實我不感興趣,因為那個階段已經結束。別後種種,我沒有打算跟他分享。我扮演聆聽者,因為這種做法最節省氣力。男人喜歡女人聽他們說話,這樣做令他們感覺良好,所以女人騙男人經常用這一招。如果女人經常對同一個男人用這一招,男人會開始幻想女人已經愛上自己,哈哈。離開之前,交換名片,他看見我名片上的外資金融機構名字,感嘆地說:「你就好啦,我都想走。」對付紅色無間道的最佳方法,是安排他或她加入香港的傳媒行業。傳媒難做,是鬼見愁,內鬼都怕。

無謂跟他們認真

小朋友如果遇上疑似的紅色無間道,切記理性辯論是沒有用的,你跟對方吵架或動手,只會被對方所利用,或增加對方的收入。如果你的功力不夠,容易被對方的思路所困,然後被禁錮於惡性循環之中,無法掙脫,老白鴿(民主黨)就有這個問題。無須每一次對方出招你都回應,這樣會被對方牽著鼻子走。好好運用文化差異或者代溝,讓對方猜不透你的想法。有時候,沒有反應就是最好的反應。我們女人對付男人也是這樣的,哈哈。想避免被對方插贓嫁禍?保持適當距離。

可以的話,當對方是法輪功,繞道而行。如果避不過,就發揮演技跟他們一起叫口號,讓對方以為你是同道中人,然後混在人群中,慢慢向後退,人群向前,你就向後或不動,等退到安全的地方,就立即轉身走。這一招,來自一本英文書籍,作者是前外國特工。他說,滲透外國社運組織的警察卧底經常用這一招,哈哈。

如果閣下演技超班,被革命群眾押上台批鬥,自我檢討的時候可以哭個聲淚俱下。這一招,演員趙丹 (1915-1980) 用過。萬一你太年輕不認識他,請到 YouTube 觀看他主演的電影<馬路天使>(1937),看看幾十年前他怎樣吻十六歲的周璇 (1920-1957)。她死後,他收養了她的孩子,這個男人算得上有情有義。

壞男人 3 號的處理方法比較冒險,適合那些不怕死、愛吹牛、聲震屋瓦、作風浮誇的大男人。他利用酒精做掩護,玩轉移視線,紅色無間道一時看不通,跟他一起瘋(罵共產黨),結果忘記了自己的任務(向香港記者餵料)。

以下是 Auntie 的玩法。一位在本地大學混飯吃的海歸派大陸女人,某日用幹部的口吻教訓我:「你地(們)香港人唔(不)應該有咁(那麼)多要求,國家已經對你地(們)好好架啦(非常好)!」我沒有反應,對方以為吃定我,開始放下戒心。幾個月之後,她告訴我正在學習泰文,今次我還拖(反擊)。首先亮出泰國華僑後人的身份,然後用好姊妹的語氣告訴她,潮州人跟泰國人通婚很常見,那邊有很多中泰混血兒。如果你想嫁到泰國,要有足夠的心理準備,對方很可能是大男人,要求老婆不停生兒子,生女兒是不算數的。她被我踢爆,立即臉紅,講廢話掩飾。女人兇女人,由生育入手。讀過大學的大陸女生,視香港為踏腳石,對港男沒有興趣,所以跟作家之子吻過的大陸女生選擇嫁鬼佬生混血小孩。作家之子若非有點名氣和人脈,恐怕連 ONS (One-night stand) 都沒有資格。

故事的教訓:不少紅色無間道,留港期間一心多用,表面上執行政治任務,私底下忙於替自己舖路,或出賣國家、或經營私幫生意、或尋找結婚對象、或準備移民、或轉移資產洗黑錢(所以電話騙案的受害人不乏內地生或內地學者),比香港人更加忙碌。相信我,他們其實不想應酬沒有利用價值的本地生或小市民,鏡頭前演戲交差,無謂跟他們認真。他們是不專業的紅色無間道,愛自己多過愛國或愛黨,明白未?現實世界,沒有余則成(提示:潛伏+孫紅雷)(圖)。

插圖來源:
http://tv.sohu.com/upload/qfzhimages/qfzh_09.jpg

說明:國產電視劇<潛伏>的劇照(演員:孫紅雷)

YouTube 精選:

