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文章歡迎轉載,請註明出處,並且通知一聲,看得開心請捐款

2014年10月17日星期五

露底


一場佔領運動,令很多人露底。 689 、高官、議員和商界以外,還有財經學者。

有一位作風很「雷」的經濟學者,以佔中運動開始 (9.28) 之後兩日的股市跌幅,計算出每位港人的金錢損失是五萬元(港幣),認為此乃佔中陣營欠港人的債。這位教授的治學態度,跟勒索金錢的北姑差不多。那位跳艷舞的女藝人的母親說,過去 X 年我投資了 X 百萬在女兒身上,你享用我的女兒,所以這些錢是你欠我的。現在我要買房子,請先付 X 百萬!堂堂系主任,居然是北姑思維,問你死未!難怪有位寫財經專欄的「火雞」大學舊生,第一時間跟「雷」教授劃清界線,以免身上的標籤貶值。

另一位商學院教授,則在鏡頭面前說,梁振英跟 UGL 簽訂的是「正常」的離職協議,他收的錢是防止被收購公司的高層阻路的「黃金握手」(Golden handshake)。第二日,立即被法律界人士糾正錯誤,指出「黃金握手」是由僱主付給高級僱員的分手費。在 DTZ 的出售過程中, 689 作為賣方的代表,跟買家簽訂秘密協議,在其他董事以及公司股東不知道的情況下收錢。如果證明到公司的資產因此被賤賣,而買家又把部份省下的錢分給 689 ,這樣做是收受回佣。 689 違背了作為公司董事的誠信責任 (Fiduciary duty),情節嚴重。連基本概念都搞錯,這位教授絕對是誤人子弟。

如此見識水平,令你明白為甚麼修讀財經商管的港產大學生,到中環的投資銀行或跨國企業求職,會被闊太 HR 當面恥笑或奚落,聽盡冷言冷語。因為老公是馬主的闊太明白,香港的公營大學,跟公立醫院一樣,是用來應酬窮人的。稍為有點見識的大商家和政府官員,都把孩子送往西方國家唸名牌大學,以免被二三流本地學者教壞。因此,港產的大學生,不可能符合 Sons & Daughters Program 的最低要求,最多只能在後勤部門做支援。對!說穿了,是階級歧視,跟英語能力和國際視野無關。接近權力核心的行業,職位空缺是利益交換的渠道。潛規則?對。

而自我感覺良好的「硬膠」(港式網絡語言:腦殘)學者,則繼續透過主流傳媒發表各種偉論,為勢利的中環人提供茶餘飯後的笑談。他們不是大商家或政府官員,沒有秘書或公關代為擋駕,但是擁有一堆虛銜(即:專家、學者、教授、PhD),二十四小時隨傳隨到,又喜歡身穿街坊裝,素顏在公園內或街燈下出鏡。主流傳媒最喜歡這種傻人,水平不夠不重要,外表嚇人更加好,反正電視觀眾是無知婦孺、低下階層、老人院友。怪獸傳媒捧學院蛋頭,視覺效果有如萬聖節,論 IQ 卻是天作之合。

「硬膠」(另一寫法:on9)學者似乎沒有想過,他們的言論會影響學生的生計。也許他們根本不在乎,因為學生不過是交數工具、短期顧客,又或者是人家的孩子(於是死不足惜)。部份學者急於逃離象牙塔,很想謀個一官半職,退休之後當個幫閒顧問。他們忙於交際應酬,荒廢了基本功,於是醜態畢現。作為「硬膠」的學生,除了在網上論壇留言聲討,又或者發表公開信譴責,沒有甚麼可以做。要怪就怪自己不懂投胎,生於貧富懸殊的香港社會,把大好青春用來讀書考試,結果換來一個不斷跌價的本地標籤,無法保障收入。難怪娛樂圈不少拜金男女,乾脆放棄讀大學,以免浪費幾年青春。不斷貶值的本地大學學歷,無疑是「蟹貨」(港式財經術語:價格下跌的資產)。既然炒賣 iPhone 6 損手的人叫 i-Crab,那麼港產的大學生,也許應該叫 U-Crab 或 Local U-Crab,而非 Local U-Grad 。 See ?

