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文章歡迎轉載,請註明出處,並且通知一聲,看得開心請捐款

2017年11月10日星期五

Leapfrogging(蛙跳模式)


如果你知道甚麼叫 Leapfrogging(中譯:蛙跳模式),應該不會覺得用支付寶吃飯、購物、叫車或嫖妓是「先進」,用現金付款是「落後」。新科技的滲透率高,並不代表某個國家「先進」,背後牽涉很多原因,事情很複雜,三言兩語說不清。

Leapfrogging(蛙跳模式)是西方商學院理論,意思是:發展中國家跳過較舊的科技,直接引入較新的科技,形成比西方發達國家更高的滲透率 (Penetration rate)。表面上,後發先至或後來居上。這種現象,常見於電訊或能源行業,教科書以及網上的資料,經常引用以下兩個例子:

1. 發展中國家跳過固網電話,直接引入流動手機,而且很快被廣大的貧窮人口所接受,滲透率高過西方發達國家。背後的原因,可以是鋪設網絡有困難,缺乏配套的基建設施(例如:電力供應不足或不穩定,銀行系統落後於是手機成為農民最愛用的交易平台)。這種情況,曾經出現於越南、印度和非洲。

2. 發展中國家跳過污染環境和缺乏持續性的舊能源(例如:煤炭、石油),直接引入比較環保和乾淨的太陽能發電技術,滲透率高過西方發達國家。背後的原因,可以是該國處於長年日照的中東沙漠地帶。但是那些發展中國家,女人不可以駕駛汽車,外出的時候要穿蒙面的罩袍,還有很多複雜的政治和宗教衝突(例如:什葉派 vs 遜尼派)。這些國家是否「先進」,自己想。

至於偉大祖國,流動支付科技(例如:支付寶)的滲透率高,跟中國的金融系統的發展過程有關。由於假身份、假證件、假文件和假人民幣氾濫,支票及信用卡從未真正普及,而是一下子跳入較新的移動支付科技(例如:支付寶)。關於大陸人的假身份和假證件問題,請參考<假如我是真的>和<姓甚名誰>兩個系列,收藏於 2010 年 10 月 和 11 月的檔案夾之內。 1949 年中國共產黨上台之後,從五十年代初到七十年代中,處於閉關鎖國的階段(香港是窗口),令很多行業的發展以及人才培訓出現斷層,到新中國恢復跟國際社會的交往,開展商貿活動,才引入最新科技,於是容易出現 Leapfrogging(蛙跳模式)的現象。

香港的情況不同,成為英國殖民地之後,一直跟國際社會接軌,科技發展傾向採取循序漸進的模式(即是:固網、傳呼機、流動電話、智能手機),再加上港式官僚繼承了英國殖民地的保守作風,在本地大學修讀理科或工程的男生又轉行者眾(原因:香港是炒賣之城,客觀環境不利科研),種種因素影響之下,令香港不容易出現青蛙跳躍式的科技突破。中港兩地的土壤和發展模式不同,不適宜直接比較。至於那些接受傳媒訪問,批評特區政府對於初創企業的支援不足,認為香港比深圳還要落後的國產尖子,到底是想跟特區政府要錢(即是:高槓桿創業或收購),還是利用香港做跳板移居西方國家,or both,自己想。

究其原因,「先進」是個非常複雜的概念,涵蓋多個層面。中國人對於文明或進步的理解,依舊停留於技術層面,而且只能理解數字(例如:GDP、Gadget 的滲透率、西方傳媒或國際智庫所編製的排名表)。已經是 21 世紀了,依舊迷信科技興國,思想永遠停留於封建時代。尋常百姓一旦誤觸當權者的逆麟,輕則入獄,重則送命,而且連累家人和朋友(例子:劉曉波)。大陸官媒跟隨領導人發強國夢,自我感覺極度良好,港式粵語叫「打飛機」(男人的高射炮),妄想學而優則仕的學者名嘴健筆索性更進一步,脫下褲子跟妓女打真軍,然後在鏡頭前跟大家分享北上嫖妓心得,亦即是透過傳媒向北京喊話,明白未?那個研討會,被網民定性為「幾條著西裝的 L 樣圍爐打飛機!」,哈哈。