國產電視劇<潛伏>主題曲<深海> (3:02)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S8itAAJvp4

<神聖的戰爭>(Священная война/The Sacred War) (2:3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3RqGs3tAM0
這是原曲(蘇聯軍歌),由中國武警文工團唱出。

相關的文章:

無間道
2012 年 3 月 27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2/03/blog-post_27.html
節錄:黨的「地下工作者」長期潛伏於某個組織之內,伺機奪權,時機一到,立即高舉義旗,宣布接受共產黨的領導,然後把人員和資源收為己用。美其名叫引導組織的成員走上革命之路,其實是吞併別人的組織。黨的語言,叫「挖牆滲沙」。香港是移民城市,也是東方情報中心,於是不時上演<諜影紅燈記>。學術界和傳媒行業,屬於意識型態領域,更加是重災區。

前記者(三)
2011 年 8 月 24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1/08/blog-post_1346.html
節錄:紅色貴族中,有一個獨特的族群,出自外交系統。他們也許是前外交官,又或者是外交世家的後人,通常是放過洋的海歸派、太子黨。他們集合家庭背景、人脈關係、高等學歷、外語能力和社交技巧等多項優秀條件於一身,因此頗受跨國金融機構的歡迎。他們的履歷表有一個共通點,就是曾經從事新聞工作,做過記者、編輯或者新聞官。

春江鴨
2008 年 9 月 22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08/09/blog-post_22.html
節錄:中國人民銀行宣布加息前兩天,長駐上海的海歸同事已經收到風,在 morning meeting 中透過 conference call 向盤房群鬼披露加息的具體幅度。我心下一沉。這位海歸我見過,外表惡俗,筆下的英文怪怪的。我不知道他的底細,但是也不敢低估。內地人往往不可以憑外表判斷出身,中國共產黨上台不過短短數十年,來不及變化氣質。要培養兒孫的貴氣,起碼要三代時間。

諜影
2016 年 4 月 22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22.html
節錄:如果提供黑材料的匿名者的確是某國的情報人員, ICIJ 或主流傳媒的角色,是替一個權貴對付另一個權貴,亦即是國際政治或權力鬥爭中的棋子、打手、下線、公關、外判商,負責整個行動的最後一個環節(整理資料然後向公眾發放)。說穿了,是各取所需:傳媒透過匿名者(間諜)取得平時無法接觸的機密資料,情報機關則借助傳媒之手把機密資料整理、加工及提煉,然後包裝成普羅大眾都讀得懂的新聞故事(權貴做壞事),如此這般,那堆文件才能發揮最大的殺傷力。

跨國商業調查公司
2010 年 11 月 2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0/11/blog-post_21.html
節錄:香港人被宗主國(英國和中國)有計畫地排除於情報系統之外,本地的教育制度不會教學生從情報工作或者國家安全的角度來看問題。大英帝國擅長情報工作,但是沒來有把這一套教給香港人(小兒科的童軍訓練倒是有的)。主權移交前夕,港英政府更解散了負責監控本地反對派以及外國特工活動的政治部,同時銷毀所有檔案。大批前政治部人員移居外國(主要是英國),令知識和經驗無法累積和傳遞。九七之後,國防外交歸中央政府管,香港人同樣無權過問。

壞男人教我的
2011 年 9 月 7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1/09/blog-post.html
節錄:壞男人 3 號喜歡使用勞動人民的語言,日常用語中的魚蝦蟹(港式粗言穢語)足夠南丫島(周潤發的故鄉)所有海鮮酒家一個週末所需。旁人不知底蘊,見我外表老實,怕他嚇壞小妹妹,不斷向他打眼色,他照講如儀。但是他教我如何辨認職業騙子:第一是說話內容空洞,不斷繞圈子。第二必定衣著光鮮,周身名牌(而且是真的)。第三是身上常備多款不同的假名片,方便隨時轉換身份。對,很多上市公司主席都是這樣的。

電話騙案、國產騙子
2015 年 8 月 8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5/08/blog-post_8.html
節錄:所以做香港人很累,揾食(粵語:謀生)已經夠艱難,還要浪費時間和精神跟國產騙子周旋。對方改變了行騙的手法,港人也要改變回應的方式。回歸之後,人口結構改變,新香港人多,單憑外表(尤其是女孩子)未必可以判斷誰是新移民,人與人之間的信任程度變得越來越低,直接影響人際關係和情場生態。年輕一輩的港人,為了生存也被迫學會如何提防國產騙子。

