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文章歡迎轉載,請註明出處,並且通知一聲。

2017年1月14日星期六

火燒連環船


雞年開局,得個亂字。黑暗尚未過去,光明遙遙無期。即將登場的值年雞(圖左),恐怕不是吉祥使者,並非唐朝詩人李賀所言「雄雞一唱天下白」。而中港官僚的嘴臉,依舊是港式粵語「死雞撐飯蓋」(圖右),即是:外強中乾,口硬心虛。民間的老百姓繼續「雞飛狗走」保身家,視覺效果有如日本古代傳說「百鬼夜行」。如此局面,絕非吉兆。

大陸資產市場的亂象持續,民間的游資到處流竄,尋找可供資金停泊以及對沖人民幣匯率風險的渠道。這邊剛剛撲滅了一個泡沫,那裡又冒出另一個泡沫。官府三令五申防泡沫、禁走資,民間的高手卻不斷找到破解之道。官民角力,達到前所未有的水平,令金融系統的壓力和風險增加。這個時候,美國有位狂人總統特朗普(大陸譯名:川普)上場,聲稱要發動貿易戰,並非時間上的巧合或命運之神的安排,而是廣東話「趁你病攞你命」。書面語:打落水狗、落井下石。

資產市場火燒連環船

最初是股市(提示: 2015 年 7 月初 A 股泡沫爆破),然後是樓市(提示: 2016 年 10 月初黃金周前後,中央政府連番出招壓抑樓市,之後一線城市的樓價和成交量稍為回落)。到 2016 年 12 月中,又輪到大陸的國債市場出亂子(提示:國海証券+債券代持+假印章)。去年底的大陸債市亂象,被香港的主流傳媒所忽略,報導的篇幅不多,也抓不住問題的重心,原因不難理解:香港的讀者或觀眾賭仔性格,財經新聞側重股票和地產,對債券市場缺乏興趣和認識。

2016 年底的大陸債市亂象,是槓桿加人頭所做成的,過程中牽涉違規行為。所謂的「債券代持」,是指金融機構將自己買來的債券,轉讓給代持者(另一間金融機構),並且協議在指定的時間之內,以指定的價格購回,而代持者可以得到利息收入或代持費用,期間債券價格升跌所帶來的利潤或虧損,一概由實質擁有者(金融機構)來承擔。過程中,可以牽涉兩份協議,一份是檯面上的債券轉讓協議,另外一份是不公開的附帶遠期回購協議。也可以是沒有合同,也不蓋章,只是口頭協議,指手劃腳講個信字(哈哈)。這樣做的好處,是表面上債券從實質擁有者(金融機構)的賬目上消失,實質擁有者可以透過槓桿把資本放大很多倍,從而避開監管法規,也違反了官府對於訊息披露和內部監控的規定,亦因此傷害了小股東及存戶的利益。債券的實質擁有者可以是銀行、証券商或投資基金。

三國演義版債券代持

由大陸網民寫的「三國演義版債券代持」這樣說:比如說劉備買了 100 萬債券,一年利息 5%,他叫諸葛亮聯繫曹操,說我這 100 萬債券以 90 萬的價格賣給你,但不是真的賣給你,咱們說好了你曹操只是幫我劉備持貨,漲了跌了都算我劉備的,你付我 90 萬,我每年付你 3% 利息。曹操同意了,劉備又把那 90 萬去買債券,然後再聯繫孫權幫忙代持,於是孫權出 80 萬買下劉備的債券。劉備又再拿著 80 萬去買債券,然後再聯繫袁紹代持。反覆操作,最後的結果,是劉備雖然本金只有 100 萬,但是卻實際持有接近 1000 萬的債券。如果債券市場向上,債券到期,劉備要發大財,代持者也可以收取利息或代持費用,雙方都贏。

問題是,萬一債券市場向下,價格突然急跌,實質擁有者(金融機構)要承擔巨額的虧損,可能不肯承認口頭或檯底協議,拒絕回購,然後被代持者所追殺,以及影響金融系統的穩定。國海証券事件就是這樣,實質擁有者(國海証券)聲稱那些代持協議是某位員工在未得到公司的正式授權情況下,用假印章簽發的,因此拒絕承擔巨額的虧損(原因:債市突然掉頭向下),事件導致監管機構介入。

如果閣下熟悉中國商務,知道甚麼叫「陰陽合同」;或對澳門賭業有基本認識,知道何謂賭檯面、賭檯底、督手指、指鼻哥,也明白澳門賭廳疊碼仔為何資金鏈斷裂之後要走路(粵語:逃跑),上述「三國演義版債券代持」的操作應該難不到你。這些中國式財技,對閣下來說應該是熟口熟面(耳熟能詳)。

事實上,部份中國上市公司的併購活動,也運用了這種國產財技:如果到了指定的日期,由我方轉讓給閣下的那盤生意的營業額或利潤無法達到我方所承諾的某個數字或水平,我方將以指定的價格向閣下購回那盤生意。「賣家」到底是想把生意放售,還是把它當作短期借貸的抵押品,而接手的一方到底是真正的「買家」,還是代客泊車的「人頭」(用來掩人耳目或逃避監管法規),自己想。

資產泡沫的基本元素

大陸的股市和樓市泡沫中,也出現類似的情況。換言之,在資產市場火燒連環船的過程中,反覆出現以下幾個基本元素:首先是透過槓桿(借貸)把資本放大,也可以不斷地把資產加按套取現金(例子:大陸人把香港的股票或物業向銀行或財務公司不斷加按),直至被官府發現叫停為止。那個物業(香港豪宅)當然不會放租,那間上市公司當然不務正業(提示:殼股、妖股、神仙股、老千股)。那件資產的價格走勢,因此脫離了基本因素,難以預測、無路可捉。而資產的實質擁有人的財務狀況,檯面上的資產負債表看不出,因此大行分析員可以炒魷魚。

