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文章歡迎轉載,請註明出處,並且通知一聲,看得開心請捐款

2019年12月30日星期一

教育騙局(九)


根據報導,「大學聯合招生辦法」(簡稱:聯招 JUPAS,簡介:本地大學的統一招生制度)的截止申請日期延遲一周。表面上的理由,是社會運動令學校(中學)停課,年輕人的情緒非常波動,有學生因為參與抗爭而身心受創,也有人被警察抓到要承擔法律責任,老師需要更多時間替學生進行輔導和跟進。

真正的理由,是持續半年的抗爭運動暴露了特區政府(以及中國共產黨)的真面目,也改變了本地生對大學和未來的看法,將會在大學聯招的初步統計數字中顯示出來。這個時候招生? Timing 壞到不得了。過去半年,大學校園成為中港矛盾、警民衝突和世代戰爭爆發的重災區,讓小朋友明白了以下幾點:

1. 本地大學是建制的一部份,不但無法避免政治干預,而且是政治直接殺入校園,令年輕人受傷流血甚至面對死亡威脅。當權者一方面不惜公帑用大量的催淚彈轟炸大學校園(證據:理大吃了 3823 枚催淚彈;中大吃了 2330 枚),另一方面又用削減撥款來懲罰大學。一來一回,收子彈費?(提示:遇羅克、張志新)港式思維,離不開錢。聽話的警察有 OT 錢(加班津貼),不聽話的大學(以及公營廣播機構 RTHK 和支援示威者的星火同盟)就被關水喉(粵語:水為財),讓年輕人見識當權者的真面目。真正的香港精神,是俾(付)錢的話事。說穿了,大學不過是當權者用來裝點門戶的花瓶,學術自由是口號,如果校長教師學生來真的,官府就會用關水喉(以及干預高層人事任命)來懲罰大學。而本地大學的先天缺陷,是無法在財政上自給自足,即是難以擺脫官府的干預(以及中共的魔掌)。

2. 當中港矛盾在校園之內爆發,又或者大學跟官府有衝突的時候,大學校長無力應付,尤其是那些不接地氣的紅色空降部隊(海歸派大陸學者)。他們或因為潛水(港式粵語:失蹤)而被本地生通緝(港大+張翔),或等到局面緩和才率領下屬現身(理大+滕錦光),也有台灣幫(城大+郭位)因為左閃右避而被民進黨立委譴責。在這種校長管理的大學唸書,還要付出幾年時間才能拿到那張日後不知道有沒有用的畢業證書,是否值得,自己想。小朋友用噴漆寫在大學外牆:「香港無前途,返學有咩用?」說得對,當政治因素改變營商環境,選科擇業非常困難,所謂的「生涯規劃」(Career Planning) 不過是把責任推卸到小朋友的身上。這種形勢,部份勇敢的小朋友也許會選擇放棄大學,學一門實用的職業技能傍身,然後自僱或創業。如果是選擇移民的那一群,也許會去外國升學。

3. 至於師資質素,有海歸派大陸學者因為公開發表支持警察的言論,辦公室被本地生「裝修」(港式粵語:破壞)。海歸派大陸學者(以及內地生)當中,有幾多是直接聽命於中聯辦(香港的另一個權力核心)以及背後的中共派系(強硬派),不知道。部份內地生聲稱收到中聯辦的指示撤退到華南地區暫避,海歸派學者是否也聽命於中聯辦,不知道。中美關係從 2018 年初開始轉壞,貿易戰其後演變成科技戰和金融戰,美國的盟友(英國、澳洲和加拿大)也開始對中國夢醒,採取行動防範中共的滲透(例如:關閉孔子學院)。海歸派要在外國大學尋找工作,比以前更困難,是否會因此而不敢放棄在香港的揾食地盤,還是要聽命於中聯辦(因為中共可能會調整對港政策包括對付大學的手段),不知道。至於本地學者,面對海歸派大陸學者搶飯碗,基本上無能為力,只想為轉行鋪路,於是經常接受電視訪問,講阿媽是女人的道理。如果你是本地生(或本地生的家長),看見老師是這等貨色,是否會放棄讀大學,自己想。

4. 同學的質素是考慮因素,事件也暴露了內地生跟本地生的待遇差異。警察請抗爭的本地生吃催淚彈,但是會派遣水警輪船護送內地生從水路離開香港。當內地生聲稱人身安全受到威脅,手持利刀意圖傷害本地生,大學保安員的反應也是護送內地生離開。本土派的結論:殖民!如果你是本地生(或本地生的家長),會放心在這種環境中學習?另外,還有催淚彈殘留毒素(提示:山埃+二噁英)所引起的安全問題(原因:二噁英可以殘留在人體七年以上,可能影響年輕人的生育能力)。年輕人是否應該放棄本地大學,去外國升學順便鋪路移民,然後在外國大學校園發現一樣會被內地生包圍或欺負,終於明白所付出的金錢只是用來購買外國護照,即是便宜了洋人。小朋友也許會問:怎樣才能衝破中共的勢力範圍?放棄讀書全身投入反共革命事業?

年輕人已經醒覺,明白大學教育黑暗的一面,令已屆中年的大學校長非常頭痛。這麼聰明,真不好騙。舊的一套已經行不通,大學跟香港一樣回不去了。這個時候收生?可不可以改期?如果大學是一盤生意,大學校長是高層,他需要面對的問題包括:1. 顧客減少,影響收入。參考本地大學的財務報表,學費佔總收入的比例是兩成或以下。2. 如果再加上政府削減撥款(佔大學總收入的比例是五成或以上),對大學財政會構成壓力,雖然短期之內有儲備可以頂住。如果在 2019 年底撤退的內地生不回來,放棄香港的學業,而未來數年之內,報讀本地大學的內地生的人數開始下降(注意:這個數字由中共控制),本地大學的規模就很難維持下去,而部份 Market Segment 的影響會比較明顯,例如依賴內地生的研究院課程。簡單地說:依賴中國市場的惡果開始浮現,情況跟做自由行生意的本地藥房差不多。這種現象,商學院語言叫「集中風險」(Concentration Risk)。

高等教育界還有其他問題有待解決,3. 例如:如何清理高等教育界的僭建物(即是:董建華任內推出的毅進、副學士及自資學位),理順那個被扭曲了十多年的複雜制度。智力正常的人都會看得出,後果很大機會是裁員,即是教職員的飯碗不保,尤其是那些處於制度外圍,長期簽短期合約的低級行政人員或兼職講師,因為炒這群人相對容易,不續約就可以。然後就輪到那些跟毅進、副學士及自資學位有關的教職員(以及清理供過於求的自資院校),所以你會見到教副學士的劉小麗轉行從政(然後被 DQ)。再下去就是跟政府資助學士學位或研究院有關的教職員,即是從外圍殺入核心。至於炒人的時候,本地人和內地人有沒有分別,是否要聽命於中聯辦(因為要保住某些紅色無間道用來發展黨組織或執行任務),自己想。當高等教育界開始裁員,年輕人更加相信讀書無用,對大學課程的需求進一步下降,形成惡性循環。至於被裁的教職員,如果是高學歷的中年人,轉工轉行有困難,有可能要轉投與教育無關的產業,又或者移民。這是否中共想見到的局面,自己想。(本土派的說法:人滾地留!)

(申報利益:Auntie 是中大學士和港大碩士,讀書時代曾經在香港電台兼職。)

插圖來源:中大學生會@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CUHK.SU/posts/2583429278386132/

說明:中大學生會推出的「暴大 Tee」。起因是今年六月下旬,中大在 Google 的簡介被惡意改成「香港暴徒中文大學」,簡稱「暴大」。中大學生會玩黑色幽默,推出「暴大 Tee」一式三款。左下角的英文:Major in Revolution. Rioters University.

YouTube 精選:

Engelbert Humperdinck - Free as the Wind (with Lyrics) (3:27)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2cbtt64lIs
理工大學被圍困期間(11 月 16 日至 29 日),有示威者透過地下污水渠道逃離校園,令評論員想起這部經典逃獄電影 Papillon (1973),主題:「不自由毋寧死」。

Papillon - Ending (4:0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XGWXmxmaoE
這是電影的結局:不認命的 Steve McQueen 終於逃跑成功,電影中他的外號叫 Papillon,即是法文「蝴蝶」的意思。另外一位男主角是 Dustin Hoffman,電影中他是認命的那一位。

延伸閱讀/參考資料:

大學聯招延期一周截申請
星島日報 2019-11-22
https://std.stheadline.com/
節錄:「大學聯合招生辦法」(JUPAS)網上申請原定下月初截止,本報日前報道,不少教師反映受社會事件及停課影響,令升學輔導的時間更緊絀,要求聯招延後截止申請。大學聯招原定下月四日截止網上報名,大學聯招處昨日決定,將網上申請截止日延遲一周至下月十一日。今次改動,據悉與近期學校停課有關,有教育界人士反映生涯規劃輔導工作滯後,有老師更需要通過電話或社交網站平台提供諮詢,以求分秒必爭;學生受近期社會事件影響,普遍情緒不穩,難以專注學業,教師須集中處理學生情緒的輔導支援。

理大中大熱門課程報讀跌兩成
星島日報 2019-12-24
http://std.stheadline.com/
節錄:本報發現,在大學聯招首輪申請,曾經歷校園衝突的理工大學及中文大學,把兩校熱門課程列為首三志願的人數銳減,最高更跌逾兩成。有中學校長分析,個別學生受衝突畫面影響,影響選科決定。大學院校月初公布聯招首輪申請情況。本報發現,以往競爭激烈的理大酒店業管理課程,去年一千八百多人放在首三志願,今年大減兩成半至僅一千三百多人,相關的旅遊業及會展管理課程亦減一成半至九百一十八人。中大以往最多申請人放在首三志願之一的工程學,報讀人數銳減兩成一至一千五百多人;理學則跌了一成六人,至不足一千八百人。今屆文憑試日校考生料約四萬五千九百人,較去年跌約半成,但上述課程報讀人數跌幅,遠遠超過考生人數跌幅,情況罕見。

返回校園需簽理解信 有理大教職員轟校方不負責任
RTHK 2019-12-31
https://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500284-20191231.htm?spTabChangeable=0
節錄:上月曾被警方包圍的理工大學,今日重開北部校園,容許教職員及研究生回校工作。校方前日向他們發信稱已進行初步評估工作,北部校園基本安全,可自行選擇回校工作,但須透過電郵通知或在入校園時,簽署理解信,證明已自行評估過相關風險。在理大維修部任職的溫先生說,自己本月初已返校工作,他說所屬部門未有要求他簽署相關文件,形容校方做法不負責任,仿如要求同事簽「生死狀」。他說如果校方強迫簽署,相信沒有人願意返校工作。

思想坦克:
盧斯達:香港抗爭在甚麼位置?北京可能的反撲會是......
December 6, 2019
https://www.voicettank.org/single-post/2019/12/06/120602
節錄:因為大學生周梓樂在警察鎮壓行動中離奇死亡,示威者遂在網上號召「大三罷」(罷工、罷課、罷市),之後演變成堵塞交通。很快他們就發現,香港有幾間大學掌握交通要道,於是示威者和同樣洞察這點的港警,就開始在大學校園進行攻防。港警很快就開始圍困大學,並圍點打援,即一邊圍困校園的示威者,一邊鎮壓前來救援的市民。特別是理工大學的圍城戰,對香港既有的抗爭力量來說,是極大的折損。不過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正是浴血的畫面和人道危機,導致一度滯留美國參議院的《香港民主及人權法》突然加速通過。到了區議會之後的遊行,前線抗爭者已經數量大減,因為在理工大學圍城戰,港警進行了一場戰爭。港警並不准許校園內的人離開,將所有出口封鎖,用橡膠子彈和布袋彈招呼想逃出的人;實際交手的時候,港警也不是以制伏並拘捕的「執法」標準,而是以致傷致殘的方法「對敵」。對警察來說,前線抗爭者有一個固定數量,只要打傷打殘,就可以慢慢折損整個反抗力量。在理工大學一役,被捕而必須進入官司糾纏的人很多,受傷的人也很多,在大學校園裡面曾經出現一個戰地救傷站。

【出理大記】
冒險爬渠突破圍城 幻聽纏繞仍恐被捕
RTHK 2019-12-17
https://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498087-20191217.htm?spTabChangeable=0
節錄:理工大學爆發激烈衝突事件一個月,警方上月 17 日起圍封校園 13 日,估計一度有數以千計的人滯留理大,他們難忍惡劣衞生環境,終日擔心被捕,身體虛弱,觸發外界關注會否演變為人道災難。化名阿 Dawn 的留守者接受本台訪問,強調自己沒有製武器或攻擊,不甘心被警方以暴動罪拘捕。共爬渠 3 次的他形容地下水道又窄又臭,漆黑一片,曱甴滿佈,更懷疑渠內有糞便。逃離理大後阿 Dawn 一度出現幻聽,持續聽到警車聲音,稍有風聲會令他覺得是警車或警號聲,別人有較大動作例如脫衣服,會以為對方想襲擊他。另一位化名阿 Wing 的留守者亦曾見證不同人爬水渠後失聯,需要由消防搜救,有人體力不支,要拍打渠蓋呼救。

Wikipedia - Papillon (1973 film)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apillon_(1973_film)
Extract: Papillon is a 1973 historical period drama prison film directed by Franklin J. Schaffner. The screenplay by Dalton Trumbo and Lorenzo Semple Jr. was based on the 1969 autobiography by the French convict Henri Charrière. The film stars Steve McQueen as Charrière ("Papillon") and Dustin Hoffman as Louis Dega. Because it was filmed at remote locations, the film was quite expensive for the time ($12 million), but it earned more than twice that in its first year of release. The film's title is French for "Butterfly," referring to Charrière's tattoo and nickname. A narrator states that Papillon made it to freedom, and lived the rest of his life a free man.

一悠:槍斃收子彈費思維五十年不變
眾新聞 2010-05-18
https://www.hkcnews.com/
節錄:文革時,中共槍斃完犯人,尤其是政治犯,例如遇羅克、張志新,要收子彈費。許多已經悲痛欲絕的家屬,再收到公安冷眼交來這張子彈費的欠單,登時馬上再暈倒一次。這收子彈費 —— 冷血和變態的心理,是誰想出來的?為什麼要這樣做?很明顯就是要向家屬的傷口灑鹽,要親眼看你的再悲慟,他才會開心,彷彿還要你感謝他 —— 己經不收開槍的「服務費」了,只「收回成本」—— 槍斃了你的兒子女兒。在香港,DQ 議員也是一樣灑鹽,用荒誕理由 DQ 了你們,還千方百計要你嘔番這一年工作所收到的薪金,當你這一年就沒做過任何事,還要自己帶錢搭車返工,荒唐至極。

楊健興:政府抽大學撥款 虛偽 無聊 
眾新聞 2019-11-27
https://www.hkcnews.com/
節錄:政府兩周內第三度抽起大學工程項目撥款。政府原定本月 15 日以「需要更多時間解說」為由臨時抽起理大擴建工程撥款申請。至本月 19 日,稱理大因近日事件而需檢視工程時間表,又再抽起擴建理大圖書館的三億四千萬元撥款。昨日,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去信立法會財委會,決定撤回在中大及港大翻新及興建醫學大樓的撥款項目,合共逾二億五千萬元的撥款。政府解釋抽起是由於有議員對兩項醫療教學設施工程項目有關注,但沒有交代是什麼關注;有建制派議員曾稱吐露港公路被中大學生堵塞良久,反映大學教育有問題,故對撥款予大學有保留。有民主派議員質疑,抽起撥款是政府作出政治報復,令人懷疑是政府和建制派要懲罰大學的管理層、教師和學生。大學被政治打壓,學者卻步,校長一職更難吸引頂級人才,嚴重影響大學教育發展,長遠整體社會利益受損,說到底,原因只是一班掌權者不滿大學生,他們不嘗試了解年輕人想法,反而以「小學雞」方式報復,刁難撥款,口鬧別人拖延,自己卻叫停項目撥款,醜態畢露。

【屬於中大人嘅暴大 Tee 將全面進場】
https://www.facebook.com/CUHK.SU/posts/2583429278386132/
節錄:今年六月下旬,中大在 Google 的簡介被惡意改成「香港暴徒中文大學」,因此又被笑稱「暴大」。近日,紅媒及何妖紛紛抹黑中大人為「恐怖分子」、「曱甴」。然而面對惡意攻擊,我們從不畏懼。為展示中大人無懼白色恐怖的決心,本會隆重向各位介紹「暴大 Tee」。「暴大 Tee」一式三款,黑底白字,設計簡約,卻貫徹我等無懼打壓,奮起抗爭的精神。由於本會拒絕光顧中國印刷商,「暴大 Tee」成本亦會相應較高,價錢暫定為港幣八十元正。扣除造價及物流等支出,本會會將所得收益用作支援抗爭及幫助義士(詳情待定)。

獨立媒體 2019-07-18:
港大學生校友要求同譴責警察濫暴
張翔拒正面回應:不想再見到流血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65781
節錄:反送中示威者在 7 月 1 日晚上佔領立法會大樓。港大校長張翔發聲明譴責破壞行動性的行動,稱對暴力事件深感痛心,言論引起學生不滿,要求張翔在上星期五撤回及回應訴求,並到校長府對話。港大晚上在陸佑堂舉行論壇,再安排學生、校友和張翔對話。在學生及校友的發問中,均普遍關注警察濫暴的問題,香港大學畢業生議會常務委員廖振華更問張翔會否發聲明譴責警察,並質疑所謂的獨立調查作用不大。他更稱,作為港大校長不應雙重標準,如果不發出譴責警察的聲明,便請撤回針對 7 月 1 日的譴責聲明,促張翔認真考慮。張翔回應時,反問在場的人是否再想看到流血事件,慨嘆上星期已再次爆發衝突,指這是不想見到的事。在場學生不滿張沒有正面回應,斥道衝突及流血均由警察所引起,要求張翔必須立即撤回聲明。

頭條日報:【修例風波】
台立委批城大校長郭位「隱形」 籲除中研院士資格
2019-11-14
https://hd.stheadline.com/
節錄:警方早前在多間大學與示威者爆發衝突,其中中研院院士、香港城市大學校長郭位被指「隱形」,台灣立委質詢中研院副院長周美吟是否要除名郭位院士資格,周美吟表示,應由院士會議討論。民進黨立委蘇巧慧指出,郭位是台灣人,更是曾接受遴選的中研院院士,他是否適任校長由香港來評斷,但郭位常使用中研院院士名義在台灣各媒體上發表言論,中研院組織法規定,在學術界成績卓著的人有資格被選為院士,而院士在有權利、聲望之時,是否也應該負起相對社會責任。蘇巧慧表示,中研院院士是許多學者一輩子最高榮譽,現在也沒有退場制度,但如果有引發社會觀感極度不佳情況發生時,以機制來說,中研院院士難道不應該有適當除名或退場機制嗎?民進黨立委張廖萬堅則質詢周美吟,香港發生反送中事件延燒至大學校園,香港城市大學校長來自台灣,是中研院院士,當校園被攻入校長卻神隱,「如果你是那名校長,你會神隱嗎」,要求周美吟對此事表態。

科大移走校園內民主女神像 學生會批評校方無誠意溝通
RTHK 2020-01-03
https://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500900-20200103.htm
節錄:科大學務長辦公室下午派人,移走昨日擺放在校園內「智慧石」位置的民主女神像。科大學生會代表說,校方只透過社交平台短訊,通知搬走女神像的安排,並表示安放女神像的安排未獲允許,不符合規矩。學生會表示,昨日開始已多次嘗試與學務長聯絡,但一直未獲回覆,強調學生會未有同意校方的安排,批評校方無誠意與學生會溝通,要求校方與學生交代安排。學生會表示,由於未有足夠人手及學生會仍在商討進一步行動,所以未有立即阻止校方的行動。科大編委會上載的片段顯示,校方下午派出保安部約 10 人,將民主女神石像搬走,搬運過程中,職員先將女神像手上寫著「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旗幟拿掉,將石像擺放在科大學生會房間後,再歸還旗幟。(Auntie 的補白:現任科大校長史維生於台灣,是中華民國籍華裔美國人。)

顧問團促增撥資源 
商經局稱按分配機制港台有足夠資源
RTHK 2019-12-27
https://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499836-20191227.htm
節錄: 26 名香港電台節目顧問團成員,致函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要求為港台增撥資源,商經局回應,港台作為政府部門一員,一直按政府資源分配機制獲得應有資源,提供公共廣播服務。商經局說,因應過去半年香港出現社會動盪,政府所有部門和各層級人員都要緊守崗位,克盡己職,多走一步,以維持有效的公共服務。局方強調政府多次指出,過去 9 年,港台開支累計增加超過一倍,高於同期政府經常開支累計增幅,公務員職位數目亦增加超過四成,所以港台有足夠資源,應付運作需要。港台節目顧問團的公開信指,港台新聞部因報道反修例運動花費大增,超出年度預算約 500 萬元,需要扣減人手;然而警隊過去半年逾時工作津貼開支共約 9.5 億元,待遇差天共地。

【抗暴之戰】
689 插手搞港台!建議審計署查帳目削經費
蘋果日報 2019 年 12 月 29 日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realtime/article/20191229/60428227
節錄:全國政協副主席、前行政長官梁振英今日(29 日)在 facebook 發文,建議政府要求審計署全面審查香港電台帳目,「衡工量值」,稱以今天網台林立,香港人只有 750 萬乘 24 小時接收新聞資訊和娛樂節目為前提,了解有沒有空間削減港台經費。港台機構傳訊組總監伍曼儀回覆指,港台財務行政向來跟政府機制,現在如是,將來如是。港台節目製作人員工會早前了解,港台新聞部今個財政年度超支 500 萬元,需要停止聘用外判員工、減少兼職記者及自僱人士,工會認為政府漠視港台製作需要,形容是「做得好卻變相懲罰」。

香港金融業職工總會:
就極權無理打壓抗爭支援之譴責聲明
https://www.facebook.com/HKFUnion/
節錄:警方今日(12 月 19 日)高調召開記者招待會,會上將「星火同盟」與洗黑錢活動扯上關係。然而有關指控並未有充分實質證據,有混淆視聽和誤導公眾之嫌。星火同盟素以為抗爭者提供人道援助聞名,警方此舉令人質疑其用意為凍結異見人士資產,進一步破壞香港自由經濟聲譽。香港金融業職工總會就此事件予以強烈譴責。「星火同盟」作為反送中活動的抗爭者作人道支援的眾籌平台,社會上數以萬計的市民及機構也是其捐贈者。警方的高調行徑,似意圖令市民因懼怕被冠上「洗黑錢」莫須有罪名而停止支援抗爭者。一旦有此先例,任何懷疑與當權者對立或有異見人士或組織,都有着可能被冠上「洗黑錢」或其他罪名而面臨資產被凍結,甚至負上個人刑責。此舉使人身及財產安全失去真正保障,足令外商擔心自身投資不受法律保障,嚴重打擊其對香港經濟自由度的信心,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受到重大威脅。

[附註:洗黑錢之法律定義:洗黑錢是指將透過犯罪或其他非法手段所獲得的資產偽裝為合法的收入。過程大致可分為以下三個階段: 1. 存放(處置):將犯罪得益放進金融體系內。2. 掩藏(離析、多層化、分層化):將犯罪得益轉換成另一種形式,並創造多層複雜的金融交易來隱藏資金的勾核線索。例如從現金換成支票、貴重金屬、股票、保險儲蓄、物業等。3. 整合(融合):經過不同的掩飾後,將清洗後的財產如合法財產般融入經濟體系。]

Foreign Policy - Beijing Is Shooting Its Own Foot in Hong Kong
Political paranoia is making it hard for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to sell its own narrative.
BY ANTONY DAPIRAN (AUG 22, 2019)
https://foreignpolicy.com/2019/08/22/beijing-is-shooting-its-own-foot-in-hong-kong/
Extract: The months-long protests in Hong Kong have been among the most-covered of all popular demonstrations this year, though the ultimate fate of the islanders in their struggle against Beijing’s bear hug remains unknown. But one thing is becoming increasingly clear: Beijing’s hysterical demonization of the protesters as violent thugs, coupled with its crackdown on any mention of the protests by businesses or visitors, has been an own goal for China, ultimately making the case for economic decoupling that American China hawks have been pushing for years. China’s hopes of economic and strategic hegemony are now encountering serious pushback — in part because Beijing has shown its true colors.

