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文章歡迎轉載,請註明出處,並且通知一聲,看得開心請捐款

2012年1月27日星期五

長腿叔叔(二)


故事中,小孤女被長腿叔叔(孤兒院的理事)選中。他認為她有寫作才華,所以願意資助她讀大學,讓她可以離開孤兒院。後來她愛上女同學的叔叔,而他「剛巧」就是長腿叔叔。小孤女一直處於被動,但是她得到上天的眷顧,幸運降臨在她的身上,有錢的老男人替她解決了所有的問題(例如:學費、生計、事業和婚姻)。

今時今日,環境迫人,不少大中華地區的大學生,都懂得主動出擊,找個長腿叔叔或者 Sugar Daddy 資助學費和零用錢。小朋友所採用的交際平台和推銷渠道,是網上的新媒體。有些具備生意頭腦和交遊廣闊的大學生,更加成為同學和客戶的中間人,即是扯皮條,收入來自抽佣。不止是女生尋找 Sugar Daddy ,也有男生尋找 Sugar Mammy 的。不過男孩子賣肉,技術上比較困難(因為生理結構有別),市場上的需求少(因為叫鴨的女人比嫖妓的男人少),配對的難度亦高(因為 Sugar Mammy 比 Sugar Daddy 難服侍)。

援交的經濟和社會因素

撇開道德問題不論,援交現象的背後,其實離不開經濟和社會因素。以香港的情況來說,跟不少西方國家一樣,政府削減對大學教育的資助,大學教育商品化(開辦大量自負盈虧的課程),為了收回成本,大學學費大幅飆升,家庭環境比較差的小朋友就算想半工讀,也不容易,因為香港的生活水平高(例如:交通費貴因為集體運輸工具有壟斷的情況),而適合年輕人的兼職,一般來說工資不會太高。原因有二:首先是大學生還要上課和考試,需要比較靈活的工作時間,而願意配合的僱主不會太多。其次是本地的就業市場中,有大量的低學歷中年人和新移民找不到全職工作,轉而跟年輕人競爭兼職工作,供應多自然壓低工資。

大學生的兼職,通常離不開補習、興趣班導師、兼職售貨員、街頭推廣員、問卷調查員、統計員、研究助理,諸如此類。 Auntie 年輕時也是半工讀,知道揾食艱難(謀生不易),所以不會隨便跟小朋友講獅子山下香港精神。我勝在早出生,八十年代的大學學費相對便宜,生活水平也比較低,於是補習兼職,獎學金加學生貸款,勉強應付得到。讀書時代, Auntie 做過不少兼職,當時年少無知,通通寫進履歷表,由於數量和種類都很可觀,曾經令某大銀行的 HR 為之側目,厲聲質問:「乜你唔駛返學嘅咩?」(你不用上學的嗎?)

扯遠了,說回來。就當你可以靠兼職和學生貸款支付學費和生活費,勉強收支平衡,好歹捱到大學畢業,由於學歷和文憑貶值,要找工作也不容易。這年頭,經濟不景,失業率高,求職者沒有議價的空間。大學生就算找到工作,起薪點低,未必足夠應付生活以及償還學生貸款。如果你選讀的課程沒有政府資助(例如:自資的副學士課程以及銜接學位課程),借香港政府提供的免入息審查貸款交學費,貸款的利率(過去是六至七厘)比住宅按揭貸款(目前是兩厘半至三厘)還要高。亦即是說,讀書的資金成本貴過供樓,但是回報卻未必比得上(參考香港的歷史數據,如果你把私人住宅物業放租,每年的回報率應該有三至四厘)。

以上數字,全部都是未扣除通貨膨脹(Inflation)的名義利率(Nominal rate)。根據香港政府統計處提供的數字,以綜合消費物價指數(Composite CPI)做基準,香港目前的通脹率大約百分之六。讀書是否能夠提供合理的回報,見仁見智。