槓桿資金可以來自(合法或非法的)借貸,然後購入可以對沖人民幣匯率風險的(香港或海外)資產。如果是企業或上市公司,可以透過收購銀行或保險公司取得槓桿資金(例如:恒大人壽、前海人壽),但是要設法應付保單派息或退保,於是又要收購一些擁有實質業務和穩定收入的舊經濟產業,結果變成股壇狙擊手(提示:許家印+中國版巴菲特),把實體經濟拖落水。過程中,要設法避開官府的監管或干預,於是會動用大量的人頭持有資產,又或者由友好人士或生意夥伴持股,藉此轉移或分散官府的注意力。(提示:萬科收購戰+莊家股)

這種國產財技的操作,跟經典的龐氏騙局 (Ponzi Scheme) 很相似。中國好像一間沒有太多實質業務的公司,依靠借貸和炒賣收益支撐。萬一環境突變,資產價格下跌,槓桿會加大跌幅(原因:斬倉行動),出現人踩人慘劇,又或者出現違約風險(輸了錢的人不認賬或逃跑)。大陸人賭性重,如果港式財技是十個煲五個蓋,再加不同的招牌或人頭玩帽子戲法,國產賭神的做法是十個煲一個蓋,亦即是用盡槓桿(例子:趙薇)。高槓桿所製造的泡沫越大,資金鏈斷裂時所帶來的傷害也越大,甚至可以影響國家金融安全,亦即是危害中共政權的穩定性,於是你會見到大陸的相關行業(金融保險)的監管機構主管突然召見某些上市公司的高層,發出勸諭甚至是嚴重警告。(提示:中證監+劉士余+槓桿收購)

對香港的影響

大陸資產市場火燒連環船,香港作為中國的洗黑錢中心,少不免首當其衝。首先是股市, 2015 年的 4 月和 5 月,港股兩度升上 28,000 點水平。 2015 年 7 月初 A 股泡沫爆破,拖累港股跌至 2016 年 2 月中的低位 18,300 的水平,之後再慢慢回升。 2016 年內恒生指數是橫行格局,只得 0.39% 升幅,在 22,000 的水平上落,平均每日成交只得 670 億(港幣),比 2015 年的 1056 億(港幣)下跌 36%。(資料來源:港交所網頁)難怪華資行裁員,外資行撤退或賣盤。港股繼續跟美股脫鉤,過去兩年美股升而港股不升,好像跟外面的世界脫了節。如果你是香港的資深股民,一定會覺得揾食艱難(粵語:謀生不易)。証券業的黃金時期已過,遊戲規則改變,令本地人靠邊站。凡是中資進駐的行業,會出現大陸人取代香港人的情況,証券界是好例子。接近權力核心的服務業,已經出現這種情況,難怪年輕人投向本土派。

樓市的價格跟本地人的購買力脫節,傳統的分析工具(例如:負擔能力比率 Affordability Ratio)已經不管用了。過去兩三年間,中資地產商高價搶奪香港的地皮和甲級商業大廈,連李嘉誠都說(潮州口音的粵語):「太多人做地產,淨係做地產,遲早有一日爆。」幾時爆?誠哥無講。中資進,華資退,誠哥有 Plan B(轉戰海外)。近期有報導指以高價投得兩幅啟德地皮的海航集團,將會夥拍本地的財務公司,轉戰商鋪市場(資料來源:壹周刊 1400 期 Book A 封面故事:海航部隊打游擊,拍財仔掃鋪走資),而財務公司的創辦人是年輕時返大陸讀書的歸國印尼華僑,亦即是南洋資金協助中資走資。財務公司的好處,是不受金融管理局(香港的中央銀行)的監管,商鋪市場亦較少受到官府的干預。中資來港走資,首先要學會如何避開本地的監管機構,以及適應跟大陸商場不同的遊戲規則,這方面居港南洋華僑可以助一臂之力。關於南洋華僑和中國大陸的關係,請參考這個博客內的<南洋幫>系列。至於那些天價的地皮是否能夠在本地找到銀行融資(即:能否完成交易),日後是否會出現爛尾樓,中資進華資退又是否會導致本地樓市的供應量穩定性下降,有待觀察。香港人的利益,從來被放到最後。

至於香港的債券市場,規模比較小,發行債券的主要是公營或半官方機構以及藍籌上市公司,近期有財金界人士提出中港債市互聯互通,只是建議階段,沒有具體的時間表和執行細節,所以暫時不會出現上述的「三國演義版債券代持」亂象。

香港的離岸人民幣 (CNH) 市場值得留意,因為偉大祖國似乎想利用這個市場,調教投資者對於人民幣匯率的預期,亦即是進行期望管理 (Expectation Management) 。 2016 的年頭和年尾都出現挾淡倉的現象,離岸人民幣市場的隔夜拆息急升,令做淡倉的空軍(以為人民幣兌美元會破 7 的機構投資者)損手。偉大祖國一方面借助特朗普當選之後的美元強勢,讓人民幣趁機貶值(因為同一時間其他亞洲貨幣也在貶值,可以掩護人民幣)。另一方面又不想製造恐慌,以免民間的走資情況失控,金融系統的壓力和風險增加。證據:(一)2016 年 12 月底,中國官方調整人民幣匯率指數籃子,加入 11 種貨幣,令美元所佔的比重由 26% 減至 22%,此舉稀釋了美元在設定人民幣匯率中間價時的作用,令重設之後的匯率貶值幅度減少。(二)根據西方傳媒的報導,中國官方用行政手段向(中資和外資)金融機構的分析員施壓,要求他們不要唱淡人民幣。(三)官方智囊(余永定)公開表示,人民幣的跌幅不會超過 25% ,是有底線的。總結:官方希望人民幣的貶值過程是受控制而且有秩序的。到底是掩耳盜鈴,還是只許特權階級走資,自己想。