相關的文章:

教育騙局(八)
2018 年 12 月 28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8/12/blog-post_28.html
節錄:特區政府採用類似的手法,去處理專上教育界供過於求的問題。報告建議,八間公帑資助大學的附屬自資部門需要脫離大學的本部,與其他私營自資學院一併納入統一的規管制度,並建議訂立更清晰的取消院校註冊機制,例如列明院校收生人數持續低於目標,又出現學術水平不達標等問題,就有可能被「殺校」。

教育騙局(七)
2018 年 9 月 2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8/09/blog-post_21.html
節錄:副學士課程因為定位模糊,缺乏資助及銜接問題,開始被本地生所離棄,部份院校索性北上招生,有網民說本地院校的副學士課程早已收了不少內地生,翻查相關院校的副學士課程網頁,證實所言非虛(證據:簡體字)。前車可鑑,如果 DSE 走上同一條路,出現官府印刷的簡體字課程簡介,並不奇怪。

又見學券制
2016 年 7 月 27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6/07/blog-post_27.html
節錄:於是依靠市場力量解決問題:院校紛紛開辦自負盈虧的(副學士、文憑或學位)課程。這是董建華任內所幹的「好事」,禍延至今。那些副學士以及自資學位(還有毅進課程)結果成為高等教育界的僭建物,跟原有的制度格格不入,升學的銜接途徑不足,認受性有問題,僱主缺乏信心,讀完之後缺乏出路兼背負一身學債,令學生覺得受騙。

教育騙局(六)
2018 年 2 月 2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8/02/blog-post.html
節錄:至於那些涉嫌出賣學生或玩弄權術的大學校長,有理由相信,他們已經替自己舖好後路,找到退休之後的幫閒工作(提示:張仁良+政協委員),日後會跟學術界保持一定的距離。既然得罪窮孩子沒有手尾跟,倒不如一次過賺盡愛國積分,留待北上面聖時使用。對,學生成為校長的棋子,而大學則跟傳統政黨或主流傳媒一樣,淪為踏腳石。

教育騙局(五)
2017 年 11 月 17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7/11/blog-post_17.html
節錄:面對高等教育界泡沫爆破的危機,特區政府可以做的不多,而有錢的香港家長早就把孩子送走了。最怕是不知道甚麼時候,偉大祖國覺得人數差不多了,又或者是所帶來的副作用太多(例如:內地生洗黑錢的情況開始失控,連累無辜的中小企被外資銀行取消戶口),於是突然煞停,令來港內地生的人數大幅下降,會對香港的高等教育界帶來很大的衝擊。對,放亂收死的中國式惡性循環。

教育騙局(四)
2017 年 9 月 10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hk/2017/09/blog-post.html
節錄:大學不應該成為政治角力的場所(提示:沈祖堯)?太遲了。香港成為中共派系鬥爭的戰場,大學是接近權力核心和屬於思想領域的行業,一定會被捲入漩渦。校董會越來越多建制派,海歸派大舉南下(而且是同一間國產大學的校友集體進駐某個學系或學院),學生中內地生的數目又不斷增加(最新數字是 2003 年的三倍),有今日是必然的結果。

教育騙局(三)
2017 年 5 月 20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7/05/blog-post_20.html
節錄:學術界的生態環境很可怕,難怪年輕的本地學者紛紛另謀出路。當中有人寫專欄,在電台開咪,在電視亮相,自資做棟篤笑,做導遊帶旅行團,也有人接商演拍廣告。表面上,好像跟 TVB 戲劇組的小生花旦司儀二打六又或者是新聞部的俊男美女前主播沒有太大的分別。當中也有人轉行從政,選議員殺入議會,然後被 689 DQ (Disqualified)(例如:劉小麗、鄭松泰、姚松炎)。

教育騙局(二)
2017 年 5 月 8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7/05/blog-post.html
節錄:如果私營的教育機構也不過是一盤生意,香港的國際學校是一個疑似投資騙局。國際學校要求學生家長購買指定金額的債券,而那些債券是沒有二手市場的。如果孩子要退學或被開除,家長會無法脫手(除非找到另一位家長接手而又取得學校的同意),被迫繼續持貨直至到期為止(據說個別的國際學校會向退學的學生家長提供 Refund, in full or in part)。家長變相為學校提供短期營運資金,某程度上,是家長打本給學校做生意,而顧客是自己的孩子。

教育騙局(一)
2015 年 8 月 2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5/08/blog-post_21.html
節錄:經典騙局之所以能夠歷久不衰,其中一個不可或缺的條件,是受害人基於面子問題或其他的原因,不願意公開談論,也沒有及時向其他人發出警告,於是騙局可以繼續運作。如果我們身處的社會充斥著各種大大小小的騙局,而學校又是社會的縮影,那麼公營教育制度其實也是騙局的一種,只不過受害人被愚弄的時候,心智尚未成熟,總要投身社會多年之後才醒覺受騙,而騙子已經跑得老遠甚至是早已仙遊,於是追討無門。

奪權
2019 年 10 月 20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9/10/blog-post_20.html
節錄:天下大亂,越亂越好,造反有理。推翻了舊的體制或程序(例如:不經立法會審議就實行<禁蒙面法>),清除了不肯合作的溫和派或上海幫或本地人或民主派(例如:大陸官媒點名批鬥教育界議員葉建源以及中大校長段崇智,梁振英透過社交媒體點名要求某位中學校長辭職),才可以建立新的一套遊戲規則,以及把某個具備戰略價值的組織收為己用或改頭換面,亦即是壯大自己的山頭,為下一輪的鬥爭或奪權行動作好準備。

紅色無間道
2017 年 9 月 20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hk/2017/09/blog-post_20.html
節錄:中共滲透香港的大學和傳媒行業,其實從未停過。疑似的紅色無間道,我見識過不止一位,但是從來沒有人試圖把我吸收入黨。也許因為我是屋村妹,利用價值不高。政治和宗教團體吸納會員,會按照利用價值分等級,然後提供不同的待遇。它們最想要的,是具備權力或財富或名氣的人,因為他們能夠為組織的生存發展作出貢獻。這個世界,就是那麼現實,中國共產黨也不例外。

交數(二)
2013 年 2 月 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3/02/blog-post.html
節錄:香港,越來越似澳門賭場貴賓廳。如果香港是一盤生意,從經營者的角度看,不錯,「自由行」可以幫你「交數」(達成銷售指標),交租出糧,燈油火蠟,向股東交代。表面上,高增長概念,股價上升,前景向好(但是近期「自由行」的消費力開始放緩)。代價卻是:喧嘩吵鬧,烏煙瘴氣,黑錢氾濫,北姑橫行。這種情況,商學院語言,叫「集中風險」(Concentration risk)。

交數(一)
2013 年 1 月 23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3/01/blog-post_23.html
節錄:公營的大學與醫院,基本上是政府部門的延伸,依賴官府撥款(部份也有自行籌款的能力)。因此企業文化跟政府部門大同小異:員工眼中只有上司或老闆,看不到服務對象。反正公營部門提供的服務帶有壟斷性質,是施捨窮人的冷飯殘羹,客戶別無選擇,註定要忍受官僚主義和晚娘面孔。廣東話的說法:「鬼叫你窮呀!有本事,你去幫襯私家呀笨!」(誰叫你窮!有錢請光顧私營機構!)

配對資助(一)
2016 年 1 月 29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6/01/blog-post_29.html
節錄:把同一個概念翻炒多次,應用於不同的政策範疇,是港式官僚的慣技。而其中一個經常被港式官僚翻炒的概念,是配對資助 (Matching Grant),亦即是用配對的型式,由政府撥款資助一些非牟利的行業(例如:高等教育、正統藝術),又或者是短期內在財政上無法收支平衡的項目。

OPM (Part 4)
2012 年 8 月 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2/08/opm-part-4.html
節錄:某程度上,以上的分析,也反映出香港學術界的生態環境,就是山頭眾多,人脈交錯。多年來,不少政商名流和名門望族都透過捐款或者其他途徑,跟某大學某學系建立了深厚的合作關係,又或者對某大學某學系擁有某種影響力。這種情況,在歷史悠久的老牌大學身上,尤其明顯。在外國,大學是意識形態的戰場。在香港,大學是利益集團盤據之地,是中環的縮影。

露底
2014 年 10 月 17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4/10/blog-post_17.html
節錄:一場佔領運動,令很多人露底。 689 、高官、議員和商界以外,還有財經學者。有一位作風很「雷」的經濟學者,以佔中運動開始 (9.28) 之後兩日的股市跌幅,計算出每位港人的金錢損失是五萬元(港幣),認為此乃佔中陣營欠港人的債。這位教授的治學態度,跟勒索金錢的北姑差不多。難怪有位寫財經專欄的「火雞」大學舊生,第一時間跟「雷」教授劃清界線,以免身上的標籤貶值。

影像財經
2018 年 6 月 8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8/06/blog-post.html
節錄:八十年代末,Auntie 還是大學生,在香港電台電視部做兼職,替一個財經節目做資料搜集兼打雜和撰稿。每集有一個主題,製作團隊出動之前,我要做資料搜集,讓他們掌握基本知識,然後協助物色訪問對象,幫手打電話約訪問。製作人員做完訪問歸來,剪輯完成之後,我負責寫字幕。節目播出之後,我要把內容濃縮成一篇文章,在中文報章刊登,上面有節目名稱和我的名字。

中史老師
2016 年 12 月 28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6/12/blog-post_28.html
節錄:如果港大文科女生的出路,不再是政務官,而是色情片的女主角(提示:大波 Candy),那麼中大文科男生去新界區的戲院觀看日本色情電影,就更加閒過立秋。問題在於中大文科男生的職業 ―― 他是可憐的中史老師。對中大稍有認識的人都知道,創校先賢包括幾位避秦新儒家,在大陸變色前夕南下香江(提示:錢穆),哀花果之飄零(提示:唐君毅),試圖保存中國文化的香火。

洋鸚鵡
2015 年 10 月 3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5/10/blog-post.html
節錄:外國一些名牌大學,也面對同樣的問題。大量中國學生湧入,學費源源不絕送上門,但是中國學生收得太多太濫的話,學校需要照顧他們的獨特口味和需要,代價是容易失去自我,甚至是自貶身價。解決之道?在中國境內開設分校(分店),讓中國顧客無須奔波千里,又可以把中國學生集中管理,令母校校園保持安寧恬靜,優良傳統免受中國學生的衝擊。換言之,錢照賺,但是想辦法減少所帶來的副作用。

Revised 04/01/2020

2019年12月15日星期日

2019 Top 10


2019 年發表的文章,瀏覽量最高的十篇是:

1. 抱薪救火(2019 年 8 月 15 日)
2. 秋後扇(2019 年 11 月 11 日)
3. 「一帶一路」的副作用(2019 年 5 月 28 日)
4. No more panda hugger(2019 年 9 月 13 日)
5. 價值崩潰(2019 年 7 月 27 日)
6. Know Your Customer(2019 年 11 月 2 日)
7. 炒埋一碟(2019 年 6 月 26 日)
8. Copy & Paste(2019 年 4 月 26 日)
9. 奪權(2019 年 10 月 20 日)
10. 自報家門(七)(2019 年 8 月 6 日)

除了女性觀點的<一帶一路的副作用>之外,其餘九篇都跟反送中運動有關,說明這個博客的讀者非常關心香港的局勢發展。根據官方提供的統計數字,過去半年內警方拘捕了 6,022 人,學生佔 2,393 人,佔總被捕人士 39.7%。港人會銘記這個夏天,因為那是年輕人用鮮血書寫歷史,用生命守護這個城市,勇敢地向中共的暴政說不。過去半年,運動的口號從「香港人加油」變成「香港人反抗」再變「香港人報仇」。來自街頭文宣的文字:「有血一齊流,有仇一齊報!若我們接受政府的條件,我們已死去的朋友是不會原諒我們的。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直接了當,強而有力。上過戰場的孩子,會有不一樣的生活態度。直到目前為止,年輕人還沒有爭取到足夠的權力,去改變權力和財富的分配方式,但是長遠來說,一定會為香港帶來一些轉變。是否會改變這個城市的價值觀,令香港變得沒有那麼右傾及無情,還有待觀察。抗爭的模式也改變了,城市游擊戰加上網絡輿論戰,成功爭取到國際社會的支持(證據: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也是小朋友的功勞。

從 2012 年開始,反對派陣營進入新老交替的階段(提示:黃之鋒)。面對巨大變局以及本土派所帶來的挑戰,有人不願交出位置,有人眷戀大台想扮演「帶頭大哥」(提示:黎智英),也有人慣性地扮演「冷氣軍師」(港式網絡語言:躲在空調房間內對前線抗爭者說三道四,只懂得噴口水刷存在感的廢老們)。軍容不整,手忙腳亂,眾聲喧嘩,非常狼狽,但是來到 2019 年終於發揮作用和展現成果。 2019 香港成為國際焦點,聖誕卡回歸本土,來自街頭文宣。

「人血饅頭」的啟示

因為當中有年輕人的鮮血,很多評論員都用魯迅筆下的「人血饅頭」來解讀這場運動。民主派在區議會選舉取得壓倒性勝利是「和理非」收割「勇武派」用鮮血換來的民意,當選者表示會用議員酬金為「勇武派」提供工作機會,這是「獲利回吐」還是「政治分贓」?也有人關心反對派是否會重回被體制所消耗或改變的老路,重蹈老白鴿(民主黨)的覆轍。也有大學生說(提示:方仲賢),香港的「一國兩制」模式證明失敗,對台灣的民進黨的選情有利,希望蔡英文立<難民法>收留和庇護香港人,但是蔡英文很快就說不,於是罵她吃「人血饅頭」,即是「忘恩負義」。這種說法令台灣人不高興,本土派也覺得這樣說不對,因為台灣人沒有幫助香港人的義務。革命尚未成功,反對派的精力已經消耗在口水戰和內鬥之上。這是「泥潭混戰」還是「自相殘殺」的前奏?這個博客的讀者說:以西方世界的社會運動招數反抗暴政,如何能夠擺脫中國特色的自相殘殺結局?

這場運動進入休整期,參與各方都在檢討得失和調整策略。中國和美國的貿易談判取得初步成果,達成了首階段的協議,中共是否會因此而減少顧慮,放膽加強打壓香港的力度?中央政府又會怎樣調整對港政策,繼續玩人海戰術大舉殖民?要求中資機構加快進駐和控制各行各業?繼續用暴力對付香港的示威者,務求打死打傷最強硬最堅定的一群,令抗爭陣營損兵折將(提示:梁天琦)無法繼續?這場運動跟中共內部的派系鬥爭又會如何互動?誰人要承擔政治責任?維尼?特區政府的高層是否會重組?美國將會怎樣執行<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國際社會又是否會追隨美國的做法?這堆問題,會在聖誕節期間繼續發酵,同時左右運動的發展方向。

短暫的平靜,是暴風雨的前奏。時機一到,舊的矛盾會以新的方式呈現或爆發,嚇壞思想傳統的古老石山(例如:香港的藍絲商界)以及依附紅色體制的既得利益者(例如:在外國大學校園襲擊香港學生的大陸學生)。對年輕人來說,變局並非壞事,因為可以打開缺口,趁機爭取話語權,試圖改變遊戲規則,問題是如何令運動能夠持續下去。歷劫重逢,煲底相認?戰鬥未完,道路很長,障礙很多。

還是那句話:如果大家覺得 Auntie 的文章有參考價值,沒有浪費閣下的寶貴時間,請捐助「高錕慈善基金」(畫面右邊的捐款箱),替我積福,謝謝。過去一年諸事不順,但是跟香港的變化比較起來,不算得甚麼。但願天佑香港的年輕人,讓小朋友的犧牲有價值、有回報,不致淪為現代版的「人血饅頭」。

插圖來源:街頭文宣

YouTube 精選:

黑白老電影:魯迅小說<藥>的影像版 (8:25)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uIUcUq_2CM
這是大陸網民剪輯的精華版,旁白是普通話,附簡體字幕。

鲁迅原著改编【藥】1981 年中國經典懷舊電影 (1:23:33)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2KIuXcofE8
這是完整的電影版,導演:呂紹連(生平資料見百度百科)。

延伸閱讀/參考資料:

維基百科:藥_(魯迅)
https://zh.wikipedia.org/wiki/藥_(魯迅)
節錄:《藥》,出自中國近代文學家魯迅之手,於 1919 年 4 月 25 日發表於《新青年》第 6 卷 5 號,後整理於《吶喊》文集。《藥》是以 1907 年民主革命家秋瑾起義為背景。小說描寫了革命者流血犧牲而不獲群眾理解,他們的鮮血反被無知迷信的人做成人血饅頭去醫治癆病。小說通篇都充滿著陰冷血腥,也營造出人物和主題。文章運用雙線結構:一方面寫華家為了治癆病而花錢買沾滿鮮血的血饅頭;另一方面寫夏瑜等革命黨人的犧牲。小說末尾以墳頭比喻成闊人祝壽的饅頭,極端諷刺了社會革命和改革的失敗。全篇主題是諷刺當時國人的愚昧無知,迷信血饅頭可以治病,以及不了解革命的真義,並且以此說明當民智未開的時候,革命並不是救國良藥。受該文影響,利用他人的不幸來使自己獲利的行為被稱為「吃人血饅頭」。

瑞麟老師的國文教學分享網頁:人血饅頭:魯迅:藥
http://rueylin0119.pixnet.net/blog/post/196573040-魯迅:藥
這裡有完整的文字版。

盧斯達:除非已台獨 否則《難民法》立不立跟香港毫無關係
https://www.facebook.com/dadazim/
節錄:最近香港的大學生去台灣陳情遊說,希望立《難民法》收留庇護香港人。蔡英文很快就說不,表示《港澳條例》就行。台灣未獨立建國,憲法仍然是中華民國格局,「大陸人」和「港澳居民」都是居民,相應的法律是《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和《港澳條例》,就算立《難民法》都是處理國際難民,「國內人」不適用除非台灣獨立將香港視為國外難民,但這對香港求援者不是更加遙遙無期?不知道香港的大學生是感到沮喪還是受到煽動,似乎對台灣政府的回應不滿意,於是就出現了浸大學生會長方仲賢在 FB 貼文批評蔡政府光說不練,有「拿香港鮮血換台灣人選票」之嫌。方仲賢的貼文說台灣要幫香港,否則「台灣就會在華人自由世界入面被徹底孤立」,這已經是踩中雷區,因為根本很多台灣人都不自認是「華人」,也不想做甚麼「華人世界民主燈塔」,這種用字已經說明,不少港人對台灣解嚴後的心理認識非常平面。兩個地方最多只能是友邦,兩者對彼此都沒有必然的義務。

思想坦克:
盧斯達:香港抗爭在甚麼位置?北京可能的反撲會是……
December 6, 2019
https://www.voicettank.org/single-post/2019/12/06/120602
節錄:持續了半年的高強度動員,平時不涉政治的善男順女,也不知不覺感到走完了一個理(里)程碑,心理和肉體的疲勞也正式浮現。在暫時減壓的情況下,親北京派 out of game,老民主派則可能重新面對統戰的誘惑,北京若果看得通,就知道「止暴制亂」要靠溫和派社會賢達切割、醜化和施壓抗爭。對政客而言,跟政府成為共同體,還是跟人民成為共同體,這是一個真理時刻,是為了仕途和安穩而回到花瓶議員的本份,還是超越職位,由臣民轉為國民,為香港共同體作出公開或私下反叛殖民者的貢獻,這是他們的難題。對長期被殖民的香港,也是自我完成的最後一課。冷酷地說,對一個正在轉正的新生民族,從來不怕打壓,反而是良師益友,痛苦地睜眼好過在煤氣房安祥地死。 1997 年至 2010 年前後,香港是在煤氣房,之後是痛苦地睜眼。宏觀而言,睜開眼總是好的。

警隊過去半年領逾時工作津貼總開支 9 億 5 千萬元 
RTHK 2019-12-13
https://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497453-20191213.htm
節錄:根據保安局回覆財委會的文件,顯示過去半年,警務處平均每月有約 11,000人,領取紀律部隊逾時工作津貼,涉及的總開支是 9 億 5 千萬元(港幣,下同)。即領取逾時工作津貼的逾萬名警員,過去 6 個月,平均獲額外津貼 86,363元。文件顯示,警務人員逾時工作只會在無可避免的情況下進行,內部有嚴格規管,一般逾時工作的補償,需於逾時工作後 30 天內補假作償,當局可批准向合資格人員發放紀律部隊逾時工作津貼,每月 60 小時為上限。警務處本年度獲撥款約 202 億元,用以支付警務處的薪金、津貼和其他運作開支。

休班記者:半年來,時代革命去左邊?
https://medium.com/@ondutyjournalist/half-a5b18979ab10?
節錄:這半年來,已數不清曾有多少晚徹夜難眠,流過多少血汗和眼淚。一組組日期與數字,刻劃著港人每道傷痛:逾 6000 人被捕,平均每日 33 人被拉;一萬六千枚催淚彈、一萬發橡膠子彈、二千發布袋彈、 1850 發海綿彈;還有實彈、眾多受傷的、被辱的、虐待的、失去性命的,不知所蹤的手足……。半年間,「香港人加油」進化為「反抗」,再到「報仇」。由遇到催淚彈落荒而逃、聽到掘磚退避三舍、看到衝突會加以阻止,到今日發展各種應對方式、「一二一二」前進後退、自動自覺「落雨開遮」,甚至是火魔……。雖有不足,但這些曾是大家無法想像的事,已在這半年發生。回望這半年的血海深仇。想想我們得到甚麼,又失去甚麼?就知道不能麻木,不能放棄抗爭而背棄一眾受苦的手足,亦不可以抹殺一切可能,使「時代革命去左邊?」成為事實。梁天琦曾說好快會被取代,又指任何人都可以是他。我們雖然不是梁天琦,但「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亦不只是一句口號,在未竟之路上,喊上這八隻大字,我們都是在搞革命。