讀大學時主修哲學的「棟督笑」(Stand-up Comedy)藝人黃子華是這樣說的:「你由細到大唔好讀書,將 D 學費同雜費儲起佢,等到 D 同學讀完大學周身債,你已經係有錢人,可以請返佢。」(你從小到大不要唸書,把學費儲存起來,等到你的同學讀完大學之後負債沉重,你已經是有錢人了,存下來的錢應該足夠聘用他。)

這當然是笑話,而且是笑中有淚,不過當中也有真理,就是學費越來越貴,讀大學的回報越來越低。大學生欠債,學生貸款壞賬急升,是一個全球性的問題,不止是香港,西方國家也一樣。發達國家經濟持續疲弱,新增職位不但數量少,而且以兼職和散工為主,結果出現「沒有就業的經濟復甦」 (Jobless recovery)。失業率長期高企,缺乏工作經驗的年輕人首當其衝。大學生就業困難,令官府很頭痛,因為大量失業兼欠債的大學生在城市中聚集,他們透過互聯網交流思想以及利用社交媒體搞組織動員,成為一個政治上的計時炸彈,足以威脅任何政權,難怪毛主席要知識青年上山下鄉。

計唔掂條數

在這種情況之下,大學生「計唔掂條數」(無法收支平衡),長期債台高築,還本付息所需要的年期越來越長,無法累積財富,也看不見未來,容易令人意志消沉,又或者把心一橫賣春賣肉。難怪近年有不少副學士女生走去做o靚模(港式粵語:少女模特兒),靠「事業線」(港式粵語:乳溝)在娛樂圈殺出一條血路。放眼今日的大中華地區,拜金女子的數量激增,不少都具備高學歷和專業資格,背後有經濟和社會因素。避談年輕人的出路問題,只講道德,無補於事。

有鑑於此,不少奉行「車仔麵精神」的女孩子,又或者下定決心走「第三條路」的拜金女子,在經營「男人組合」(Portfolio of men)的時候,都懂得找個長腿叔叔或者 Sugar Daddy 做 Cornerstone Investor (基礎投資者),用來穩定組合的現金流和提高回報率。如果你是長腿叔叔,你會很搶手。不過你要小心,因為美少女通常會奉送綠帽。(請參考:<車仔麵精神>,刊出日期是 2011 年 1 月 14 日,以及<女人的路>,刊出日期是 2010 年 7 月 10 日。)

插畫來源:

圖左:www.fotosearch.com

圖右:「示威者」(Protester)被美國<時代>(TIME)雜誌選為 2011 年度風雲人物,畫中人是 25 歲美國女子梅森(Sarah Mason),她是一位欠債的大學生。

YouTube 精選:

<獅子山下>(1979)(1:20)
(曲:顧嘉輝 /詞 : 黃霑/唱:羅文)
http://www.youtube.com/watch?v=edrmgTqw5G0&feature=related
<獅子山下>是香港電台電視部製作的同名電視劇的主題曲,劇情圍繞一群公屋居民,非常寫實。九十年代,已故的羅文(1950-2002)再度灌錄這首歌,改用比較柔和的唱腔。2002 年,當時任財政司司長的梁錦松在立法會宣讀財政預算案,引用黃霑(1941-2004)寫的歌詞(副歌部份)勉勵港人。潛台詞是叫香港人(特別是年輕人)不要怕辛苦,肯捱就有出頭天,獅子山下從此成為香港精神的代名詞。梁錦松後來跟跳水皇后伏明霞結婚,婚後育有三個孩子。這段中港婚姻(老夫少妻忘年戀)曾經是八卦話題,有興趣,請上網。

參考資料/延伸閱讀:

