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文章歡迎轉載,請註明出處,並且通知一聲,看得開心請捐款

2017年8月17日星期四

清檯


把球桌盡量清空

借用桌(撞)球做比喻,香港的反對派就好像桌面上不同顏色的球,逐一被球棍撞落袋。幕後玩家(中共)想將桌面盡量清空,以便重新開局。

首先是梁天琦和陳浩天因為被標籤為港獨而失去參選立法會的資格,然後是青年新政的游蕙禎和梁頌恆因為宣誓時使用「支那」一詞被剝奪議席,再來是梁國雄、劉小麗、姚松炎和羅冠聰四位議員被 DQ (Disqualified) 。最新發展是在 2012 年反對國民教育風波中冒起的黃之鋒被判入獄半年,昨日還有一群反對新界東北發展規畫的年輕人被加刑入獄。換言之,在梁振英任內(2012-2017)冒起的新生和年輕政治力量,不管其路線是溫和或激進,都已經被「處理」得差不多了。

解決了「勇武抗爭」的年輕人,輪到「和理非非」(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的中年老餅(即:民主黨和公民黨)。林子健事件撲朔迷離,真相有待查證。但是客觀效果很清楚,就是令到民主黨和公民黨的聲譽受損,在六個被 DQ 的立法會議席需要進行補選的前夕,發生這樣的事情,目的很明顯,就是要阻止反對派重奪議席,令民主黨和公民黨無法翻身。林子健的角色,似 TVB 靈異短劇<四人歸西>中,由公屋師奶成嫂(白茵)所打出的最後一隻西,連累三位麻雀腳(即是:李柱銘、何俊仁、林卓廷)一同上路(送死),本人(林子健)亦難逃厄運,結局:攬炒(港式粵語:同歸於盡)。港式粵語:「一 Q 清袋」。

從「勇武抗爭」到「和理非非」,反對派的不同派別被迎頭痛擊,甚至是被打殘,失去反擊能力。他們所騰空的政治空間,如無意外,將由建制派進駐。立法會的功能,進一步被削弱,年輕人對議會政治徹底死心,跟建制派不共戴天。年輕人的網上留言:「你們欠我們的,終有一日要償還!」梁振英的政治遺產(特區政府跟年輕人結下的仇恨),已經確定由林鄭月娥來繼承。世代戰爭,繼續升溫,怒火街頭,不難重現,所欠缺的,是導火線。毛主席的名句:「那裡有壓迫,那裡就有反抗。」下一次爆發,難道要開槍?惡性循環,永無休止。華人社會,永遠犧牲孩子。電視畫面所見,林鄭月娥有出席鄉事派元老劉皇發的喪禮。她向維護特權(提示:新界丁屋)的老油條鞠躬,卻把會思考會發問的年輕人送入監獄,令我想起<郭巨埋兒>這個故事(出處:二十四孝)。曾經對<郭巨埋兒>表示反感的魯迅 (1881-1936),目睹今日的香港政局,恐怕會吐血,還是執筆寫香港版的<狂人日記>(提示:救救孩子)?

扯遠了,說回來。如果將於今年十一月舉行的中共第十九大,目的是鞏固習近平的個人權力,以及加強對中國社會各個層面的控制,那麼,同樣的事情發生於香港這個特區,也就毫不奇怪。幕後玩家的思路,是清除路障,然後重新開局,安插自己的人馬,加強控制。從這個角度看,香港和台灣的<壹週刊>賣盤以及<蘋果日報>的變相裁員(要求員工轉自僱或轉做外判商),是順理成章,因為大方向一致。即是:清檯、清場、洗太平地。對中共有認識的人都知道,重大會議或人事調動之前洗太平地,是慣常的做法。北上嫖妓的港男一定知道,洗太平地可以從中央蔓延到地方,即是:中央權鬥(表面上反貪腐),禍及東莞,小姐失業,港男回家,千里來龍,一脈相承。(提示:一路向西)

香港變身「 O 記概念股」

在經濟層面,中資會繼續進駐,但是收購的手法會變得較為低調,槓桿的比例也會稍為降低,以免構成金融風險,影響大陸銀行體系的安全,以及跟去槓桿與防走資的主旋律起衝突。好像恒大(股票編號:3333)購入灣仔美國萬通大廈全幢,又或者是海航購入四幅啟德住宅地皮這種大額交易,因為容易吸引大陸金融監管機構(即:中銀監、中證監、中保監)的注意,會有所收斂。短期內,土豪式的掃貨行動會減少,尤其是曾經被大陸金融監管機構點名的海航(提示:王歧山)。

取而代之的,是化整為零的做法,分散資金收購商場或停車場或其他行業的公司,而出面的 Frontman 是香港商人或南洋華僑(提示: TVB +陳國強、壹週刊+黃浩、大酒店+蔡華波),甚至可以是藍營的台商。這種做法,港式財經術語叫「代客泊車」。至於向領展(港股編號:823)購入公屋商場以及停車場,然後高價拆售,結果獲利甚豐的港商,他們背後是否隱藏了紅色資金,又或者牽涉洗黑錢活動,有待查證。

較早前,<壹週刊>有報導指中資開始涉足收購市區舊樓,跟市區重建局爭奪舊樓業權。是香港人都知道,收購舊樓有黑幫參與(提示:長生地產),他們用黑社會的手段對付年邁小業主,迫他們接納收購價,好讓發展商可以早日集合所需要的業權,盡快啟動重建計畫。中資涉足這個市場,意味紅黑合流,對於年邁小業主來說,絕非好事。地產交易金額龐大,適合用來洗黑錢。亦即是說:大陸資金繼續扭曲香港的樓市,但是部份開始轉移戰線,以舊區的高齡物業為目標。

股市跟樓市大同小異。回歸二十年,中資(即:紅籌+國企+民企)佔恒生指數的比重已經過半,佔每日成交的比例高達七成,生態環境起變化,對本地散戶不利,港股變成不是香港人玩。根據<華爾街日報>幾日前的報導,自 2016 年起,最少 32 家香港上巿公司擬增設黨委,董事會如遇重大決定,需先聽取公司黨委意見。報導又指,已設黨委的國企巿值總額達 9.7 萬億港元,大約佔港股總市值三份一,包括工商銀行(港股編號:1398)、中信証券(港股編號:6030)、中石化(港股編號:386)、中國機械工程(港股編號:1829)、中鋁國際(港股編號:2068)等。對中共有認識的人都知道,國企或官媒或大學的黨委書記,所擁有的權力,足以凌駕行政首長(首席執行官)或校長,令後者變成有名無實的扯線木偶。林鄭月娥是否這種木偶,自己想。對股東來說,上巿的紅籌國企增設黨委,肯定是壞消息,因為這意味著股東的利益排在共產黨之後。對外資來說,發現遊戲規則對自己不利,他們會分階段撤退,令香港不再是國際金融中心。餘下港資和中資,塘水滾塘魚,變唐人街中餐館。

紅黑勢力擠佔港人的生存空間

在香港的政治層面,紅黑合流不是新聞(提示:上海仔+桃園飯局)。回歸二十年,官商鄉黑紅的結合,令香港變成一隻「 O 記概念股」。所謂「 O 記」,是指香港警隊的「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Organised Crime and Triad Bureau, OCTB),負責打擊複雜的集團式犯罪活動(包括:洗黑錢)。資產市場(股市和樓市)對權力轉移非常敏感,其質變是先兆。當越來越多的行業被紅黑勢力所入侵,淪為壞人的揾食地盤,又或者是洗黑錢的渠道,而香港警察又對紅黑勢力背後的政治靠山有所顧忌,又或者是忙於替退休之後的第二事業鋪路(提示:政協),還是由於技術上的困難(牽涉跨境執法)而卻步,於是不敢全力執法,結果是:好人會避開有組織犯罪集團,又或者移民外國,亦即是劣幣驅逐良幣,讓路和騰空位置給「新香港人」(即是:中共對付西藏或新疆的那一套)。當紅黑勢力找到財源,鋪好官府和商界的人脈,以及找到可行的商業模式,解決到生存和發展之後,就會擠佔其他人的生存空間,情況仿如藤蔓殺死大樹一樣。