離岸中心(六)
2010 年 8 月 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0/08/blog-post.html
節錄:理論上,凡是可供巨額資金停泊的投資產品,包括股票、房地產、私人信託、珠寶首飾以及古董文物,都可以成為不法之徒清洗黑錢的工具。人壽保單亦不例外,根據內地出版的<反洗錢知識手冊>,具體操作如下。

南洋幫(三)
2014 年 2 月 7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4/02/blog-post.html
節錄:南洋華僑當中,泰國華僑算是比較幸運的一群。印尼華僑曾經被屠殺,菲律賓華僑則經常被綁架,泰國華僑卻可以安居樂業。南洋華僑,跟土著女子通婚,是常見的事。以我所知,有居於九龍城的港男(潮州人)到泰國娶妻。潮州人的美德,是節儉。南洋華僑當中,泰國華僑跟當地人同化的速度是最快的。原因:

情場 Drama King
2016 年 11 月 18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6/11/drama-king.html
節錄:本身是出來玩的男人,習慣用錢買女人,但是卻要求女人付出真心,又或者扮演賢妻良母。貪錢的女人交戲,他卻信以為真,結果被女人所操控。(提示:喜劇之王+柳飄飄+學生妹)

請你食檸檬
2017 年 7 月 28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7/07/blog-post_28.html
節錄:女人對付她討厭的男人,常用的招數離不開:1. 裝作看不見對方,當男人透明。2. 黑臉或無表情,避免眼神接觸。3. 不回答對方的問題或訊息。4. 同行的時候,把大型手袋或購物袋掛在自己的臂彎,阻止男人接近。5. 如果男人走近或開聲,女人會轉身背向男人,或立即起身離開。6. 講一些很難聽的話,直接踐踏男人的自尊。7. 向男人提出不合理的要求。

天涯歌女
2013 年 3 月 20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3/03/blog-post_20.html
節錄:周璇、Edith Piaf、Judy Garland 既是同輩也是同行,三位歌姬的命運也大同小異:天涯歌女,身世飄零,渴求溫暖,但始終無依無靠。她們到人世間走一回,彷彿只是為了留下那堆寫盡人情冷暖的輓歌。歌衫淚影,星夜星塵。她們的故事,是典型的 Melodrama(通俗劇),於是順理成章地被拍成電視劇或者電影。香港有齣舞台劇<我和春天有個約會>,也是同一路數。

永遠的微笑
2008 年 6 月 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08/06/blog-post.html
節錄:陳鋼的爸爸叫陳歌辛,媽媽叫金嬌麗。陳歌辛在一九五七年被打成右派,發配安徽白茅嶺勞改。一九六二年十月,金嬌麗帶著一個小木箱,撿拾丈夫的二百零六根骨頭,回鄉安葬。陳歌辛的墓,後來在文革期間被盜掘。父子都是作曲家,都用音樂紀錄自己的愛情生活。兒子用<梁祝>紀念初戀,而父親寫給妻子的歌,叫<永遠的微笑>,曲詞都是他的手筆,原唱者周璇。

20/09/2017

For the first comment: 結果咪福佳囉!

For the second comment: 呀市委書記有無貪污?個女有無幫手洗黑錢?

For the third comment: Noted with thks. Revised.

2017年9月10日星期日

教育騙局(四)


港式雙軌制:紅底 vs 非紅底

今日的香港,有沒有紅色背景,得到的待遇很不同。

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的兒子自殺,各界紛紛表態。由特首林鄭月娥,到教育大學校長張仁良及校董會主席馬時亨,大陸和香港的親共傳媒,再到殺入大學校園怒罵港獨學生的爛頭卒(即:紅色社團)以及潛伏於校園內的紅色無間道或自乾五(即:跟本地生罵戰或打架的內地生),還有那些聲稱永不錄用教大畢業生或立即取消教大學生實習空缺的教育機構,背後的動機,離不開:示忠、抽水、謀利(例如:收維穩費)。得罪香港學生?無問題,今時今日還要在香港讀大學的,必定是窮人的孩子,得罪他們沒有手尾跟,得罪中共卻會影響事業和連累家人,牽涉名利權勢,立竿見影,代價大得多。對,所謂的愛國,不過是一盤生意。