港男之間分享北上嫖妓心得,港式網絡語言叫「包膠」,即是普通話「報告」的粵語諧音。火雞大學的「雷」教授有沒有嫖妓,引發香港網民的熱議。涉嫌學歷造假的建制派女議員批評「雷」教授的「叫雞」言論失當,「雷」教授反指對方「思想太古肅」,聲稱「叫雞」(嫖妓)是「深入民心」的廣東俗語。急於被祖國收編的「港狗」實在太多,但是狗糧或狗籠不夠分派,於是狗咬狗骨,令花生價格急升。「雷」教授娛樂性豐富,香港人被他「雷」倒,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中國共產黨是照妖鏡,令很多學者名嘴健筆現型。我同情「雷」教授的學生,被老師害到學歷貶值,但是投訴無門,因為教育官僚跟「雷」教授一樣忙於投共。可憐火雞大學的經濟系畢業生,日後在中環行走,要看很多奇奇怪怪的臉色,聽很多有骨有刺的說話。教財經學科的男人為了向紅色廟堂求一官半職,不惜打爛學生的飯碗,這就是今日的香港。女學者的版本,有教法律的鼠王芬。接近權力核心的學科首先淪陷,背後的原因,不難理解。

插圖來源:
http://blogs.3ds.com/perspectives/what-is-leapfrogging-for-sustainability/

YouTube 精選:

Kermit the Frog Sing Along | Rainbow Connection | The Muppets (3:2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whyiBv-oQc
背景資料:"Rainbow Connection" is a popular song written by Paul Williams and Kenneth Ascher and originally performed by Kermit the Frog (Jim Henson) in The Muppet Movie in 1979. The song was nominated for an Academy Award for Best Song in 1979.

關正傑:<明日再明日>(2:5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o71LSHbcJU
這是關正傑的粵語版,歌詞保留了原曲的田園風味。

延伸閱讀/參考資料:

Wikipedia - Leapfrogging
https://en.wikipedia.org/wiki/Leapfrogging
Extract: Leapfrogging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More recently the concept of leapfrogging is being used in the context of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for developing countries as a theory of development which may accelerate development by skipping inferior, less efficient, more expensive or more polluting technologies and industries and move directly to more advanced ones. The mobile phone is an example of a “leapfrog” technology: it has enabled developing countries to skip the fixed-line technology of the 20th century and move straight to the mobile technology of the 21st. It is proposed that through leapfrogging developing countries can avoid environmentally harmful stages of development and do not need to follow the polluting development trajectory of industrialized countries. The adoption of solar energy technologies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are examples of where countries do not repeat the mistakes of highly industrialized countries in creating an energy infrastructure based on fossil fuels, but "jump" directly into the Solar Age.

Technology and development:
The limits of leapfrogging
The spread of new technologies often depends on the availability of older ones
The Economist (Feb 7th 2008)
http://www.economist.com/node/10650775
Extract: MOBILE phones are frequently held up as a good example of technology's ability to transform the fortunes of people in the developing world. In places with bad roads, few trains and parlous land lines, mobile phones substitute for travel, allow price data to be distributed more quickly and easily, enable traders to reach wider markets and generally make it easier to do business. The mobile phone is also a wonderful example of a “leapfrog” technology: it has enabled developing countries to skip the fixed-line technology of the 20th century and move straight to the mobile technology of the 21st. Surely other technologies can do the same?

Alas, the mobile phone turns out to be rather unusual. Its very nature makes it an especially good leapfrogger: it works using radio, so there is no need to rely on physical infrastructure such as roads and phone wires; base-stations can be powered using their own generators in places where there is no electrical grid; and you do not have to be literate to use a phone, which is handy if your country's education system is in a mess. There are some other examples of leapfrog technologies that can promote development - moving straight to local, small-scale electricity generation based on solar panels or biomass, for example, rather than building a centralised power-transmission grid - but there may not be very many.

Indeed, as a recent report from the World Bank points out, it is the presence of a solid foundation of intermediate technology that determines whether the latest technologies become widely diffused. The World Bank's researchers looked at 28 examples of new technologies that achieved a market penetration of at least 5% in the developed world, and found that 23 of them went on to manage a penetration of over 50%. The World Bank concludes that a country's capacity to absorb and benefit from new technology depends on the availability of more basic forms of infrastructure. This has clear implications for development policy. Building a fibre-optic backbone or putting plasma screens into schools may be much more glamorous than building electrical grids, sewerage systems, water pipelines, roads, railways and schools. It would be great if you could always jump straight to the high-tech solution, as you can with mobile phones. But with technology, as with education, health care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such short-cuts are rare. Most of the time, to go high-tech, you need to have gone medium-tech first.