林鄭月娥是否有勇氣和能力清除紅黑勢力,還香港人一個乾淨的家園,建立事業和家庭,自己想。如果她不敢撼動紅黑勢力,隻眼開隻眼閉,由得他們拓展地盤,進駐各行各業,搵(撈)錢搵著數(佔便宜),犧牲港人的利益,長此下去,香港會變得似台灣 ―― 政界商界黑道盤根錯節,紅色勢力透過黑道和商界滲透(提示:張安樂+竹聯幫+太陽花學運,林飛帆+台灣的古惑仔才是來真的)。而香港的命運會比台灣更悲慘,因為現行制度容許中共直接干預特首選舉,並且擁有特區政府高官的任命和罷免權,以及審批移居香港的新移民(每日 150 個名額)的權力。亦即是說,香港的自主空間比台灣小。台灣還有民主選舉(以及美國軍艦和台灣海峽)作為屏障,香港就只能靠公民社會的力量,因為議會政治已經失效,法治開始動搖,傳媒自顧不暇,而敢於抗爭的年輕人又被判入獄,香港人的出路越來越少了。

插圖來源:www.fotosearch.com

YouTube 精選:

盂蘭節好驚 @ 四人歸西 (2:54)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rdAay4UQWA
上載者的留言:這個都市傳說是咁的(是這樣的):如果四個雀友喺(在)一舖(局)麻雀各打出一隻「西」,就會被咀咒無故身亡!白茵「明知牌好邪,偏要打隻西」,結果羅蘭等三個雀友真係(是)死咗(了),令佢(她)食唔安坐唔樂(極不安樂),連平生最愛嘅牌都唔敢打(不敢打麻雀),好彩佢(她)有一個好老公劉丹,唔單只叫佢唔好驚(叫她不要怕),仲俾幾嚿水佢打本再開枱(提供賭本),點知帶佢去打牌果嗰(怎知道帶她去打麻雀的)原來係(是)......!

延伸閱讀/參考資料:

Thirty-something:幻海奇情 - 四人歸西
http://thirty-something-hk.blogspot.hk/2011/04/blog-post_06.html

維基百科: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
https://zh.wikipedia.org/wiki/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
節錄: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俗稱 O 記。英文:Organized Crime and TriadBureau,縮寫:OCTB)於 1957 年成立,隸屬於香港警務處刑事及保安處刑事部,主要責任為調查及打擊極為複雜及嚴重的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罪案。

香港警務處:乙部門(刑事及保安處):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
http://www.police.gov.hk/ppp_tc/01_about_us/os_cs.html
節錄: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調查複雜的有組織罪案和嚴重的三合會罪行。該科彙集各方面的資源和專業知識,打擊極為複雜的集團式犯罪活動,包括洗黑錢活動,並確認、凍結和充公非法涉及販毒活動的罪犯資產。該科更定期與內地和海外的執法機構聯絡,交換情報,消弭和防止非法活動。

日本黑社會:法律穹頂下的「微型王國」
來源:民主與法制網 (2016-03-07)
https://read01.com/7R2K84.html
節錄:為追求最大利潤,日本黑社會趨向集團化經營,將股市、房地產作為投資重點,特別是向房地產市場大力進軍。他們壟斷了廉價勞動力、承包工程,迅速發展成資金雄厚的經濟實體,成為這個市場的重要參與者和利益攫取者。在山口組的下屬經營體中,以房地產為主業的上市公司菱和集團最為著名。日本建築行業每年產值 30 萬億日元(約合 2490 億美元)。有統計顯示,在日本泡沫經濟時期,哄抬地價的 90%,高爾夫球場開發的 80%,大規模土木工程建設的 70%,都是由黑社會或其公司包攬。<紐約時報>指出,在建築業的巔峰時期,日本黑社會組織可能拿到了全國建築支出的 2% 到 3%。這個「業績」無疑是驚人的,義大利和俄羅斯的黑社會組織絕對處於下風。為給自己找來保護傘,黑幫們注重與政府高官保持良好關係。他們幫政治家們拉選票,提供政治獻金,甚至充當政治打手,堪稱「不遺餘力」。以前的日本黑社會很容易招募到人,如今的日本黑社會,已有青黃不接之虞。為了組織發展,日本黑社會絞盡腦汁,使出了一些高招來挖掘人才。山口組設有一套「獎學金」制度,成績優秀的成員可以被派到歐美國家留學,「學成歸國」後都會被委以重任,享受高薪待遇。

澳洲華人移民慘遭連轟 34 釘槍棄屍
(原載:新浪網 2009-04-24)
http://www.artofwar-tw.org/bboard/viewtopic.php?f=9&t=10661
節錄:澳洲揭發一宗華人遭釘槍近距離射擊頭部的殘酷兇殺案,一名中國移民被人以釘槍朝頭顱連開三十四槍,導致他頭頸部位插滿三十四枚長鐵釘。屍體再被人用電線綑綁及用地毯包裹,棄於雪梨一條河裏。當地警方周五發放一幅死者頭顱的 X 光照片,顯示頭顱插滿鐵釘的駭人情況,呼籲民眾提供破案線索,以緝捕兇徒歸案。案發於去年十月底,死者是二十七歲的中國移民劉辰(譯音:Chen Liu),有消息指他是同性戀者,和一名男伴居於雪梨南部的羅克代爾。警方則指他曾結過婚,但閃電離婚。其一名男友人某天致電報警,指劉失蹤了兩星期。劉的屍體於十一月一日在喬治河(Georges River)被兩名划艇兒童發現。當時這兩名分別為九歲及十四歲的少年,正在河上泛舟,赫然發現一具浮屍,屍身被人用電線綑綁,再用地毯包裹。警方指劉的屍體被發現時,已死了十二天。他是被人用強力釘槍殺害,兇徒向他的頭頸連開三十四槍,再用一架越野路華車把屍體載到喬治河棄置。警方為了追緝兇徒,周五發放死者頭顱的 X 光照片,顯示頭顱插滿三十四支鐵釘,部份鐵釘長達八十五毫米,顯示兇徒殺人手法極度兇殘。

陶傑:世道別有險奇處
蘋果日報 2017 年 8 月 16 日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supplement/20170816/57083590
節錄:十字釘世紀奇案,其中內幕不簡單,要用理性邏輯來看待。知識份子論政,往往理想蓋過現實,缺乏江湖經驗,偏偏國民黨和共產黨,都是江湖上起的家。政治上也可以放長線、釣大魚。養兵千日,用在一朝。臥底有許多種,其中一種叫「死間」,屬於「五間」之一,長期栽培隱伏,等待時機,用於一次性消費,達致最大的殺傷力。孫子兵法這樣講:「死間者,為誑事於外,另吾聞知之,而傳於敵間也。」放假消息,或關鍵時刻在敵營演一場戲,算計你的情緒和智商,一本萬利,兵不血刃,將你一鋪清袋。

Yahoo 香港:三文治
陳雲:一場戲,苦了林子健先生
https://hk.news.yahoo.com/一場戲,苦了林子健先生-081929392.html
節錄:至於所謂「強力部門」,為什麼民主黨不用中共國安局、中共情報人員、中共特務呢,為什麼要創造這種曖昧名詞來嚇香港人呢?目的就是方便他們將市民目光轉去公安局。中共特務為什麼不奪去美斯給劉曉波的簽名照片,令整件傳送照片的事告吹呢?中共某方面重演銅鑼灣書店事件,給民主黨送大禮,也給部署向中共開戰的美國送大禮。一場戲,苦了林子健先生。