文憑量化寬鬆大學學位貶值
作者:林本利(曾任教於理工大學)
原載:壹周刊 2011 年 10 月 6 日
http://lampunlee.blogspot.com/2011/10/blog-post_06.html
節錄:文憑量化寬鬆政策的始作俑者,就是特區政府的教育官僚。回歸後,政府出現多年財赤,要控制大學教育開支。政府以學生有工作收入為由,取消授課式深造課程(taught postgraduate)的資助,要求大學以自負盈虧方式提供有關課程。大學於是大幅度調高學費,一些兩年兼讀制的碩士課程,學費由幾萬元大幅調高至十多萬元(港幣,下同)。大學畢業生工作幾年後想繼續進修,很容易會耗盡積蓄,買樓、結婚、生仔等計劃被迫押後。政府不但沒有增加大專教育的經常開支,反而說為了公平競爭,逐步削減副學士(或非學位)課程的資助。大學於是將課程改為以自負盈虧方式經營,將學費大幅度調高,增加學生的負擔。在教育官僚的推動下,各間高等院校一窩蜂大幅度增加各類自負盈虧課程的學額。當院校發覺有利可圖,就更落力增辦課程,在報章雜誌大賣廣告促銷,實行大做生意,忽略了教學各方面的配套工作。

學資處擬減學生貸款上限 免先使未來錢
(原載:明報 2011 年 10 月 12 日)
http://news.sina.com.hk/news/2/1/1/2460300/1.html
節錄:學生資助辦事處檢討「免入息審查貸款計劃」第一階段報告即將出爐,最快下月提交立法會討論。本報獲悉,報告提出三大建議,其中現時全日制大專生最高可獲 3.8 萬生活費貸款,但學資處評估後認為多於學生實際所需,因此未來將削減貸款上限,免學生「先使未來錢」,減少未來還款壓力。另外,現時政府免入息審查貸款,適用於受資助專上課程、自資專上課程和其他兼讀課程或持續進修課程共三類學生。鑑於最後一類學生的欠債不還問題最嚴重,學資處擬將現時劃一計算風險利率的做法,改為按學生類別計算。

大學生搵工 四年來最艱難
起薪點約八千元 金融 IT 業較差
蘋果日報 2012 年 1 月 17 日
全球經濟疲弱及歐債危機陰霾下,人事顧問指今年經濟是 2008 年金融海嘯以來最不景氣,預測應屆大學畢業生,起薪點約為 8,000 元,部份工種更可能降至最低工資 7,000 多元。其中金融、出口、資訊科技界行業受經濟影響較大,會減少吸納新血。多間大學已着手為應屆畢業生預備就業講座,提醒畢業生及早搵工。

未畢業先欠下數十萬學債
作者:副學士畢業生 Anne
http://www.hkptu.org/sdp/p3a.htm
節錄:為了升學,不少修讀副學士課程的學生,也有申請免入息審查貸款,短短兩年的副學士課程,每名學生最多可向學生資助辦事處申請 17 萬 9 千多元的貸款。對於一名尚未投身社會的年青人而言,背負十多萬的債務,無論是對個人還是家庭而言,均是一個極度沉重的負擔。以我的處境為例,由於自資副學士沒有生活費資助,兩年副學士學費連生活費已超過 15 萬元,三年學位課程學費合共超過 12 萬元,以現時利率 6.275%,畢業後分 10 年共 40 期攤還,連本帶利,累積欠債超過 38 萬元,每季還款超過 9,500 元。

大學與援交
作者:祝越山(獅子山學會政策研究員)
原載:信報 (專家之言, P33, 29/12/2010)
http://www.lionrockinstitute.org/chinese/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616:2010-12-30-12-32-09&catid=37:2010-01-20-10-32-01&Itemid=83
節錄:紫藤、午夜藍及青躍於他們的工作中,特別訪問了幾位從事援交工作的青年,再輯錄成書 ── <就是援交>。當中,有因為要養家的,有因為要籌錢醫病的,最令人痛心的一位,是因為要償還大學學費的。這是否反映了現今香港教育的失敗?教育學位量化寬鬆的後遺症不只反映在大學畢業生上,還有我們的公開考試,以及早年政府設立的副學士畢業生身上,早前某報章報道,香港的副學士畢業生就業情況竟然差過初中生,而且香港 334 學制下的文憑試成績不獲海外大學認可。情況之壞可想而知!回想書債肉償的故事,如果香港的教育方向是正確的,請問為何會出現如此悲慘的場面?如果事實如那位援交少女所言,迎送生涯就為了學位,而另一邊廂政府又不斷製造含金量不足的文憑,我不禁要問一句:「值得嗎?」但願香港學位重拾貨真價實的光采。