插圖來源:

圖左:中國北方風格的雄雞窗花剪紙圖案(來源:互聯網)

圖右:香港網民創作的「死雞撐飯蓋」漫畫(來源:香港討論區)

參考資料/延伸閱讀:

漢語網:一唱雄雞天下白詞語解釋/一唱雄雞天下白是什麽意思?
http://www.chinesewords.org/dict/377-522.html
節錄:語出(唐)李賀<致酒行>:「我有迷魂招不得,雄鷄一唱天下白。」後以「一唱雄鷄天下白」指黑暗過去,光明到來。毛澤東<浣溪沙.和柳亞子先生>詞:「一唱雄鷄天下白,萬方樂奏有于闐,詩人興會更無前。」「一唱雄雞天下白」的字面解釋:公雞一叫,天就亮了。形容東方破曉,長夜結束,真相大白。

互動百科:日本傳說:百鬼夜行(簡體字)
http://www.baike.com/wiki/%E7%99%BE%E9%AC%BC%E5%A4%9C%E8%A1%8C

新華網: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於炒的(簡體字)
2016-12-16
http://news.xinhuanet.com/finance/2016-12/16/c_129406962.htm
節錄:中央政治局今日召開會議明確提出,明年要加快研究建立符合國情、適應市場規律的房地產平穩健康發展長效機制。對於正處於敏感期的房地產市場而言,調控長效機制的建立健全將有利形成穩定的市場和政策預期,從而實現「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於炒的」理性回歸。

林本利:內地走資 扭曲本地樓市
(原載:壹週刊 2017 年 1 月 5 日)
http://lampunlee.blogspot.hk/2017/01/blog-post.html
節錄:內地企業及人民要大規模走資,除了透過港股通買入港股外,另一個有效途徑就是把資金投入本地樓市。過去一年多,內地發展商積極參與投地,過去一些不見經傳的發展商,先後以天價投得地皮,擊敗一眾本地華資地產商。內地發展商不問價投地,投地金額動輒數十億、甚至過百億港元,根本與公司市值不相稱。這些內地發展商投地後,便可以透過銀行融資,調動巨額資金到港,作為發展物業之用。到物業開售時,又會從內地找來大批買家以高價認購,或者找本地代理人認購,幫助這批內地買家走資。政府若不正視內地走資,扭曲本地樓市(包括地價和樓價)的現象,恐怕再多覓數十幅土地,也無法滿足內地龐大走資和洗黑錢的資金。

金管局推「預警系統」 限業主私自加按
明報 2016 年 10 月 27 日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ly2.php?node=1477507084618&issue=20161027
節錄:為應付不少業主私自將物業加按情况,金管局昨日發出指引,計劃明年初開始推出「預警系統」,銀行可向土地註冊處申請「加按」電子提示服務,一旦客戶將物業加按,土地註冊處將通知一按的銀行,惟須事先取得客戶同意;若客戶不同意,金管局建議銀行採取較審慎措施,如提高按息及減少按揭成數。根據金管局昨日向銀行發出的通告表示,由於金管局發現不少有按揭貸款的銀行客戶,在未通知為物業承做一按的銀行下,私自將物業加按,金管局認為這樣增加銀行承受的風險;為了方便銀行管理有關風險,土地註冊處計劃於明年首季向銀行推出「電子提示服務(e-alert)」,當收到二按或以上的申請文件時,會通知相關的一按銀行,客戶亦可申請收到提示,以防範遭冒認並將物業「加按」進行貸款;收費由土地註冊處及銀行自行協議。

國海証券「假章門」背後:債券代持實為表外加槓桿(簡體字)
來源:每經網:每日經濟新聞
2016 年 12 月 22 日
http://finance.ce.cn/rolling/201612/22/t20161222_18986176.shtml
節錄:所謂「債券代持」,指機構將自己買來的債券,轉讓給代持機構,並約定在一定時間內以一定的價格買回。實際上,這個過程涉及兩份協議,一份是明面的債券賣出協議,而另外一份是債券賣出協議附帶的遠期的買回協議,雙方一般不公開。一為資深業內人士稱,有時候根本不簽協議,也不蓋章,交易雙方僅憑信任。在債券牛市的情況下,債券的實際持有方就會按照約定回購被代持的債券,獲得利益,代持方也可以獲得代持費用,雙方實現共贏。一旦市場走熊,債券出現較大的浮虧,實際持有方就可能不承認協議的有效性,拒絕回購。

國海証券代持門餘波,監管層要求券商自查代持業務(簡體字)
騰訊証券 2016-12-24
http://stock.qq.com/a/20161224/004140.htm
節錄:一個「蘿蔔章」引發的債券代持危機,最終在監管層出手干預下,以國海証券被迫認下 165 億元代持債券的浮虧而得以平息。