What is Leapfrogging for Sustainability?
By Aurelien
April 22, 2014
http://blogs.3ds.com/perspectives/what-is-leapfrogging-for-sustainability/
Extract: In the theory of innovation (and in particular in Schumpeter’s) however, leapfrogging refers to the ‘breakthrough innovations’ leading to the ‘creative destruction’ cycle, as opposed to smaller, incremental innovation steps. The new breakthrough innovation often comes to swipe away the previous technology consequently becoming obsolete. In most cases, the new breakthrough comes in at a time where the current technology has already saturated the market: think of electrical locomotives replacing steam locomotives, or mobile phones replacing landline phones (in developed countries).

Wikipedia - List of countries by smartphone penetration
https://en.wikipedia.org/wiki/List_of_countries_by_smartphone_penetration

Business Model Strategies & Tools for Disruptive Digital Innovation
http://www.leapfrogging.com/2017/08/09/business-model-strategies-tools-for-disruptive-digital-innovation/
Extract: Want Disruptive Digital Innovation? Here are 5 Business Model Strategies and Tools for Strategic Business Growth. 1. Innovate the experience platform - Uber is the world’s largest “taxi company” and doesn’t own a single vehicle. OpenTable is the world’s largest dining service and doesn’t own a single restaurant. Airbnb has the most “lodging rooms” but doesn’t own a single hotel. Facebook is arguably the largest content company in the world, all without producing content. The point: customers want service but in today’s digital world, companies don’t have to own the hard assets to provide that service. Figure out the real value underlying what customers want and explore ways to become the marketplace between those that have the assets and those willing to pay.

MBA 智庫百科:蛙跳模型(Leapfrogging model)
http://wiki.mbalib.com/zh-tw/蛙跳模型
節錄: 1993 年,貝里斯(Brezis)、保羅•克魯格曼 (Paul Krugman)、齊東 (D.Tsiddon) 在總結發展中國家成功發展經驗的基礎上,提出了基於後發優勢的技術發展的「蛙跳模型」,又稱「蛙跳模式」。該模型研究國與國之間為什麼會發生技術領導權的轉移,它解釋了落後國家超常規的發展和趕超先進國家的現象。比如 18 世紀英國超過荷蘭, 19 世紀末美國和德國超過英國。克魯格曼認為後起國可以通過學習迅速趕上原來的領先國。領先國在舊技術上有學習效應,舊技術的生產率比新技術初始時高,因此會選擇繼續沿用舊技術。而後起國由於勞動力成本較低,會選擇新技術,從而在未來取得技術優勢。後起國家很可能在獲得這樣的技術優勢後,像青蛙跳躍一樣超過領先國。蛙跳模式認為國家興衰的原因是:由於技術變遷的特點,發展中國家具有後發優勢,先進國家的技術水平可能會因為技術慣性而被鎖定在某一範圍內小幅度的變化。在這種情況下,後進國家就可能超過原來的先進國家,這就是「蛙跳」過程。因為巨大的技術突破會從根本上改變原有技術的性質,而這種技術突破往往發生在後進國家。企業追求短期利益會導致國家技術發展的「短視效應」,長期來看是不利的。因此,國家鼓勵技術進步的產業政策是極為重要的。

環球網:科技:
海歸回國後吃飯結賬,中國小夥伴舉動讓他目瞪口呆(簡體字)
2017-01-15
http://tech.huanqiu.com/news/2017-01/9950138.html
節錄:有一種回國叫做「結賬時,大家掏出了手機,我掏出了現金。」隨着智能手機普及率的增加,用户的消費習慣也在隨着這一趨勢發生相應的變化。年輕的一代更喜歡用智能手機來完成購物、點餐、拼車等消費活動。中國正走在移動技術的前沿:微信和支付寶的出現,讓二維碼成了購物、打車、叫外賣時最受歡迎的支付方式。將中美移動支付進行對比,無論是在用戶規模還是用戶接受程度上,中國都已經後來居上,全面超越了美國。美國因為擁有強大的信用卡體系,刷卡消費已經成了人民日常生活的一種習慣,因而移動支付在美國變得步履艱難。而中國人總是無時無刻不在使用手機,因此在移動支付獲得了跨越式發展,成為領頭羊。