真正對死者不敬的,是那群消費他的既得利益者(而他們很可能成為治喪委員會的成員繼續抽水)。表面上關懷保護他的母親,其實另有目的,目光瞄準蔡若蓮背後的紅色勢力。死者成為壞人的踏腳石,可以安息嗎?蔡若蓮成為箭靶,是有理由的。已為人母的中年女人,因為善惡不分,多年來所累積的政治資本(其實是罪孽)連累兒子,他死後又容許壞人踏住兒子的棺木向上爬,到底是誰不對?母親不是應該保護孩子的嗎?她忍心讓兒子的喪禮變成一個壞人雲集的抽水場合?被用作政治目的(例如:為 23 條立法開路)?即使孩子已死,身為母親也應該把他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事已至此,如果這個時候,母親還要致力維護一個殺害孩子的政權,這種女人不被公眾譴責,才是不正常。得罪講句,有黨性無人性。女人的天職,是孕育生命,而非屠殺生靈。身為女人,應該保護孩子,自己的和別人的,都應該一視同仁。

至於回歸之後自殺的香港學生及教師,還有他們的親人或配偶或朋友,沒有一千也有幾百,但是他們沒有紅色背景,亦即是沒有利用價值,得罪他們沒有不良後果,大不了是被傳媒罵幾句。那容易,叫教育局的公關寫篇新聞稿,兩三句語言偽術官樣文章,把他們打發掉。可以這樣寫:(自殺學生)沒有做好生涯規劃,(自殺教師)沒有顧全大局,所以死有餘辜。對,人家的孩子死不完。紅色背景的孩子才是人,非紅底的窮孩子或窮教師不過是工具、棋子、過河卒,用完即棄。部份人選擇自殺,在官府的預期之內,沒有甚麼大不了,香港人不應該把事情「政治化」,甚麼叫「政治」,甚麼時候才應該「政治化」,由當權者說了算。舊式中文:「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你們閉嘴、聽話、認命,受不了的可以離開,請參考 TVB 的資訊節目,不滿意香港的教育制度?求學無疆界!請到外國升學。男女比例失衡伴侶難覓?女孩子嫁到這世界邊端!港女嫁港男是沒有幸福的,你看那個節目的女主持就知道了。年輕男女盡快離開香港!因為當權者不打算解決任何問題,他們只會解決提出問題的年輕人。再不走,送你入獄,甚至出動解放軍,用衝鋒槍(AK47 的後代)打爆你的頭。國產中文的說法:「騰籠換鳥」。本土派健筆盧斯達的說法:「一國兩制」是「人滾地留」。

學生和教師的角度:<笑傲江湖>的世界

教大和中大的學生成為<笑傲江湖>中的令狐沖(圖)。老師和校長是虛偽奸詐的岳不群,把好材料教成了蠢牛木馬(提示:風清揚)。他們不但不會保護學生,甚至會出賣他們,羅織罪名,逐出師門。這個時候學生才明白,原來老師和校長早已自宮,正在修煉<葵花寶典>。對,金庸有先見之明,華人社會的教育制度就是這麼一回事。剛剛去世的劉曉波也說過,中國人的學校把孩子變奴隸。他的名字,本地大學的講師和校長不敢提。香港的大學生卻懂得反問:如果禍不及家人,(中共)為甚麼不釋放劉霞?(劉曉波死後)劉霞繼續被軟禁,這到底是甚麼道理?請老師和校長告訴我!

華人社會,不講道理。現實世界跟武俠小說的分別:令狐沖最後跟愛人任盈盈封劍隱居,不再理會江湖恩怨。香港學生卻被迫到牆角,孩子們沒有機會退出江湖。怎麼辦?高呼「吾愛吾師但吾更愛真理」然後奮戰到底?對不起,老師和校長其實沒有愛過你,小朋友不要一廂情願,你們只能靠自己。老師和校長早就在心底裡跟你切割,只是一直沒有告訴你。人性複雜和黑暗的一面,你們現在見識了。