獨立媒體:
我們守護的公義,不是一個已崩壞的象徵
—— 一群法律系學生及舊生回應大律師公會 2019 年 12 月 9 日之聲明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69256
節錄:如此種種,何不令人髮指?我們卻在這個背景下,屢次讀到大律師公會罔顧現實的聲明。「司法機構正是掌管公義及維護法治的主要守護者,以及保障市民基本權利和自由的機構。」我們懇請各位大律師三讀聲明內這一句子:放在香港滿目瘡痍的現況下,這還真確嗎?還有說服力嗎?還有認受性嗎?若大律師公會只看見示威者違法,看不見違法違紀的執法人員仍逍遙法外;只看見死物的毀壞,看不見制度的暴力 —— 這絕非不偏不倚,實是助紂為虐。作為一眾正在或曾修讀法律的學生,我們深知本科在市場主導的課程編排下,以商業服務為重,輕視對公義的追求和法制的批判。但正因為這些限制,我們學懂要在社會動蕩之時更與群眾同行,盡量在實踐公義與反思之中探討法治的真實意義。所以我們希望大律師公會作為社會上擁有資源與話語權的一群,能更肩負起守護及釐清法治精神的責任,在司法獨立受到嚴重挑戰之時直言無諱,以免「法治」成為一場空談,甚或淪為政權打壓人民的藉口。是以我們期望大律師公會往後的聲明能更高瞻遠矚,不只看到並斥責某些人對待法院死物的暴力,更能譴責促使這些暴力背後的政治制度弊病,否則任何聲明只是膚淺的、離地的陳腔濫調。

相關的文章:

廢話之都
2019 年 3 月 3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9/03/blog-post.html
節錄:用西方世界對於自殺現象的討論或報導作為比較(例如:自殺跟資本主義的關係),你會明白華文傳媒的見識水平有多落後。也許是故意的,把自殺現象抽離政治經濟和社會脈絡,拒絕承認社會有病,避談中共的治港政策,把責任推卸到自殺者的身上,用廢話來總結,就可以鞏固現有的遊戲規則,傳媒機構的大老闆手上也就增添了談判籌碼,這是現代版的人血饅頭(提示:魯迅+藥)。

「進階版」求職須知 (Part 1)
2018 年 6 月 22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8/06/part-1.html
節錄:沒有實際效益的活動,通常是用來延續某條產業鏈的生存。而不斷催迫你參加這些活動的人,必定是跟那條產業鏈關係密切,也許有檯底交易,但是他或她不會告訴你(例如:成為人大政協的大學校長、成為上市公司非執行董事的財經學者)。表面上的理由,必定是「我為你好」。以關心之名行控制之實,把別人的孩子當踏腳石,是華人社會的常態。(提示:魯迅+人血饅頭)

15/12/2019

2019年12月6日星期五

用八達通使(洗)錢


用八達通洗黑錢

用八達通使(花)錢,不止是消費那麼簡單,也可以是洗黑錢。八達通 (Octopus) 具備儲值 (Store value) 功能,可以用作洗黑錢工具。從鄰近地區犯罪份子的角度看,八達通的優勢在於:

1. 只要不超越儲值上限(最新數字是港幣三千元),(不記名)租用八達通無須提供個人資料,可以避開偉大祖國常用的「實名制」。萬一你不知道甚麼叫「實名制」,請上網。

2. 個人可以持有幾多張八達通,暫時沒有上限。公開的資料顯示,港人平均持有四張八達通。曾經有小巴司機同時持有二十一張長者八達通,動機是騙取官府提供的交通津貼,最後因為被運輸署的公務員發現那些使用量來自甚少長者出動的深宵時段,結果被抓到,請參考<延伸閱讀>部份提供的資料。

3. 滲透率和覆蓋率高,非常方便。八達通於 1997 年正式推出,最初應用於不同公共交通系統作付費用途,今日已經覆蓋至零售層面,很多大型連鎖集團都接受,包括:兩大超市(百佳+惠康)和兩大藥房(屈臣氏+萬寧),應用範圍更覆蓋至澳門及深圳,為往來香港、澳門及深圳的犯罪份子提供方便。

做法很簡單:只要犯罪集團具備足夠數量的人頭,每人持有多張(不記名)八達通,把需要清洗的資金分拆成很多份,而每份的金額不超過儲值上限(港幣三千元),把錢注入很多張八達通,再向零售商購買在大陸有龐大需求的商品(例如:奶粉+藥物),然後透過網上交易平台(例如:淘寶)出售,套回資金,再透過互聯網整合以及轉移至第三地,就可以把黑錢清洗乾淨。對,人海戰術+組織動員,這是鄰近地區的慣技。透過互聯網洗黑錢,有助避開監管以及跨越國界。

八達通作為電子付費工具,是明搶銀行業的生意(原因:協助消費者處理金錢交易是商業銀行的功能),所以高層來自銀行界(提示:張耀堂),一定明白上述的洗黑錢風險,也懂得設立內部監控程序,無須過氣金融從業員(即是 Auntie)提醒,以上文字是寫給外行人看的。問題是:每日經八達通處理的交易成千上萬,內部監控程序又能發揮多大的作用?每日有幾多漏網之魚,自己想。

洩漏使用者的私隱

撇開洗黑錢問題不論,八達通的另一個風險,是洩漏使用者的私隱。某日路過本地大學的學生會,拿了一本抗爭手冊,圖畫多文字少,但是切中要害,小朋友說:參加街頭抗爭運動之後,回家的路程切勿使用八達通,記得準備足夠的現金支付交通費,以免不幸被警察抓到,Popo (黃絲用語:警察)透過閣下錢包內的八達通追查到你的行蹤或生活習慣,日後會有手尾跟。所以中年黃絲支持年輕黃絲的方法之一,是自掏腰包向小朋友派發現金,又或者用自己的私家車接送年輕黃絲回家(黃絲用語:接放學,英文版:Pick up after school)。

台灣人寫的文章這樣說:當代消費盛行電子支付,雖然帶來方便,但是也暴露了個人隱私,除了國家治理的運作(搜尋:George Orwell+1984),同時也成為企業蒐集大數據的商機。消費者等於是一頭牛,同時被剝了兩層皮。明白未?

結論:電子支付工具既為官府監控市民舖路,同時也為需要洗黑錢的犯罪集團服務,稱得上是雙重間諜或雙面魔獸。表面上利民,其實是剝削小市民,應該小心使用。高科技監控技術日趨成熟(提示:人面識別),我們距離 George Orwell 名著 1984 所描寫的極權社會越來越近。鄰近地區的電子貨幣普及,向非現金社會 (Cashless Society) 進發,是否代表「進步」,自己想。

插圖來源:
https://www.td.gov.hk/en/transport_in_hong_kong/its/its_achievements/octopus/index.html

延伸閱讀/參考資料:

八達通儲值額 上限增至 3000元
明報 2019 年 11 月 30 日
https://news.mingpao.com/
節錄:電子支付競爭日益加劇,八達通密密出招冀再搶佔市場份額,八達通昨日宣布,下月 1 日起所有八達通的儲值限額,由 1,000 元增加至 3,000 元,另外客戶在 30 多個商戶,包括 SOGO、百佳、惠康、屈臣氏、7-Eleven 及萬寧等,每次交易金額亦可增至 3,000 元。八達通補充,12 月 1 日起新發出的八達通產品,儲值限額均為 3,000 元,未來將會有更多八達通商戶支援最高 3,000 元的交易金額。八達通行政總裁張耀堂表示,八達通由最初通用於公共交通工具上,但目前支付範圍現已廣泛地擴展至零售,故此集團提升八達通的儲值限額及交易金額,滿足客戶與日俱增的消費需要。

八達通官方網站
https://www.octopus.com.hk/tc/consumer/octopus-cards/about/index.html
節錄:八達通卡是一款非接觸式儲值卡,為用戶提供簡單又方便安全的付款方式。八達通於 1997 年正式推出,最初用於不同公共交通系統作付費用途。今天,市面流通的八達通卡已超過 3,500 萬張,全港 99% 的市民在搭乘交通、購物消費或外出用膳時可以八達通代替輔幣付款,生活更輕鬆方便。八達通卡具備安全、可靠及耐用的優點,並設有不同種類選擇,包括租用版八達通、銷售版八達通、銀行聯營八達通、跨境八達通、結合八達通功能的八達通流動電話卡及 Smart Octopus in Samsung Pay 。租用版八達通分為不記名八達通及個人八達通,並提供成人、長者及小童種類選擇。八達通卡的應用範圍更覆蓋到澳門及深圳,為頻繁於深港澳三地來往的市民帶來更多方便。

Become the Merchant of Octopus App for Business
https://www.octopus.com.hk/en/business/faq/octopus-for-businesses/business-octopus-app.html
Extract: For merchant due diligence purpose in accordance with the Guideline on Anti-Money Laundering and Counter-Terrorist Financing (for Stored Value Facilities Licensees), you need to submit all the document proofs to open a Business O! ePay account.

Octopus cash limit to triple to HK$3,000 in bold move that could change our shopping habits
Nikki Sun & Dennis Tsang
SCMP (8 March 2016)
https://www.scmp.com/news/hong-kong/economy/article/1922550/octopus-cash-limit-triple-hk3000-bold-move-could-change-our
Extract: The legal limit on the amount of money that can be stored on Octopus cards will rise threefold to HK$3,000 per card when the company running the payment system renews its licence in November, according to its chief executive Sunny Cheung Yiu-tong. But the card issuer has yet to decide when to take advantage of the new limit as it needs to iron out technical problems and consider consumer protection issues, he said.

Each Hongkonger currently holds an average of almost four Octopus cards. The cards, which are widely used to pay fares on public transport, shop at supermarkets or convenience stores and pay at car parks, are governed by a regulatory regime, a revision of which will take effect in November. Octopus Holdings, which has been operating the system for 19 years and issued 30 million cards, is currently calling on about two million holders of first-generation cards to turn them in for free upgrades.

HKMA's first stored-value licenses out
Daisy Wu
The Standard (26 Aug 2016)
http://www.thestandard.com.hk/section-news.php?id=173311
Extract: The Hong Kong Monetary Authority issued the first batch of stored-value-facility (SVF) licenses yesterday to Alipay Financial, HKT Payment, Money Data that operates WeChat Pay, TNG Asia and Octopus Cards. Apple Pay is not subject to the licensing regulation as it is linked to credit cards, instead of storing money itself. To tackle money laundering, users need to register with their real-name cards of the licensed SVFs - so far only applying to Octopus and HKT's Tap&Go - if they store more than HK$3,000 in their cards. A maximum stored value of HK$8,000 is set for non-reloadable online or mobile accounts that can be exempted from a real-name registration requirement. The real-name requirement for reloadable accounts will be based on annual transaction amounts. Guidelines will be launched next month.

Hong Kong minibus driver arrested for using senior citizen Octopus cards to rack up HK$150,000
Christy Leung & Clifford Lo
SCMP (11 Dec 2015)
https://www.scmp.com/news/hong-kong/law-crime/article/1889638/hong-kong-minibus-driver-arrested-using-senior-citizen
Extract: A minibus driver accused of cheating the government out of HK$150,000 by using senior citizen Octopus cards was arrested in the early hours yesterday. The 49-year-old driver of a green-topped minibus was picked up after police intercepted his vehicle in Wong Tai Sin at about 12.30 am on Thursday. Officers seized 21 senior citizen Octopus cards from him. He was suspected of using the cards 7,500 times over the past six months to take advantage of government subsidies in its concession scheme designed for seniors and people with disabilities.

The concession scheme launched in mid-2012. Under the scheme, elderly persons aged 65 or older and disabled persons can take most modes of public transport by paying HK$2 per trip with an Octopus card. Government returns the rest of the fare to the operators. The scheme was extended to most green minibus routes in March this year. The driver, who claimed to have worked for two years, operated the overnight 501S route between Kwun Tong and Sheung Shui and charged HK$22.5 per ride. The government provided an HK$20.5 subsidy each time a senior card was used. As the driver racked up charges, the unusually high number of senior citizens reflected as taking minibuses late at night caught the attention of the Transport Department, which immediately referred the case to police.

The Guardian
1984 by George Orwell – review
‘Orwell’s novella is a warning for the human race’
Sun 29 May 2016 12.00 BSTLast modified on Wed 20 Sep 201710.59 BST
https://www.theguardian.com/childrens-books-site/2016/may/29/1984-george-orwell-review
Extract: 1984 is a dystopian novella by George Orwell published in 1949, which follows the life of Winston Smith, a low ranking member of ‘the Party’, who is frustrated by the omnipresent eyes of the party, and its ominous ruler Big Brother. ‘Big Brother’ controls every aspect of people’s lives. It has invented the language ‘Newspeak’ in an attempt to completely eliminate political rebellion; created ‘Throughtcrimes’ to stop people even thinking of things considered rebellious. The party controls what people read, speak, say and do with the threat that if they disobey, they will be sent to the dreaded Room 101 as a looming punishment.

Orwell effectively explores the themes of mass media control, government surveillance, totalitarianism and how a dictator can manipulate and control history, thoughts, and lives in such a way that no one can escape it. The protagonist, Winston Smith, begins a subtle rebellion against the party by keeping a diary of his secret thoughts, which is a deadly thoughtcrime. With his lover Julia, he begins a foreordained fight for freedom and justice, in a world where no one else appears to see, or dislike, the oppression the protagonist opposes. Perhaps the most powerful, effective and frightening notion of 1984 is that the complete control of an entire nation under a totalitarian state is perfectly possible.

The Pros and Cons of Moving to a Cashless Society
Justin Pritchard (August 28, 2019)
https://www.thebalance.com/pros-and-cons-of-moving-to-a-cashless-society-4160702
Extract: A cashless society might sound like something out of science fiction, but we’re already on our way. Several powerful forces are behind the move to a cash-free world, including governments and large financial services companies. Even critics of the mainstream financial system and government-issued currencies favor doing away with cash. But we’re not there yet. In addition to logistical challenges, we need to address several social issues before giving up on cash entirely. The benefits and disadvantages below can give you an idea of the myriad of effects going cashless can have on money and banking as you know it.

如果贏者全拿,我們還剩下什麼? —《巷仔口社會學 3 序言》
發佈日期: 2019/12/03 作者: 巷仔口社會學
潘美玲/交通大學人文社會學系
王宏仁/中山大學社會學系
https://twstreetcorner.org/2019/12/03/panmeilinwanghongzen/
節錄:如果我們認為自由市場是唯一的經濟制度安排,這種視野將會把人類變成狹隘的經濟人,從而將人類困在市場經濟的牢籠當中 ―― 少數資本家拿走利益,人類卻集體賠上社會整合、自然環境,以及人的自由與尊嚴。看似更方便的金融生活,其實也徹底改變國際或社會關係,一不小心國家或個人就會陷入負債。借錢非常方便,缺錢中國就借給你,還不出來,就把斯里蘭卡的港口收歸自己所有;信用卡債務還不出來,討債公司、司法體系就會上門來,逼得你發瘋或出門流浪。我們當然清楚消費社會的遊戲、背後的經濟邏輯,但事情可能比你想的還要複雜。在當代消費開始盛行電子支付,雖然帶來方便,但也暴露了個人隱私,除了國家治理的運作,同時也成為企業蒐集大數據的商機,消費者等於是一頭牛,同時被剝了兩層皮。

相關的文章:

Leapfrogging(蛙跳模式)
2017 年 11 月 10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hk/2017/11/leapfrogging.html
節錄:如果你知道甚麼叫 Leapfrogging(中譯:蛙跳模式),應該不會覺得用支付寶吃飯、購物、叫車或嫖妓是「先進」,用現金付款是「落後」。新科技的滲透率高,並不代表某個國家「先進」。Leapfrogging(蛙跳模式)是西方商學院理論,意思是:發展中國家跳過較舊的科技,直接引入較新的科技,形成比西方發達國家更高的滲透率 (Penetration rate)。這種現象,常見於電訊或能源行業。

打機兼洗錢
2019 年 11 月 16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9/11/blog-post_16.html
節錄:網絡遊戲容許參與者開設戶口,然後用真金白銀(或偷來的信用卡)購買虛擬武器,或累積了虛擬貨幣 (Virtual currencies) 或虛擬資產 (Virtual assets),提供了儲存價值 (Store value) 的功能,作用等同現實世界中的貨幣,但沒有官方認證也不受監管。參與者可以透過交出戶口,或透過(由第三者提供的)網上交易平台或(虛假的)社交媒體帳戶買賣虛擬貨幣或虛擬資產或虛擬武器,從而達到轉移犯罪收入的真正目的。網上世界無國界,有利於轉移犯罪收入。

離岸中心(六)
2010 年 8 月 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0/08/blog-post.html
節錄:理論上,凡是可供巨額資金停泊的投資產品,包括股票、房地產、私人信託、珠寶首飾以及古董文物,都可以成為不法之徒清洗黑錢的工具,人壽保單亦不例外。洗錢者選中一家保險公司,先將贓款交給保險經紀,購買大量的保險單,然後解除保險,保險公司的退款支票到達指定的帳號後,黑錢就被洗淨。

洗黑錢督數偽術
2018 年 4 月 14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8/04/blog-post_14.html
節錄:中資機構也懂得洗黑錢,所以有「影子員工」或「影子觀眾」的做法,用來誇大營運開支或票房收入,作用是掩飾資金的去向或來源,亦可以是把維穩費落格或者瓜分(即:食夾棍、內鬼運財)。應用於新聞機構或娛樂事業的話,便是長期不上班但是名字出現於員工名單內,定時支薪的記者編輯,又或者是沒有參與電影製作,但是名字出現於幕後工作人員名單中的大陸人。

炒黃牛飛
2019 年 4 月 12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9/04/blog-post.html
節錄:在網上世界炒賣演唱會門票,其真正作用,是把需要轉移或清洗的黑錢放大很多倍,令每次行動可以發揮最大的效果,是人為的抬價。香港的地產商透過賣樓(過千萬的豪宅)協助大陸權貴清洗黑錢,一樣會透過第三者(例如:名人、藝人、風水師)抬價。是同一招來的,由財經版轉移至娛樂版,明白未?

唱片店
2018 年 12 月 7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8/12/blog-post.html
節錄:唱片公司要替歌手造勢,想安排簽名活動,要尋找適合的地點也不容易,因為唱片店已經所餘無幾。換言之,這個行業已經捧不紅甚麼人。因此新人必須帶錢入行,補貼或包起唱片的製作費用,否則由富貴父母入股或開設唱片公司也可以,情況跟香港的電視或電影業很相似。那些自資出碟或開演唱會的年輕人,通常是外國回流,資金從何而來,是否牽涉洗黑錢活動,自己想。

06/12/2019

For 餅:我講緊國產的人海戰術,共產黨個套,娛樂圈的玩法請參考相關的文章(如上)。老實商人大家都識,唔使講啦。

2019年11月16日星期六

打機兼洗錢


電競並非打機那麼簡單?對,不止是要求手眼協調和測試反應的年輕人麻醉劑,亦非老人家趕上潮流的消閒玩意或回春靈藥,而是犯罪份子眼中的理想洗黑錢渠道。原因如下:

1. 網絡遊戲容許參與者開設戶口,然後用真金白銀(或偷來的信用卡)購買虛擬武器,或累積了虛擬貨幣 (Virtual currencies) 或虛擬資產 (Virtual assets),提供了儲存價值 (Store value) 的功能,作用等同現實世界中的貨幣,但沒有官方認證也不受監管。

2. 參與者可以透過交出戶口,或透過(由第三者提供的)網上交易平台或(虛假的)社交媒體帳戶買賣虛擬貨幣或虛擬資產或虛擬武器,從而達到轉移犯罪收入的真正目的。網上世界無國界,有利於轉移犯罪收入。

3. 這個行業還沒有發展出統一以及跨國的監管制度(相反舊經濟例如商業銀行早已發展出一套跨國的監管制度),遊戲供應商亦不需要核實或查證參與者的身份。相比之下,早已被視作洗黑錢高危的舊經濟行業例如賭場或金融業卻需要 Know your customer (KYL),結果令內部合規 (Internal compliance) 成本增加,做生意綁手綁腳。換言之,跟舊經濟比較,電競產業或網絡遊戲的優勢在於:不受監管+低成本+網上操作,對犯罪份子有利。

4. 這個行業有黑客出沒,他們入侵或盜取網絡遊戲戶口內所累積的分數或虛擬貨幣或虛擬資產或虛擬武器,然後在網上轉售。因為是跨國罪案,受害人求助無門。現實世界的法律以國界為基礎,不利於對付跨國的網上罪案。對犯罪份子來說是好事,因為可以利用監管制度的漏洞洗黑錢,然後逃之夭夭。

5. 香港背靠祖國,是國產貪官的理財中心,對洗黑錢服務有龐大需求。黑客的供應也不成問題,大陸有很多失業青年願意加入黑客大軍,國家訓練出來的又有(提示: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防科技大學)。在香港推動電競產業,讓更多人參與打機,做大個餅,既可以方便需要洗黑錢的貪官,又可以供養國產的黑客大軍。過程中,又可以動用特區政府的公帑,亦即是用港人的血汗錢孝敬國家,同時為兒孫儲備愛國積分,一舉數得。至於讀書不成的電競英雄的奮鬥故事或政治立場(提示:光復香港!),是用來轉移視線的「正能量」,是檯面的那一套,因為檯底的那一套,不方便公開講。

結論:所以你會見到建制派議員要求特區政府用公帑推動電競產業的發展。表面上的理由,是電競產業可望成為經濟增長的新動力,甚至成為正式的國際運動比賽項目,又可以為年輕人提供出路(沉迷打機不會上街抗爭),一舉數得。建制派沒有說出來的動機(即:打機兼洗錢),是利益輸送或為國盡忠,明白未?

插圖來源:www.fotosearch.com

參考資料/延伸閱讀:

Gaming the System: Money Laundering Through Online Games
By Anton Moiseienko and Kayla Izenman
RUSI Newsbrief (11 October 2019)
Centre for Financial Crime and Security Studies, AML/CTF
https://rusi.org/publication/rusi-newsbrief/gaming-system-money-laundering-through-online-games
Extract: This includes, for instance, artefacts that vest the player’s character with additional powers (such as swords, armour, and magic potions) or ‘currency’ that can be used to purchase them. Online games are not regulated, which means there are no clear expectations of what game operators can or should do to identify criminal activity. In other instances, in-game items are traded unofficially on online marketplaces extraneous to the game. This underground trade has historically been closely related to ‘gold farming’, the practice of playing online games specifically to obtain valuable items and resell them to other gamers.

Since in-game items can be used to store value, some may be tempted to convert illicit income into them. In January 2019, cyber security firm Sixgill published its findings on money laundering through V-bucks, an in-game currency used in the online computer game Fortnite. According to Sixgill, criminals were using stolen bank card details to buy V-bucks from the official Fortnite store and then selling them at a discounted rate to other players on the dark web or through social media platforms.

In essence, buying in-game items with stolen card details is no different from the online purchase of any good, tangible or intangible, with stolen card details. The primary responsibility for detecting this criminal activity lies with the payment processing company. That said, the gaming company can possess valuable intelligence about the criminal’s in-game activities, such as interactions with other players, which may shed light on their identity or expose criminal networks. According toTrendMicro, some scam websites offering in-game items for sale require customers to disclose their gaming login details, thus giving hackers access to their account. As early as 2012, the same company reported that computer game hacking is especially widespread in China given its large gaming community. In August 2019, FireEye alleged that APT41, a leading Chinese cyber-criminal group, was systematically targeting the video game industry, and in one case ‘in less than three hours the group generated tens of millions of dollars of a popular game’s virtual currency [which was then] most likely sold and laundered in underground markets’ (p. 19).

The expanding international and domestic regulation of virtual currencies, also known as virtual assets, may have played its part. In October 2018, the FATF updated its Recommendations so as to require states to regulate and licence or register virtual asset service providers (VASPs). The FATF uses the following definition of virtual assets: ‘A virtual asset is a digital representation of value that can be digitally traded, or transferred, and can be used for payment or investment purposes’. Both in the physical world and online, whether a currency or commodity is valuable depends on whether people treat it as such. As the prices of Bitcoin and other cryptocurrencies demonstrate, a virtual currency can acquire significant economic value in the eyes of the public. If in-game items can be traded, officially or unofficially, there is a strong argument that they meet the FATF’s virtual asset definition. Since many games do not intend their items to be traded, it is arguably unfair for the game operator to bear the burdens of AML/CTF regulation solely on account of in-game items being traded through an unauthorised third-party website.