插圖來源:www.fotosearch.com

YouTube 精選:

David Cheang:<話你 on9 怕你嬲> (3:02)
http://www.youtube.com/watch?v=1jMr_bzIbQs
美國政論雜誌 FP 介紹這首粗口歌:Hong Kong's Cantonese-language culture is notorious for its rapidly evolving slang and rich traditions of profanity. So it's no surprise that one local netizen was quick to come up with an exceptionally vulgar music video in support of the protesters. "If I Call You a Stupid Dick, I'm Afraid You'd Be Mad," has since gone viral on social media. David Cheang, 26, who works in the advertising industry, released the song on YouTube on Oct 5. The Cantonese phrase on-gao ("stupid dick") can be translated literally as "an erection that happens at the wrong time." Netizens use the term to describe an extremely dumb person, and it is often written as "on9" (the numeral nine is pronounced "gao" in Cantonese).

延伸閱讀/參考資料:

雷鼎鳴:「佔中」者所不知的責任
晴報 2014-10-03
https://hk.news.yahoo.com/雷鼎鳴-佔中-者所不知的責任-225032043--finance.html
節錄:周一與周二兩天股市共跌 745 點,港股總市值二十多萬億,恒指是二萬多點,那麼恒指每跌一點,便等於名義財富消失了十億港元,周一與周二帳面財富是否蒸發了七千多億元?答案是這稍有誇大,但不離譜。有些公司的子公司也上市,子母公司的股價下跌全都包括在損失中,會有重複計算之嫌。這麼不厭其煩的講股票市值,自然是因為這兩天的股市跌幅,可被視為市場本身對佔中(或「佔鐘」或「佔港」也無不可)股市所帶來的影響的初步評估。這個評估只是針對上市公司(當然包括眾股民)的損失,但卻沒有計算一般小商戶失去的生意,或市民因交通不便所浪費的時間,也沒有涉及非上市公司因佔中的可能完成不了某些項目所帶來的損失。為方便計算及為免在枝節爭拗,我把七千多億打個五折,市場所估計佔中帶來的損失只是三千五百多億元吧,這已比我以前所估算的每天 16 億的損失大得多,我一早已說明,這 16 億只是包括即時對生產的影響,並無考慮到股市因素,也無理會佔中的長期影響,所以絕對是個低估,但想不到原來低估這麼多。回看一些說我高估的批評,現在是不攻自破。三千五百多億意味着甚麼?這等於平均每個港人承受五萬元的損失。假設在佔中初期有七萬人參與示威,那麼他們每人平均造成的破壞便有五百萬元了!

DTZ 管理人安永 最大債權人 RBS 不知梁收 5,000 萬
資深大律師:或涉受賄
蘋果日報 2014 年 10 月 11 日
節錄:資深大律師湯家驊認為,如管理人和債權人不知梁振英收取 UGL 酬金,安排並不合理。他指普通法地區對董事誠信責任 (Fiduciary duty) 有嚴格要求,梁振英當時作為 DTZ 董事,根據案例必須經股東一致同意才可收酬金;他指梁取得酬金,全因他是 DTZ 董事,即受託人 (Fiduciary) 的身份,法律上規定這筆錢須交還公司,亦有責任向管理人和股東披露其與 UGL 的合約,否則便違反誠信責任。湯不同意有人指 UGL 和梁的安排屬「黃金握手」(Golden handshake) 之類的常見離職安排,因「黃金握手」是由僱主向僱員提供,並非由買家秘密向賣方僱員提供;後者可能涉及行賄。正常做法是買賣雙方商討收購條件時,要求賣方確保某些員工不另起爐灶競爭或挖角,由賣方跟其僱員作安排。