從教師的角度看,文革式批鬥來了。電視畫面所見,<四代香港人>的作者呂大樂站在張仁良後面,木無表情。寫得出那本書,他應該明白年輕人對建制派的憤怒,是沒有選擇還是其他原因(例如:飯碗、教席),不知道。蔡若蓮的兒子自殺,教師要立即表示關心和慰問,團結包圍在她身邊,並且要跟港獨學生切割(還要留下文字或影像的紀錄),否則閣下的飯碗教席不保。對,死者為大、將心比己、自動封口、自我審查,這樣做最安全。如果你拒絕表態,辭職明志,那更好,因為閣下的教席會立即被建制派所推薦的人選(例如:傳統左校出身的狀元)又或者是新香港人(例如:海歸派大陸學者)所取代。中共眼中,教育和傳媒是筆桿子,越少香港人越好,最好變成澳門或新加坡的那種情況,只有親建制的教師和記者才可以留下,方便管理。那個要求大學講師填寫工作時間表 (Timesheet) 的建議,是抄襲自四大會計師的管理手法,Low utilization rate 的員工稍後會被勸退(即是:叫你入房然後以閣下表現欠佳為理由要求你自己遞辭職信),亦即是為裁員換血舖路,明白未?

大學不應該成為政治角力的場所(提示:沈祖堯)?太遲了。香港成為中共派系鬥爭的戰場,大學是接近權力核心和屬於思想領域的行業,一定會被捲入漩渦。校董會越來越多建制派,海歸派大舉南下(而且是同一間國產大學的校友集體進駐某個學系或學院),學生中內地生的數目又不斷增加(最新數字是 2003 年的三倍),有今日是必然的結果。那位喝令外國學者(前記者)講普通話的港大內地研究生,還有那群對著台灣作家龍應台唱<我的祖國>的港大內地生,你以為是真的學生,是即興的行為?不要那麼天真,文鬥已經開始了,武鬥應該為期不遠。雨傘運動期間群眾鬥群眾的場面(提示:旺角黑夜),稍後會在大學校園內重現。如果校方無法有效地分隔兩個陣營(即是:港獨派本地生 vs 反港獨內地生),要召喚香港警察進入校園執法(提示:港大校委會),將會出現另一場政治風波或公關災難,再加上建制派的撥火或抽水,校園內的政治紛爭與中港矛盾會沒完沒了。這些麻煩事,讀理科或醫科或工程或外國回流的大學校長,是否懂得處理,自己想。長遠來說,本地大學還有另一重隱憂:如果內地生因為政策改變或政治因素或其他原因,來港人數突然大幅減少(提示:跨境學童),大學高層是否懂得應付?這種事情(即:客戶或收入來源單一),商學院語言叫集中風險 (Concentration risk) 。

亦舒:硬是要人陪他玩

亦舒的說法:「就是怕將來不能各適其適,就是不願意一聲令下,統統得跑出來搞活動,所以才離鄉別井,犧牲生活上許多便利,移居他鄉。在自由國度裡,有人干涉他人的生活方式,可當他發牢騷,說說而已,言論自由,他當然可以發表他的意見,你大可置之不理。在專制的社會裡,可沒有這樣輕鬆,略為掌權的人立刻可以發起運動,硬是要人陪他玩,那才要命,屆時不出來娛賓就是項罪名。」

(題目:<自由>,收錄於【亦舒系列 224】散文集<月是故鄉明>,p.165-166,天地圖書, 2002 年出版)

今朝都到眼前來。(出處:元稹+遣悲懷)亦舒有先見之明,早已移居加拿大。

插圖:香港漫畫家李志清筆下的令狐沖

來源:蘋果日報

YouTube 精選:

盧冠廷:<快樂老實人>(附:中文字幕)(4:43)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EQh6KCXZrk
粵劇是香港流行文化的重要源頭,盧冠廷是好例子。他的父親是粵劇名伶盧海天,伯娘是著名粵語片影星白燕。他年幼時移居美國,在當地讀書和學音樂。七十年代末回流,曾經在酒廊賣唱。八十年代初把<天鳥>的 Sample 交給 EMI 唱片公司,得到賞識發行個人唱片,那首歌本來是寫給林子祥的。盧冠廷是很全面的音樂人,自作自唱以外,也有替其他歌手寫歌。他有參與電影配樂,創作電影歌曲(提示:一生所愛+周星馳版西遊記),也做幕後代唱(提示:舊歡如夢+黑玫瑰與黑玫瑰+梁家輝)。這首<快樂老實人>出自電影<1/2 段情>(1986),跟他的很多作品一樣,都是自己作曲,太太唐書琛寫詞。舊版錄音中,拉二胡的是黃安源(前香港中樂團團長),最新版本換上霍世潔(片段中拉二胡的女樂師),同樣來自香港中樂團。霍世潔是移居香港的台灣人,曾經替多位流行歌手伴奏。