Counter-terrorists win
Financial crime through video games is on the rise
The creators of Counter-Strike says criminals have used it
The Economist (Nov 7, 2019)
https://www.economist.com/finance-and-economics/2019/11/07/financial-crime-through-video-games-is-on-the-rise?fsrc=scn/li/te/bl/ed/financialcrimethroughvideogamesisontherisecounterterroristswin
Extract: For people who enjoy being (virtually) shot in the head by foul-mouthed teenagers, Counter-Strike has long led the field. The game, developed by Valve Corporation, pits a team of terrorists against an anti-terrorist commando squad in a fight to the death. But Counter-Strike has appealed to more than just twitchy young men of late. On October 28th Valve announced it was stopping the trading between players of “container keys”— an in-game gambling device that players can buy (with real money) to try to win (virtual) rewards such as special weapons or clothing. The firm says “nearly all” of the trades of such keys were “believed to be fraud-sourced”. It is a rare admission of the growing problem of using video games to facilitate financial crime.

The company has released no further details, and did not reply to a request for information from The Economist. But it seems likely that the keys, which were bought with stolen credit cards, were then traded between accounts on Steam’s marketplace. Players cannot withdraw real money from their accounts, but in-game credit can be used to buy new virtual rewards or games. There is a burgeoning market (on third-party websites) for accounts already loaded up with virtual cash. Criminals can cash out by selling to gamers keen to acquire games or virtual items cheaply.

Asia Society
China and Cyber-Espionage
By Jamie Metzl
https://asiasociety.org/policy/strategic-challenges/china-and-cyber-espionage
Extract: A number of people have asked me how I made the determination described in my Wall Street Journal editorial last Wednesday that China may be one of the world’s worst state perpetrators of cyber-espionage and malicious computer hacking. Although I have spoken with a number of American officials with access to classified information who have made this assertion with great passion, I do not have access to any of these classified documents. Instead, I have decided to lay out the evidence gleaned from public sources. If there is more evidence making the case that China is involved in these activities on an official or quasi-official level, please add it in a reply to this blog post.

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防科技大學(簡體字)
https://www.nudt.edu.cn/

百度百科: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防科技大學(簡體字)
https://baike.baidu.com/item/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科技大学/22036157?fronttitle=国防科技大学&formid=1633273
節錄:中國人民解放國防科技大學(National University of Defense Technology),由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直屬,前身是 1953 年創建於哈爾濱的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工程學院,創建時毛澤東親自為學院頒發<訓詞>。

特區政府新聞公報 (2018-03-28)
立法會十八題:推動電子競技產業的發展
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803/28/P2018032800304.htm
節錄:以下是今日(三月二十八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吳永嘉議員的提問和創新及科技局局長楊偉雄的書面答覆:問題:據報,近年玩電子遊戲已由一般的消閒活動發展為電子競技(電競)。二○一六年全球電競產業的市場規模已達 4.6 億美元,可見電競已成為經濟增長新動力。有不少國家及地區定期開辦電競的培訓課程和舉辦職業聯賽,並已把電競列為體育項目。另一方面,財政司司長在公布二○一八至一九年度《財政預算案》時表示,政府會向數碼港撥款 1 億元,用於把數碼港商場發展為電競及數碼娛樂熱點,為電競比賽提供場地,以推動電競產業的發展。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一)會否考慮(i)在各區設立室內或室外的電競場地,以及(ii)調整體育政策,把電競列為體育項目;若會,詳情為何;若否,原因為何;(二)鑑於數碼港在今年二月向政府提交的《推動香港電競發展報告》中提出多項推動電競發展的建議,當中包括透過提供訓練,培養專業及業餘電競人才,政府會否鼓勵各大專院校開辦電競文憑及學士學位課程,以提升電競人才及其專業地位的認受性,從而吸引更多青年加入電競行業;若會,詳情為何;若否,原因為何;

立法會議員履歷:吳永嘉
https://www.legco.gov.hk/general/chinese/members/yr16-20/nwk.htm
選舉組別:功能界別 – 工業界(第二)
所屬政治團體:香港經濟民生聯盟(提示:梁美芬)

香港經濟民生聯盟
https://www.bpahk.org/

相關的文章:

離岸中心(六)
2010 年 8 月 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0/08/blog-post.html
節錄:理論上,凡是可供巨額資金停泊的投資產品,包括股票、房地產、私人信託、珠寶首飾以及古董文物,都可以成為不法之徒清洗黑錢的工具,人壽保單亦不例外。洗錢者選中一家保險公司,先將贓款交給保險經紀,購買大量的保險單,然後解除保險,保險公司的退款支票到達指定的帳號後,黑錢就被洗淨。

離岸中心(五)
2009 年 1 月 25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09/01/blog-post_25.html
節錄:表面上,貪官輸光了公款,暗地裡就由賭場或其附屬公司開出支票,上面的數字是扣除手續費之後的金額,貪官在第三地兌現支票,然後把錢轉移到海外的小金庫。就算日後被捕,亦可以堅稱錢已經輸清光。有需要的話,貪官亦可以辯稱手頭上來歷不明的巨款是在賭場贏回來的。換言之,輸贏都有辦法說得過去。所以,賭桌上的勝負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錢的流向。

套戥
2014 年 4 月 26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4/04/blog-post_26.html
節錄:至於大陸散戶當中,財力最雄厚的一群(即:土豪和貪官),他們的一貫做法,是透過人頭或地下管道(即:地下錢莊、澳門賭場)把錢匯到香港,然後開戶口買賣港股、基金、保單、豪宅,又或者是透過香港的金融體系,把錢轉移到西方國家,注入海外的小金庫。今時今日,大陸黑錢南下的渠道很多,要避開資本管制並不困難。法庭版的洗黑錢個案,一百幾十億是平常事。

洗黑錢督數偽術
2018 年 4 月 14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8/04/blog-post_14.html
節錄:中資機構也懂得洗黑錢,所以有「影子員工」或「影子觀眾」的做法,用來誇大營運開支或票房收入,作用是掩飾資金的去向或來源,亦可以是把維穩費落格或者瓜分(即:食夾棍、內鬼運財)。應用於新聞機構或娛樂事業的話,便是長期不上班但是名字出現於員工名單內,定時支薪的記者編輯,又或者是沒有參與電影製作,但是名字出現於幕後工作人員名單中的大陸人。

炒黃牛飛
2019 年 4 月 12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9/04/blog-post.html
節錄:在網上世界炒賣演唱會門票,其真正作用,是把需要轉移或清洗的黑錢放大很多倍,令每次行動可以發揮最大的效果,是人為的抬價。香港的地產商透過賣樓(過千萬的豪宅)協助大陸權貴清洗黑錢,一樣會透過第三者(例如:名人、藝人、風水師)抬價。是同一招來的,由財經版轉移至娛樂版,明白未?

唱片店
2018 年 12 月 7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8/12/blog-post.html
節錄:唱片公司要替歌手造勢,想安排簽名活動,要尋找適合的地點也不容易,因為唱片店已經所餘無幾。換言之,這個行業已經捧不紅甚麼人。因此新人必須帶錢入行,補貼或包起唱片的製作費用,否則由富貴父母入股或開設唱片公司也可以,情況跟香港的電視或電影業很相似。那些自資出碟或開演唱會的年輕人,通常是外國回流,資金從何而來,是否牽涉洗黑錢活動,自己想。

燒錢生意、湊客之道、中港足球
2014 年 6 月 10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4/06/blog-post_10.html
節錄:有些昂貴的玩意或燒錢的生意,是用來「湊客」的,即是跟 VIP 建立更緊密關係,方便「埋堆」(打入小圈子)。前者的例子:紅酒、茅台、錦鯉、古董、沉香木、羅漢松、高爾夫球。後者的例子:足球隊、主流傳媒、娛樂事業。既然只是工具,又或者是用來娛賓的歌姬舞女,燒錢的生意,死亡率高,不得善終,不是賣盤收場,便是關門大吉。

黑金
2012 年 4 月 10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2/04/blog-post.html
節錄:旅美華人學者陳國霖(Dr. Ko-lin CHIN)的<黑金>(商周:2004),是研究「台式黑金」這個題目的必備參考書。第四章寫黑道如何漂白,透過經營合法的生意,成功轉型,從地下走到地上,最後大哥變大亨。黑道從經營餐廳酒吧開始,然後滲透流行音樂以及演藝事業。另一個相關的行業,是台灣的有線電視,基本上是黑道所建立的。

戲如人生(二)
2015 年 5 月 29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5/05/blog-post_29.html
節錄:活地亞倫的版本:時代背景是上世紀二十年代末的美國。才子編劇想把自己的作品搬上百老匯舞台,為了籌集資金,不惜答應黑幫大哥的要求,起用他的女友。那女子既沒有演技也非常麻煩,但她的保鑣卻是真正的戲劇天才,他對劇本作出的改動,足以化腐朽為神奇。

16/11/2019

2019年11月11日星期一

秋後扇


正所謂:一次污,兩次穢,三次大結局。反正閣下已非清白之身,倒不如用盡你,盡快完成所有 Dirty Job,然後用完即棄,更加符合成本效益。難聽但貼切的比喻:男人的避孕套、女人的衛生巾。比較優雅的舊式中文:「秋後扇」。

證據 1:科大學生周梓樂早上去世,當晚警察就出動去拘捕(或預約拘捕)幾位民主派議員(提示:朱凱迪、區諾軒、陳志全、林卓廷、范國威、梁耀忠、郭家麒)。反正市民的仇警情緒高漲,索性火上加油,令仇恨升溫,讓港警承擔所有的罪孽,同時送子彈給美國佬,讓他們有干預香港事務的藉口。(幕後玩家)是否怕中美貿易談判有成果,會延長維尼的政治壽命,自己想。

證據 2:然後張曉明和譚耀宗輪流開腔,迫已經淪為政治喪屍的林鄭月娥推動 23 條立法,實行物盡其用。說穿了,是計算,怕閣下的罪孽不夠深重,死相不夠可怕。不檢便宜白不檢,把你推落火炕,然後自己去領賞,這種紅色毒男非常可怕。年輕人繼續上街?交給警察用子彈應付。對,惡性循環,仇恨升級。香港警察的黨性也許比不上解放軍(證據:只不過開了三槍實彈),但是勝在服從性高(服從高薪),不會像外國同行般倒戈(提示:玻利維亞),掉轉槍頭加入示威遊行,最終令局勢逆轉。

至於大陸官媒的讚賞,那是死亡之吻或通往地獄之路,用來引你入局,讓你萬劫不復,遺臭萬年,死後被仇家開棺鞭屍(提示:伍子胥)。文革期間,四人幫也曾經被大陸官媒力捧。毛主席仙遊,中南海發生宮廷政變,四人幫被捕,官媒被另一個派系接管,立場語調一夜轉變,香港的傳統愛國陣營嚇呆了,一時間不知道怎樣說話和做人。中國現代史充滿惡性循環,萬一你不知道甚麼叫文革,趁特區政府還沒有封網,請上網自學。結論:今日英雄,明日狗熊。光頭警長(劉澤基)且慢高興,閣下高舉雷明登鳥槍指嚇示威者的英雄照或淘寶 Figure(圖右),日後也許會有另一種讓你後悔的用途。中共的派系鬥爭波譎雲詭,頭腦簡單和沒有內線的港人未必跟得上。跟車太貼,容易出事。出得黎行,遲早要還(提示:無間道)。

結論:一舉數得,幕後玩家覺得自己很聰明。至於港人的反應,那管我死後洪水滔天。老一輩的地下共產黨員(搜尋:梁慕嫻+我與香港地下黨)說得對,林鄭放棄了管束警隊,也許她已經被架空,令警隊落入中共的手中,由地下共產黨員直接指揮,淪為鎮壓市民的政治工具。如果屬實,警察的薪水變成做 Dirty Job 的回報(從前線警察的角度看),又或者是幕後玩家收買警察的成本,由被打的香港納稅人支付。權力+暴力+金錢,所形成的鐵三角,比示威者所架設的路障更加沉重,難以搬動。這個鐵三角不但囚禁了警察,也囚禁了香港人。行兇的警察和被暴打的示威者,其實同樣受困,也同樣被潛藏的權力體制所擺佈和傷害。(利益申報:已故外公是香港警察。)

插圖來源:

圖左:街頭文宣(說明:TVB 鏡頭下的林鄭月娥)

圖右:明報(說明:在淘寶發售的光頭警長劉澤基 Figure)

參考資料/延伸閱讀:

維基辭典:過後媒人秋後扇
https://yue.wiktionary.org/wiki/過後媒人秋後扇
節錄:(粵語)秋天到了,人就容易唔記得天熱嗰陣時把扇點樣幫過自己。結婚之後,人就容易唔記得介紹另一半俾自己識嗰個媒人。形容事情做完之後,就唔記得其他人嘅幫助。

方向宇:一首扇詩 訴盡哀怨
東方日報 2019 年 9 月 8 日
https://orientaldaily.on.cc/cnt/lifestyle/20190908/mobile/odn-20190908-0908_00304_001.html
節錄:俗語說,「過後媒人秋後扇」,媒人收了媒人利是,功成身退,作為道具的扇就被遺棄。其實用「秋後扇」形容感情失落,已有二千多年歷史。漢成帝選了忠臣班況的女兒入宮,班況是漢武帝的大將軍,抗擊匈奴立下大功,班況女兒起初出任漢成帝的女文官,相當於隨身秘書,由於有才有貌有德,漢成帝賜封「婕妤」成為寵妃,漢成帝特製一輛大輦車,欲與班婕妤出雙入對,但班婕妤婉拒。

不久,能歌善舞的趙飛燕入宮,這位趙飛燕是自古以來最秀身的美人,「燕瘦環肥」就是形容趙飛燕清秀美和楊貴妃豐滿美。成帝移情別戀,許皇后與班婕妤被冷落,許皇后設神壇,早晚燒香,祝福成帝長命百歲,詛咒趙飛燕早死。趙飛燕告枕頭狀,成帝逐許皇后居眧台宮。班婕妤聽到風聲趙飛燕想趁機陷害她,於是自動請求去服侍年邁的王太后。王太后是班女的「媒人」,曾極力向成帝推薦,希望這個有才有德的好女子管教這個花心仔,沒想到班婕妤有此遭遇,於是收留她,讓她過安樂清閒日子。班婕妤在太后疼愛下,把精神放在文學創作,其中一首以秋扇比喻自己的詩傳頌至今。

誰在管治香港
梁慕嫻(前中共香港地下黨員,著有《我與香港地下黨》)
立場新聞 2019-09-25
(原刊於台灣《上報》,日期:2019 年 9 月22 日)
https://thestandnews.com/politics/誰在管治香港
節錄:先要知道香港存在一個地下黨,即是中國共產黨以地下秘密形式在香港運作的黨組織。中共正在利用發展到全港各個領域的地下黨組織去干涉香港事務。根據許家屯在回憶錄中清楚說明,他的職務對外名義上是「香港新華分社」社長,實際上港澳工作委員會(現為香港工作委員會,即香港工委)書記才是正業,是中國政府駐香港的總管。所以王志民對外名義上是中聯辦主任,實際上香港工委書記才是他的正業。香港工委不是合法的註冊組織,為了隱瞞,王志民只能以中聯辦主任身份公開活動,需要使用林鄭月娥代替他公開落實一切政策。

觀察這三個多月的運動,讓我痛心地確認了香港工委更正在直接地管治着香港警隊。特首林鄭宣佈撤回修訂逃犯條例己經毫無意義,關鍵是她堅決拒絶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香港警隊本屬港府治下的隊伍,由香港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屬下的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所管轄。但林鄭在所有的講話中,對警察的執法行為只有稱讚,支持和縱容,沒有提出監督和制衡的需要,這其實是放棄了對警隊的管治。盡管各界人士都強烈表達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重要性,她仍然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嚴防死守對警隊的調查,繼續遵照中共「止暴制亂」的政策,是戀棧權位放棄管治,把警隊拱手献給中共,實在罪不容誅。我寄望更多埋伏在警隊和各行各業的地下黨員的覺醒,請他們克服恐懼,勇敢站出來指證:因為地下黨的存在,「一國兩制」是一場騙局。

A REPORT OF THE 2019 HONG KONG PROTESTS
Martin Purbrick 
Asian Affairs (Oct 14, 2019)
https://www.tandfonline.com/doi/full/10.1080/03068374.2019.1672397
Abstract: This article is written by a former Royal Hong Kong Police officer whose service included Special Branch engaged in counter-terrorism intelligence, and who is currently resident in Hong Kong. It offers a detailed chronological overview of the development of the 2019 protests in Hong Kong; analyses the problems with the political response on the part of the Hong Kong and Beijing governments; it also looks at the tactics employed by the protesters, and critically examines the tactical and strategic response to the protests by the Hong Kong police. It also discusses the broader social and economic causes of the protests, and how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might best respond to these challenges.

前政治部警官:
暴力及和理非示威者無差別處理的失誤 論警政模式必然改革
明報 2019-10-20
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節錄:曾任職政治部的前皇家香港警察 Martin Purbrick 在最新一期學術期刊 Asian Affairs <亞洲事務>撰寫〈2019 香港示威報告〉一文,提及警隊處理反送中遊行集會時,將暴力示威者及和理非示威者「無差別式」處理的失誤,並論及香港警政模式的變化。 Purbrick 在 1980 年代來港加入皇家香港警察,曾駐守商罪科、刑事情報科,並曾任職政治部(Special Branch)參與反恐工作,現為本港一大型機構的保安主管。

Purbrick 指在六七暴動時,警隊的行動如沒有社會公眾支持,根本是無法有效地處理社會上左派的激烈行動者,亦無法阻止暴力化行為; 2019 年警方卻仍選擇無差別式處理暴力示威者及和理非遊行集會人士,部分前線警察缺乏紀律,多次警民衝擊下,終至公眾對警隊怨恨日益加劇,令到「香港警隊由一支廣為公眾接受及支持的隊伍,成為公眾最不信任及討厭的隊伍,警隊亦陷入其合法性的危機(crisis of legitimacy)」。

整個事態的轉捩點在 7 月 21 日,即示威者到中聯辦塗污國徽及元朗港鐵站的襲擊事件,元朗襲擊案中,警務人員接報後 39 分鐘後始到場,但無介入,終引致警黑合謀的指控,公眾開始廣泛地標籤警察為「黑警」(black police)。特區政府管治處於癱瘓狀態下,根本不能以警隊去解決政治問題,但警隊終卻被安排成為解決問題的方案,促使前線警與示威者進入互相仇恨不斷升溫的狀態。

玻利維亞警察倒戈 加入與示威者遊行
頭條日報 2019-11-11
https://hd.stheadline.com/
節錄:南美洲國家玻利維亞上月爭議性總統大選結果,引發連日示威及警民衝突。上周五,玻國三個城市的部份警察卻倒戈加入反政府示威行列,在行政首都拉巴斯,有警員和示威者一同遊行。據法新社記者報道,數十名警察上周五加入行政首都拉巴斯的示威行列,他們在普拉多大道遊行,高呼反對總統莫拉萊斯的口號。電視台還播出警員和示威民眾在拉巴斯市中心握手的畫面,這與過去三晚警民衝突的狀況形成對比。玻利維亞十月二十日舉行總統大選,掌權近十四年的六十歲左翼總統莫拉萊斯贏得連任,但計票過程一度中斷,部份民眾質疑舞弊,選後出現街頭抗議及暴力,並演變為全國性政治危機。

相關的文章:

紅黑
2013 年 9 月 13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3/09/blog-post_13.html
節錄:主流傳媒把警務督察協會主席曾昭科擺上台,要求他回應事件。老一輩的香港人都記得這個名字,因為在火紅年代,有一位潛伏於香港警隊中的紅色無間道,名叫曾昭科,後來身份曝光,被殖民地政府遞解出境,經羅湖返回大陸,晚年成為政協人大。今天的警務督察協會主席,曾經透過傳媒鄭重澄清,他跟名留青史的那一位,沒有血緣關係,只是同名同姓。是否借古諷今,自己想。

俾面套制服
2013 年 3 月 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3/03/blog-post.html
節錄:「俾面」是粵語,解尊重。例句(古惑仔口吻):「我哋唔俾面阿 Sir,都要俾面套制服!」(黑社會小嘍囉:就算不給警察面子,也要尊重他身上的制服!)試過有八十後警務人員和空中小姐在工作間內跟同事擺出意淫 pose 拍照,然後把「制服誘惑」上載到社交網站,經網友廣傳之後,再流入主流傳媒手中。由於影響公司形象,管理層大為震驚,立即把有關的員工革職。

聖誕死仔包
2008 年 12 月 14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08/12/blog-post_14.html
節錄:外公是廣東人,一輩子當警察,上世紀三十年代入職。他說淪陷期間香港街頭有不少死屍,一排排用布蓋著,如果你把布掀起,會見到大腿的肉已經被割去,因為餓死的人身上的肉本來就不多,而大腿的肉比較厚和完整。被割去的肉通常會被製成食物果腹(外公的版本是人肉雲吞),又或者在黑市中(被當作豬肉)出售。

Know Your Customer
2019 年 11 月 2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9/11/know-your-customer.html
節錄:香港的營商環境發生質變,不論是華資、中資還是外資,都需要重新評估在香港做生意的風險,重新審視這個城市所潛藏的權力體制和遊戲規則,也要重新認識年輕一輩的黃絲顧客。華資可以派錢或捐地自保,外資可以分階段撤出香港,但是中資沒有這些選項。

價值崩潰
2019 年 7 月 27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9/07/blog-post_27.html
節錄:但是舊的一套已經行不通了,新的一套到底是甚麼,還沒有人可以說個清楚明白。幕後黑手(提示:中聯辦)試圖繞過舊制度奪權,令部份組織或制度被架空(例如:警察、立法會),無法發揮應有的功能。港人終於明白,我們只能靠自己,「基本法」和「一國兩制」是空話,重要關頭根本保障不了甚麼。

奪權
2019 年 10 月 20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9/10/blog-post_20.html
節錄:簡單地說,是強硬派想奪權,因為他們想全面以及徹底地控制香港,而反送中運動是導火線。如果文革是毛澤東利用年輕人(紅衛兵)打倒劉少奇奪取權力,今日的版本是強硬派利用香港的社會矛盾爆發所提供的機會奪取控制權,同時指控年輕人受外國勢力的指示或資助。情況有別,但是動機如一,離不開奪權兩個字。

抱薪救火
2019 年 8 月 15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9/08/blog-post_15.html
節錄:你依賴誰,就會被誰制服,被要脅,被反咬一口,甚至是被咬住咽喉,這是林鄭的處境。港大培養出來的舊精英被捲入中國特色的權力鬥爭,因此跌落罪惡深淵,結果聲名狼藉,最後粉身碎骨。對,首先是她,然後才是香港。起來抗爭的港人還有一線生機,但她沒有。中國政治是絞肉機,首先被推落深淵是林鄭,稍後還有一堆陪葬品,所以有人開始替自己鋪設下台階(提示:張建宗)。

清檯
2017 年 8 月 17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7/08/blog-post_17.html
節錄:國企或官媒或大學的黨委書記,所擁有的權力,足以凌駕首席執行官或校長,令後者變成有名無實的扯線木偶。林鄭月娥是否這種木偶,自己想。對股東來說,上巿的紅籌國企增設黨委,肯定是壞消息,因為這意味著股東的利益排在共產黨之後。對外資來說,發現遊戲規則對自己不利,他們會分階段撤退,令香港不再是國際金融中心。餘下港資和中資,塘水滾塘魚,變唐人街中餐館。