開卷看世界﹕援交 沒出路中的門路
作者:黃結梅(香港浸會大學社會學系)
(原載:明報 2011-01-03)
http://www.kungfuboard.com/forums/showthread.php?t=75996
節錄:牛奶妹和天風都是大學生,大學教育未轉化為資本前,已使他們負債纍纍。牛奶妹修讀高級文憑後再進修銜接學位,共向政府的學生資助辦事處借了三十二萬;天風讀完副學士繼續讀大學學位課程,畢業時便要還十萬元給政府。無可否認年輕一代接受高等教育的機會增多,但教育水平提高並不一定意味著有更多的就業機會。上一代的成年人,中學畢業的出路很多,大學畢業的總會當上管理人員或專業人士,但這一代青年知識貶值,中學程度被視為低學歷,大學畢業生也多集中在輔助專業和文職,甚至銷售或服務業,管理和專業職位根本追不上迅速擴大的高等教育。青年失業率更屢創新高,大專生也不能倖免。青年若非被視為學歷不足,就是被認為經驗不夠,身體成了他們最後的資本。身處不受控制的環境,身體是他們最可以控制、最能夠行使選擇權的場域。青年染髮、紋身、穿洞、自拍、性愛等實踐來行使身體的主權。書中青年均異口同聲地說援交不是被迫,而是選擇。經濟壓力大,援交是青年把身體轉化為資本的情感勞動。

英失業高企 
援交艷舞搵快錢 大學生網上脫衣賺學費
蘋果日報 2011 年 12 月 17 日
(原載:英國<太陽報>及<每日郵報>)
節錄:英國經濟持續不景氣,政府緊縮開支,手段之一是向教育經費開刀,不但削減學生資助,還將高等教育市場化,令明年大學學費激增兩倍至每年 9,000 鎊(約 10.8 萬港元)。生活費和學費飆升,加上失業率高企,學生難以像以前那樣靠兼職來半工讀,英國全國學生聯合會(NUS)指越來越多學生選擇各種危險方式「搵快錢」,包括賭博、充當白老鼠參與醫學實驗,以至出賣色相,NUS 估計在夜店做艷舞女郎的有 20% 是學生,還有不少當伴遊、甚至靠援交賺學費。

<時代>風雲人物代表 蒙面女郎曝光
蘋果日報 2011 年 12 月 20 日
(原載:英國<每日郵報>)
節錄:頭戴冷帽、布巾遮面、只露出一雙凌厲眼睛,她是過去一年阿拉伯之春革命、美國「佔領華爾街」行動,以至俄羅斯反政府集會等全球示威者的代表,獲美國<時代>周刊選為年度風雲人物「示威者」的封面人物(圖右),她是美國 25 歲女子梅森(Sarah Mason)。自從成了<時代>封面人物後,梅森一直「玩失蹤」,不想被人認出。她在一間畫廊工作,今年 11 月 17 日響應號召,到洛杉磯美國銀行廣場(Bank of America Plaza)參與「佔領洛杉磯」行動。她要佔領洛杉磯,導火線是欠債 ── 她在北亞里桑那大學畢業後一直欠債度日。她接受訪問說:「佔領華爾街行動反映了很多人關注學生大額投資在教育上,可是他們踏足社會後卻發現那投資基本上毫無價值。」

Student loans
The indebted ones
Student debt risks becoming an enduring burden for young Americans. It should be lightened
The Economist (Oct 29th 2011)
Extract: Student loans are based on a simple idea: that a graduate’s future flow of earnings will more than cover the costs of doing a degree. But with unemployment rates in parts of the rich world at post-war highs, that may no longer hold true for many people. The consequences will be felt by everybody. Student-loan systems in America and elsewhere are often badly designed for an extended period of high unemployment. In contrast to the housing crash, the risk from student debt is not of a sudden explosion in losses but of gradual financial suffocation. The pressure needs to be eased.

27/01/2012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