【林子健被捕】環時:笑至捧腹 大公:令人作嘔
明報 2017 年 8 月 16 日
https://news.mingpao.com/ins/instantnews/web_tc/article/20170816/s00001/1502844644884
節錄:報稱於旺角被擄走的民主黨員林子健,因涉嫌以虛假資料誤導警務人員被捕。內地媒體<環球時報>發表評論員文章,認為這「奇案」 令人目瞪口呆,「笑至捧腹」。文章題為<香港奇案大反轉,主角之蠢樂翻人>,指「反體制的激進分子會說過頭話,撒點謊,這在人們的意料之中。但是為政治目的給自己搞這樣的『苦肉計』,而且搞得這麼拙劣,卻需要好幾個腦筋急轉彎恐怕才能跟得上」,質疑「民主派」裏為何有這種人,「他讓支持者以及『同伙』的臉該往哪兒擱」,又說「 11 日那天民主黨開緊急記者會時,幾個該黨大佬出席,想像他們此時的感受,都會跟着不舒服」。文章續指,林子健想「黑」內地當局或反「一地兩檢」是可以理解,「但他為何這麼蠢,讓人難以思議……就這樣的智力和情商,也配做政治反對派?」文章表示,「大千世界無奇不有」,相信泛民大多數人也會以林子健為恥,「香港人茶餘飯後有這麼個談資,也不失為 8 月盛夏的一個樂子」。

梁家傑:林子健事件是「羅生門」
星島日報 2017 年 8 月 16 日
節錄:資深大律師的公民黨主席梁家傑認為,上訴庭昨日改判 13 名衝擊立法會的反新界東北發展示威者,入獄 8 至 13 個月,量刑過高。至於民主黨成員林子健事件,他形容是「羅生門」,相信民主派對一地兩檢的疑慮非因林子健而起,也不會因林子健被扣查而終結。梁家傑出席電台節目時表示,即使最終調查顯示林子健說謊,亦無理由相信政府的解說。他又否認公民黨在事件上是「跟車太貼」, 當日的評論是基於當時的環境及資訊,現階段不論建制、泛民,在警方未有調查結果前,都不應再作評論。而警方亦不應在帶走林子健到警署調查後,當晚即時作出嚴重譴責,是太早下判斷。

黃之鋒周永康羅冠聰改判囚六至八個月
商業電台 2017-08-17
http://www.881903.com/Page/ZH-TW/newsdetail.aspx?ItemId=958540&csid=261_341
節錄:律政司早前就一四年衝擊政府總部東翼前地案,提出覆核刑期,高等法院下午改判前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學聯前常委羅冠聰及前秘書長周永康,非法集會等罪名,需要即時監禁,其中黃之鋒判囚六個月,周永康七個月,羅冠聰八個月。上訴庭副庭長楊振權裁決時說,考慮到被告情況、犯案動機等因素,加上法庭要判具阻嚇性刑罰,阻嚇有人以行使集結權利為名,肆意犯罪,但由於今次覆核由律政司提出,而且黃之鋒和羅冠聰已完成社會服務令,兩人可扣減兩個月刑期,周永康可扣減一個月。

【盧斯達:有安全的反抗方法? | SOSreader】
https://www.facebook.com/dadazim
節錄:但現在發生的每一件事,都告訴你,沒有底線、也沒有溫和。這些被判監的人士,其實當中就有不少堅決反對動手反抗,他們也曾喋喋不休地與更外圍的人辯論和平示威的道德能量如何強大、能夠如何更有效爭取民心,他們也溫和吧,但也碰到中國的底線,要以法重判。其實不是全盤屈服,膽敢有任何意見,就是碰到中國的底線。香港的建制派、泛民、城邦論、民主自治論,其實都是自以為可以迴避中國的核心利益、可以避開踏觸北京的紅線。其實諸相非相,根本沒有紅線,沒有底線。香港和香港人的存在,是一個要全盤毀滅的陣地。當初好言相待,是在爭取佈陣的時間。躲在安全的地方批評別人不夠聰明,是不是太過輕省?當我們以為高舉<基本法>、自主、自治,不談獨立、不談民族、不反中不反國家,就可以避開地雷飛彈,就很安全。其實有多安全呢?一國之中有第二制、你說自己是香港人,你就已經是與十三億人為敵了。我們正是與十三億人為敵。即使內部有多少分歧,是左派是右派,是斯文還是暴力,是好人還是壞人,我們就只有彼此,我們在十三億人的彼岸,你承不承認,事實就是如此。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henryporterbabel:
今天東北衝擊的判決,是對一個世代的抹殺】
https://www.facebook.com/henryporterbabel/
節錄:剩下來的年青人,他們會發覺,若依這班權力者的規則來玩,沒財沒勢的你根本贏不過這些既得利益階級,但若嘗試不依規則來玩這「遊戲」,遇到的就必然是來自他們的迎頭痛擊。而無論你怎麼想突破,結果所有可以走的路都給封掉了。黃浩銘判監超過 3 個月,意味他將喪失接長毛棒的權利;中央將竭盡所能不容許尚有政治能量的黃之鋒參選,更是公開秘密。被當落水狗打的梁游的翻身機會是零,所有稍有衝突的抗爭方式已成為入獄捷徑 ―― 那怕是稍稍轉身、喘息的空間,「朕不給的,你不能搶,也搶不到」。我這不是要為甚麼政治立場作出論爭,而是,我為在數年前曾這麼光輝燦爛、如今被打成死血爛肉一般的新世代感到嘆息。當日魚蛋革命,當我遞口罩給其中一個抗爭義士遭其一口拒絕,我感受到那股對社會建制的憤怒;到這一刻當我看著電視,羅冠聰哽咽的心情,也似乎感受到了。而這一個世代的債,將是五六七十後永遠虧欠他們的。

The New York Times –
Three Young Voices Versus a Superpower
By the Editorial Board (August 15, 2017)
https://www.nytimes.com/2017/08/15/opinion/hong-kong-activists-prisoners-china.html
Extract: Will Hong Kong jail its first political prisoners this Thursday? If it does — and it looks likely — the event will be a watershed in Hong Kong’s modern history and should set off further alarms about China’s intentions for the territory. Joshua Wong, one of the three young men bracing for this verdict, has been a hero of his hometown’s democracy movement since he was 14 years old. Three years later, Mr. Wong and his colleagues, including Nathan Law and Alex Chow, are still being punished for their courage. Several are under threat of bankruptcy thanks to onerous legal fees, and others are being stymied in their chosen fields because of their criticism of the Communist Party.

But what is by far most troubling is the prospect that Mr. Wong, Mr. Law and Mr. Chow might be thrown in prison this week on charges for which they have already served sentences. When Britain handed authority for Hong Kong back to Beijing 20 years ago, there was hope that the Western-style freedoms of this former colony would gradually influence the authoritarian mainland. But the opposite is proving true. Hong Kong’s courts, once celebrated for their independence, are under pressure to become tools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The promise of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is giving way to the reality of one country, one system.

Now Advising China’s State Firms: The Communist Party
By Gregor Stuart Hunter and Steven Russolillo
Wall Street Journal (Aug 14, 2017)
https://www.wsj.com/articles/now-advising-chinas-state-firms-the-communist-party-1502703005
Extract: At least 32 such companies listed in Hong Kong have proposed changes to corporate structures to install Party committees. A push to establish the Communist Party in Chinese state enterprises is rolling through Hong Kong, raising corporate-governance concerns in one of the year’s best-performing stock markets. Since 2016, at least 32 Chinese state-owned companies or units listed in Hong Kong have proposed changes to their corporate structures to install Communist Party committees that advise their boards of directors.