The Beatles - Nowhere Man (2:45)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GGphnDMVDI
發表於六十年代中的名曲,歌詞是一眾香港高官的寫照:He's a real nowhere man. Sitting in his nowhere land. Making all his nowhere plans for nobody. Doesn't have a point of view. Knows not where he's going to. Isn't he a bit like you and me?

延伸閱讀/參考資料:

中華典故: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https://big5.zhengjian.org/node/51513
節錄:「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出自宋代陸游的<老學庵筆記>。故事說,宋朝有一個叫田登的太守,有一個毛病,特別忌諱別人說他的名字,當然更不許寫。因此,整個州的人都把田登的「登」字讀成「火」字,寫的時候也寫成「火」字。每年到了農曆正月十五元宵節,按照習俗,晚上人們可以自由往來,通夜點燈。可是官吏們卻在張貼的告示上寫道:「本州依例放火三日。」應該寫作「燈」的也改成了「火」,原來是為了避諱太守大人的尊諱,「登」和「燈」是諧音。「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由此而來。後人用此典故比喻統治者可以胡作非為,老百姓的正當言行卻受到種種限制。

Yahoo 香港:元稹:遣悲懷
https://hk.answers.yahoo.com/question/index?qid=20081027000015KK04087
原詩:「昔日戲言身後事,今朝都到眼前來。衣裳已施行看盡,針線猶存未忍開。尚想舊情憐婢僕,也曾因夢送錢財。誠知此恨人人有,貧賤夫妻百事哀。」

墳場新聞:致蔡若蓮書(09/09/2017)
http://cemeterynews.org/2017/09/09/a_letter_to_choi/
節錄:驚聞令郎悲劇,特來函致意。人死不能復生,今日你能體察其他自殺學童、師長的切膚之痛,希望你不似羅太般冷血,說「不應只死兩位老師」。因為教育而死的師生,算一個也已經太多。作為一個母親,發現兒女安危時,就應以兒女安全為先。你看看徐嘉慎當年被共產黨恐嚇,他就立刻放棄保護維港組織的領導權;李鵬飛聽到普通話來電談及妻女,也急忙放棄主持之職。家庭最重要,家人最重要,這連梁振英都明白的道理,你也得謹記。自殺者的家人現在最需要互相扶持,希望你辭職歸家,多留時間與幼子走出陰霾。

【盧斯達:世人會持續恭喜蔡若蓮 | SOSreader】
https://www.facebook.com/dadazim
節錄: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兒子自殺,觸發大量市民變成李嘉欣。兩名男子在教育大學民主牆貼大字報,對蔡若蓮表示「恭喜恭喜」。大學官方疑似將閉路電視交給傳媒,管理層也高調出來譴責。校董會主席馬時亨稱,會「追究到底」,反問家長,想不想張貼「恭喜蔡若蓮」標語的二人成為他們子女的老師。就算要為小朋友找一個表率,兩位恭喜俠也好過蔡若蓮,好過任何一個在廟堂中的高官。兩位恭喜俠講不出甚麼大道理,但起碼嫉惡如仇,而蔡若蓮則是一個無材無德的教育界毒瘤,理應受到世界的藐視和鄙夷。我很同情蔡若蓮的兒子呀,但這和我藐視和鄙夷蔡若蓮沒有衝突。下一代是無辜的,但強姦犯不會因為有個兒子,就自動成為慈父,還要立法不准別人藐視和鄙夷強姦犯吧?