Investopedia -
What’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a golden handshake and a golden parachute?
http://www.investopedia.com/ask/answers/09/difference-between-golden-handshake-parachute.asp#axzz1yqGBZeM6
Extract: A golden parachute is an agreement between a company and an employee that guarantees the employee certain benefits, like monetary compensation or stock options, if employment is terminated. A golden parachute agreement customarily is used as a lure to retain the upper executives of a company. Golden parachute agreements concern investors because company executives are highly compensated already and the agreements do not stipulate that golden parachute compensation be granted based on the successful performance of the executive. A golden handshake is similar to a golden parachute in that it offers a severance package to an executive when he or she becomes unemployed from a company. While both terms describe severance packages given to executives upon termination of duties, a golden handshake goes further to include the severance packages granted executives upon retirement, too.

Business Insider -
Report: JP Morgan Had a “Sons and Daughters Program” to Promote Hiring Kids of Chinese Officials (August 30, 2013)
http://www.businessinsider.com/jpm-sons-and-daughters-program-2013-8

Foreign Policy -
The Umbrella Movement Playlist (Oct 9, 2014)
http://www.foreignpolicy.com/articles/2014/10/09/the_umbrella_movement_playlist

相關的文章:

空降部隊
2013 年 11 月 8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3/11/blog-post.html
節錄:由於風險高,不少空降部隊都懂得替自己爭取巨額的分手費,用金錢補償損失。這種通常只適用於高級行政人員的合約條款,商業英語叫 Golden parachute 或 Golden handshake,在外國被視為傷害小股東權益的做法。現實世界,空降部隊可以是華人,也可以是洋人。

芝加哥學派
2013 年 6 月 8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3/06/blog-post.html
節錄:如果你是反對國民教育的香港人,很想跟大陸切割的「本土派」,是要求立即一人一票選特首的「激進」八十後,又或者是聽見「自由市場」就火滾的 V 煞仔,那麼雷鼎鳴對於國民教育、奶粉荒以及「佔領中環」行動的言論,足以替閣下疏通血管,甚至是「通波仔」(粵語:心臟搭橋手術)。在網上世界,雷鼎鳴的言論很惹火,欲知詳情,請上網。

笑話
2008 年 11 月 1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08/11/blog-post_11.html
節錄:金融海嘯令大家心情沉重,愁眉不展。是時候苦中作樂,輕鬆一下。今時今日,最適合拿經濟學家開玩笑。以下笑話來自互聯網,就由罪魁禍首芝加哥學派開始:Q: How many Chicago School economists does it take to change a light bulb? A: None. If the light bulb needed changing the market would have already done it. Q: Why did God create economists? A: In order to make weather forecasters look good.

拋書包
2008 年 11 月 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08/11/blog-post.html
節錄:香港人讀書,總要計算準確。因此,Paul Krugman (中譯:克魯明、克魯格特曼,1953-)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的消息公佈的第二天,香港的書店已經第一時間把 Milton Friedman (中譯:佛利民,1912-2006) 的英文著作下架,然後開始五折清貨。許多高官富豪,也立刻把書桌上的 Milton Friedman 合照收藏起來,然後叫秘書撥通長途電話,吩咐剛剛考入芝加哥大學經濟系的兒子轉系。進退之間,盡顯香港人的生存智慧。

學院派(二)
2013 年 5 月 29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3/05/blog-post_29.html
節錄:土產財經學者的常見問題,是視野狹窄,沉迷計算,以及一本通書看到老。為了符合理論框架的種種限制,不惜把客觀現實重新剪裁,然後得意洋洋地告訴你這套理論是如何偉大,只要當權者肯照他的說話做,就可以一夜之間解決所有的問題。我明明是國師的材料,怎麼還沒收到來自官府的電話?他們的文章,有相同的問題:不懂人情世故,但是自我感覺良好。對現實世界缺乏認識,但是好為人師。寫作技巧參差,部份人屬於中學生水平,經不起推敲。