華爾街日報:最少 32 間港上市公司擬設黨委
蘋果日報 2017 年 8 月 17 日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70817/20124187
節錄:<華爾街日報>報導,自 2016 年起,最少 32 家香港上巿公司擬增設黨委,董事會如遇重大決定,需先聽取公司黨委意見。章程列明要黨的核心作用「組織化、制度化、具體化」,為公司提供大方向,以及管理整體情況。報道又指,已設黨委的國企巿值總額達 9.7 萬億港元,大約佔港股總市值三分一。這些公司包括工商銀行(港股編號:1398)、中信証券(港股編號:6030)、中石化(港股編號:386)、中國機械工程(港股編號:1829)、中鋁國際(港股編號:2068)。<華爾街日報>引述首域投資亞洲固定收益業務主管 Jamie Grant,稱這可能是中共去槓桿或反貪運動措拖; David Webb 則表示,這降低了公司優先考慮股東利益的可能性,凸顯深化改革口號的虛偽。<華爾街日報>稱證監會不作評論,港交所則指注意到國企小幅度調整公司章程,但符合上市規則。

相關的文章:

紅黑
2013 年 9 月 13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3/09/blog-post_13.html
節錄:原因是梁振英上台之後,出現「紅黑合流」的趨勢:本地冒出一堆由紅色力量支薪的雜牌軍社團,成員包括:臨時演員、金毛紋身漢、新界圍頭佬、疑似黑社會、演技超班的 12 歲童星以及長居深圳的「偽香港人」。他們奉召出動,運用肢體和語言暴力,四出恐嚇官府的對頭人(例如:提倡「佔領中環」的學者們)。這群人很容易辨認,因為他們的言行舉止,跟主流社會格格不入。

黑社會
2012 年 3 月 16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2/03/blog-post_16.html
節錄:香港的黑幫,極有傳承,其根源可以上溯至反清復明、國共鬥爭。這一點,很像發源於民族自決運動的意大利黑手黨(Mafia)。但是時間會改變一切,有時候,是政治理想(例如:反攻大陸)已經無法實現。有時候,是效忠的對象自顧不暇,甚至是已經變質(例如:國民黨的連戰跑到北京跟胡錦濤握手),出賣追隨者。

留下買路錢(二)
2011 年 6 月 3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1/06/blog-post.html
節錄:交保護費,要交給有能力維持秩序的人。這個道理,生意人一定懂。在缺乏法治和治安不靖的地方,生意人的身家和性命都缺乏保障,正常的商業糾紛亦無法透過司法制度解決。生意人為求自保,需要尋找有力的靠山,保護費於是成為必要的開支。這是沒有辦法當中的辦法,商人必須托庇官府或者黑社會,才能保命。「紅頂商人」胡雪巖 (1823-1885) 是官商勾結的表表者。

黑金
2012 年 4 月 10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2/04/blog-post.html
節錄:旅美華人學者陳國霖(Dr. Ko-lin CHIN)的<黑金>(商周:2004),是研究「台式黑金」這個題目的必備參考書。他長期研究華人黑幫以及相關的題材(例如:偷渡與販毒),出版過一系列的中英文著作(請參考<延伸閱讀>部份)。以下摘錄<黑金>每一章的重點內容,以及從香港人的角度寫讀後感。

免驚、安啦、康固力
2014 年 3 月 24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4/03/blog-post_24.html
節錄:如果杜琪峯的<黑社會>系列,是暗喻香港的特首選舉被中共所操控,那麼血腥暴烈的北野武日式黑幫片,應該是台灣政治的最佳參照。日本黑幫的遊戲規則,是小弟絕對服從大佬,做錯事就得切手指。而替幫會製造麻煩的成員,必須承擔責任,血債血償。這一套,岩里政男(李登輝的日本名字)深得其神髓。台灣政治,不是馬英九這種人玩的。

代理人
2014 年 4 月 2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4/04/blog-post.html
節錄:東方人社會,在政治和商業領域,有很多不稱職的代理人 (Agent)。他們不但沒有替委託人 (Principal)(選民或股東)爭取最大的權益,並且濫用權力,又或者運用資訊不對稱 (Information asymmetry) 的優勢,謀取私利,以及刁難欺負委託人。這種事情,舊式中文叫「惡奴欺主」,請參考<紅樓夢>第五十五回。委託人不高興,但是沒有辦法,因為要趕走他們,費時失事,需要付出沉重的代價。

登上懸崖峭壁的女子
2017 年 3 月 29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7/03/blog-post_29.html
節錄:工作上,林鄭月娥面對一大群紅色背景的毒男(狠毒男人)。在經濟層面,林鄭月娥同樣面對紅色勢力所帶來的挑戰。英資裁員(例如:匯豐、渣打、國泰),外資金融機構的後勤部門遷移到東九龍,把中環的甲級商廈讓給中資。人傻錢多的中資繼續高價搶地,令麵粉(地價)貴過麵包(樓價),華資地產商見狀讓路。中資進駐資產市場所帶來的扭曲,普羅大眾都感受得到。

火燒連環船
2017 年 1 月 14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7/01/blog-post_14.html
節錄:大陸資產市場的亂象持續,民間的游資到處流竄,尋找可供資金停泊以及對沖人民幣匯率風險的渠道。這邊剛剛撲滅了一個泡沫,那裡又冒出另一個泡沫。官府三令五申防泡沫、禁走資,民間的高手卻不斷找到破解之道。官民角力,達到前所未有的水平,令金融系統的壓力和風險增加。香港作為中國的洗黑錢中心,少不免首當其衝。

學壞師
2016 年 10 月 7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6/10/blog-post.html
節錄:大陸學香港的管理制度,也是一樣,資產市場(股市和樓市)的泡沫是好例子。去年七月初爆發股災,暴力救市淪為國際笑話。如今 A 股元氣未復,人民幣又存在貶值壓力,老百姓轉戰樓市保值,於是又輪到樓市過熱,而火上加油的,是把槓桿 (Leverage) 作用推到極致的「氣球貸款」(又稱:大額尾數貸款)。如果中國的地產泡沫是個隨時爆破的氣球,這種「氣球貸款」可能是最後一口棺材釘,而借到盡的炒家,則理所當然地成為中國樓市的第一批烈士。

國產財技
2016 年 3 月 16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16.html
節錄:過去兩三年,中資積極在香港收購商廈和參與投地(例如:中信泰富、中國海外、萬科、雅居樂、碧桂園)。相比之下,地頭蟲(華資)則謹慎得多(證據:梁振英上台之後的三年內,李嘉誠的長實系甚少出手投地)。中資進而華資退的情況,同樣出現於銀行界(例如:越秀收購創興銀行)和証券界(例如:海通証券買大福証券)。中資入城,執行政治任務,接管具備戰略價值的行業,順便走出去兼轉移資產,一舉兩得。(提示:浴血太平山+誰情願寸地都給你霸領)

疑似地產商
2015 年 4 月 3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5/04/blog-post.html
節錄:而緊隨市建局、領匯和港鐵的步伐,近年開始變得有點像地產商的,還有定位本是提供可負擔房屋(公屋和居屋)的香港房屋協會(提示:綠悠雅苑)。換言之,擁有地產發展商思維的公營以及半官方機構,又或者是沒有地產商之名但是擁有地產商之實的上市公司,好像越來越多。亦即係話:香港地,唔做地產,揾唔到食,賺唔到錢。(粵語:不涉足地產行業,無法在香港生存或發達。)

阿爺造市?
2015 年 11 月 6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5/11/blog-post.html
節錄:中港融合的代價,是本地人的生存空間收窄,係(在)自己長大的地方搵唔到食(無法謀生)。股市以外,其他行業也出現類似的情況:大陸人或資金大舉進駐之後,遊戲規則開始改變,令本地人摸不著頭腦,又或者是處於弱勢。再加上官府不願意在問題的根源落刀(例如:取回移居香港的大陸人的審批權),令民怨不斷累積。這種情況之下,本土派抬頭,年輕人激烈抗爭,是必然的事。