相關的文章:

活罪
2010 年 5 月 2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0/05/blog-post_21.html
節錄:當政治需要凌駕一切,所有人都必須小心翼翼,事事追求政治正確,唯恐一旦偏離不知道由誰人定調以及指揮的主旋律,就要人頭落地,抄家滅族。當事人為求自保,必須「畫公仔畫出腸」(粵語:披肝瀝膽)。旁觀者也許覺得手法笨拙、肉麻噴飯,又或者是出賣靈魂、人格墮落,當事人卻誠惶誠恐、如履薄冰,唯恐不夠用力,令主子不夠騷麻。

愛國生意
2016 年 11 月 9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6/11/blog-post.html
節錄:以為可以做福兒孫,結果變成禍延子孫。這盤生意的資產負債表 (Balance sheet) 已經無法平衡了。那些小便宜、小甜頭(例如:人大或政協身份所帶來的各種好處),只不過是贏粒糖(粵語:得到糖果作為獎賞)。你所輸掉的,不是工廠,而是家族的聲譽,以及兒孫的前途。生意人不明白,中國共產黨每隔一段日子就會發瘋,然後犧牲一批追隨者。跟車太貼,容易出事。

配對資助(一)
2016 年 1 月 29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6/01/blog-post_29.html
節錄:資助機構的政治立場應該如何定位,是個非常頭痛的問題。屬於思想領域的資助機構(大學或藝團),如果只顧保住政府撥款,其教研或創作方向容易受影響,或會出現自我審查的情況(提示:香港芭蕾舞蹈團+文革事件),又或者遷就官府的口味(例如:本地大學忙於跟內地大學建立合作關係)。從陰謀論的角度看,配對資助可以是思想控制的工具。

OPM (Part 4)
2012 年 8 月 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2/08/opm-part-4.html
節錄:某程度上,以上的分析,也反映出香港學術界的生態環境,就是山頭眾多,人脈交錯。多年來,不少政商名流和名門望族都透過捐款或者其他途徑,跟某大學某學系建立了深厚的合作關係,又或者對某大學某學系擁有某種影響力。這種情況,在歷史悠久的老牌大學身上,尤其明顯。在外國,大學是意識形態的戰場。在香港,大學是利益集團盤據之地,是中環的縮影。

教育騙局(三)
2017 年 5 月 20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7/05/blog-post_20.html
節錄:學術界的生態環境很可怕,難怪年輕的本地學者紛紛另謀出路。當中有人寫專欄,在電台開咪,在電視亮相,自資做棟篤笑,做導遊帶旅行團,也有人接商演拍廣告。表面上,好像跟 TVB 戲劇組的小生花旦司儀二打六又或者是新聞部的俊男美女前主播沒有太大的分別。當中也有人轉行從政,選議員殺入議會,然後被 689 DQ (Disqualified)(例如:劉小麗、鄭松泰、姚松炎)。

教育騙局(二)
2017 年 5 月 8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7/05/blog-post.html
節錄:如果私營的教育機構也不過是一盤生意,香港的國際學校是一個疑似投資騙局。國際學校要求學生家長購買指定金額的債券,而那些債券是沒有二手市場的。如果孩子要退學或被開除,家長會無法脫手(除非找到另一位家長接手而又取得學校的同意),被迫繼續持貨直至到期為止(據說個別的國際學校會向退學的學生家長提供 Refund, in full or in part)。家長變相為學校提供短期營運資金,某程度上,是家長打本給學校做生意,而顧客是自己的孩子。

教育騙局(一)
2015 年 8 月 2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5/08/blog-post_21.html
節錄:經典騙局之所以能夠歷久不衰,其中一個不可或缺的條件,是受害人基於面子問題或其他的原因,不願意公開談論,也沒有及時向其他人發出警告,於是騙局可以繼續運作。如果我們身處的社會充斥著各種大大小小的騙局,而學校又是社會的縮影,那麼公營教育制度其實也是騙局的一種(提示:國民教育),只不過受害人被愚弄的時候,心智尚未成熟,總要投身社會多年之後才醒覺受騙,而騙子已經跑得老遠甚至是早已仙遊,於是追討無門。

又見學券制
2016 年 7 月 27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6/07/blog-post_27.html
節錄:於是依靠市場力量解決問題:院校紛紛開辦自負盈虧的(副學士、文憑或學位)課程。這是董建華任內所幹的「好事」,禍延至今。那些副學士以及自資學位(還有毅進課程)結果成為高等教育界的僭建物,跟原有的制度格格不入,升學的銜接途徑不足,認受性有問題,僱主缺乏信心,讀完之後缺乏出路兼背負一身學債,令學生覺得受騙。