南洋幫(五)
2014 年 2 月 28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4/02/blog-post_28.html
節錄:香港的股評人,不乏南洋華僑,謝清海和曾淵滄是好例子。曾淵滄來自新加坡,早年畢業於南洋理工大學的數學系。因此,接受訪問的時候,經常要回答「香港是否應該向新加坡學習?」之類的問題。對他來說,被記者要求解釋兩地在產業結構、公共房屋和人口政策方面的差異,是家常便飯。至於他對新加坡的理解是否正確,有沒有與時間並進,要問新加坡人,歡迎留言。

自報家門(四)
2009 年 8 月 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09/08/blog-post.html
節錄:十年教改,公營教育體系已經爛透,無可救藥,中產家長以及大機構(尤其是跨國企業和投資銀行)已經對港產的大學生失去信心。於是出現一個非常諷刺的現象:港產的大學生,在自己的地方,給自己人歧視。連我這個「第三代」隊頭,拿著本地老牌大學的陳年學歷,若干年前見工時也聽過以下的說話(來自一個扮演獵頭族的鬼婆):We prefer overseas graduates because they have the same wave length with our clients. 我的答案是(笑笑口):So you are suggesting that I am ET?

OPM (Part 4)
2012 年 8 月 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2/08/opm-part-4.html
節錄:香港的大學,本質上是國企,是政府架構的延伸。不但財政上依賴官府的撥款,連高層的人事任命,也是由官府所控制。因此,政治勢力要干預學術自由,易過借火。政治勢力以外,還有來自商界的影響力。生意人眼中,管治欠佳、作風官僚,難以衡量效益的法定機構(大學),是一堆缺乏監管的金錢、資源、公帑,即是 Other People’s Money,絕對不容錯過,一於收為己用。

前記者(三)
2011 年 8 月 24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1/08/blog-post_1346.html
節錄:紅色貴族中,有一個獨特的族群,出自外交系統。他們也許是前外交官,又或者是外交世家的後人,通常是放過洋的海歸派、太子黨。他們集合家庭背景、人脈關係、高等學歷、外語能力和社交技巧等多項優秀條件於一身,因此頗受跨國金融機構(特別是機構投資者 Institutional Investors)的歡迎。

給梁美芬的信
2014 年 7 月 4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4/07/blog-post_4.html
節錄:你讓法律學生明白,讀這一科,日後不一定會變成余若薇、梁家傑,也可以成為梁愛詩、梁美芬這種愛國愛黨的紅色人才。你讓香港的中產家長明白,不要隨便叫孩子投考法律學院,因為萬一成績不好或運氣欠佳,考不入 HKU 被派入 CityU ,孩子的老師不是戴耀廷而是梁美芬,他日畢業之後到中環的律師樓求職,一定會被另眼相看,以及得到非一般的待遇。身為大學教授,你能夠不顧學生的飯碗,為解決黨的困難而堅決鬥爭到底,非常好!

長腿叔叔(二)
2012 年 1 月 27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2/01/blog-post_27.html
節錄:讀大學時主修哲學的「棟督笑」(Stand-up Comedy) 藝人黃子華是這樣說的:「你由細到大唔好讀書,將 D 學費同雜費儲起佢,等到 D 同學讀完大學周身債,你已經係有錢人,可以請返佢。」(你從小到大不要唸書,把學費儲存起來,等到你的同學讀完大學之後負債沉重,你已經是有錢人了,存下來的錢應該足夠聘用他。)這當然是笑話,而且是笑中有淚,不過當中也有真理,就是學費越來越貴,讀大學的回報越來越低。

17/10/2014

For sky tsoi: Auntie 替你更正,應該是:字字珠璣、學院派。

For the second comment: Noted with thks. Revised.

2 則留言:

sky tsoi 說...

Auntie 字字誅機, 一矢中的。
睇完Auntie 嘅 '自報家門'系列同'學院浱' 系列, 小弟真係不禁倒抽一口涼氣!
面對如此困局, 你話出身寒微嘅年輕人要如何是好....

匿名 說...

字字「珠璣」,珍珠也,玉字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