登上懸崖峭壁的女子
2017 年 3 月 29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7/03/blog-post_29.html
節錄:工作上,林鄭月娥面對一大群紅色背景的毒男(狠毒男人)。在經濟層面,林鄭月娥同樣面對紅色勢力所帶來的挑戰。英資裁員(例如:匯豐、渣打、國泰),外資金融機構的後勤部門遷移到東九龍,把中環的甲級商廈讓給中資。人傻錢多的中資繼續高價搶地,令麵粉(地價)貴過麵包(樓價),華資地產商見狀讓路。中資進駐資產市場所帶來的扭曲,普羅大眾都感受得到。

玻璃懸崖
2015 年 10 月 30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5/10/blog-post_30.html
節錄:「玻璃懸崖」(Glass Cliff) 是指女性在突破「玻璃天花」(Glass Ceiling) 之後,卻發現自己身處險境,有如站立於懸崖邊,稍有差錯便粉身碎骨。原因?只有當企業或組織面臨重大危機的時候,「玻璃天花」才會短暫打開,讓女性接受高風險以及容易失敗的任務。然而,當企業或組織渡過難關之後,「玻璃天花」又會重新關閉,再度由男性掌握大權。

陷阱
2015 年 2 月 23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5/02/blog-post_23.html
節錄:處身於男性主導行業的女人,要跟身邊的男士們建立起信任和默契,又或者建立起自己的收風渠道,絕非易事。男人不說的事情很多,那些重要那些不重要,女人要用智慧來區分。有些重要的事情,男人不會告訴你,而你又笨到不去打聽的話,結果便是失禮於人前。更嚴重的後果,是被男人們合力擺佈或出賣,成為他們的棋子或替死鬼。

女人勿近(二)
2012 年 5 月 23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2/05/blog-post_23.html
節錄:女性要在男性主導的行業中立足或者向上爬,要面對不少困難。首先是欠缺支援。這些行業中,具備知識、經驗、人脈和權力的,通常都是已婚的中老年男人,為了避免性騷擾指控,不想惹上師生戀嫌疑,又或者怕家中老妻不高興,他們通常不會刻意栽培女弟子。挑選接班人的時候,會傾向選個男的。這些行業的女性,由於得不到男高層的指點與提拔,事業發展很容易行人止步。

11/11/2019

2019年11月2日星期六

Know Your Customer


事情並非年輕人發脾氣,搞對抗鬧事縱火堵路襲擊警察破壞地鐵站,令港人減少出外消費,餐飲零售無生意爆發裁員倒閉潮,連累基層打工仔失業無工開,中小企要向誠哥申請「萬應錢」江湖救急那麼簡單,而是香港的營商環境發生質變,不論是華資、中資還是外資,都需要重新評估在香港做生意的風險,重新審視這個城市所潛藏的權力體制和遊戲規則,也要重新認識年輕一輩的黃絲顧客。

後知後覺的華資

對華資大商家來說,過去五個月的社會運動是個 Wake up call,讓他們明白年輕黃絲跟中老年藍絲的分別,以及向中共投誠示忠所需要付出的代價(提示:美心+伍淑清)。特區政府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絕回應民意,令港人變成真正的抗爭者,突破了過去的框框(和理非)。沒有解決的問題會變質,運動的焦點也會隨時間轉移。社會運動要持續下去,就要開拓新的抗爭空間,建立不同的渠道以及嘗試不同的手法,讓不同的人在社區或網上找到適合自己的參與方式,導致民間的創意大爆發。證據:

1. 港人不再理會有沒有警方發出的不反對通知書,隨時響應網上的號召自發上街,令本來只供消費,為商人利益服務的商場變身抗爭活動的場所,四方型的迴廊變成供詩歌班站立唱出<願榮光歸香港>的地方,商場的中庭成為指揮站立的地方或樂隊的樂池,用來舉辦公眾論壇也可以(例如:新城市廣場)。

2. 商場客戶服務員所坐的位置以及背後貼出告示的圍板則變身連儂牆,貼上不同顏色的便條紙或街頭文宣,然後被大陸人或親共藍絲衝前撕毀,導致黃藍紅陣營在商場之內混戰。對於親共和親建制的華資大商家來說,這些事情無法想像或預料,也沒有指引可以提供給前線員工(例如:保安員)參考。

你叫華資怎麼辦?包容年輕黃絲的話,會被大陸官媒點名批鬥,罪名是支持港獨運動或顏色革命,即是造反,不但會失去大陸市場,而且是抄家殺頭的死罪(根據中共的標準)。趕走年輕黃絲,發表支持警察的言論,容許警察進入商場內鎮壓(暴打或抓捕)示威者?你會得到美心(提示:伍淑清)或優品 360(提示:福建幫)的待遇,即是:被「裝修」+罷買+罷食(搜尋:Google+黃藍終極地圖)。

年輕黃絲有自己的態度,覺得消費並非用錢購買商品或服務那麼簡單,可以是一種政治表態或不合作運動。網上有人推出「米豬連」標籤或貼紙(解釋:Michelin 米支連的改良港版,見上圖),號召網民光顧反送中的良心小店,並且提出共建「黃色經濟圈」的想法,同時杯葛(罷買+罷食)支持警察或親中共的藍色或紅色連鎖集團(例如:中銀,見下圖),亦即是有長期抗爭的思想準備。黃藍紅之間,你叫生意人如何定位,應該怎樣表態?選擇年輕黃絲、中老年藍絲,還是義無反顧地投共(提示:何君堯、石鏡泉)?

事情還有另一個角度:年輕黃絲不但是消費者,也是企業的勞動力(僱員)。年輕黃絲上過戰場,流過血,對權力鬥爭有經驗,已經醒覺,不輕易妥協,不接受廢話,懂得玩組織動員和設定限期,是強硬的談判對手,足以令藍絲商人畏懼(提示:本地生對待大學校長的手法)。華資如果想保護自己的利益以及追隨中共標準的政治正確,是否應該在招聘員工的時候避開年輕黃絲?面試試題玩政治審查?還是放棄本地生,聘請已經被中共洗腦的海歸派、內地生或新移民?

外資保險公司的玩法:刊登簡體字的招聘廣告,寫明歡迎內地學歷,具備內地客戶者優先考慮,結果請了不少大陸女人,榨乾了她們的內地人脈之後用完即棄,演變成勞資糾紛。對,交數工具。北姑利用港男移居香港,然後被外資保險公司用完即棄,是否報應,自己想。僱主僱員各懷鬼胎,這種關係不可能長久,跟北姑與港男的情緣一樣短暫和功利。港式勞資關係,向來缺乏信任,如今還要引入政治審查,令黃絲被排斥,藍絲只請紅絲,然後過橋抽板。這種地獄職場,還有甚麼值得留戀?這種形勢,(專家們)還好意思叫年輕人操練面試技巧(扮演另一個人)或堆砌履歷(讓中間人收集出售)?難怪女狀元跑去選美,一大群外國回流的年輕人湧入娛樂圈碰運氣,然後淪為半紅不黑的暗星,日久被淘汰。

扯遠了,說回來。如果華資是地產商,問題就更複雜,因為部份的大陸官媒把年輕人的怨氣歸咎於高樓價,亦即是把暴動的責任全部推卸到地產商的身上。對,玩「鬥地主」,發動群眾鬥群眾,即是以偏概全和轉移視線(避談問題的根源即是送中條例),那是中國共產黨的慣技。所以你會見到香港的地產商主動承擔社會責任,或捐獻土地讓官府興建過渡性房屋(例如:新世界+鄭志剛+捐 300 萬呎農地),或提供「萬應錢」協助飲食業週轉(例如:李嘉誠基金會+ 10 億元「應急錢」),是自我保護還是穫利回吐?抑或向港人派發「贖罪券」或「掩口費」?自己想。

有不願透露姓名的香港商人跟外國傳媒說,沒有想過要被迫表態,也不想在黃藍紅陣營之間作出取捨,只想保持中立,繼續做生意賺錢。華人社會的生意人通常保守勢利,不想改變現有的體制,原因是官府的政策保護商家(證據:立法會的功能組別),又或者商人已經勾結官員成為利益共同體(提示:許仕仁+新鴻基地產)。但是過去五個月的局勢變化得很快,這場政治風暴把各行各業的僱主和僱員都捲了入去,華資、中資或外資無一倖免,已經容不下所謂的「政治中立」。

更何況,所謂的「政治中立」或「自由市場」也不過是幻象。香港很右,商界或職場的遊戲規則向既得利益者(僱主和商家)傾斜,這個道理,小市民、消費者和打工仔一定懂。既得利益者的人生已經進入「收成期」(出處:保險界代表陳健波),不想重新適應另一套遊戲規則,他們的守舊思想也讀不懂年輕黃絲的消費態度,也不想跟年輕人對話,於是用「政治中立」來包裝自己,以為不得罪任何一方,就可以生活如常,然後收割+上岸+移民,從此美女+美食+旅遊。對,韋小寶。Know your customer (KYL 銀行界的反洗黑錢用語)?藍黃價值觀不同,難以溝通。不自由無寧死?那是人家的孩子,我的孩子在外國。

懂得跟年輕黃絲溝通的,是處於弱勢的少數族裔。被捲入政治風暴的重慶大廈南亞裔商戶把壞事變成好事(提示:岑子杰兩次被襲擊+清真寺被藍水污染),向年輕黃絲派水示好之餘,趁備受主流社會的注目,把握時機舉辦「導賞團」,推出「感謝日」(抄襲自日資百貨公司的宣傳手法),派出懂粵語的南亞裔社工帶領年輕黃絲參觀重慶大廈,介紹裡面的商店和食物,即是推銷+We connect,結果成為逆市奇葩。印度裔棟篤笑藝人阿 V(原名:Vivek Mahbubani)說,那是重慶大廈多年來最好生意的一日。逆境迫弱勢社群動腦筋,順境令既得利益者懶惰。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這是道家的道理,卻由南亞裔來示範,說明香港的生意人已經不懂得動腦筋,也許是因為被官府(以及背後的中共)馴養得太久,錢賺得太多太容易,失去了適應能力,也跟處於弱勢的年輕人脫了節。

沒有選擇的中資


華資可以派錢或捐地自保,外資可以分階段撤出香港,但是中資沒有這些選項。

華資大商家的兒孫通常都有人大或政協身份,但是他們並非共產黨的嫡系人馬,從中共的角度看不是自己人,用完即棄,所以大陸官媒可以批鬥李嘉誠。中資跟中共體制的聯繫比華資更加密切,如果是紅籌(例如:中銀、中旅、華潤、招商局),它們直屬國務院下面的某個部委,高層必定是共產黨員,表面上比港人更能掌握國情,代價是容易被捲入中共的派系鬥爭,處事的自由度和靈活性也比華資少。至於那些在香港上市的大陸民企,老闆通常是來歷不明的白手套(提示:假如我是真的),跟中共派系之間的關係比較隱晦或迂迴曲折,中間牽涉很多層的離岸公司,不容易追查,出事之前亦未必有預兆,起跌升沉的速度舉世無雙(提示:殺豬榜)。中資的宿命,是容易被捲入派系鬥爭,紅籌、 H 股和民企皆如是。

中資機構怎樣面對香港的民意(尤其是破壞力最強也最反共的年輕黃絲),視乎背後是中共的那一個派系(強硬派 vs 溫和派),而作為中共的外圍組織(提示:黨委書記),中資需要執行政治任務,行事難免會違反商業原則(例如:摸頂入市收購走下坡的行業或公司,例如:TVB ),令局外人(例如:外國的機構投資者)看不透,分析的難度高,影響集資能力和信貸評級,這是依附中共的代價。

假設中共繼續收緊對香港的政策,即是把強硬路線執行到底,中資需要承擔的政治任務離不開:1. 在具備戰略價值的行業中爭取領導地位或話事權(最大的市場份額)或購入龍頭企業的控股權。2. 出錢出力出人壯大愛國愛黨力量,對抗黃絲,直至在街頭集結的港人消失,完全放棄抗爭為止。問題是:買兇或動員的錢(即:日薪+飯盒+武器)從何而來?國家提供的維穩費還是中資自籌?想辦法搶香港人的錢(例如:特區政府把工程合約判給中資,使用公帑的資助或公營機構增加聘請內地人讓他或她執行政治任務)?抑或中資趁機侵吞國家提供的維穩費(即:報大數+食夾棍),用來補貼被「裝修」的維修費用?組織動員的過程中,中聯辦又扮演了甚麼角色?這些國家機密,不要問 Auntie,自己想。

當中共的強硬派加強控制香港,用黑社會或間諜手段對付年輕人,令小朋友有傷亡,壓迫越大,反抗越大,仇恨越結越深,只會令更多年輕人投向港獨陣營。中資無法跟中共體制切割,也沒有違抗命令的自由,只會繼續成為年輕黃絲的攻擊目標(證據:中國銀行被裝修的程度),以及成為被杯葛(罷買+罷食)的對象(見下圖),因而影響生意。從中資的角度看,當內地和香港市場同時走下坡,經營壓力有增無減,必定會反映在財務狀況或股價走勢之上。去美國集資之路已斷,去英國也不受歡迎(證據:港交所收購倫交所被拒絕),靠港股集資,然後中資聽命於中聯辦,出錢出力組織動員愛國愛黨力量(即:北角福建幫+荃灣藍衣人+元朗白衣人),讓他們暴打上街的港人?中資(定義:紅籌+ H 股+民企)佔港股市值的比例是 67%(來源:港交所)。港式財技是供款養仇家,黃絲打工仔女每個月供強積金,等於送錢給中共買兇打自己友,問你死未?罷交稅之餘(出處:何韻詩),港人是否應該罷供強積金(提示:700 騰訊 + 941 中移動)?

結論

長遠來說,年輕黃絲的態度是否可以改變香港經濟的發展模式(例如:靠消費推動增長,靠炒賣製造財富)、職場文化(例如:長工時)和生活習慣(例如:依賴港鐵出入),有待觀察。年輕人更新了抗爭模式,但是還沒有爭取到足夠的權力去改變遊戲規則。香港的保守右翼(中老藍絲)勢力強大,而且跟中共的紅色體制結盟(證據:大商家的兒孫是人大政協),形成一塊堅硬厚實的高牆,不會一下子被雞蛋所推翻。此外,中資進駐各行各業,回歸之後過百萬大陸人移居香港,令商場或職場的生態環境改變,政治審查日趨普及,中國特色的潛規則滲透香港,部份行業更加是排斥本地人,港人連入行也不容易(提示:黃之鋒參選區議員被 DQ),更不要說向上爬成為高層,然後改變某個組織或行業的價值觀。這種形勢,香港經濟的轉形之路非常艱辛,事情並非叫口號或唱歌那麼簡單。

插圖來源:

上圖:連登討論區
https://lihkg.com/thread/1634275/page/1

下圖:溫水劇場(作者:白水)

延伸閱讀/參考資料:

網民創作「米豬連」 貼紙推介撐「黃店」
巴士的報 2019-10-12
https://www.bastillepost.com/
節錄:繼罷買「藍絲」商鋪及食肆後,反修例示威者日前發起連串支持「黃絲」食肆的行動,最新推出「米豬連」貼紙標籤,方便其他人識別光顧。網民創作「米豬連」推介撐「黃店」。有網民惡搞星級餐廳評鑑「米芝蓮」,配上網上討論區豬仔貼圖,推出「米豬連」貼紙標籤,任人下載,提醒可貼在支持反修例示威的食肆內,讓相同政見人士識別光顧。另外,有網民繼續根據食肆的政治立場整理成地圖,讓食客罷買「藍店」或「幫襯(光顧)黃店」,並提醒留意會否有食肆見風使舵「扮黃」,甚至有人呼籲逢周四支持「黃絲」食肆,希望其他人響應號召。

連登討論區:香港人請承認自己根本唔係搞緊革命
作者:Nobleman
https://lihkg.com/thread/1684287/page/1
節錄:Weekend 做 part time protester,出席下遊行,發下夢,圍住班狗叫下口號,罷買罷食已經叫最成功。但咁樣就叫革命咩?咁樣叫反抗咩?每晚叫完一大輪第朝起身返工,照交稅照搭黨鐵。罷搭黨鐵係咪真係咁難呢?你話冇得揀,但事實係香港冇邊到係巴士去唔到小巴去唔到,甚至再盡啲行都總會行到掛?依個其實正正係香港人面對緊最大嘅問題。永遠只能「部份地參與」「部份地支持」「部份地革命」「部份地反抗」我冇辦法罷搭鐵,因為會影響到我原來嘅生活模式。依個就係你冇罷搭嘅原因,亦係點解香港人只有 part time protester 嘅原因。唔敢打狗,因為會坐監。唔敢罷搭,因為會遲到。唔敢罷工,因為會比人炒。咁我想問你,當你連改變自己嘅生活都唔肯嘅時候,談何反抗?談何革命?談何改變社會?然後警惕自己同其他手足,我地要更加更加努力,先可以對得住每一個已經為此奉上咗一生,性命嘅人。革命不是請客食飯,反抗不是唱歌 Repost。

高院頒臨時禁制令
禁連登、Telegram 等網上平台發布煽惑暴力言論
眾新聞 2019 年 10 月 31 日
https://www.facebook.com/pg/hkcnews/posts/
節錄:高等法院周四(31 日)傍晚緊急開庭聆訊,處理律政司入稟申請頒發臨時禁制令,禁止任何人非法於網上論壇及通訊軟件,包括連登及 Telegram,發布任何訊息或言論可促進、鼓勵或煽動其他人士威脅使用暴力,包括非法傷害他人及損壞香港的任何財物,或協助及教唆他人作出相關行為。高院法官高浩文聽畢律政司代表陳詞後,頒下臨時禁制令,有效期至 11 月 15 日早上 10 時半。法官指,雖然臨時禁制令限制了言論自由,但言論自由並非絕對權利。連登管理團隊晚上 8 時發公告表示,目前並未收到由法院發出之禁制令,未能作出評論,但促請香港政府聆聽市民訴求,勿以打壓方式解決提出問題的一方,損害香港國際聲譽。今次是反修例運動以來,法庭頒布的第 7 份臨時禁制令。

新世界捐 300 萬呎農地 鄭志剛:出於社會責任
晴報 26/09/2019
http://www.etnet.com.hk/www/tc/lifestyle///62233
節錄:新世界發展(港股編號:17)昨率先宣布將捐出 300 萬平方呎農地,首批逾百間「社會屋」可望 2022 年落成,約萬名基層可受惠,強調是出於社會責任。新世界發展執行副主席鄭志剛昨表示,將捐出 300 萬呎農地建「創意社會屋」,當中 3 分 1 首選撥予社企「要有光」,目前已將鄰近天水圍西鐵站的 3 幅合共 2.8 萬呎地皮,以象徵價 1 元租予「要有光」興建「光村」,約百間 300 呎單位最快在 2022 年落成,有子女的低收入家庭先受惠,而該 2.8 萬呎地皮年期為 28 年,至 2047 年。

恒地確認借地建 2000 伙過渡房屋 目標惠及 4 萬人
明報 2019 年 11 月 2 日
https://www.mpfinance.com/fin/instantf2.php?node=1572668883225&issue=20191102
節錄:恒地(港股編號:12)宣布,響應港府加快和增加興建過渡性房屋的政策,借出一幅位於錦田錦上路江夏圍約 42.8 萬方呎土地,為期 7 年,可供興建約 2,000 個組合屋單位,供正在輪候公屋的劏房戶及低收入家庭入住,目標希望能惠及近一萬個家庭,共約 4 萬人。集團指,根據目前的構思,項目將採用組裝合成建築法(MIC),每幢樓高四層,每個單位面積介乎 150 至 350 平方呎,切合一至五人家庭,以至長者及傷健人士的需要。項目亦會增設各類社區設施,恒基會義務負責前期規劃工作,並由社福機構負責興建及遴選申請入住的家庭和日常管理等。恒基地產主席李家誠表示,選址江夏圍地皮,主要是考慮到地點的便利,由這裡步行至港鐵錦上路站僅需 15 分鐘,附近亦有街市和市集等民生設施,能照顧居民生活所需。

李嘉誠基金會:
10 億元「應急錢」計劃 首批襄助飲食業
2019 年 10 月 29 日
https://www.lksf.org/li-ka-shing-foundation-creates-hk1-billion-crunch-time-fundfirst-phase-to-supportfb-industry/?lang=hk
節錄:香港現正面對前所未有的挑戰,為解飽受打撃的中小企燃眉之急,李嘉誠基金會早前宣布捐款 10 億元「應急錢」;眼見飲食業困難每況愈下,較「沙士」時更嚴峻,除整體營業額大跌三成,兩個月間約 200 家食肆結業及遣散員工,為紓緩即時財困,第一期「應急錢」計劃先動用 2 億元支援飲食業,合資格的中小型食肆每間可獲 6 萬元「應急錢」,款項預期於 11 月底前發放。為令資金盡快送到有需要協助的食肆手上,撐過這艱難時刻,基金會將以最信任的態度,訂定最簡易的批核過程,只要申請者符合中小企定義,僱用少於 50 人,持有效商業登記及飲食業牌照(普通食肆/小食食肆/燒味及鹵味店)便可申請。

The New York Times
THE NEW NEW WORLD
Why Many in China Oppose Hong Kong’s Protests
It goes beyond propaganda.
By Li Yuan, July 1 2019
https://www.nytimes.com/2019/07/01/business/hong-kong-china-protests.html
Extract: Cecilia Zhang is the sort of Chinese person who you might think would be sympathetic to the protesters in Hong Kong. She went to a prestigious American university, gets her news from foreign media and has no plan to move back to the mainland from Hong Kong, where she has worked in the financial industry for the past four years. But she says she doesn’t understand why people in Hong Kong continue to take to the streets. In fact, she thinks they should go home. Now Hong Kong has become a source of what many mainlanders fear most: instability. They don’t see a fight over individual rights. They see ungrateful separatists and troublemakers. And they believe the Communist Party will get its way eventually. “I want to take the best of Hong Kong, but I won’t take part in that nonsense local stuff,” said Ms. Zhang, the Hong Kong resident from the mainland. “If there’s no return on your investment, what’s the point?”

And it reflects a deeply rooted belief in the success of what many call the China Model: economic growth at the cost of individual rights. The Communist Party has long pushed the Chinese people to look at the world through the lens of economic interests, and skeptical attitudes toward the Hong Kong protests show it has taken firm root. Freedom can’t fill stomachs, this thinking goes. And individual rights of the kind that people in Hong Kong enjoy — to challenge the government in the press, in the courts and on the streets — would lead to chaos in China, bringing back poverty and hunger. That attitude even among the elite suggests more conflict ahead between Hong Kong and the mainland. It also casts further doubt on the possibility that as China becomes more middle class, its people will inevitably demand more individual rights, forcing the Communist Party to ease its control over society or even democratize.(Auntie 的補白:這篇文章解釋海歸派為何對示威者缺乏同情,原因是價值觀跟中共一致,覺得金錢比自由更重要。)

The Atlantic
Decades of Being Wrong About China Should Teach Us Something
American analysts keep trying to fit the country into familiar patterns — ignoring the many ways in which it’s an exception.
Amy Zegart (JUN 8, 2019)
https://www.theatlantic.com/ideas/archive/2019/06/30-years-after-tiananmen-us-doesnt-get-china/591310/
Extract: China’s domestic political system has also defied predictions. Many declared that China would eventually go the way of the other “Asian tigers” — Japan, Taiwan, and South Korea — which became more democratic as they grew rich. That never happened. And when the democratic wave swept across the communist world from 1989 to 1991, ending the Cold War and leading some to declare that the “end of history” had arrived, it skipped China. With dizzying speed, the Berlin Wall fell, East and West Germany were reunified, the Soviet Union collapsed, the Iron Curtain tumbled, and all the former communist regimes of Eastern Europe were replaced by democratically elected governments. The communist old guard was ousted just about everywhere except Beijing. When China’s moment of reckoning came, Communist Party leaders chose bullets, not ballots. And they made a long-shot, long-term Faustian deal to guarantee economic development in exchange for continued party control that has lasted ever since.