國海證券與債券交易商共同承擔責任
星島日報 2016 年 12 月 21 日
節錄:內地國海證券員工利用偽造的公司印章,私自與券商簽「債券代持」協議的事件,是令國債近日被大幅拋售的主因之一。國海證券原本堅持責任不在公司,不願意承擔相關債券的虧損,不過,中國證券業協會連夜召集幾十間涉事機構,商討解決方案,加上證監會調停,國海證券態度軟化。公司朝早發通告指,雖然仍然認為主要責任在於犯罪的人,但為了維護大局和債市穩定,決定認可有關「債券代持」交易的協議,與各方共同承擔責任,但會保留向犯罪人士追究偽造印章的刑事責任。今次假印章事件在內地又被稱為「蘿蔔章」事件,演變成對債市的信心危機,是由於與國海交易的券商認為,國海的內部監控有問題,國海應承擔全部責任,但國海一方則認為,偽造印章並非由他們造成,不願意於此時承擔責任。雙方的爭辯損害了債市上的互信,加上債市流動性不足,債價大跌,觸發一向透過代持業務來增加槓桿的債市進一步急挫。

Hong Kong Monetary Authority: Central Monetary Unit: Bond Price Bulletin
https://www.cmu.org.hk/
簡介:這個網頁由香港金融管理局牽頭成立,提供了透過本地的零售銀行可以買到的二手債券的報價資料,發行商包括多間本地的公營機構以及藍籌上市公司。

【互聯互通】金發局倡推中港債券通
明報 2016 年 11 月 29 日
http://www.mpfinance.com/fin/instantf2.php?node=1480411745055&issue=20161129
節錄:為推動兩地債市發展,金發局(香港金融發展局)今日就建議推行「債券通」發表報告。金發局建議,建立類似於滬港通的互聯互通機制,將兩地的境內及境外債市連接。金發局認為,推出「債券通」可拓寬跨境零售投資者的投資選擇、進一步開放內地資本市場、及增加本港債市的流動性。金發局內地機遇小組成員梁兆基表示,金發局在發表報告前,曾諮詢業界意見,業界均表示技術及成本,均具可行性。他亦相信銀行會根據情況作出商業決定。梁兆基又稱,相信機制推出初期散戶的參與度不高,因需時熟習,且相信兩地監管機構均會制定若干措施及限制,以讓機制有序發展,如設置個人投資額度、初期只限二手市場等。

財經評論:中國新股神得啖笑
蘋果日報 2016 年 11 月 24 日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61124/19843553
節錄:中國恒大(港股編號:3333)旗下的恒大人壽之前短炒 A 股,好多內媒將主席許家印吹捧成為新股神,但恒大是否咁「把炮」(粵語:厲害)?恒大人壽在上月底沽清多股後被中保監約談,其後要披露對國民技術、棟樑新材、積成電子、中元股份等持股細節。市場早知恒大人壽資金來源多是萬能險,成本不輕,更不似其他險企穩健投資,多買入細股,市場動盪好易損手。恒大人壽掃貨亦不能與恒大地產掃萬科(港股編號:2202)、嘉凱城、廊坊等同日而語。恒大披露以地產銷售回籠資金買入上述三隻股票,相反恒大人壽只是風口上的豬,藉互聯網金融盛行,萬能險資金規模水漲船高之際,以投資者的資金狂買股票、舉牌,輿論吹捧惹散戶逐鹿,逼得中保監等都要出聲收緊規管萬能險。無可否認,恒大參與萬科這趟混水是有賺的,但人壽公司以險資在市場插針卻是走鋼索,因在內地行事,最怕不是無錢,而是阿爺(港式粵語:中共)出手。

【國策透視搶先睇】提前引爆萬能險
蘋果日報 2016 年 12 月 14 日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finance/20161214/56047876
節錄:萬能險與一般壽險不同在於,投保人可以隨時調整投資部分保額和儲蓄部分保額比例,並可以提前退保套現,實質等於理財產品。由於可以提前退保,保險公司面臨更大現金壓力。理論上,如果所有投保人選擇同時退保,而由於險資所買股票有鎖定期,無法即時出售,唯有不惜代價拋售鎖定期已過的股票。這將和去年內地強行要求配資拆倉,導致股市出現流動性危機的情況一樣。前海人壽今年至今的萬能險保費收入 721 億元人民幣,在當局口誅筆伐下,必然有大量退保,再加上當局已斷水喉,市場憂慮前海人壽惟有減持股份,才能應付退保,是 A 股近日疲弱的主要原因。當局明知斷前海人壽水喉的風險,還要這樣做,是因為長痛不如短痛。由於萬能險承諾回報高達 5 厘至 8 厘,險資要短線炒股才能有盈利,之後只會越玩越激。當局以前海人壽殺雞儆猴,是希望阻止更大危機出現。

劉士余批不當收購「挑戰國家底線」
星島日報 2016 年 12 月 4 日
節錄:中國證監會主席劉士余在昨天召開的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第二屆會員代表大會上表示,利用來路不當的資金從事槓桿收購,行為上從門口的「陌生人」變成「野蠻人」,最後變成行業的強盜,這是不可以的。這是在挑戰國家金融法律法規的底線,也是挑戰職業操守的底線。劉士余認為,舉牌、要約收購上市公司是可以的,是作為對一些治理結構不完善的公司的挑戰,具積極作用。但是用來路不當的錢從事槓桿收購,則是不可以的;他認為這是人性和商業道德的倒退和淪喪,根本不是金融創新,更指「我希望資產管理人,不當奢淫無度的土豪,不做興風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