【盧斯達:叫雞要依賴支付寶真係好可憐 | SOSreader】
https://www.facebook.com/dadazim
節錄:叫雞用支付寶,是不是很進步?有人這樣言之鑿鑿。我不知道。但這對妓女和嫖客都可能不太好。中國沒有娼妓合法化,娼妓業製造的利潤,屬於地下經濟其中一部份。本來地下經濟的好處就是擺脫政府的監管和逃避徵稅。當所有人都用支付寶來叫雞,那麼這塊地下經濟就完結,再沒有避稅的空間。至於那些買春的「朋友」,用自己的支付寶來叫雞,不就是留下腳印嗎?給老婆知道還好,因為叫雞而被行政拘留,也是靠「電子足印」。叫雞的人真的會用支付寶嗎?人人都這麼勇敢嗎?用支付寶來叫雞,其實是在一個一個官僚面前扑野。好像清自順治以來,皇帝每晚想臨幸妃子,就「翻牌子」,選一個,還要由敬事房的太監背著妃子來,然後太監還可以高高在上的待在門外,還有權催促道「是時候了」,然後抬出祖宗皇帝的教誨,說皇帝應該保重龍體、不能耽於逸樂。用支付寶來叫雞,大概就是這麼不自由。叫雞不是想尋回一點自由嗎?叫雞叫到太監在門外、叫到黨員官員可以閱覽紀錄,嫖妓嫖到這麼局促,就像男人到三十歲還要依賴交通工具,好可憐,太悲哀。

高慧然:妓女讓你白爽
蘋果日報 2017 年 11 月 9 日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columnist/daily/article/20171109/20208253
節錄:著名愛國教授描述在中國的美好生活,其中一件事是中國的嫖客很摩登,可以用手機支付嫖妓的銷魂費用。香港與之相比,就落後得多了,嫖客開心過後,要把錢一張一張數給妓女。網民大肆批評愛國教授,還有人罵他猥瑣,彷彿做嫖客的人是教授本人。這很不公道。因為大家都誤解了教授想傳達的真正訊息。教授想說的是,當嫖妓可以用手機「照」一「照」埋單,省略了把霉霉爛爛、散發不潔氣味的人民幣拿出來一張一張點算的步驟,那麼,嫖客與妓女的關係就恍如 Uber 司機與乘客的關係,好像再也不涉及商業與買賣,有了浪漫色彩。在現代中國做一個現代嫖客,終究是比在香港做嫖客優勝的,不止勝在付款時的「現代化」,還勝在令商業活動充滿情感色彩。你嫖了妓,但你以為你做了愛。你甚至可以把妓女想像成與你相濡以沫,只收象徵式家用的結髮黃臉妻。這就是一個一個香港人投身中國的原因了,假作真時真亦假,假的,甚至比真的更像是真的,用馬雲的話來說,是假貨比真貨更好。妓女,讓你感覺比老婆更愛你,連皮肉錢都不要,讓你白爽。這樣的快樂,在香港當然找不到。

相關的文章:

露底
2014 年 10 月 17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4/10/blog-post_17.html
節錄:一場佔領運動,令很多人露底。 689 、高官、議員和商界以外,還有財經學者。有一位作風很「雷」的經濟學者,以佔中運動開始 (9.28) 之後兩日的股市跌幅,計算出每位港人的金錢損失是五萬元(港幣),認為此乃佔中陣營欠港人的債。這位教授的治學態度,跟勒索金錢的北姑差不多。堂堂系主任,居然是北姑思維,問你死未!難怪有位寫財經專欄的「火雞」大學舊生,第一時間跟「雷」教授劃清界線,以免身上的標籤貶值。

芝加哥學派
2013 年 6 月 8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3/06/blog-post.html
節錄:如果你是反對國民教育的香港人,很想跟大陸切割的「本土派」,是要求立即一人一票選特首的「激進」八十後,又或者是聽見「自由市場」就火滾的 V 煞仔,那麼雷鼎鳴對於國民教育、奶粉荒以及「佔領中環」行動的言論,足以替閣下疏通血管,甚至是「通波仔」(粵語:心臟搭橋手術)。在網上世界,雷鼎鳴的言論很惹火,欲知詳情,請上網。

學院派(二)
2013 年 5 月 29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3/05/blog-post_29.html
節錄:土產財經學者的常見問題,是視野狹窄,沉迷計算,以及一本通書看到老。為了符合理論框架的種種限制,不惜把客觀現實重新剪裁,然後得意洋洋地告訴你這套理論是如何偉大,只要當權者肯照他的說話做,就可以一夜之間解決所有的問題。我明明是國師的材料,怎麼還沒收到來自官府的電話?他們的文章,有相同的問題:不懂人情世故,但是自我感覺良好。對現實世界缺乏認識,但是好為人師。寫作技巧參差,部份人屬於中學生水平,經不起推敲。