Why have so many been so off about China for so long? In part it’s because policy makers and academics alike look for patterns, not exceptions. We are trained to generalize across cases and use history as a guide to the future. But China has always been sui generic — an innovator in the ancient world that became a poverty-stricken nation in the modern one; a nation with a deep and proud imperial history ruled by a post-1949 Communist leadership with an aversion to remembering it; a rural nation with some of the world’s most sophisticated high-tech surveillance.(Auntie 的補白:這篇文章解釋美國為何錯判中國,中國的經濟發展為何沒有帶動民主訴求。)

Nikkei Asian Review
From Hong Kong to the NBA, how China is losing the media war
As tired tactics undermine Beijing's propaganda machine, protesters build a nimble digital operation
Michelle Chan (October 23, 2019)
https://asia.nikkei.com/Spotlight/Cover-Story/From-Hong-Kong-to-the-NBA-how-China-is-losing-the-media-war
Extract: But as the citywide protests, sparked by a piece of legislation that would have allowed Hong Kong residents to be extradited to the mainland, entered their fifth month and morphed into a wider call for democratic freedoms, they realized that street battles alone would not be enough to sustain the movement's momentum. "We all know we are here for a long game, and the protest cannot go on without broad public support," said Michael. "We have to win people's hearts before we can win the fight." Wary that the government -- with its vast resources and its access to global and local media channels -- was able to drive the news cycle with its own interpretation of events, Michael and Stella, as part of a larger group of protesters, began to organize the "Citizens' Press Conference" to speak for themselves.

This idea was first proposed on LIHKG, a Reddit-like online forum in Hong Kong that has been widely used by protesters. Within days, the group amassed over a hundred enthusiastic volunteers, some with experience in media and public relations, to get the ball rolling. Depending on their expertise, volunteers were divided into teams, covering everything from media liaison to logistics to writing and translation. On its debut on Aug. 6, dozens of local and international journalists packed into a tiny temporary press room in a downtown commercial building. The spokespeople, wearing face masks and helmets to conceal their identities, delivered speeches and answered questions eloquently in Chinese and English. Sign language interpreters worked simultaneously.

Hong Kong youth protesters are the dynamic employees of the future
Martin Purbrick
Published on June 13, 2019
https://www.linkedin.com/pulse/hong-kong-youth-protesters-dynamic-employees-future-martin-purbrick/
Extract: The protesters I saw in Central yesterday were all younger than 25. They are Generation Z. They received their first mobile phone at age 10 and the smartphone is their preferred method of communication. They are great communicators and skip between multiple applications seamlessly. WhatsApp, Telegram, Signal, and online gaming platforms are where they communicate. They are quicker and organise better than the generation stuck on email and phones. They eschew leaders, find consensus, and organise organically with a natural collaborative mindset. Using online mobile communications they communicate quickly, reach consensus and act. They stood up and spoke up yesterday in Hong Kong. Now is the time to guide this generation, not alienate them. (Auntie 的補白:作者是曾任職皇家香港警察政治部的英國佬。)

A REPORT OF THE 2019 HONG KONG PROTESTS
Martin Purbrick 
Asian Affairs (Oct 14, 2019)
https://www.tandfonline.com/doi/full/10.1080/03068374.2019.1672397
Abstract: This article is written by a former Royal Hong Kong Police officer whose service included Special Branch engaged in counter-terrorism intelligence, and who is currently resident in Hong Kong. It offers a detailed chronological overview of the development of the 2019 protests in Hong Kong; analyses the problems with the political response on the part of the Hong Kong and Beijing governments; it also looks at the tactics employed by the protesters, and critically examines the tactical and strategic response to the protests by the Hong Kong police. It also discusses the broader social and economic causes of the protests, and how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might best respond to these challenges. (Auntie 的補白:同一個英國佬寫的文章,他認為香港警察對付示威者時用錯戰術,這是英文原文,網上有<明報>提供的中文報導。)

前政治部警官:暴力及和理非示威者無差別處理的失誤 論警政模式必然改革
明報 2019-10-20
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節錄:曾任職政治部的前皇家香港警察 Martin Purbrick 在最新一期學術期刊 Asian Affairs <亞洲事務>撰寫〈2019 香港示威報告〉一文,提及警隊處理反送中遊行集會時,將暴力示威者及和理非示威者「無差別式」處理的失誤,並論及香港警政模式的變化。 Purbrick 在 1980 年代來港加入皇家香港警察,曾駐守商罪科、刑事情報科,並曾任職政治部(Special Branch)參與反恐工作,現為本港一大型機構的保安主管。

Purbrick 指在六七暴動時,警隊的行動如沒有社會公眾支持,根本是無法有效地處理社會上左派的激烈行動者,亦無法阻止暴力化行為; 2019 年警方卻仍選擇無差別式處理暴力示威者及和理非遊行集會人士,部分前線警察缺乏紀律,多次警民衝擊下,終至公眾對警隊怨恨日益加劇,令到「香港警隊由一支廣為公眾接受及支持的隊伍,成為公眾最不信任及討厭的隊伍,警隊亦陷入其合法性的危機(crisis of legitimacy)」。

整個事態的轉捩點在 7 月 21 日,即示威者到中聯辦塗污國徽及元朗港鐵站的襲擊事件,元朗襲擊案中,警務人員接報後 39 分鐘後始到場,但無介入,終引致警黑合謀的指控,公眾開始廣泛地標籤警察為「黑警」(black police)。特區政府管治處於癱瘓狀態下,根本不能以警隊去解決政治問題,但警隊終卻被安排成為解決問題的方案,促使前線警與示威者進入互相仇恨不斷升溫的狀態。(Auntie 的補白:這是<明報>的報導,提供了該文的重點。)

誰在管治香港
梁慕嫻(前中共香港地下黨員,著有《我與香港地下黨》)
立場新聞 2019-09-25
(原刊於台灣《上報》,日期:2019 年 9 月 22 日)
https://thestandnews.com/politics/誰在管治香港
節錄:先要知道香港存在一個地下黨,即是中國共產黨以地下秘密形式在香港運作的黨組織。中共正在利用發展到全港各個領域的地下黨組織去干涉香港事務。根據許家屯在回憶錄中清楚說明,他的職務對外名義上是「香港新華分社」社長,實際上港澳工作委員會(現為香港工作委員會,即香港工委)書記才是正業,是中國政府駐香港的總管。所以王志民對外名義上是中聯辦主任,實際上香港工委書記才是他的正業。香港工委不是合法的註冊組織,為了隱瞞,王志民只能以中聯辦主任身份公開活動,需要使用林鄭月娥代替他公開落實一切政策。

觀察這三個多月的運動,讓我痛心地確認了香港工委更正在直接地管治着香港警隊。特首林鄭宣佈撤回修訂逃犯條例己經毫無意義,關鍵是她堅決拒絶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香港警隊本屬港府治下的隊伍,由香港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屬下的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所管轄。但林鄭在所有的講話中,對警察的執法行為只有稱讚,支持和縱容,沒有提出監督和制衡的需要,這其實是放棄了對警隊的管治。盡管各界人士都強烈表達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重要性,她仍然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嚴防死守對警隊的調查,繼續遵照中共「止暴制亂」的政策,是戀棧權位放棄管治,把警隊拱手献給中共,實在罪不容誅。我寄望更多埋伏在警隊和各行各業的地下黨員的覺醒,請他們克服恐懼,勇敢站出來指證:因為地下黨的存在,「一國兩制」是一場騙局。

相關的文章:

價值崩潰
2019 年 7 月 27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9/07/blog-post_27.html
節錄:站高一點,從反高鐵、反國民教育、雨傘運動到反送中,共通點都是中港矛盾的爆發,都是特區政府出賣港人的利益,都是體制失效令社會矛盾在街頭爆發,都是年輕人試圖用自己的方法,去反擊親建制或親中共的老人。從 2012 年至今,香港的社會運動其實一脈相承,是一波接一波的浪潮,只是導火線不同,但問題的本質不變。

炒埋一碟
2019 年 6 月 26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9/06/blog-post_26.html
節錄:小朋友明白,不可以再玩和理非非(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和上街遊行的那一套,因為沒有用。要玩,就要玩老人家不懂的,還要爭取國際社會(及台灣)的理解和支持,香港才有機會找到出路。對,老調子已經唱完,那是魯迅多年前在香港演說的題目,因為他看見五四運動對於香港及華南地區沒有太大的影響力(證據:國學權威在港大教書),覺得不滿。

自報家門(七)
2019 年 8 月 6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9/08/blog-post.html
節錄:當本來應該服務香港人的組織或制度被騎劫、扭曲或架空(例如:警察、立法會、特區政府)的時候,還要用組織來定義自己?還是不亮出職員證就沒有發言權?抑或打工仔女明白,如果你用個人名義發表意見,是沒有人理會的。香港是華人社會,思想傳統,階級觀念重,計較身份的人多。

「進階版」求職須知 (Part 4)
2018 年 7 月 13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8/07/part-4.html
節錄:求職面試的遊戲規則,跟建制派對付反對派的手段,其實沒有分別。共通點:無須解釋、沒有理由,就算解釋也是藉口、廢話或謊言,要你等候消息,但是溝通會無故中斷。一開始就讓你處於下風,然後利用程序或制度把閣下封印於某個惡性循環之內。敷衍拖延,浪費你的時間、精力及消耗你的耐性。如果你放棄,就正合對方的心意。建制派是否互相學習或抄襲,自己想。

給新奴隸
2016 年 9 月 20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6/09/blog-post_20.html
節錄:這群「專家」的特徵:所有的錯都是閣下一個人的錯,僱主和官府沒有錯,社會制度沒有錯,自由市場更不可能出錯,閣下有正能量就什麼困難都不怕,又或者你可以把問題交托給神,揾個風水師擺陣化煞,諸如此類。這種「專家」,主流傳媒大量供應,背後牽涉政治任務或商業利益,跟他們辯論是多餘的。

Disintermediation(非中介化)
2018 年 3 月 28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hk/2018/03/disintermediation.html
節錄:當中國自以為強大,不再需要香港這個中間人,匯豐有份栽培的首富李嘉誠(提示:和黃)選擇在這個時候退休。因為他明白,香港的水土已變,港人的買辦 (Comprador) 之路,已經走到盡頭。可見未來,香港不會再有另一個李嘉誠,也不會再有另一間匯豐,因為英國人的餘蔭已經被消耗得七七八八。至於香港的轉型之路,則受制於畸形的政治制度以及滲透各行各業的紅色勢力,註定困難重重。年輕人找不到出路,起來翻桌子,不難理解。

芝加哥學派
2013 年 6 月 8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3/06/blog-post.html
節錄:在香港,要選一個最具影響力的學術門派,一定是芝加哥經濟學派 (Chicago School of Economics)。在特殊的歷史條件造就之下(殖民地時期香港的學術界只能右不能左),這個學派,人強馬壯,根深葉茂,地盤眾多,在香港的學術界以及傳媒行業極具影響力,足以左右公眾輿論的議政方向,以及官府的施政方針,以下將重點介紹幾位有代表性的人物。

棺材本托市
2017 年 4 月 19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7/04/blog-post_19.html
節錄:特區政府對長者真是無話可說,一方面拒絕建立全民退休保障制度,另一方面又積極開發各種為退休人士度身訂做的理財產品(例如:銀色債券、終身年金計劃、安老按揭計畫),呼籲長者把棺材本拿出來,交給公營機構或保險公司代為投資(錢生錢),換取穩定的現金流,亦即是變相動用長者的棺材本托市,支持股票或債券的價格。大陸的做法,是社保基金入市托 A 股和購買國債。

No more panda hugger
2019 年 9 月 13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9/09/no-more-panda-hugger.html
節錄:外資冷眼旁觀過去的三個多月內,香港的抗爭者得到甚麼待遇,開始明白跟中共交易的代價,就是要絕對臣服及交出靈魂。跪還是不跪?單膝還是雙膝?還是這個老問題。英國人沒有膝蓋或骨頭硬,所以只能向中國的皇帝(乾隆)單膝下跪?那個藉口已經行不通了。那是清朝,今日的中華帝國已經復興了,不會向洋人割讓土地(香港),而是向洋人發號施令。

草船借箭
2015 年 6 月 5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5/06/blog-post.html
節錄:過去兩、三年,中國的 FDI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和 ODI (Overseas Direct Investment) 的金額接近持平。外資大行經濟師的看法:前者降,後者升,趨勢持續的話,幾年之後 ODI 將會超越 FDI ,走出去的會超過引進來的。對西方國家的跨國企業來說,中國的實體經濟早已不再吸引,下一輪的投資熱點可能是跟美國關係改善的緬甸或古巴。因應形勢轉變,偉大祖國試圖透過香港,引導外資進入金融市場,透過另一管道,讓洋鬼子繼續為中國的經濟增長提供動力。

奪權
2019 年 10 月 20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9/10/blog-post_20.html
節錄:簡單地說,是強硬派想奪權,因為他們想全面以及徹底地控制香港,而反送中運動是導火線。如果文革是毛澤東利用年輕人(紅衛兵)打倒劉少奇奪取權力,今日的版本是強硬派利用香港的社會矛盾爆發所提供的機會奪取控制權,同時指控年輕人受外國勢力的指示或資助。情況有別,但是動機如一,離不開奪權兩個字。

翻身的日子
2017 年 12 月 27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hk/2017/12/blog-post_27.html
節錄:這種情緒轉化成影像版的「支那爆炸」(香港本土派用語)或 China Meltdown(西方傳媒用語):中國銀行電視廣告被網民接上外國電影的片段,變成中銀大廈被轟炸,有如被刀劍削斷的竹樹,斷裂倒下。那棟大廈,是國際知名建築師貝聿銘的作品,靈感來自節節上升的竹樹。在篤信風水的香港人眼中,卻是一把三尖八角的鐮刀,是用來收割的,最後是中港一體「攬炒」(港式粵語:同歸於盡),這是小市民對中資的觀感。

洗黑錢督數偽術
2018 年 4 月 14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8/04/blog-post_14.html
節錄:中資機構也懂得洗黑錢,所以有「影子員工」或「影子觀眾」的做法,用來誇大營運開支或票房收入,作用是掩飾資金的去向或來源,亦可以是把維穩費落格或者瓜分(即:食夾棍、內鬼運財)。應用於新聞機構或娛樂事業的話,便是長期不上班但是名字出現於員工名單內,定時支薪的記者編輯,又或者是沒有參與電影製作,但是名字出現於幕後工作人員名單中的大陸人。

隱身術
2019 年 9 月 27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9/09/blog-post_27.html
節錄:早於 2018 年初中美貿易戰爆發之前,紅色資本的海外併購活動已經遇到困難。西方國家基於國家安全考慮,對中資說不(提示:倫敦交易所),又或者設置障礙。中資的回應方式,是動用港人、台商、南洋華僑甚至親共洋人(Panda Hugger) 當人頭或Frontman,讓大股東可以退居幕後。這些雕蟲小技,曾經欺騙外資銀行的華為公主孟晚舟(提示:匯豐+Skycom)應該懂。

假如我是真的(三)
2018 年 8 月 4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8/08/blog-post.html
節錄:如果是牽涉國家安全的行業,事情更加複雜,所以你會見到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例如:德國)開始對中資的海外收購活動設置障礙,以免被盜竊高新科技,避免戰略產業被中資控制以及國家經濟被人民幣主宰,又或者被捲入中共內部的派系鬥爭,令企業的商譽或財政受損。而中資的回應方法,是動用港商、台商、南洋華僑、海外華人甚至是西方人當人頭或 Frontman,於是離岸公司的機密文件會被外國間諜放上網,否則無法進行有效的盡職審查 (Due diligence)。

假如我是真的(二)
2010 年 10 月 20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0/10/blog-post.html
節錄:如果你是港澳台胞和海外華人,想查證一個內地人(婚姻對象或者合作夥伴)的身份,要知道對方是否他或她所聲稱的那個人,是非常困難的事。

假如我是真的(一)
2010 年 10 月 8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0/10/blog-post_7584.html
節錄:如何判斷眼前這個來歷不明、背景神秘、說話吞吞吐吐、故弄玄虛的內地人到底是太子黨還是拆白黨,如何避免誤墮色情以及財務陷阱,以免被有組織犯罪集團敲詐勒索、綁架禁錮,是外國名牌大學以及私人銀行開設的富二代暑期班不會傳授的學問。當中有江湖智慧,也有國情教育,由查證對方的身份開始。

姓甚名誰(二)
2010 年 11 月 12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0/11/blog-post_12.html
節錄:內地人一旦有機會離開中國大陸,移居海外(香港、澳門、新加坡或者西方國家),通常都會第一時間改名,改掉容易被辨認出是大陸人身份的中英文名字。他們相信,此舉可以避免被歧視,有助開展新生活。

姓甚名誰(一)
2010 年 11 月 2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0/11/blog-post.html
節錄:從境外生意人的角度看,替內地人「起底」(進行背景審查),是希望查證對方是否具備他或她所聲稱擁有的權力、影響力、人脈關係和財政實力,這些東西,不容易量化,但是對於一個投資項目的成敗,可以起關鍵作用(能否拿到必須的審批和資金)。傳統東方父權社會中,這些東西沿父系血脈傳承,但是內地人的命名習慣,往往切斷了孩子跟父系家族的連繫,令調查工作倍添難度。

跨國商業調查公司
2010 年 11 月 2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0/11/blog-post_21.html
節錄:其管理層通常是香港的前高級警務人員,又或者是前外國特工。當中有出身香港警隊商業罪案調查科 (Commercial Crime Bureau, CCB) 或者刑事情報科 (Criminal Intelligence Bureau, CIB) 的英國佬,也有出身於西方國家情報機關的前外國特工。此外,也有擅長情報工作的日本忍者,其中一間跨國商業調查公司的香港區調查組主管便是日本人,他是一位前記者。

02/11/2019

2019年10月20日星期日

奪權


中共的派系鬥爭:強硬派 vs 溫和派

如果 1967 年夏天的暴動是文革蔓延到香港的後果,今日的亂局亦可以從中共派系鬥爭的角度去理解。毛澤東發動文革是為了打倒劉少奇和鄧小平為首的溫和派,毛死後鄧小平復出,經濟層面的溫和路線帶來好處,令老百姓繼續容忍中共統治,也令港商、台商、南洋華僑和外國資金湧入,直至八九六四的槍聲響起。然後經濟有限度自由但是政治沒有自由的體制持續,中國經濟也進入瓶頸階段。

Fast forward 到 2012 年,習近平上台,梁振英當特首,標誌著中共的強硬路線重新抬頭。代表溫和路線的趙紫陽的後人(兒子趙二軍)近日對香港傳媒表示:習近平「行毛主席的路」。連外國人也知道了。英語傳媒認為習近平是毛澤東路線的高科技更新版(證據:人面識別技術+社會信用系統),美國總統特朗普(川普)也知道習廢除終身制是為了當皇帝,還要在傳媒的鏡頭前用輕蔑的表情和語氣說。他當習近平是甚麼,到底是那一類的「朋友」,自己想。

簡單地說,是強硬派想奪權,因為他們想全面以及徹底地控制香港,而反送中運動是導火線。如果文革是毛澤東利用年輕人(紅衛兵)打倒劉少奇奪取權力,今日的版本是強硬派利用香港的社會矛盾爆發所提供的機會奪取控制權,同時指控年輕人受外國勢力的指示或資助。情況有別,但是動機如一,離不開奪權兩個字。林鄭聽命於強硬派,推惡法激起民意的強烈反彈,因為無法駕馭局面而被架空(證據:多次由國務院港澳辦代言)。反送中運動是 2012 年至今中港矛盾多次爆發的最新一浪,也是到目前為止最強勁的一浪,證明「一國兩制」失敗(這是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的觀點)。香港的經濟價值和地理位置,令它成為中共派系鬥爭的戰場,也是中國跟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角力的磨心。每次中共發狂,香港都會受影響,也會流失一群經濟條件較佳的原居民,這是我們的宿命。分別是:六七暴動期間,大部份港人處於被動的位置,當年的港人尚未發展出獨立自主的意識,仍然是難民心態,視香港為中轉站。但是今次的反送中運動不同,港人不甘被動起來抗爭,而且是由年輕人領軍,帶頭向中共高聲說不,他們視香港為家也願意為這個地方付出,甚至抱了必死的決心。同樣是被捲入中共的派系鬥爭,但是今日港人的態度已經很不同了。對,覺醒了。

奪權行動還沒有完成

這個時候,強硬派想加強對香港的控制,全面接管各行各業,過程中需要清除另一個派系(即:江派+上海幫)在香港的勢力,然後在具備戰略價值的組織中安插信得過的自己人。具體做法:統戰+滲透(例如:大學、傳媒和宗教界),或另起爐灶(例如:教協 vs 教聯,金融管理局 vs 金融發展局),或插贜嫁禍或發動群眾鬥群眾。舉例:民陣召集人岑子杰兩次被襲擊,行兇者都是南亞裔,令香港的穆斯林社群亦即是出入尖沙嘴清真寺的信徒和重慶大廈的南亞商戶有被「私了」或被「裝修」的危險。香港的穆斯林社群立即發出中文新聞稿跟行兇者割席,香港的勇武派也發出英文聲明,表明不會攻擊南亞裔或穆斯林社群,以免被假扮成示威者的卧底插贜嫁禍。中國特色的權鬥,是把無辜者捲入漩渦,香港人、外國人、穆斯林,無一倖免。法輪功的刊物說:插贜嫁禍和打砸搶燒是中共的慣技,曾經用來對付法輪功,如今用來對付香港的反對派,是故技重施。

借用毛主席的話:天下大亂,越亂越好,造反有理。把舊世界打個天翻地覆,打個人仰馬翻,打個落花流水。大鬧天宮,猛烈開火,殺出一個屬於自己的新世界。推翻了舊的體制或程序(例如:不經立法會審議就實行<禁蒙面法>),清除了不肯合作的溫和派或上海幫或本地人或民主派(例如:大陸官媒點名批鬥教育界議員葉建源以及中大校長段崇智,梁振英透過社交媒體點名要求某位中學校長辭職),才可以建立新的一套遊戲規則,以及把某個具備戰略價值的組織收為己用或改頭換面,亦即是壯大自己的山頭,為下一輪的鬥爭或奪權行動作好準備。中共是好戰的阿修羅(提示:天龍八部),敢教日月換新天(出處:毛主席),阿彌陀佛。

來自「傷痕文學」的情節:文革時期常見的紅衛兵派系鬥爭,動機可以是爭奪某個城鎮的戰略設施,例如:工廠、橋樑、碼頭,結果是雙方都傷亡慘重,所以紅衛兵墓園中葬有十來歲的孩子。至於商業機構,早於五十年代已經被「公私合營」了。從這個角度看今日的香港亂局,不過是舊瓶新酒或(中共的)老毛病發作。說穿了,香港就是那個被不同派系所爭奪的戰略設施。大陸網民的說法:「公私合營、中外合資、一國兩制,都是一樣嘛,慢慢就不到你管了!」哈哈,真幽默。