張一鳴:北水玩盡資本主義
蘋果日報 2017 年 1 月 9 日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70109/19890544
節錄:當香港演藝明星發迹後,一般都會開餐館、買樓、買舖或投資於演藝有關的行業,但國內明星不少都會活躍於資本市場,如買賣上市「殼」股,成為股壇狙擊手,財富幾何級數上升。趙薇便是其中佼佼者,最近又再進行大型收購,現估計夫婦身家逾 140 億元。同樣地,很多中國企業無論從哪個行業發迹,都希望收購銀行或保險公司,提供「無限量」的資金,再大量槓桿,全球併購不同板塊,快速壯大後再在市場上以高估值融資,再進行大型收購等。中國資本主義模式其實在西方社會也是較另類,如保險公司一般不會成為活躍投資者(activist),不斷向其他板塊「舉牌」。

趙薇夫婦持股票及資產 56 億
蘋果日報 2017 年 1 月 13 日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70113/19895185
節錄:日前內地女星趙薇回覆上交所入主萬家文化詳情,澄清收購與馬雲無關之餘,意外披露其身家及融資能力。趙薇除自掏 6,000 萬元(人民幣.下同),另融資 29.9 億元收購萬家文化,槓桿倍數達 50 倍,槓桿倍數之高令市場震驚。同時公告將趙薇夫婦身家公諸於世,持有股票、資產等總值 56 億元。趙薇指是次收購與阿里系企業或個人沒有關聯,而阿里系公司亦無注入資產的計劃。萬家文化昨復牌,全日升 10% ,收報 20.22 元。趙薇通過旗下龍薇傳媒,去年底斥 30.6 億元收購萬家文化 29% 股權,惟龍薇傳媒注冊資本僅 200 萬元。市場傳聞阿里系或藉與馬雲關係密切的趙薇買殼,交易遭上交所詢問。趙薇答覆指, 30.6 億元中 6,000 萬元由自己提供,另向銀必信資產管理借款 15 億元、再押股融資 14.9 億元,換言之,槓桿高達 50 倍。

海航收購新西蘭融資公司
蘋果日報 2017 年 1 月 12 日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70112/19894051
節錄:近來在港非常活躍的海航集團繼續南征北討,將投資足迹拓展至新西蘭。澳新銀行日前宣佈,將會以 6.6 億新西蘭元(折合約 35.8 億港元),向海航出售所持融資公司 UDC 。然而,交易公佈後, UDC 評級即遭評級機構標普下調,由「A-」降至「BBB」,並繼續列入負面觀察名單內,意味着 UDC 評級有機會再下調。標普解釋,由於母公司澳新為重要業務夥伴,但易手後要面對流失客戶等挑戰。同時,海航的集團信貸檔案(GCP)評級為「b+」,其評級較弱下,會影響 UDC 的評級表現。換言之,海航日後想透過 UDC 融資時,成本勢必增加。至於,澳新為了強化資本及重整業務,故決定出售部份非核心資產,而今次交易將會錄得近 8 億元收入。

Money DJ 理財網:如何投資人民幣:
離岸人民幣(CNH)vs 在岸人民幣(CNY)
https://www.moneydj.com/CNY/howtoinvest.xdjhtm
節錄:2. 甚麼是離岸人民幣(CNH)?離岸人民幣兌換價格即 CNH ,也就是 CNY IN HONG KONG,離岸人民幣市場最初是指中國人民銀行 (PBOC) 首先在香港自 2003 年 11 月起提供人民幣清算業務,所開啟的離岸人民幣市場。而隨著離岸人民幣市場的規模不斷擴大,加上中國人民銀行也對其他區域國家提供離岸人民幣清算業務,現在 H 也泛指海外,顧名思義 CNH 就是離岸市場上人民幣與其他貨幣的兌換價格。至於 CNY 則是指中國內地在岸人民幣兌換價格而言的。3. 甚麼是在岸人民幣(CNY)?在岸人民幣兌換價格即 CNY,是中國人民銀行授權中國外匯交易中心於每個工作日上午對外公佈當日人民幣對美元、歐元、日圓和港幣匯率中間價,作為當日銀行間即期外匯市場及銀行櫃檯交易匯率的中間價。4. CNH 和 CNY 的匯率報價該怎麼依循?一般而言,兩種報價都是指即期報價,CNH 主要由離岸市場的供需雙方決定,而 CNY 則更多受中國人民銀行的主導,所以 CNH 也稱為市場價, CNY 也稱為官方價。由於價格形成機制不一樣,所以 CNH 與 CNY 報價在大部分時間存在差異,例如 2011 年上半年 CNH 相對於 CNY 處於升值狀態,但 9-12 月份處於貶值狀態。但兩種報價也互相影響,例如隨著境內外市場的日趨緊密,兩者的價差在縮小。

Bloomberg – USDCNH Spot Exchange Rate
https://www.bloomberg.com/quote/USDCNH:CUR
這是 Bloomberg 提供的離岸人民幣(CNH)兌美元匯率。

Bloomberg – USDCNY Spot Exchange Rate
https://www.bloomberg.com/quote/USDCNY:CUR
這是 Bloomberg 提供的在岸人民幣(CNY)兌美元匯率。

國家外匯管理局:人民幣匯率中間價
http://www.safe.gov.cn/wps/portal/sy/tjsj_hlzjj_inquire
這是中國人民銀行授權中國外匯交易中心於每日上午對外公佈的當日人民幣對美元、歐元、日圓和港幣的匯率中間價,即是在岸人民幣兌換價(CNY)。

財資市場公會 (Treasury Market Association)
https://www.tma.org.hk/
登入「基準定價」,再選「市場資訊」,選擇「同意條款」,你會找到(離岸)人民幣香港銀行同業拆息,以及美元兌人民幣香港即期匯率(離岸人民幣匯率)。