交數(五)
2016 年 3 月 25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25.html
節錄:多得教育局堅持 TSA、要求學生簽署不自殺契約、推廣簡體字、用普通話教中文、推動國民教育等連串措施,讓香港學生明白,自己只不過是官府或學校眼中的交數工具,而老師是缺乏自主權的打工仔女。老師和校長不但不會保護學生,而且早就在心理上跟孩子切割,淪為「教畜」(教育界的畜生)。公營教育制度的真正目的,是為商界提供廉價勞工,以及替官府執行政治任務。這套扭曲的官僚制度,是為權貴的利益服務,並非為學生服務。

天讎、革命之子、國民教育
2012 年 9 月 15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2/09/blog-post_15.html
節錄:每隔一段日子,便有勇於反抗的孩子,被誣捏為紅衛兵。中學生組織「學民思潮」因為發起反對國民教育運動,感動全香港,被二奶電視台、紅色英文早報、女高官以及一眾「梁粉」(梁振英的粉絲)不斷地抹黑,認定背後一定是有人撐腰、擺佈和策劃,令小孩子變成紅衛兵,正在破壞香港社會的「和諧穩定」。

讀書郎與 AK47
2009 年 6 月 3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09/06/ak47.html
節錄:小孩子生下來,先餵他們吃毒奶粉,變成大頭怪嬰,半死不活,無法思考。長大之後,再使用有毒課本,好讓他們對眾多歷史慘案一無所知,盲目崇拜和順從一個滿手血腥的政權。會唸書的優異生,吸收入黨當小嘍囉,負責監視其他同學有沒有思想出軌,又或者派到有戰略價值的本地和海外團體去當臥底、搞統戰、挖牆滲沙,等待時機成熟,收編別人的組織,奪取權力和資源。

小孩不好當
2014 年 5 月 23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4/05/blog-post_23.html
節錄:於是聰明的小孩明白了,公立學校教的那一套,只會讓你變得容易被控制。東方人社會,人與人之間缺乏互信,是有理由的。成長的代價,是純真消逝,從此不信權威,私底下不講道德,做事不守規矩。這樣的社會,奉行森林定律 (Law of the Jungle),表面上講道德,實際上弱肉強食,只有黑社會才能生存以及上位。下一次再有災難發生,人群不會服從指令,而是互相踐踏,人踩人爭奪逃生路。

給梁美芬的信
2014 年 7 月 4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4/07/blog-post_4.html
節錄:能夠顧全大局,不計較個人得失,團結所有可以團結的力量,統一戰線,打擊敵人,屢建奇功,證明你是久經考驗的共產黨女戰士,非常好!這個星期,你要求 689 吸納退休警員以及一般市民,組織「志願軍」團隊,接受訓練,學習處理「佔領中環」。這個建議很好,也證明你能夠因應香港當前的複雜形勢,靈活運用毛主席的游擊戰術。毛主席說,人民靠我們去組織。中國的反動份子,靠我們組織起人民去把他們打倒。六七暴動,城市游擊戰,快將重現,非常好!

自報家門(四)
2009 年 8 月 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09/08/blog-post.html
節錄:正如呂大樂所指出,九七之後,「第二代」就算受到勞動市場的衝擊,也有一定的自我保護能力,他們當中的高官或者高層,透過推行彈性僱佣制度、合約制和降低入職起薪點等各種措施,有效地肥上瘦下、成功自保。他們的下屬「第三代香港人」(即 1966-1975 年間出生)因此被合法地剝削和壓迫,無法規劃自己的事業與人生。第三代上位無望,只能眼巴巴地看著從小被灌輸的「香港夢」(不論出身只要努力就可以改善物質生活以及向上爬)破滅。

雙軌制(四)
2011 年 11 月 20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1/11/blog-post_20.html
節錄:中產階級很害怕,怕自己和孩子向下流動,怕香港變得越來越似大陸,即是窮人的處境變得越來越艱難,活得越來越沒有尊嚴,有如印度的賤民。當權者不理會窮人的死活,因為他們無須依賴公營的教育和醫療系統,也不需要老百姓的選票(提示:香港的特首是怎樣選出來的?)。當權者彷彿生活於另一個星球,按照另一個軌道運行,跟老百姓各不相干。

10/09/2017

For silkroad:某人驚自己押錯注,於是揾多幾個人陪。

For M:葉劉經常成為後生仔的踏腳石,該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