因為奪權行動還沒有完成,所以每次局勢稍為緩和,便會有暴力事件發生,火上加油(例如:林鄭早上發表施政報告,和理非代表岑子杰晚上就倒臥於血泊中)才能趁火打劫(即:板倒某人或清除障礙)。誰是奪權者?那些罵示威者想奪權或發動顏色革命的大陸官媒後面的中共派系(強硬派)。你是甚麼人,就會看見別人是甚麼人,是宋朝佛印禪師說的。佛印心中有佛,於是看見蘇東坡是佛。蘇東坡心中有屎,於是看見佛印是糞。這個道理,遇佛殺佛的中國共產黨恐怕不懂。

一日強硬派的奪權行動尚未完成,「何妖」(香港網民送給何君堯的外號)之流還會繼續橫行。他的角色跟文革時期的「四人幫」差不多(提示:江青+我是毛主席的一條狗)。不知道甚麼時候,中南海有人發動兵變或政變,溫和路線重新抬頭,他會成為罪犯被公開審判,還是被軟禁至死?這場兵變或政變,跟美國人的制裁行動(提示:香港的人權與民主法案)有沒有關係,自己想。看似被強硬派所控制的大陸官媒沒有報導美國(眾議院)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是否害怕老百姓知道了香港的抗爭運動有用?如果美國佬來真的,對侵犯香港人權的中共官員(以及他們的家人)實施制裁(即:凍結資產或禁止入境),會否加速了中共內部的權力鬥爭,導致兵變或政變出現,這個大逆不道的殺頭問題,我不敢亂說。有時你搞不清到底中共是真傻還是假傻,選這個時候多次襲擊民主派的和理非,到底是怕美國佬缺乏干預中國內政的藉口?還是故意激化矛盾,借美國佬之手讓政敵(習近平)早一點下台?天曉得。

但是即使中共的溫和路線重新抬頭,香港的本土派也不會改變立場,因為年輕人跟老白鴿(民主黨)的經歷很不同。十來歲就跟警察或黑社會或間諜埋身肉博,流過血,受過傷,見過同伴中槍倒地或爆眼失明,不會傻到期望中共會自我完善+善待金主+一起賺錢。這個道理,今日連外資也懂了,所以洋人撤出中國。本土派跟趙紫陽所代表的溫和派也沒有甚麼感情聯繫,他們不是司徒華或李柱銘或黎智英,不會幻想中共會重回正軌然後善待香港。本土派的觀點:「中國無法擺脫惡性循環?那不是我的責任。」來自街頭文宣的口號:「港人治港,剷除共黨。」(Take Back Autonomy. Kick Out CCP.) 如果你見過中資銀行被「裝修」的程度,你會明白香港年輕人對中共的態度。示威者用黑色噴漆寫在分行外牆的字:「黨銀」。

高官用舊方法混日子

想奪權的中共強硬派遇上想奪回自由的香港年輕人,舊體制無法處理當中的矛盾和衝突,令問題在街頭或網上大規模爆發。夾在中間的中年高官(港大校友)沒有經歷過文革,無法讀懂,或身不由己,或袖手旁觀,或不知所措,或獻媚表忠,令亂象持續,火勢不滅。舊體制開始崩潰,但是新的遊戲規則還沒有確立,眼前是混亂的過渡期。一眾高官六神無主,繼續用舊方法混日子,即是:轉移視線、模糊焦點、責備受害人,用一個議題掩蓋另一個議題,又或者以為時間可以解決問題,即是裝傻。

證據:

1. 剛剛發表的施政報告放寬按揭上限,變相替地產商托市和引中產入局(八百萬樓借九成按揭即是高槓桿財務陷阱),美其名叫解決住屋問題,減少民怨。

2. 把亂局歸咎於教師(通識科老師向學生灌輸仇警思想所以要建立監師會,鼓勵紅色家長舉報政治不正確的教師)和記者(前線記者真假難分容易搶犯人,所以應該由政府統一發牌方便警察執法),即是尋找代罪羔羊,然後砸某人的飯碗。

3. 由宗教界人士出面勸服台灣殺人案疑犯陳同佳去台灣自首,讓台灣的司法部門替林鄭執手尾,令社會釋懷(林鄭的說法),英文的說法:Sweep under the carpet. Close file and move on. 香港網民的回應:「陳同佳比林鄭月娥更有承擔。」

4. 要求曾經被警察性暴的中大女生提供證據以及指控她的口供前後不一。這是典型的 Blame the victim。林鄭身為女性但是不幫女性,只是在鏡頭前呼籲受害人跟隨現有的程序或機制投訴(然後被敷衍、拖延、打發或玩弄),因為她不想得罪警隊,那是她唯一的依靠。利益決定立場,受害者是人家的女兒,與我無關。

五大訴求?避而不談,因為高官不想觸碰那些政治問題(雙普選+調查警暴)。用這種工作態度管理國際金融中心?難怪香港的宿敵新加坡也來趁火打劫。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認為,香港示威者提出「五大訴求」,是想試圖羞辱以及推翻香港特區政府。李太子附和中共強硬派的說法,是火上加油,好讓更多的資金從香港流向新加坡。香港和新加坡都是太子黨的洗黑錢中心,香港出事,新加坡受惠。魚尾獅太子的心思,香港的金融從業員一定懂,哈哈。

插圖來源:互聯網

延伸閱讀/參考資料:

維基百科:毛主席給清華附中紅衛兵的一封信 (1966)
https://zh.wikipedia.org/wiki/毛主席给清华附中红卫兵的一封信
節錄:<毛主席給清華附中紅衛兵的一封信>是 1966 年,時任中共中央主席毛澤東回應清華大學附屬中學紅衛兵(最早的紅衛兵組織)的「三論」大字報的回信,最初作為中共八屆十一中全會的第二個文件<毛主席給清華附中紅衛兵的一封信>下發,信中對清華附中紅衛兵運動表示堅決支持,從而掀開了紅衛兵運動推向全社會的大潮。(Auntie 的補白:回歸之後香港教育界有紅色校長玩這一套,就是鼓勵中學生寫信給國家領導人,如果得到回覆,就公開那封信,讓傳媒報導,同時在校內搞學習班,強迫小朋友學習誰誰誰的思想,所以中產紛紛安排孩子逃離公立學校,令國際學校的需求大增。)

話你知:紅衛兵源自中學生筆名
明報 2016-05-29
http://indepth.mingpao.com/php/passage.php?seriesno=15&titleno=1464457997055
節錄:最早的紅衛兵名稱來自清華大學附屬中學學生張承志的筆名,意為「保衛毛主席的紅色衛兵」,在 1966 年 5 月 29 日清華附中預科 651 班所貼的大字報上開始使用。同年 6 月 1 日,<人民日報>發表文化大革命宣言後,其他中學生所貼的大字報紛紛以紅衛兵署名。 8 月 1 日開幕的八屆十一中全會的第二個文件,就是<毛主席給清華附中紅衛兵的一封信>。毛澤東從 1966 年 8 月 18 日至 11 月 26 日,也連續 8 次檢閱逾 1000 萬名紅衛兵,使各地紅衛兵在「造反有理」的口號下,到處串連、煽風點火、亂揪亂鬥,搞亂各級黨政領導機關,成為文革中全國動亂的重要因素。(Auntie 的補白:娛樂圈的更新版,應該是北上發展然後是在社交媒體貼文,自稱「護旗手」的香港藝人。)

多維新聞:毛澤東:凡是鎮壓學生運動的人都沒有好下場 (1966)
http://culture.dwnews.com/history/big5/news/2018-05-29/60061087.html
節錄:「凡是鎮壓學生運動的人都沒有好下場。」這是毛澤東在文革初期講過的一句話。這句話后來屢屢被一些人引用,然而,毛澤東講這句話有特殊背景和目的,卻很少有人知道或避而不談。文革初期,中共高層在如何對待群眾運動態度上,毛澤東與劉少奇等人发生嚴重分歧。而毛澤東嚴厲批評對少奇等人派「工作組」鎮壓北大、清華等首都高校學生運動的做法,首次提出「凡是鎮壓學生運動的人都沒有好下場」這句名言,下令「不准整學生」,支持和肯定了兩校的學生運動,以致學生起來造反把矛頭指向「走資本主義的当權派」的風潮由此推向全國,也導致劉少奇等一些高層領導人隨即落難。(Auntie 的補白:香港的版本,是教育官僚要求中學校長上報戴口罩的學生人數,亦即是強迫校長鎮壓表達訴求的中學生,在校園內推行<禁蒙面法>。)

陶傑:就等一個電話
蘋果日報 2010 年 5 月 16 日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columnist/%E9%99%B6%E5%82%91/daily/article/20100516/14034044
節錄:一九六七年的五月暴亂,是殖民地的親中陣營揣測錯了毛澤東的「文化大革命」,以為在香港跟隨,配合毛澤東的世界革命。為甚麼揣測錯了呢?因為當時毛澤東發動文革,最初還沒有人知道是甚麼動機。無端端砸爛了統治機器,指使紅衞兵在各地造反,各省的政府和省委書記全部倒台,以忠於毛澤東的「革命委員會」取代。然後弄清楚了,原來「炮打司令部」,目的就是打倒劉少奇和鄧小平的一套舊人馬。毛語錄有一句話:「天下大亂,越亂越好」,有法理依據了,一九六六年十二月,先在澳門鬥葡萄牙政府,葡國勢弱,澳督嘉樂庇簽字認罪投降,交出大權。嚐到甜頭,戲搬來香港再演一次。香港暴亂,尷尬收場,毛澤東只想打劉少奇,對收回香港根本沒興趣,毛澤東令缺乏思考力的中國人瘋狂,他自己卻理性而清醒。學校裏的女教師,上課一瞪眼:「只要毛主席給港英來一個電話,我們就解放香港!」

故居將被清拆 防變「民主勝地」
逝世 14 年 趙紫陽有望入土
蘋果日報 2019-10-17
https://hk.appledaily.com/china/20191016/DWTHCSU66FU2Z3B6JTSK5OWAIM/
節錄:今天是已故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百歲冥誕,他的骨灰一直未有獲安置。趙次子趙二軍向香港電台透露,他們在北京近郊挑選到一幅民間墓地安葬父母,已獲中共當局口頭批准,相信獲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同意。安葬完成後,當局會收回現時趙家在北京的故居。今年是建政 70 年,群眾遊行高舉歷屆領導人的畫像,但偏偏缺少趙紫陽的畫像,趙二軍不感到失望,認為父親與其他領導人不算是同路人。他認為國慶這樣的大事卻不准人民參與,連前往都要阻撓,國慶僅是高官自娛的活動。他又感謝外界對趙紫陽的研究,撰寫文章和出版傳記。不過他認為現時國內的風向是「厲害了我的國」、「恢復終身制」和「行毛主席的路」等,紀念趙紫陽並沒有意義,加上今年加強監控,相信不會有任何紀念趙紫陽的活動。

李顯龍指香港示威者提出五大訴求是想推翻特區政府
RTHK 2019-10-17
https://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486692-20191017.htm
節錄: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認為,香港示威者提出「五大訴求」,是想試圖羞辱及推翻香港特區政府,這些訴求未能提供擺脫香港持續數月暴力衝突的出路。李顯龍在新加坡出席一個商界會議時表示,事件沒有簡單的解決方法,示威者要求普選,但香港不是一個國家,而是一個特別行政區,必須在特別行政區的框架內運作。他又說,香港如果推行立法改革或社會政策,可能有助恢復秩序,但並非容易的事。他呼籲中方和香港運用智慧和克制,令「一國兩制」模式發揮作用。

相關的文章:

V 煞、1812、RIC
2013 年 1 月 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3/01/v-1812ric.html
節錄:俄國和中國的文化基因,盛產煽動力強的革命家,他們都是「天龍八部」中的「阿修羅」,好戰、暴躁、執拗、善妒、疑心重。他們與天鬥,與人鬥,把國家變成人間地獄,老百姓則變成鎔爐中的灰燼。俄國的皇帝被革命黨處決,換來的,是把人變鬼的共產黨。中國共產黨把末代皇帝(溥儀)「改造」,但是老百姓的命運跟俄國差不多,同樣是成為當權者進行社會實驗的白老鼠,又或者是政治運動的犧牲品,像水淹螞蟻般大批大批被消滅。

天讎、革命之子、國民教育
2012 年 9 月 15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2/09/blog-post_15.html
節錄:每隔一段日子,便有勇於反抗的孩子,被誣捏為紅衛兵。中學生組織「學民思潮」因為發起反對國民教育運動,感動全香港,被二奶電視台、紅色英文早報、女高官以及一眾「梁粉」(梁振英的粉絲)不斷地抹黑,認定背後一定是有人撐腰、擺佈和策劃,令小孩子變成紅衛兵,正在破壞香港社會的「和諧穩定」。

價值崩潰
2019 年 7 月 27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9/07/blog-post_27.html
節錄:站高一點,從反高鐵、反國民教育、雨傘運動到反送中,共通點都是中港矛盾的爆發,都是特區政府出賣港人的利益,都是體制失效令社會矛盾在街頭爆發,都是年輕人試圖用自己的方法,去反擊親建制或親中共的老人。從 2012 年至今,香港的社會運動其實一脈相承,是一波接一波的浪潮,只是導火線不同,但問題的本質不變。

炒埋一碟
2019 年 6 月 26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9/06/blog-post_26.html
節錄:小朋友明白,不可以再玩和理非非(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和上街遊行的那一套,因為沒有用。要玩,就要玩老人家不懂的,還要爭取國際社會(及台灣)的理解和支持,香港才有機會找到出路。對,老調子已經唱完,那是魯迅多年前在香港演說的題目,因為他看見五四運動對於香港及華南地區沒有太大的影響力(證據:國學權威在港大教書),覺得不滿。

抱薪救火
2019 年 8 月 15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9/08/blog-post_15.html
節錄:你依賴誰,就會被誰制服,被要脅,被反咬一口,甚至是被咬住咽喉,這是林鄭的處境。港大培養出來的舊精英被捲入中國特色的權力鬥爭,因此跌落罪惡深淵,結果聲名狼藉,最後粉身碎骨。對,首先是她,然後才是香港。起來抗爭的港人還有一線生機,但她沒有。中國政治是絞肉機,首先被推落深淵是林鄭,稍後還有一堆陪葬品,所以有人開始替自己鋪設下台階(提示:張建宗)。

清檯
2017 年 8 月 17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7/08/blog-post_17.html
節錄:國企或官媒或大學的黨委書記,所擁有的權力,足以凌駕首席執行官或校長,令後者變成有名無實的扯線木偶。林鄭月娥是否這種木偶,自己想。對股東來說,上巿的紅籌國企增設黨委,肯定是壞消息,因為這意味著股東的利益排在共產黨之後。對外資來說,發現遊戲規則對自己不利,他們會分階段撤退,令香港不再是國際金融中心。餘下港資和中資,塘水滾塘魚,變唐人街中餐館。

No more panda hugger
2019 年 9 月 13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9/09/no-more-panda-hugger.html
節錄:外資冷眼旁觀過去的三個多月內,香港的抗爭者得到甚麼待遇,開始明白跟中共交易的代價,就是要絕對臣服及交出靈魂。跪還是不跪?單膝還是雙膝?還是這個老問題。英國人沒有膝蓋或骨頭硬,所以只能向中國的皇帝(乾隆)單膝下跪?那個藉口已經行不通了。那是清朝,今日的中華帝國已經復興了,不會向洋人割讓土地(香港),而是向洋人發號施令。

Beggar-thy-neighbour
2018 年 8 月 15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8/08/beggar-thy-neighbour.html
節錄:右翼政客通常乘民粹興起(提示:希特拉+納粹德國),在經濟低迷的日子對付搶飯碗的外國人,是這類人的慣技,中國和俄羅斯於是淪為踏腳石,惡人自有惡人磨,就是這樣。香港股民的看法:美國佬洗腳唔抹腳(粵語:入不敷支),靠印銀紙讓別人替他還債,每隔一段日子便剪羊毛,今次輪到剪中國的毛(提示:中興通訊的罰款),反正我有份養大你,啱唔啱(粵語:對不對)?

進退兩難
2019 年 1 月 25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9/01/blog-post_25.html
節錄:每次中美關係稍為緩和,特朗普(川普)就會採取行動,或徵收關稅或向華為動刀,令到偉大祖國的面子受損,不知道是否應該繼續進行談判。如果中國放棄談判,發火轉身走,事情就不知道要拖延到何年何月何日才能解決。如果偉大祖國硬吃美國佬的左直拳接右勾拳,而沒有採取任何報復行動,但是繼續進行談判,又會被視為軟弱的表現。即是:中了埋伏,進退兩難,處於被動。

外省人與上海幫
2015 年 12 月 1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5/12/blog-post.html
節錄:「上海幫」的影響力從昔日的經濟層面,延伸至今日的政治層面。亦即是說,香港的特首選舉,背後牽涉一些歷史悠久的利益集團,又跟中國共產黨內部的派系鬥爭扯上關係,內情複雜,難以預測。幾十年前,「上海幫」為保身家性命財產南下香港。幾十年後,他們的兒孫卻要跟共產黨合作或勾結。中國政治之詭異,可見一斑,所以李嘉誠撤資是對的。

災後評估
2015 年 7 月 16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5/07/blog-post.html
節錄:共產黨式「暴力救市」,手法之原始,力度之強勁,令人大開眼界,被香港股民形容為 Gamchulia ,即是廣東話「監粗黎」,書面語:「發了狠勁,蠻幹」。辛辛苦苦三十年,幾乎回到改革開放前。每隔一段日子,中共就會親手破壞自己所累積的成就以及犧牲一群追隨者,絕非正常人所為。並非東方神話「鳳凰涅盤」,也不是西方商學院語言 Creative Destruction ,而是失心瘋、瞎折騰、惡性循環。根據病歷推斷,應該是遺傳的,源於基因變異,所以無藥可救。

翻身的日子
2017 年 12 月 27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hk/2017/12/blog-post_27.html
節錄:這種情緒轉化成影像版的「支那爆炸」(香港本土派用語)或 China Meltdown(西方傳媒用語):中國銀行電視廣告被網民接上外國電影的片段,變成中銀大廈被轟炸,有如被刀劍削斷的竹樹,斷裂倒下。那棟大廈,是國際知名建築師貝聿銘的作品,靈感來自節節上升的竹樹。在篤信風水的香港人眼中,卻是一把三尖八角的鐮刀,是用來收割的,最後是中港一體「攬炒」(港式粵語:同歸於盡),這是小市民對中資的觀感。

學壞師
2016 年 10 月 7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6/10/blog-post.html
節錄:大陸學香港的管理制度,也是一樣,資產市場(股市和樓市)的泡沫是好例子。去年七月初爆發股災,暴力救市淪為國際笑話。如今 A 股元氣未復,人民幣又存在貶值壓力,老百姓轉戰樓市保值,於是又輪到樓市過熱,而火上加油的,是把槓桿 (Leverage) 作用推到極致的「氣球貸款」(又稱:大額尾數貸款)。如果中國的地產泡沫是個隨時爆破的氣球,這種「氣球貸款」可能是最後一口棺材釘,而借到盡的炒家,則理所當然地成為中國樓市的第一批烈士。

雙軌制(四)
2011 年 11 月 20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1/11/blog-post_20.html
節錄:問題太複雜,當權者只想把它留給下一代,於是會想辦法鞏固過渡性的安排,又或者是把它無限期地延長下去,好處是可以保留面子,厚顏一點更可以自吹自擂,說成是史無前例的偉大發明。解決香港問題的「一國兩制」(資本主義制度五十年不變)以及處理台灣問題的「一個中國,各自表述」都是好例子。總之,馬馬虎虎,得過且過,含糊其辭,自欺欺人。這套含混過關的技巧,是中國人官場的必修科,是文化基因,也是不傳之秘。

幫你變成害你
2019 年 3 月 28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9/03/blog-post_28.html
節錄:容許日後以個案方式向同樣沒有引渡條例的大陸移交逃犯,立即惹起強烈的反彈,外資商會和建制派都先後開腔反對,擔心中國會以各種罪名向特區政府要人,既摧毀法治,也令兩制的界線模糊,讓香港不再安全。台灣輿論則覺得,這種處理手法是把台灣強行納入大陸所設定的框架之內,涉嫌矮化台灣(原因:令台灣變相成為大陸的管轄區),也危害到在港台灣人的安全(提示:李明哲),考慮對香港發出旅遊警示。

Copy & Paste
2019 年 4 月 26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9/04/copy-paste.html
節錄:港人觀察韓國瑜和郭台銘的從政之路,覺得台灣的命運跟香港越來越相似,移民寶島也無法避秦(提示:林榮基)。原因是中共試圖把控制香港的手段複製到台灣的身上,令兩地的政局同質化。亦即是說:台灣再不反抗,會步香港的後塵。

南洋幫(一)
2013 年 1 月 19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4/01/blog-post_19.html
節錄:也許是「新加坡模式」太過成功,又或者是南洋的華文教育實在牽涉太多複雜的政治考慮,許多南洋華僑都向李光耀學習,把孩子送去外國讀書,接受英語教育。有需要的話,再循其他途徑學中文。近年香港的中產和富裕家庭也出現類似的情況,與其讓孩子在學校裡面被洗腦,不如從小就放洋,寧願他們不懂中文和不了解中國文化。有需要的話,將來再想辦法。

南洋幫(五)
2014 年 2 月 28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4/02/blog-post_28.html
節錄:香港的股評人,不乏南洋華僑,謝清海和曾淵滄是好例子。曾淵滄來自新加坡,早年畢業於南洋理工大學的數學系。因此,接受訪問的時候,經常要回答「香港是否應該向新加坡學習?」之類的問題。對他來說,被記者要求解釋兩地在產業結構、公共房屋和人口政策方面的差異,是家常便飯。至於他對新加坡的理解是否正確,有沒有與時間並進,要問新加坡人,歡迎留言。

南洋幫(六)
2014 年 3 月 10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4/03/blog-post.html
節錄:長遠來說,男人若要尋找一個對華人比較有保障的地方,用來安置老婆情婦孩子,以及處理家族的財富,亞洲區的選擇,離不開前英國殖民地香港和新加坡。這個道理,很多南洋富商和大陸土豪都懂,所以這兩個城市近年有人滿之患,令本地人非常不滿。祖國母親的怪病一日未康復,孩子們都只好繼續往外跑,托庇於洋人所建立的社會制度。中國人,錢再多,也不過是難民。

南洋幫(七)
2014 年 6 月 2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4/06/blog-post_21.html
節錄:那管香港的本土政治議題(例如:佔領中環、普選特首)鬧得熱哄哄,立法會的議政功能接近癱瘓,世代之爭 (Generation War) 開始白熱化和肢體化,見識過排華與屠殺的南洋富商卻眉頭也不皺,依舊相信香港,繼續用錢下注。西方國家的商學院,不會教你如何面對中國政治風險。南洋幫示範的,是身教(重於言教)。從這個角度看,南洋幫才是香港的「真正朋友」。

南洋幫(八)
2015 年 3 月 17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5/03/blog-post_17.html
節錄:從清末開始,南洋華僑跟中國大陸的關係,經歷幾番轉變。祖國的面貌也不斷變化:從文化根源、夢中故鄉,到國民黨或共產黨執政,黨國一體的民國與新中國,再變成跨國收購合併活動中的紅色生意夥伴。最新的發展,是某些由南洋華僑所創辦的老字號可能會消失,九十一歲的新加坡國父李光耀剛剛撒手塵寰。一個時代結束了,南洋華僑跟中國大陸的關係,進入另一個階段。

20/10/2019

2019年10月7日星期一

聞戰鼓,思良將


律政司長鄭若驊說實施<禁蒙面法>並不影響港人的言論或集會自由,我想爆粗。她枉為女人,更沒有資格當律政司長。

服裝是另一種語言

服裝是另一種語言,這個道理女人一定懂。如何裝扮自己,女人的選擇比男人多,主流社會也經常向女性灌輸外表很重要的價值觀,作用是保障時裝行業的飯碗,所以女人比男人更加懂得透過外表和服飾來表達自己。是否蒙面(用那款口罩)、化粧(用那個色系)、長髮還是短髮,穿裙子還是褲子,手袋(背包)怎樣跟衣服和髮型配合,戴不戴首飾或手錶,女人隨時都可以講得出一番大道理,教男人怎樣打扮也可以。女人支配男人,往往由髮型和衣著開始。如果你是已婚中佬,但是老婆從來不管你的髮型和衣著,她對你早已死心。

撇開性別差異不論,反對派透過服飾宣示立場(即:向不合理的法令說不+保護自己免受高科技監控),是國際社會的慣常做法(提示:綠色和平),沒有甚麼大不了。今日是互聯網時代,影像先行,玩得好,有創意,贏得舉世讚賞,可以為抗爭運動注入新能量以及爭取國際社會的支持。連外國政客也看得出,<禁蒙面法>是火上加油,也是迴避政治問題。至於穿漢服以示自己不會向西方世界臣服的國產五毛(例如:滴汗的 689),那又作別論。那群所謂的「漢服黨」,其實是用民族主義包裝自己,是向中共體制示忠,並非抗爭者。

同樣語無倫次的,還有財金系統的高官(例如:陳茂波)。是否保得住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不是看是否實施<戒嚴令>,又或者距離緊急狀態還有多遠,有多少部(中資銀行的)ATM 遭破壞,銀行分行是否有足夠的現金應付,是否實施外匯管制或提款管制。外資看的,是香港的言論自由是否受損。沒有資訊和言論自由,外資下注的時候容易中伏(港式粵語:中了埋伏),即是入錯貨或買貴貨而不知,這是上海不可能取代香港的理由。所以外資金融機構和跨國企業會聘請官二代官三代,藉此換取內幕消息,背後可以牽涉貪污賄賂(搜尋:Sons & Daughters Program + Foreign Corruption Practices Act)。香港股市也有洋人狙擊手出沒,不時發表研究報告踢爆紅色企業賬目造假,同時沽空股票賺錢,自利兼利他,那是洋人的回應方式。面對洋人的冷槍,在香港上市的大陸國企的回應方式據說是「團抱」(國產中文:團結一致、互相支持),互相控股還是一起托市?用股東的錢還是國家的資金?自己想。洋人理智,懂得用行動保護自己的利益。他們的目光,不會停留於金融硬件的層次,所以港交所收購倫敦交易所被拒。「小加同志」精忠報國,想替大陸國企尋找美股以外的集資渠道。轉戰英倫?對不起,西方世界開始向中國說不。

Where Is Winston?