近期離岸人民幣走勢為何異常?
華爾街日報 2016 年 12 月 21 日
節錄:人民幣在香港離岸市場可以自由交易,不受在岸市場實施的嚴格管制。但本月該市場出現了幾次奇怪的現象。由於人民幣可以在離岸市場更加自由的浮動,當投資者預計人民幣會繼續貶值時(當前正是如此),離岸市場人民幣匯價往往會低於在岸市場,但在 12 月份的六個交易日裡,這種關系倒了過來,離岸人民幣匯價反而高於在岸人民幣。原因可以歸結為中國試圖控制人民幣匯價或走勢。中國央行一直在試圖放慢人民幣的貶值速度,並通過一系列措施減少流出中國內地的資金,其中許多措施導致香港等離岸交易中心的人民幣數量減少。離岸人民幣數量減少推高了借入和交易人民幣的成本,人民幣匯價因此也通常會上升。

中國調整人民幣匯率指數籃子有何深意?
華爾街日報 2016 年 12 月 31 日
節錄:中國央行下調了美元在人民幣匯率指數籃子中的權重。眼下人民幣兌美元有望出現 20 多年來的最大年度跌幅。以下是上述技術調整對人民幣的意義:目前在這一人民幣匯率指數籃子中有 13 種貨幣,中國央行在制定人民幣兌美元官方匯率(即每日中間價)時使用該貨幣籃子作為依據之一。美元在其中的權重最大,為 26.4% ,是過去一年推動人民幣幣值變化的主導因素。現在,隨著對美元持續上揚(明年美國加息步伐加快可能會導致這一局面發生)的擔憂加劇,中國央行把包括韓圓和沙特里亞爾在內的另外 11 種貨幣納入貨幣籃子。 這一變更稀釋了美元在設定人民幣匯率中間價時的作用。從明年 1 月 1 日起,美元及與美元掛鉤的貨幣(如里亞爾和港元)在新貨幣籃子中的權重為 30.5%,低於目前的 33%。許多分析人士認為,這一舉動可能有助於緩解近期人民幣的貶值壓力。

中國証券網:
中國官方調整人民幣匯率指數籃子,美元權重下調至 22%(簡體字)
http://news.cnstock.com/news/sns_bwkx/201612/3992540.htm

China’s Epic Short Squeeze Is Back as Yuan Rally Burns Bears
Bloomberg News (2017-01-05)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7-01-05/china-s-epic-short-squeeze-is-back-as-yuan-rally-crushes-bears
Extract: For yuan bears, it’s the worst kind of deja vu. As China’s currency posts a record two-day rally offshore and skyrocketing interbank rates make short positions prohibitively expensive, memories of an epic squeeze last January are rushing back to bearish traders. The abrupt market reversal almost exactly a year ago marked the beginning of a nearly 5 percent rally that lasted two months. The onshore yuan gained 0.7 percent to 6.8830 per dollar in Shanghai on Thursday, while the rate in Hong Kong extended its two-day advance to 2.5 percent. The city’s overnight deposit rate touched a record 100 percent, while the spread between the offshore and onshore exchange rates reached the widest since 2010.

"Judging from the speed of the yuan’s appreciation, the PBOC may have intervened to prop up the exchange rate," said Kenix Lai, a Hong Kong-based foreign-exchange analyst at Bank of East Asia Ltd. "The PBOC is expressing its strong determination to keep the currency stable and is seeking to restore confidence.” Short squeezes like the one in Hong Kong’s offshore market this week come at a cost. While surging interbank rates help deter bearish speculators, they also undermine China’s push to make the yuan an international reserve currency, said Michael Every, head of financial markets research at Rabobank Group in Hong Kong.

余永定稱人民幣貶值不超過 25% 是底線,資本外流壓力會繼續
路透中文網 2017 年 1 月 9 日
http://cn.reuters.com/article/china-yuan-forex-capital-outflow-idCNKBS14T05C
節錄: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余永定稱,中國資本外流和人民幣貶值壓力會繼續存在,這種壓力到底持續多久,現在還很難判斷;但貶值的幅度不是沒有邊際,而是有一個底線,不能讓匯率貶值超過 25% 。余永定表示,中國目前大大地加強了資本管制,資本管制的必然結果就是使人民幣國際化進程中斷、倒退,「一帶一路」也可能會因資本管制和外匯儲備下降而受阻。在他們看來,中國的對外戰略應該有所調整,一方面要繼續堅持改革開放的防針;另一方面,必須作出某種調整,人民幣自由化和資本化的進程要暫時休息,整頓好以後再重整旗鼓、重新出發。(Auntie 的評語:連偉大祖國的官方智囊都話「一帶一路」可能會因為加強資本管制和外匯儲備下降而受阻,即係 689 擦錯鞋,香港 D 建制派睇路啦,唔好再叫 D 港產大學生去「一帶一路」交流或讀書,有本事就送自己 D 兒孫去啦。)

換滙前要填申請書 禁止大陸人境外買樓買股
蘋果日報 2017 年 1 月 8 日
http://hk.dv.nextmedia.com/actionnews/finance/20170103/19884816/20138249
節錄:內地人新一年的購滙額度重設,恐再掀起新一輪資金外逃潮。中央早前漏夜出招,收緊購滙審查,有內地媒體披露具體操作,包括購滙要填寫詳細申請書,要列明購滙用途「不可用作境外買樓、炒股、買保險」,違者將重罰,市場認為此舉將對內地人來港投資構成心理影響,惟執行上有困難,有心人亦可選用其他非法渠道滙款,走資禁之不絕。