變形記
2015 年 4 月 20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5/04/blog-post_20.html
節錄:面目全非,非常陌生。香港人在自己長大的地方,目睹不同的行業,出現不同程度的變異。遊戲規則變得非常複雜和模糊,無法用常理解釋。從特首選舉到官商勾結,到股市樓市的走勢,到日用品的供應鏈管理,似乎越來越多的事情,跟共產黨內部的派系鬥爭扯上關係。中國政治是恐怖的黑箱作業,只有「劣質」的大陸人才會玩,土生土長的香港人註定只能靠邊站。

災後評估
2015 年 7 月 16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5/07/blog-post.html
節錄:香港股市,外資主導,比較理性。對外國機構投資者來說,接受中文傳媒訪問是浪費時間,因為他們的目標顧客不是本地散戶。怕只怕港股進一步 A 股化以及「小加同志」為接軌而接軌(提示:漲停板機制),洋人覺得太有「中國特色」,遊戲規則對他們不利,於是分階段撤出港股,到時候只剩下港資和中資角力,香港不再是真正的國際金融中心。

南洋幫(八)
2015 年 3 月 17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5/03/blog-post_17.html
節錄:從清末開始,南洋華僑跟中國大陸的關係,經歷幾番轉變。祖國的面貌也不斷變化:從文化根源、夢中故鄉,到國民黨或共產黨執政,黨國一體的民國與新中國,再變成跨國收購合併活動中的紅色生意夥伴。最新的發展,是某些由南洋華僑所創辦的老字號可能會消失(提示:集友銀行),九十一歲的新加坡國父李光耀剛剛撒手塵寰。一個時代結束了,南洋華僑跟中國大陸的關係,進入另一個階段。

黎智英(六)
2017 年 7 月 2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7/07/blog-post_21.html
節錄:這個系列的最後一篇。日後<蘋果日報>或賣盤或染紅或結業,我都不會再寫了。寫完這一篇,盡了。商人重利輕別離(出處:琵琶行),我說對了。傳媒行業是精神分裂的壞情人,愛上他,你會傷得很重。這個行業的詭異之處,是任何試圖利用它的人都會受傷,分別只是輕傷或重傷,老闆和員工都一樣,無法倖免。四個月前,我在這個系列的第五篇中,形容「黎智英似結業前夕的小商販」。

天讎、革命之子、國民教育
2012 年 9 月 15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2/09/blog-post_15.html
節錄:每隔一段日子,便有勇於反抗的孩子,被誣捏為紅衛兵。中學生組織「學民思潮」因為發起反對國民教育運動,感動全香港,被二奶電視台、紅色英文早報、女高官以及一眾「梁粉」(梁振英的粉絲)不斷地抹黑,認定背後一定是有人撐腰、擺佈和策劃,令小孩子變成紅衛兵,正在破壞香港社會的「和諧穩定」。

讀書郎與 AK47
2009 年 6 月 3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09/06/ak47.html
節錄:小孩子生下來,先餵他們吃毒奶粉,變成大頭怪嬰,半死不活,無法思考。長大之後,再使用有毒課本,好讓他們對眾多歷史慘案一無所知,盲目崇拜和順從一個滿手血腥的政權。會唸書的優異生,吸收入黨當小嘍囉,負責監視其他同學有沒有思想出軌,又或者派到有戰略價值的本地和海外團體去當臥底、搞統戰、挖牆滲沙,等待時機成熟,收編別人的組織,奪取權力和資源。

17/08/2017

For 米:Join them? 最怕未必受你玩。

2017年8月5日星期六

聖鬥士?


陳日君(圖)一定很頭痛。原因:

1. 他服務的跨國企業(天主教)選出一個語氣似推銷員或生意人的楊鳴章做香港教區主教。人如其名,一鳴驚人。鏡頭前,他表示被中國共產黨拆招牌(大陸教堂的十字架)無問題,我不會硬碰那麼笨。有需要的話,樂於跟權貴「互相利用」。香港網民嘩然,懷疑此君是地下共產黨或紅色無間道(提示:李儲文)。

2. 同一時間,背景深紅,曾經講過廣東話是方言,並非大部份香港人的法定語言,被懷疑是國民教育推手的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會見傳媒,否認自己是共產黨員,卻突然自爆是基督徒,聲稱「每一步都遵從自己的信仰」。香港版的政教合一,是一僕事幾主,又信主又愛國又出任公職美其名叫服務市民(提示:梁美芬)。原因?殖民地背景,令教會團體跟政府高官關係密切,中共玩挖牆滲沙也很合理。左翼的論述:香港尚未解殖!

3. 陳日君的傳媒盟友兼贊助商黎智英開始止蝕,撤退之前露出無良僱主的真面目(證據:假自僱+推動外判)兼且自製「契弟」陷阱,唯恐公眾不知道天主教會尚有很多未出櫃的「契弟」(註:這裡指侵犯兒童的孌童癖神父)。一不離二,總部那邊,又爆出孌童癖醜聞,被告是梵蒂岡的三把手,負責掌管財政大權。宗教+金錢+權力+性慾,非常黑暗。這種故事,電影版有 Bad Education (2004)(港譯:聖教慾),導演是 Pedro Almodóvar(港譯:艾慕杜華)。他的電影經常牽涉宗教、性慾和同性戀等極具爭議性的題材,弱小心靈和虔誠教友絕對不宜。

福無重至,禍不單行。連串打擊,是考驗還是恩典,我不敢亂講,要問天主或上帝。陳日君似跨國企業的高級打工仔,華人來說,事業發展早已見頂。總部高層換人,改變對中國市場的策略,轉走溫和或修好的路線,陳日君所主張的強硬路線於是被冷待。而他服務了一輩子的宗教組織(羅馬天主教廷),則似一個經常選錯代言人的商業機構,又或者是選錯海外加盟商的特許經營計畫總公司,有可能已經被中共所滲透。陳日君已屆垂暮之年,但是個性很強,試圖力挽狂瀾,力陳己見,不但公開他跟羅馬教廷之間的意見分歧,又發表他對香港政局的看法,質問(幾位議員被 DQ 之後):「香港人為甚麼不暴動?」網上健筆反問:「樞機為甚麼不殉道?」即是叫他去見天主,哈哈。

對香港稍有認識的人都知道,殖民地時期的教會團體是官府的合作夥伴,教會名校培養出大量的政府官員以及專業人士,協助政府施政和發展經濟。香港不是南美洲,那裡的天主教神父可以是反政府武裝力量的支持者,把機關槍和炸彈收藏於教堂之內(提示:解放神學)。借用左翼的語言,回歸前的香港教會,一直是反動權威,主要工作是協助官府維穩,並非站在老百姓的那一邊(但是會用救濟品或社會服務收買窮人),如今竟然有個天主教樞機質問「香港人為甚麼不暴動?」,哈哈。他是變臉,是天主行神蹟,抑或是被可怕的中國政治改造,自己想。港人最熟悉的左翼神父,是意大利裔的甘浩望神父,會唱<國際歌>,服務弱勢,講廣東話。萬一你是香港以外的網友,不認識這位聖鬥士,請上網。

羊群不願追隨牧羊人,令羊群四散。民意碎片化,管治更困難。問題的關鍵,是如何處理跟中國共產黨的關係。香港的宗教團體、主流傳媒和傳統政黨,都栽在這個問題之上。回歸前後,宗教團體如何被中共所統戰,網上已經有人寫過分析文章,此處不重複。主流傳媒被中資或親中商人收購得八八九九,傳統政黨也有成員被招安加入建制(例如:羅致光、湯家驊)。結果是:組織失去公眾的信任,遠離所爭取的目標,變成某人的踏腳石或談判籌碼,令年輕人不屑一顧。宗教領袖失去道德感召力,傳媒名嘴無法扮演意見領袖,政黨無法凝聚民意或解決階級矛盾,甚至被行政機關所排斥。和平抗爭之路走到盡頭,還可以怎樣?組織獨立的武裝力量,嘗試推翻中國共產黨?香港人沒有這個膽量和能力。打不過的,你沒有看閱兵嗎?男性軍事迷如是說。香港會粉身碎骨的,讀過很多書的男博士這樣說,所以他準備移民。對,港男軟弱,所以港女貪錢。如果沒有愛,有很多很多的錢也是好的(出處:亦舒+喜寶),因為可以移民。怎樣處理中共,天主可有答案?這個問題,連人間總代理梵蒂岡也不懂得回答,所以才有陳日君跟梵蒂岡之間的意見分歧。證明不論天上人間,同樣有路線之爭,也同樣地迷失方向。