跟林鄭月娥「團抱」還是「攬炒」(港式粵語:同歸於盡)的,是一堆三流貨色或人肉錄音機。近日看電視,被不斷重複的警民衝突場面影響心情,但是不看又不行,否則不知道那裡封站或封路或死人,於是把直播頻道的音量調校至最低,間中抬頭望一望不斷更新的滾動字幕。耳邊播放的,是 Darkest Hour(港譯:黑暗對峙)的電影配樂,作曲家 Dario Marianelli 用鋼琴營造出戰雲密報和危機四伏的氛圍,不斷重複的和弦,似戰鼓的聲音,跟電視畫面中手持盾牌不斷向前推進的防暴警察、催淚彈所產生的白色煙霧、氣油彈所產生的火光、在馬路中心焚燒的雜物,架設路障或四散奔逃的黑衣示威者非常配合。不便出門,我玩配樂。

那部電影的男主角是二次大戰時期的英國首相邱吉爾 (Winston Churchill) 。面對納粹德國,他要作出戰或降的艱難決定。港人也一樣,面對中共的打壓,是戰或降,還是移民?外國回流的那一群,是否又要再次離開?今日的中共是否已經變成納粹德國式的法西斯政權(提示:新疆的洗腦集中營)?香港的示威者用黑色噴漆在中資機構的門市外牆寫 Chinazi,西方政客也有類似的看法。邱吉爾面對希特拉領導的納粹德國,港人面對疑似法西斯的中共政權。邱吉爾的決定,是 We shall never surrender. 他對香港有恩。 1945 年 8 月日軍投降,是邱吉爾下令派遣英國海軍司令夏慤 (Admiral Sir Cecil Halliday Jepson Harcourt) 把軍艦從菲律賓開過來,搶先接收當時身份未明的香港,不讓香港落入蔣介石的手裡。港人感恩,所以去英國領事館請願的蒙面示威者展示邱吉爾的海報,上面印有他的名句。

那場戰爭也訓練出另一位對香港有恩的英國人,他是出身英國皇家空軍的姬達 (Jack Cater),年輕時跟轟炸倫敦的德國空軍決戰。日後被派到殖民地香港,是六七暴動期間的平亂總指揮。他派駐港英軍殺入北角的紅色基地(今日福建幫暴打示威者的社區),用直昇機空降大廈天台,然後逐層殺入去掃蕩。1974 年,姬達創立廉政公署,出任首任廉政專員,跟數以十萬計的貪污華人警察和公務員為敵。職業生涯,連場惡戰。跟他共事過的公務員說,姬達用英文粗口咒罵貪污的華人公僕,翻譯成中文的話,意思是粵語的「人渣」或「仆街」(橫死街頭的壞蛋)。

跟林鄭一起在鏡頭前扮殭屍的(出處:陳淑莊),叫「狗官」已經非常客氣,也侮辱了汪星人。是否「人渣」或「仆街」,自己想。眼前的香港,接近戰爭狀態。港人沒有受過軍事訓練,面對警察和黑社會的攻擊性武器,能夠支持過百日,絕不容易,也令國際社會刮目相看,發現港人原來不止是經濟動物那麼簡單。這場城市游擊戰和網絡輿論戰將會訓練出怎樣的政治人才,有待觀察。可以肯定的是,香港的年輕人開創了一種新的抗爭模式,學院派的說法叫「範式轉移」(Paradigm Shift) 。所以鄰近地區的專制政權(例如:中國大陸、新加坡)近日都禁止年輕人去香港,以免小朋友觀摩交流,回家照辦煮碗,為當權者帶來麻煩。

插圖來源:celabquote.com

YouTube 精選:

02. Where Is Winston? (Darkest Hour Soundtrack) (2:46)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unAVqxxJDQ
這是 Track 2,跟香港多區警民衝突的畫面(尤其是晚上)非常配合。

Darkest Hour Soundtrack - We Shall Fight (PART B) (2:14)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SD9nyLsoIQ
這是 Track 19,在片末出現。We Shall Fight 是邱吉爾的著名演說。

Darkest Hour (2017)
- We Shall Fight on the Beaches Scene (10/10) | Movieclips (4:55)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krdyoabmgA
這是電影中的 We Shall Fight 演說場面,Gary Oldman 演邱吉爾奪得奧斯卡影帝。

Nimrod - 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 & the voice of Sir Winston Churchill (3:56)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x3W4F80L04
這是歷史錄音,你會聽見邱吉爾說:We shall never surrender.

Sir Winston Churchill - Funeral (I Vow To Thee) - The Nation's Farewell (5:28)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7Xkr8z3lEo
這是邱吉爾的喪禮,時間是 1965 年。背景音樂是英國的愛國歌曲 I Vow To Thee My Country,出自作曲家 Gustav Holst。英國人的留言:Oh how this country needs someone like Winston now. Churchill would be turning in his grave if he could see what Britain has become. 聞戰鼓,思良將,英國人也一樣。

延伸閱讀/參考資料:

Yahoo 知識:「聞戰鼓,思良將」出處
節錄:<禮記.樂記>裡面有這樣一句話,聞鼙鼓而思良將。 鼙鼓者,軍中小鼓和大鼓也,古代戰時助陣用的樂器,這里指戰爭。這句話的意思是說,一聽到戰鼓敲響,主政者就想起挑選能征善戰的將領御敵。

陶傑:一九四五年幸有他
蘋果日報 2018 年 1 月 9 日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columnist/%E9%99%B6%E5%82%91/daily/article/20180109/20268397
節錄:「黑暗對峙」明講的是邱吉爾 ―― 但是當今幾個英國首相,尤其在台上這一位:第三次世界大戰如果即將爆發,你自己照照鏡子,有沒有當年我們邱吉爾一成的。如果沒有,那麼國家交付在你手中,我們應該慶幸,還是應該擔心?歷史就是鑑古知今。邱吉爾的智慧說不完。香港重光,邱吉爾一人決定,火速派海軍司令夏慤從馬尼拉開艦艇來搶先接收香港,不讓香港落在蔣介石手裏,邱吉爾是香港的大恩人。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
最黑暗的時刻:<黑暗對峙>
作者:鄭政恆 2018-01-08
https://www.filmcritics.org.hk/
節錄:<黑暗對峙>(Darkest Hour) 是英國導演祖韋特 (Joe Wright) 的人物傳記片 (Biographical film),傳記主角是二次大戰時的英國首相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邱吉爾由演藝精湛的加利奧文 (Gary Oldman) 飾演,有力提名以至獲取多個電影獎項。<黑暗對峙>選取了 1940 年五月為時間框架,刻劃邱吉爾走馬上任,代替行綏靖政策的張伯倫 (Neville Chamberlain),擔任聯合政府首相。邱吉爾一上任,就處於姑息主義的議和派(以張伯倫和哈利法克斯子爵為首)的壓迫之中,邱吉爾是主戰派,但他也不無猶豫之處。邱吉爾以演說著名,<黑暗對峙>中有邱吉爾兩篇十分著名的國會演講(三大演說唯有在六月時演說的 This was their finest hour 並沒有拍攝),一篇是 Blood, Toil, Tears and Sweat,另一篇著名演說是 We Shall Fight on the Beaches,邱吉爾在鄧寇克大撤退 (Dunkirk evacuation) 成功後在國會展現不屈的戰鬥決心,在<黑暗對峙>中,這篇演說刻劃出國會以至全國,終於連成一線,主戰派全面壓倒議和派。(Auntie 的補白:香港的版本,是勇武派壓倒和理非。)

Threat from China recalls that of Nazi Germany, Australian lawmaker says
By David Crawshaw
The Washington Post (August 8, 2019)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world/threat-from-china-recalls-that-of-nazi-germany-australian-lawmaker-says/2019/08/08/ecd4e354-b9b6-11e9-8e83-4e6687e99814_story.html
Extract: The West’s approach to containing China is akin to its failure to prevent Nazi Germany’s aggression, an influential Australian lawmaker warned, earning a rebuke from Beijing while highlighting the difficulty the U.S. ally faces in weighing its security needs against economic interests. Andrew Hastie, head of the Australian Parliament’s intelligence committee, used an op-ed published Thursday to sound the alarm about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s strategic ambitions, saying Beijing’s assertive foreign policy and military expansion pose a fundamental threat.

Hastie, who served in the military before becoming a lawmaker in Australia’s conservative government, said that many Westerners have erred in thinking that China’s economic liberalization in recent decades would lead to greater democratic freedoms. Hastie warned that it would be “immensely difficult” to uphold democratic convictions in the face of China’s growing might under President Xi Jinping. Without concerted action, he added, Australia’s sovereignty and freedoms would suffer and its “choices will be made for us.”

盧斯達:無待堂
https://www.facebook.com/dadazim/
美帝教授://【歡迎貼呢個 po 連埋篇文上連登】果 D 一副好懂「西方文化」的友,無啦啦話要停用「赤納粹」這個字形容中共。話「略為有少少國際常識的人,都知道這個字眼『納粹』極其量可以在香港流通,而絕對不能夠登上國際舞台。」話西方極忌諱納粹比喻云云。講呢 D,唔系無知,就係老作要幫中共解圍或另有企圖。在美國,有所謂 Godwin Law,就係一個 online 討論,只要繼續一段時間,有人開始用納粹比喻來罵對手的概率,是 1.0。有人用 Godwin Law 來諷刺納粹比喻被濫用,講到膠晒。後來 Godwin 自己出來,話不反對用納粹比喻侵的政策,因為納粹不是我們想的那麼獨一無二,而其實在社會、政治到處都有它的種子。

盧斯達:
真正的香港露餡了 ―― 「合法又合憲」的「緊急立法」
https://www.facebook.com/dadazim/
節錄:首先要搞清楚,林鄭月娥訂立《禁蒙面法》的立法手段,是依據《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禁蒙面法》是很容易破解的。前線抗爭者亦已準備坐牢(甚至死),所以現實意義甚微。發生在 10 月 5 號凌晨的其實是一場政變,立法手段比起所立之法,更為重要。千萬不要被誤導,以為「禁蒙面」才是重點。那只是政變的掩護,等於希特勒指控共產黨燃燒國會的那一刻,是行事的包裝和藉口。簡單來說,《緊急法》是英國總督/中國特首擁有「無上立法權」的法源。只要當權者主觀認為,現時已經有危害公共安全的情況,就可以援引這個法源,繞過立法會和一般立法程序,自行訂立當權者「認為合乎公眾利益的規例」,堪稱「一秒立法」。先例一開,就可以訂立更多無限制的「規例」。所以對於香港人、台灣人乃至歐美人,都是一個很好的時機去重新理解香港。香港悠久的「自由市場」和「小政府」傳統,是否幻覺多於真實,內裡有多少欺騙。在世界各地的人,都應該警醒:香港從憲政秩序到具體操作,都不是自由世界的真正一分子,過去百多年都可視為偽裝。不要被它欺騙了你,香港並不是表面上那樣文明和現代!

Patten warns of deaths and Lam's 'crazy' decisions
RTHK 2019-10-07
https://news.rthk.hk/rthk/en/component/k2/1484722-20191007.htm
Extract: Hong Kong's last governor, Chris Patten, says he's concerned it's only a matter of time before someone is shot and killed by police during the ongoing protests, and that the Chief Executive "must be crazy" to make decisions such as banning face masks. Speaking on Sky TV, he said: "I fear for the future, unless Carrie Lam actually intervenes and understands the importance of dialogue, understands the importance of talking to people, and understands the importance of giving them the opportunity of reviewing, through an independent commission of inquiry, how we got to this situation."

"Before long, unless we're very, very lucky, people are going to get killed, people are going to get shot. The idea that with public order policing, you send police forces out with live bullets, with live ammunition, is preposterous." He went on to say: "And even people who are not taking part in anything violent on the whole will find good... will find reasons for saying that they understand why the violence is going ahead. I do not condone it. I do not want to see it, but for that matter I don't want to see the sort of policing that we've had from the Hong Kong Police Force." Patten said Lam "would have to be crazy" to make recent decisions on her own without being pressured into them. "The face masks business - absolutely madness, which people will protest against. So the way forward is to engage with the demonstrators, particularly the peaceful demonstrators."

Cambrige Dictionary - Paradigm Shift
https://dictionary.cambridge.org/zht/%E8%A9%9E%E5%85%B8/%E8%8B%B1%E8%AA%9E/paradigm-shift
Definition: A situation in which the usual and accepted way of doing or thinking about something changes completely. For example: The widespread use of social media represents a paradigm shift in the way we communicate.

相關的文章:

殺夫
2016 年 8 月 27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6/08/blog-post_27.html
節錄:不妨參考英國戰時首相邱吉爾 (Winston S. Churchill) 的處理方法:一輪激烈吵架之後,那位跟他政見相反的女士 (Lady Astor) 咆哮:「如果你是我老公,我會在你的咖啡中下毒。」(原文:If you were my husband I'd poison your coffee.)邱吉爾的回應是:「如果你是我妻子,我會一飲而盡!」(原文:If you were my wife, I'd drink it.)

Beggar-thy-neighbour
2018 年 8 月 15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8/08/beggar-thy-neighbour.html
節錄:右翼政客通常乘民粹興起(提示:希特拉+納粹德國),在經濟低迷的日子對付搶飯碗的外國人,是這類人的慣技,中國和俄羅斯於是淪為踏腳石,惡人自有惡人磨,就是這樣。香港股民的看法:美國佬洗腳唔抹腳(粵語:入不敷支),靠印銀紙讓別人替他還債,每隔一段日子便剪羊毛,今次輪到剪中國的毛(提示:中興通訊的罰款),反正我有份養大你,啱唔啱(粵語:對不對)?

不思疑(英倫篇)
2016 年 8 月 17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6/08/blog-post.html
節錄:約翰遜的新職位是外相。處理外交事務的中年男人,不是應該外表得體、衣著合身、頭髮貼服的嗎?還是女首相文翠珊 (Theresa May) 覺得非常時期用人應該不拘一格,於是起用一個既不入型亦不入格頭髮蓬鬆的肥鬼佬,好讓對家(歐洲政客)看不透大英帝國的底牌兼且羞辱談判對手?還是保守黨內根本沒有人願意出任那個職位,蜀中無大將,廖化作先鋒?

陪跑(二)
2017 年 2 月 14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7/02/blog-post_14.html
節錄:黑天鵝陸續有來,所以大家都不願意付出,害怕沒有回報,又或者被人佔便宜。已經過時的社會制度與追求自由意志的個人之間,不斷拉扯或角力,令官府施政困難。在這種情況之下,美國殺出一個狂人總統特朗普,英國選擇脫離歐盟出走,歐洲的右翼政客抬頭,有望當選法國和德國的元首,都絕非偶然或意外,而是新舊交替過程中所釋放的張力,也反映了人心的浮躁不安。

芝加哥學派
2013 年 6 月 8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3/06/blog-post.html
節錄:如果麥理浩是採取懷柔手段、收買人心的文官,姬達便是披荊斬棘、清除障礙的武將。這個組合,一文一武,一高一矮,一軟一硬,為七十年代的香港經濟起飛打下堅實的基礎。要分析香港的經濟成就,不能不提這兩位勞苦功高的英國人。老一輩的香港人,見識過有真本領的英國人,看不起惡形惡相、虛有其表的京官。

有鬼用
2013 年 11 月 28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3/11/blog-post_28.html
節錄:英國人拓闊了香港人的眼界,讓我們知道待人處事,可以有另一套。多得一百五十年的殖民地統治,香港人學會如何跟外國人共事(即:勾結外國勢力),而很多公營或商業機構也懂得在有需要的時候,委任鬼佬(粵語:洋人)出任高層,執行非常任務。常見的做法,有以下幾種。

英吉利快勞
2007 年 7 月 23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07/07/blog-post_23.html
節錄:「英吉利快勞」,即是 Anglophile ,崇拜英國文化的外國人。根據 Answers.com 的說法,前大英帝國殖民地盛產「英吉利快勞」。行走江湖,需要一個得體的標籤,好讓自己被歸入「正確」的等級,得到較好的待遇,有較高的議價能力。這個道理,排隊買書的小朋友也許不懂,但是替他們付鈔的父母一定懂。崇拜英國文化,有時只不過是一種手段。

Fragile
2017 年 6 月 16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7/06/fragile.html
節錄:這首歌,是英國歌手 Sting(史汀)獻給恐怖襲擊死難者的。 2001 年,美國 911 恐怖襲擊發生的時候,他身處意大利,透過互聯網獻上這首歌,向死難者及其家屬致意,歌詞感嘆生命的無常與脆弱。之後成為他的習慣,法國巴黎恐怖襲擊週年紀念,傷亡最慘重的劇院關閉一年之後重開,打頭陣的藝人正是 Sting,他帶領全場觀眾為死難者默哀一分鐘,然後唱出這首歌。

No more panda hugger
2019 年 9 月 13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9/09/no-more-panda-hugger.html
節錄:外資冷眼旁觀過去的三個多月內,香港的抗爭者得到甚麼待遇,開始明白跟中共交易的代價,就是要絕對臣服及交出靈魂。跪還是不跪?單膝還是雙膝?還是這個老問題。英國人沒有膝蓋或骨頭硬,所以只能向中國的皇帝(乾隆)單膝下跪?那個藉口已經行不通了。那是清朝,今日的中華帝國已經復興了,不會向洋人割讓土地(香港),而是向洋人發號施令。

隱身術
2019 年 9 月 27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9/09/blog-post_27.html
節錄:早於 2018 年初中美貿易戰爆發之前,紅色資本的海外併購活動已經遇到困難。西方國家基於國家安全考慮,對中資說不(提示:倫敦交易所),又或者設置障礙。中資的回應方式,是動用港人、台商、南洋華僑甚至親共洋人(Panda Hugger) 當人頭或 Frontman,讓大股東可以退居幕後。這些雕蟲小技,曾經欺騙外資銀行的華為公主孟晚舟(提示:匯豐+Skycom)應該懂。

死亡筆記
2017 年 6 月 30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7/06/blog-post_30.html
節錄:中資玩財技,還是停留於抄襲的階段,左抄右抄,炒埋一碟,似科學怪人 (Frankenstein)。特徵:用人頭隱藏真老闆、高槓桿收購、回購股份托價、大股東抵押股票(然後被斬倉)、自製同股不同權、持有上市業務的控股公司上面還有幾重的離岸公司(例如: TVB)。對付妖怪,監管機構用律師的方法,狙擊手用古惑仔的手段,中外決戰,看誰的本領高。股市有洋人狙擊手出沒,可以令生態環境稍為平衡一點,不至於向紅色勢力一面倒。

抱薪救火
2019 年 8 月 15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9/08/blog-post_15.html
節錄:你依賴誰,就會被誰制服,被要脅,被反咬一口,甚至是被咬住咽喉,這是林鄭的處境。港大培養出來的舊精英被捲入中國特色的權力鬥爭,因此跌落罪惡深淵,結果聲名狼藉,最後粉身碎骨。對,首先是她,然後才是香港。起來抗爭的港人還有一線生機,但她沒有。中國政治是絞肉機,首先被推落深淵是林鄭,稍後還有一堆陪葬品,所以有人開始替自己鋪設下台階(提示:張建宗)。

炒埋一碟
2019 年 6 月 26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9/06/blog-post_26.html
節錄:小朋友明白,不可以再玩和理非非(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和上街遊行的那一套,因為沒有用。要玩,就要玩老人家不懂的,還要爭取國際社會(及台灣)的理解和支持,香港才有機會找到出路。對,老調子已經唱完,那是魯迅多年前在香港演說的題目,因為他看見五四運動對於香港及華南地區沒有太大的影響力(證據:國學權威在港大教書),覺得不滿。

發春瘟、食魚蛋、寫劇本
2016 年 2 月 17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6/02/blog-post_17.html
節錄:根據西方的戲劇理論,劇本由三個部份組成:1. 舊秩序崩壞或矛盾衝突的形成。2. 劇中人的回應方式(或逃跑或戰鬥或屈服)。3. 大和解或新秩序的確立。喜劇的結局通常是婚姻或歌舞,象徵敵對陣營的和解或新秩序的確立。悲劇則把矛盾和衝突推到極致,而劇中人的結局,往往是瘋狂、死亡、戰敗、亡國、妻離子散。有理由相信,梁書記的結局,將會充滿戲劇性。而他所啟發的群眾以及所釋放的力量,中共未必懂得應付。

07/10/2019

For 肖恩:原來如此,謝謝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