相關的文章:

學壞師
2016 年 10 月 7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6/10/blog-post.html
節錄:大陸學香港的管理制度,也是一樣,資產市場(股市和樓市)的泡沫是好例子。去年七月初爆發股災,暴力救市淪為國際笑話。如今 A 股元氣未復,人民幣又存在貶值壓力,老百姓轉戰樓市保值,於是又輪到樓市過熱,而火上加油的,是把槓桿 (Leverage) 作用推到極致的「氣球貸款」(又稱:大額尾數貸款)。如果中國的地產泡沫是個隨時爆破的氣球,這種「氣球貸款」可能是最後一口棺材釘,而借到盡的炒家,則理所當然地成為中國樓市的第一批烈士。

官商角力
2016 年 9 月 9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6/09/blog-post.html
節錄:如果短期內大陸的地產市場泡沫爆破,香港的地產市場也會被波及,因為過去兩三年不少中資地產商開始在香港囤地,倘若內房股的資金週轉出現問題,在香港的發展項目進度難免會受影響。假設中資進華資退的情況持續,長遠來說,香港地產市場的整體供應量的穩定性將會下降,樓價的走勢更難以預測。香港蟻民的住屋問題,更不容易解決。

國產財技
2016 年 3 月 16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16.html
節錄:恒大地產(股票編號:3333)被香港股評人形容為「最激」(Auntie 用進擊)的內房股。業務範圍廣泛,從地產、金融保險、農牧業、文化旅遊、健康體育都有。這間公司似雜食怪獸,負債沉重,但甚麼都買,肚皮漲大,消化不良。地產股多元化本來是明智之舉,因為可以減少收入的波動性,但是恒大地產的做法比較似麥太(麥兜媽媽)搶購特價貨,然後塞滿廚房的雜物櫃,即是:章法凌亂,為買而買,很「無厘頭」。

OPM (Part 1)
2012 年 7 月 6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2/07/opm-part-1.html
節錄:OPM 即是 Other People’s Money ,意思是投資或者做生意的時候,部份資金來自借貸。舉債的好處:由於有槓桿 (Leverage) 作用,可以把蠅頭小利放大好幾倍,但是利潤要扣除借貸成本以及交易費用。舉債的壞處:槓桿作用令風險增加,萬一資產價格不升反跌,虧損會被放大好幾倍,缺乏財政實力的投資者,可能因此而破產。如果是企業的話,過份借貸,週轉不靈,資不抵債,一樣死得。

技窮
2016 年 1 月 16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6/01/blog-post_16.html
節錄:至於中國境內的爛尾樓(國產中文叫樓市庫存),就交由進城的外省民工來解決。亦即是說,把樓市中的次貨、假貨和劣質商品塞給長期被剝削,在城市的邊緣幹粗活,賺取卑微工資,由於戶籍制度關係無法享受完整房屋教育醫療福利的外省民工。香港的股評人認為這個政策對於負債沉重的內房股(例如:恒大地產)有利,信不信由你。中國農民一再被共產黨剝削和愚弄,卻是千真萬確。

草船借箭
2015 年 6 月 5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5/06/blog-post.html
節錄:過去兩、三年,中國的 FDI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和 ODI (Overseas Direct Investment) 的金額接近持平。外資大行經濟師的看法:前者降,後者升,趨勢持續的話,幾年之後 ODI 將會超越 FDI ,走出去的會超過引進來的。對西方國家的跨國企業來說,中國的實體經濟早已不再吸引,下一輪的投資熱點可能是跟美國關係改善的緬甸或古巴。因應形勢轉變,偉大祖國試圖透過香港,引導外資進入金融市場,透過另一管道,讓洋鬼子繼續為中國的經濟增長提供動力。

套戥
2014 年 4 月 26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4/04/blog-post_26.html
節錄:教科書的說法:套戥 (Arbitrage) 是透過同一(或類似)資產於不同市場的價格差異獲利。方法:在其中一個市場購進或借入資產,然後在另一個市場沽售或拆放。理論上,套戥活動會令價格差異收窄(至接近交易成本的水平),甚至是完全消失。而最常見的套戥行為,是透過價格、利率或匯率的差異來賺錢。現實世界,有很多有形或無形的關卡,並非百份之一百的自由市場,因此即使有套戥活動,資產價格差異未必會完全消失。近期公佈的滬港通是好例子。

雙軌制(二)
2011 年 10 月 28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1/10/blog-post_28.html
節錄:跟前輩學會的第一個具備中國特色的財經術語,叫「假洋鬼子」,意思是大陸的個人(通常持有香港身份證或者外國護照)或者企業於境外成立離岸公司 (Offshore company),然後以「外資」的身份回大陸投資,目的是享受稅務優惠,又或者從事某些不正當的業務,例如:虛假交易、虧空公款、轉移資產、洗黑錢、套匯套息套戥(利用匯率、利率和價格差異圖利),駐港中資機構尤其精於此道。

雙軌制(一)
2011 年 10 月 14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1/10/blog-post_14.html
節錄:溫州民間借貸爆煲,情節似曾相識。簡單地說,又是雙軌制惹的禍。原因不外是官倒加三角債,國有銀行體系為特權階級服務,無法發揮應有的金融中介功能,而民間的游資太多,老百姓的投資渠道太少,為了抗通漲,於是把錢投進高利貸市場,令火上加油。換言之,舊瓶新酒,借屍還魂。