風雨飄搖,零星落索。聖人、政客、名嘴和大盜,好像沒有分別。聖人不死,大盜不止。(出處:莊子)本應替老百姓解惑或出頭的組織制度,好像通通被中共廢了武功,身陷泥沼,動彈不得。老百姓要自己想辦法,解讀眼前的亂象,尋找出路及設法自保。難怪年輕人躲進虛擬世界中,依賴個人的社交圈子所提供的資訊,尋找同道、交流意見、組織動員。中共似黑洞,吞噬光明和能量。面對政治困局,成年人無法提供指引,只顧保護自己或家人,或繼續玩利益輸送與交換(提示:副局長和政治助理的工資),你叫年輕人還可以信甚麼?在這種情況之下,就算你推出傳教手機 App 或基督徒交友(泡妞)App,西方耶教也不可能復興,而是成為建制派的延伸或利益交換的渠道(即是延續回歸前的角色)。借用左翼的語言,是繼續反動,離年輕人更遠,成為激進社運的敵人。到了這個地步,這個世界到底有沒有神,誰誰誰是不是基督徒,已經不再重要,誰人解決到香港最迫切或最根本的問題,我們就相信誰,就是那麼簡單。

(申報利益:讀過 12 年教會學校,但一直與耶穌無緣。)

照片來源:Catholic Herald

YouTube 精選:

楊鳴章接任主教 過往言論曾受爭議 (1:34)
Now TV (2017-08-0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dPSU21UxEQ

新主教評六四:明知係幅硬牆係咪撼頭埋去 (2:32)
蘋果動新聞 2017-08-0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p6cfYEPzKc
背景資料:新任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楊鳴章前晚獲委任後,昨首度見傳媒,其間多次被問及中梵建交問題,他認為香港教會沒有角色,又指內地強拆十字架事件若涉僭建,「政府要拆,我又唔覺得自己係大晒」。至於是否支持平反六四,他指六四屬不幸,但「你明知嗰面牆係硬,我係咪一定要撼個頭落去呢?我唔係。」

<陽光時務>第三期特獻:神父甘浩望為甚麼愛唱紅歌 (4:0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jHuM1iikSI
意大利裔的甘浩望神父唱紅歌,然後用廣東話解釋基督教教義跟共產主義之間的關係。根據香港傳媒的報導,他知道甚麼叫「左膠」(港式粵語:天真的左翼)。

The Priests - The Lord's Prayer (15th Nov 09) (1:37)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8749nKKV78
這三位神父得到梵蒂岡許可出聖詩唱片。

延伸閱讀/參考資料:

蔡自稱基督徒無黨派「每一步忠於信仰」
明報 2017-08-03
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70803/s00002/1501695934617
節錄: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昨被問及是否共產黨員,蔡指自己「無黨無派,我是一個基督徒,我自己走的每一步路是忠於我的信仰、自己對教育的抱負和熱誠」。她強調從沒向局長楊潤雄自薦;因認同特首林鄭月娥的教育理念,始決定加入政府。教育局長楊潤雄則重申蔡若蓮是其首選,批評外界部分意見不太有實質理據,「邏輯上亦不符合我自己的看法」。

馬太福音 6:24
http://cnbible.com/matthew/6-24.htm
節錄:「一個人不能服事兩個主人。他不是厭惡這個、喜愛那個,就是忠於這個、輕視那個。你們不能既服事神,又服事財富。」

陳韋安:宗教改革:屬靈事業的資本化
https://www.facebook.com/theologia.autumnitas/
節錄:我認為,今日教會的問題,正是「屬靈事業的資本化」。何謂「屬靈事業的資本化」呢?所謂「屬靈事業的資本化」,就是透過金錢權勢與資源增長來換取屬靈事業的發展。金錢與上帝有何相干?聖經不是明明警告說:「一個僕人不能事奉兩個主;不是惡這個愛那個,就是重這個輕那個。你們不能又事奉上帝,又事奉瑪門」(路16:13)嗎?教會從來都沒有敬拜瑪門。不過,教會卻容易走在一條屬靈的歧路。「屬靈事業資本化」正曖昧地以瑪門建造上帝,表面上仍然是敬拜獨一上帝(甚至自己心裏也是如此),不過,不知不覺間,作為手段的瑪門卻逐漸寢食屬靈事業的本質。教會外表仍然是專一事奉主,內裡卻在營運瑪門事業。我不是說過嗎?教會的錯誤必然是「屬靈的」。

鍾祖康:基督徒治港與工程師治國
http://forum.vegsochk.org/viewtopic.php?p=93525
節錄:香港特區高官 70% 是基督徒,但出賣民主主義,遭教友痛罵。中國政府自稱工程師治國,但卻亳無科學精神。兩者皆是貨不對辦。我曾在〈曾蔭權是否飯碗基督徒〉一文中(已收錄於<中國比小說更離奇>一書)質疑香港特首曾蔭權的行徑似乎與其「虔誠天主教徒」的身份頗有出入,令人失望。其後,我逐步發現原來曾特首幾乎整個管治班子都是基督徒。在三司十二局中,天主教徒有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律政司司長黃仁龍、教育局局長孫明揚、公務員事務局局長俞宗怡,而基督新教信徒有政務司司長唐英年、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馬時亨、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食物及衛生局局長周一嶽、保安局局長李少光、環境局局長邱騰華。也就是說,在包括曾蔭權在內的十六人管治班子中,起碼有基督徒十一人,也就是高達七成,而曾蔭權上一屆管治班子的基督徒比率更高,達到 68%!這樣一個由基督徒組成的管治班子,難免令人對其道德操守有所期待。但他們比猶大壞得多,因為猶大出賣耶穌後也因羞愧而自殺,但我絕不相信,香港這幫掠奪民脂民膏或為權力或虛榮心而出賣良知的特區基督徒管治班子,事後會有任何人因良心發現而自殘。

維基百科:敵基督
https://zh.wikipedia.org/wiki/敵基督
節錄:敵基督(英語:antichrist,或譯作偽基督、假基督;至於「反基督」一詞,通常沒有「假基督」偽冒之義),意思是以假冒基督的身份來暗地裡敵對或意圖取締真基督的一個或一些人物。基督教認為,會有假冒基督的某人否認有關耶穌基督的<聖經>教義而且敵擋他的王國,虐待基督的門徒。凡是偽稱代表基督的人、機構和國家,以及擅以彌賽亞自居的人,也可說是基督的敵人。耶穌也曾經警告他的門徒要提防騙子,也就是要提防假先知。他說:「他們到你們這裏來,外表打扮得像綿羊,裏面卻是兇狠的狼。你們憑著他們的果實(即行為),就可以認出他們來。」

Cardinal Zen: ‘It seems the Vatican-China deal is not proceeding. That’s good’
Catholic Herald (18 May 2017)
http://www.catholicherald.co.uk/issues/may-19th-2017/cardinal-zen-it-seems-the-vatican-china-deal-is-not-proceeding-thats-good/
Extract: As the regime began to expel missionaries, jail priests and destroy churches, relations between Beijing and Rome were severed. There has been no official diplomatic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two since 1951, something that Pope Francis and the Vatican are eager to change. But Zen passionately opposes a looming deal between the Holy See and the communist state which would acknowledge the legitimacy of government-appointed bishops in the Chinese Catholic Patriotic Association (CCPA) – the official church. “In my conscience, I have to shout what my convictions are,” he says, “because it would be a disaster if they accept the wrong agreement. There is no improvement for Catholic life in China. Surely it is going backwards, and I cannot allow that to happen.”