代理人
2014 年 4 月 2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4/04/blog-post.html
節錄:改革開放之後的做法,是透過把具備戰略價值和影響國家安全的行業(例如:電訊、能源、航空、銀行、保險、傳媒)交給太子黨經營與謀利,換取他們的合作,從而鞏固政權,而這些行業的龍頭國企則透過國有銀行(即:建農工中)得到低成本的營運資金。這樣做,是分贓。(蔣公:共匪!)即:打劫老百姓,賄賂太子黨。不甘心被剝削的老百姓,把血汗錢投入地下金融體系,溫州民間信貸,影子銀行,便是這樣搞出來的。

災後評估
2015 年 7 月 16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5/07/blog-post.html
節錄:香港股市,外資主導,比較理性。對外國機構投資者來說,接受中文傳媒訪問是浪費時間,因為他們的目標顧客不是本地散戶。怕只怕港股進一步 A 股化以及「小加同志」為接軌而接軌(提示:漲停板機制),洋人覺得太有「中國特色」,遊戲規則對他們不利,於是分階段撤出港股,到時候只剩下港資和中資角力,香港不再是真正的國際金融中心。

留下買路錢(五)
2011 年 7 月 5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1/07/blog-post.html
節錄:香港既然是國際金融中心,自然不乏金融專才或者財務專家,他們透過用不同的方法,協助太子黨「走出去」,實踐「走資」大計。他們當中,有些會出謀獻策,扮演「財技顧問」,教太子黨如何把離岸公司包裝成「國策扶持股」,然後透過收受利益的傳媒大吹大擂,合力「搭棚」(透過虛假交易)推高股價,誘騙散戶入局。

離岸中心(六)
2010 年 8 月 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0/08/blog-post.html
節錄:理論上,凡是可供巨額資金停泊的投資產品,包括股票、房地產、私人信託、珠寶首飾以及古董文物,都可以成為不法之徒清洗黑錢的工具。人壽保單亦不例外,根據內地出版的<反洗錢知識手冊>,具體操作如下。

南洋幫(八)
2015 年 3 月 17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5/03/blog-post_17.html
節錄:從清末開始,南洋華僑跟中國大陸的關係,經歷幾番轉變。祖國的面貌也不斷變化:從文化根源、夢中故鄉,到國民黨或共產黨執政,黨國一體的民國與新中國,再變成跨國收購合併活動中的紅色生意夥伴。最新的發展,是某些由南洋華僑所創辦的老字號可能會消失,九十一歲的新加坡國父李光耀剛剛撒手塵寰。一個時代結束了,南洋華僑跟中國大陸的關係,進入另一個階段。

借你人頭一用
2010 年 7 月 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0/07/blog-post.html
節錄:根據<資治通鑑>的記載,隋煬帝(楊廣,569-618)好大喜功,開鑿運河,三征高麗,御駕親征,勞民傷財,種下禍根。晚年預感末日將至,常攬鏡自照,對蕭皇后說:「好頭頸(顱),誰斬之!」這位亡國之君最後於江都被叛軍宇文化及所弒,是用綢巾縊死(即是被勒死)的,死時年僅半百。小時候讀的中史教科書,充滿四字成語和道德判斷。如今看來,他至少享受過,不枉此生。能夠預知自己的下場,這個人,應該有點悟性。

去留之間
2013 年 7 月 26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3/07/blog-post_26.html
節錄:香港的營商環境變化多端,風高浪急,充滿挑戰,去留之間,充份考驗生意人的眼光與智慧。八九十年代,英資開始部署淡出。華資接力的結果,是地產霸權坐大,成為香港的深層次矛盾。未來是否會由往績欠佳以及肩負政治任務的中資接手,有待觀察。近年多宗的跨國收購合併活動均顯示,國家隊高價接貨的一刻,極有可能是派對終結,又或者是某個行業開始走下坡之時。

變形記
2015 年 4 月 20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5/04/blog-post_20.html
節錄:面目全非,非常陌生。香港人在自己長大的地方,目睹不同的行業,出現不同程度的變異。遊戲規則變得非常複雜和模糊,無法用常理解釋。從特首選舉到官商勾結,到股市樓市的走勢,到日用品的供應鏈管理,似乎越來越多的事情,跟共產黨內部的派系鬥爭扯上關係。中國政治是恐怖的黑箱作業,只有「劣質」的大陸人才會玩,土生土長的香港人註定只能靠邊站。

阿爺造市?
2015 年 11 月 6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5/11/blog-post.html
節錄:中港融合的代價,是本地人的生存空間收窄,係(在)自己長大的地方搵唔到食(粵語:無法謀生)。股市以外,其他行業也出現類似的情況:大陸人或資金大舉進駐之後,遊戲規則開始改變,令本地人摸不著頭腦,又或者是處於弱勢。再加上官府不願意在問題的根源落刀(例如:取回移居香港的大陸人的審批權),令民怨不斷累積。這種情況之下,本土派抬頭,年輕人激烈抗爭,是必然的事。

自報家門(二)
2009 年 7 月 17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09/07/blog-post_17.html
節錄:有些僱主本身是人大政協,在內地有商業利益,喜歡追求中國共產黨標準的政治正確,也從偉大祖國那裡學會講究員工的政治成份。他們擔心下屬當中有拒絕被「河蟹」(和諧)的人,會連累老闆得罪阿爺(中央政府),於是在招聘的過程中加入政治審查,有系統地排除民主派,又或者直接聘用由傳統愛國陣營推薦的人(可以是一種利益交換,副局長以及政治助理的任命就是好例子)。

14/01/2017

For oriole: Noted with thks. Revised.

For the fourth comment: Noted with thks. Revi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