Cardinal Zen: I fear Vatican will sell out China’s underground Church
Catholic Herald (22 Feb 2017)
http://www.catholicherald.co.uk/news/2017/02/22/cardinal-zen-i-fear-vatican-will-sell-out-chinas-underground-church/
Extract: Cardinal Joseph Zen has accused the Vatican of betraying the underground Church in China by pursuing a deal with the government. In an interview with LifeSiteNews, the Bishop Emeritus of Hong Kong said he has written “many letters” to Pope Francis, pleading for him not to strike a deal with the Chinese government over bishops, but has not had any response. The Catholic Church operates underground in China. Catholics are expected to join the Chinese Patriotic Catholic Association – the government-controlled church in which bishops are installed b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nd not the Vatican – but many choose to worship secretly. Cardinal Zen told LifeSiteNews that a deal with Beijing is a betrayal of faithful Catholics who must live out their faith in secret and often suffer under the communist regime.

墳場新聞總編輯(青永屍):
<為甚麼不暴動?>給陳樞機的一封公開信
2017 年 7 月 20 日
https://zh-hk.facebook.com/Cemetery.News.page/
節錄:樞機日前接受訪問,回應今日香港政府干預選舉結果。樞機心善,提了一個疑問:在取消 12 萬 7 千票選出的幾名議員議席後,為甚麼市面沒有暴動?樞機,如果你質疑為甚麼再沒有人出來抗爭,那不是我們泯沒了良心,而是在這些冤誣之中,我們成了被擒的孤軍。就算這兒之中有決心殉港殉道的,也被這些所謂同路人醜化,說成包藏禍心。這樣的香港,你告訴我誰還會犧牲?不過,樞機也不必灰心。我也沒有這麼高明的智慧,只是想到在冷戰時,東南亞諸國的宗教領袖,眼見國難臨門,無力挽救,殉身自焚,的確可以鼓舞人心,樞機不妨多作祈禱,望天主賜智慧予香港人,我們一同走到出路。

維基百科:解放神學
https://zh.wikipedia.org/wiki/解放神學
節錄:解放神學是 20 世紀 70 年代以後,主要在拉丁美洲天主教界中成形的一個神學主張。其主張信仰天主的人(即是「天主的選民們」)應該要關注人間制度的公平正義問題,例如貧窮的世襲化、經濟資源的集中在少數人手中與種族歧視問題等,這些都是解放神學所要解放的對象。解放神學是源自拉丁美洲以及其他第三世界國家的神學運動,其歷史背景是面對著一個極不公義的社會,政府沒計劃改善民生。相反,政府往往維護有錢人的利益,以致貧窮人成為犧牲者。如果要解決貧窮問題,必須放棄富有者的權利和政府對人民的壓迫。基於上述的歷史背景,拉丁美洲解放神學工作者就以「看見神在貧窮人的掙扎和苦難中的解放行動」為他們神學反省的核心。他們所關心的神學,就是那可以實踐,並投入在解放過程中的神學。

時代論壇:解放神學與香港教會
胡志偉(2015 年 1 月 23 日)
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87724&Pid=6&Version=0&Cid=150&Charset=big5_hkscs
節錄:解放神學,一向在本港難以立足,楊牧谷於其著作<復和神學與教會更新>指出香港土壤根本容不下拉丁美洲解放神學與其衍生的亞洲本色神學在其中開花結果。(156–178 頁)。筆者得承認某些先入為主的成見,導致本港教牧與信徒未曾虛心聆聽解放神學工作者的吶喊,就草率定性這些神學見解為「離經叛道」、或扣上「馬列主義的同路人」等罪狀,卻漠視了「上帝在貧窮人的掙扎和苦難中解放行動」(龔立人著<解放神學與香港困境>)。假若北美進口的神學一面倒傾向啟蒙時期的唯理主義,否定了華人傳統的情理兼備,南美傳來的解放神學也不失為適切的調劑,散布著水深火熱壓制之下的悲情。對慣於坐聽、拙於行動的本港信徒來說,解放神學為我們提供了真理與行動的整合。

維基百科:羅素:我為甚麼不是基督徒
https://zh.wikipedia.org/wiki/我為甚麼不是基督徒
節錄:<我為什麼不是基督徒>是英國哲學家,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伯特蘭.羅素發表的一篇解釋自己為什麼不是基督徒的論文。羅素首先論述什麼是基督徒,然後論證上帝是否存在,對支持上帝存在的論點,包括最初起因論、自然法則論(牛頓提出)、目的論、神明道德論等,一一闡述並認為它們不能從邏輯上予以證明。羅素主張人們真正信仰上帝的原因並非由於理智的論點,而是從兒童時代起就受到的薰陶。羅素還探討了基督的道德品質。由於基督相信地獄,羅素認為基督不是一個真正慈悲的人。羅素認為歷史上確有耶穌其人是值得懷疑的。羅素認為基督教作為一個有組織的教會,從古到今一直是世界道德進步的主要敵人。羅素最後指出宗教是建立恐懼之上的,並呼籲人類要獨立思考,勇敢的面對世界的一切,用知識、善良、勇氣建設一個美好的世界。

張愛玲:<中國人的宗教>
(發表於 1944 年,收錄於散文集<餘韻>)
http://www.millionbook.net/mj/z/zhangailing/zalj/025.htm
節錄:但是中國人信基督教最大的困難是:它所描畫的來生不是中國人所要的。中國人集中注意力在他們眼面前熱鬧明白的,紅燈照裡的人生小小的一部。在這範圍內,中國的宗教是有效的;在那之外,只有不確定的、無所不在的悲哀。

盧斯達:集體創作的<西遊記> —— 宿命解題 | SOSreader】
2017-07-19
https://www.facebook.com/dadazim
節錄:香港創作人迷戀<西遊記>,是確定的;而且不只是改編,而是借殼來物外神游,言自己的情。孫悟空反叛,本領通天,但最後先敗於如來佛祖,後受制於文弱而迂腐的唐三藏。他的反叛只到了那個地步,就胡裡胡塗地接受了天命。這個取經的天命,是別人給的,不見得孫悟空是心向佛法、不是為了做好事的道德感性,他只是受到官兵的鎮壓,終極 boss 將他壓倒在五指山,多不甘心。本來<西遊記>就是講華人的宿命論。通天的齊天大聖,最終無法逃出仙佛組成的天庭世界,半推半就,最後「戰勝了自己」,對這個體系心悅誠服。香港人、中國人一直玩<西遊記>,其實也許是一種宿命主義的遊戲。不論是「革命」,還是尋找「真愛」,在傳統中國人的世界,一切沒有終點和救贖,看得通,只不過是無濟於事的慧極必傷,阻止不了你失去紫霞仙子。

【盧斯達:人生的階段:明知牆硬,也要撞? | SOSreader】
2017-08-02
https://www.facebook.com/dadazim
節錄:梵蒂岡任命楊鳴章為香港教區新主教。香港的記者又問起一堆例牌的問題清單,作為傳媒界評定這個人政治立場的法碼。例如「六四」、「劉曉波」、普選問題,清單中一定有。談到六四,楊鳴章說六四很不幸,支持那些爭取權利的學生,事件令人傷感,但他是現實的人,反問:「明知道牆硬,是否一定要向牆撞頭?」明知道牆硬,是否一定要向牆撞頭?你之後當然會明白,牆撞了,頭很痛,會流血,會很狼狽。教會當然像我們一樣,是現實的成年人,忘記了天國也很不現實,耶穌講它不是一個在地上建立的實際地方。只有小孩子才能不計較實際,以及得救。怪不得教庭(更正:廷)的神父們對小孩子總是如此迷戀。

Muzikland 樂多日誌:
艾慕杜華電影 Bad Education(港譯:聖教慾)(2004)
http://blog.roodo.com/muzikland/archives/538401.html
劇情:1964 年,Ignacio 與 Enrique 同是修道院的學生,兩人一見鍾情,卻遭受校長 Manolo 神父揭發, Ignacio 為避 Enrique 被遂出校而不惜向 Manolo 獻身。不過 Manolo 沒有實現他的承諾,Ignacio 含恨在心。 1977 年, Ignacio 在夜總會獻唱,意外地與 Enrique 重遇,翌日他再次重臨修道院,意圖以他童年遭遇而編寫的劇本向 Manolo 進行勒索。

Wikipedia - Bad Education (film)
https://en.wikipedia.org/wiki/Bad_Education_(film)
Extract: Bad Education (Spanish: La mala educación) is a 2004 Spanish drama film written and directed by Pedro Almodóvar. Starring Gael García Bernal, Fele Martínez, Daniel Giménez Cacho and Lluís Homar, the film focuses on two reunited childhood friends and lovers caught up in a stylised murder mystery. Along with metafiction, sexual abuse by Catholic priests, transsexuality and drug use are also important themes and devices in the plot, which led the MPAA to give the film an NC-17 rating.

聖人不死,大盜不止
2009/04/17
http://blog.udn.com/ericwy1029/2860025
節錄:「聖人不死,大盜不止」這句話,語出莊子胠篋篇,原文翻譯如下:「溪流乾涸了,山谷就空虛了;山丘削平了,深淵就填滿了;聖人死去,大盜就不會興起,天下就太平無事了。如果聖人不死,大盜就不會停止。雖然人們借重聖人來治理天下,但是實際上讓盜蹠之流得到厚利。製作了斗斛之類的量具來量糧食,連斗斛一起偷走;製作了秤錘、秤桿來稱物資,則連秤錘、秤桿一起偷走;製作了符節、印璽來確立信用,連符節印璽一起偷走;提倡仁義道德以矯正社會不良風氣,連仁義道德一起偷走了。」

莊子說:聖人不死,大盜不止
https://read01.com/5donGB.html
節錄:聖人不死,大盜不止,源自莊子的思想。莊子認為所謂的孝、悌、仁、義、忠、信、貞、廉等等,都是讓天下之人壓抑自己的本性而勉強為之的東西,根本不值得稱道。聖人出現了,人的真性也就喪失了。所謂的聖人以聖人的標準去要求別人就是綁架個體。世間的惡都是以善的名義橫行。因為人們需要自由自在而不受他人干涉的生活。在莊子看來,儒家非常功利性,儒家的目的很明顯:修練好自己就是為了平天下 —— 修身齊家平天下。儒家不追求真理,只追求天下(權力)。聖人不死,大盜不止。在道家看來,凡是大盜都是披着聖人的麵皮出現的,忽悠是他們的手段,堵的是天下悠悠眾口,自古文人都深諳其道。一旦得勢,雞犬升天。所以莊子認為儒家沒有真正的好人,都是竊國大盜。

相關的文章:

神佛生意經
2009 年 9 月 25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09/09/blog-post_25.html
節錄:外來宗教跟跨國企業一樣,要決定是否本土化,又或者本土化到那一個程度。而另一個相關的問題是,如何處理跟當權者的關係。佛教走本土化的道路,徹底融入中國文化,跟當權者妥協,委曲求存,找到生存的空間,而代價是面目全非,佛寺一度淪落至成為放高利貸、進行二手買賣,甚至賣淫活動的場所。西方的耶教為了保持純潔,拒絕本土化,結果跟儒家思想格格不入,無法真正融入中國人社會,也開罪了當權者,令拓展業務的過程困難重重,死結至今未解。

OPM (Part 5)
2012 年 8 月 1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2/08/opm-part-5.html
節錄:這種拓展業務的方法,意味著總公司放棄了部份分店的直接管理權,萬一加盟商不受控制,品質管理做得不好,又或者自把自為,把中高檔商品當作平價貨割價出售,把高端(國產中文:High-end)店舖變成散貨場,會嚴重影響品牌的形象,令核心顧客流失,所帶來的傷害,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修復。萬一無得救,隨時要放棄那個品牌。香港的基督教教會,就有這個問題。

女人是關鍵
2009 年 9 月 18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09/09/blog-post_18.html
節錄:外來宗教要吸收信眾,必須要迎合中國女人的口味,以及配合她們的生活習慣。懂得照顧中國女人需要的宗教,信眾的數目會增長得很快。從教主的角度看,女信眾可以助你紮根本土市場,出身好的可以奉獻金錢和人脈,條件稍差的可以當女傭當跑腿。但是她們有一個缺點,就是人數再多,也不能給你國教的地位,因為權力掌握在男人的手中。

中年盤點(二)
2016 年 6 月 17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6/06/blog-post_17.html
節錄:至於宗教團體,你我身邊一定有中年讀神學的舊同學,是轉行還是靈性爆發,不敢亂講。香港的情況,是宗教團體被紅色勢力滲透,假尼姑假道士一大堆,有沒有假主教假牧師,自己想。至於香港的教會團體跟政府高官之間的關係,請參考鍾祖康的<基督徒治港與工程師治國>,這篇文章在網上世界廣泛流傳。他是<來生不做中國人>一書的作者。

前記者(三)
2011 年 8 月 24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1/08/blog-post_1346.html
節錄:另一個好例子,是李儲文。三十歲以上的香港人應該會記得這個名字,因為他曾經是新華社香港分社副社長。李儲文年輕時,曾經以牧師的身份潛伏於上海的基督教教會中(網上可以找到相關的文字資料),是著名的紅色「無間道」(臥底),研究中國教會歷史的人都知道他。他集合地下共產黨、新聞工作者以及外交官於一身,是典型的新中國外交人才。

黑社會
2012 年 3 月 16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2/03/blog-post_16.html
節錄:這個過程,舊式中文叫「招安」。<水滸傳>的結局,是宋江率領梁山好漢接受「招安」,打著「順天」和「護國」的旗幟,到東京接受皇帝(宋徽宗)的檢閱。一群本來為民請命、劫富濟貧、以武犯禁的山賊向朝廷俯首稱臣,已經夠諷刺了。更諷刺的,是向朝廷低頭之後,他們奉命去平亂(討伐另一個武力集團),結果傷亡慘重,只得幾個人生還。放棄理想,向敵人投降,介入政治,然後被出賣,這就是梁山好漢的結局。

黎智英(六)
2017 年 7 月 2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7/07/blog-post_21.html
節錄:黎智英本人對「契弟」的定義是「出賣良知個 D 人,我稱之為『契弟』。」肥佬黎身為天主教徒,做壞事(出賣員工)之餘,還要轉移視線,把男同性戀者(註:「契弟」乃粵人對男同性戀者的貶義稱呼)拖落水,是不負責任兼政治不正確,雙重罪惡,要下地獄的。須知道,天主教的陳日君不是佛教的目連,沒有飛越十八層的本領,救不到你的。至於高舉彩虹旗的男同志是否有興趣邀請肥佬黎入會,我不敢亂講。

黎智英(四)
2015 年 9 月 18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5/09/blog-post_18.html
節錄:電影中,羅馬天主教會跟黑幫家族關係良好。讀過聖經的你,也許會想起贖罪券,以及聖經故事「耶穌潔淨聖殿」(其實是耶穌掃蕩在聖殿外面出售祭品的小販攤檔,出處:路加福音 19:45)。至於 Auntie ,我會想起黎智英和陳日君。宗教和傳媒,同樣是操控人心的行業,再加上肥佬黎給陳樞機的巨額捐款,感覺很邪門。肥佬黎買贖罪券?還是其他的勾當?自己想。

05/08/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