給梁美芬的信
2014 年 7 月 4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4/07/blog-post_4.html
節錄:你讓法律學生明白,讀這一科,日後不一定會變成余若薇、梁家傑,也可以成為梁愛詩、梁美芬這種愛國愛黨的紅色人才。你讓香港的中產家長明白,不要隨便叫孩子投考法律學院,因為萬一成績不好或運氣欠佳,考不入 HKU 被派入 CityU ,孩子的老師不是戴耀廷而是梁美芬,他日畢業之後到中環的律師樓求職,一定會被另眼相看,以及得到非一般的待遇。身為大學教授,你能夠不顧學生的飯碗,為解決黨的困難而堅決鬥爭到底,非常好!

假如我是真的(一)
2010 年 10 月 8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0/10/blog-post_7584.html
節錄:如何判斷眼前這個來歷不明、背景神秘、說話吞吞吐吐、故弄玄虛的內地人到底是太子黨還是拆白黨,如何避免誤墮色情以及財務陷阱,以免被有組織犯罪集團敲詐勒索、綁架禁錮,是外國名牌大學以及私人銀行開設的富二代暑期班不會傳授的學問。當中有江湖智慧,也有國情教育,由查證對方的身份開始。

姓甚名誰(一)
2010 年 11 月 2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0/11/blog-post.html
節錄:從境外生意人的角度看,替內地人「起底」(進行背景審查),是希望查證對方是否具備他或她所聲稱擁有的權力、影響力、人脈關係和財政實力,這些東西,不容易量化,但是對於一個投資項目的成敗,可以起關鍵作用(能否拿到必須的審批和資金)。傳統東方父權社會中,這些東西沿父系血脈傳承,但是內地人的命名習慣,往往切斷了孩子跟父系家族的連繫,令調查工作倍添難度。

嫖客與馬伕
2015 年 6 月 17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5/06/blog-post_17.html
節錄:劣幣驅逐良幣的結果,是集合一大堆基本功不穩,但是急於成名,然後試圖透過其他途徑把名氣套現的所謂「才子」、「名嘴」或「財經演員」。始作佣者,是邵逸夫。他開創的商業模式和管理之道,是名(氣)公司給你,利(益)你自己去找。經邵氏和 TVB 發揚光大,模仿者眾,令香港的主流傳媒成為一個重量不重質的行業,靠不斷入行的年輕人賤賣青春注入新血,直至被時代淘汰為止。

甚麼人騎甚麼馬
2016 年 1 月 9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6/01/blog-post.html
節錄:男性金融從業員,通常是賭仔性格。金融市場是賭場,吸引賭仔入行,不難理解。近水樓臺,炒埋一份,成為病態賭徒,輸掉身家連累老婆,賠上婚姻與家庭,也很常見。男人五大惡習:「嫖賭飲蕩吹」。金融從業員,賭幾乎中硬。賭完錢,想輕鬆一下,集體飲酒嫖妓,容易沉迷酒色。五大惡習連中三元,是這個行業的陰暗面。

打得飛機多會盲
2016 年 4 月 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6/04/blog-post.html
節錄:打得飛機多會盲,是壞男人 6 號教我的。他幼承庭訓,然後向小妹轉述中國特色的性教育。老一輩的華人父母擔心兒子血氣方剛,濫發高射砲(提示: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把子孫根弄壞,無法傳宗接代,於是提倡手淫或梅毒會致盲的說法,用來唬嚇男孩,要求他們潔身自愛。

排污券
2013 年 6 月 28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3/06/blog-post_28.html
節錄:所謂「界外效應」(Externalities),是指個人(或企業法人)的行為直接影響到另一個人(又或者一大群人),但是無須承擔所帶來的後果(包括好處和壞處)。教科書經常引用的例子,是工廠在生產過程中製造的有毒物質污染了河道,直接影響下游居民的健康。做成「界外效應」的原因,可以是資訊不流通(受害人不知道應該追究誰)、產權不清晰(自然環境人所共有但並不屬於任何個人)、交易成本的差異以及市場失效 (Market Failure) 等等。

排擠效應
2008 年 9 月 2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com/2008/09/blog-post_21.html
節錄:沒有獲得丈夫支持的女人,將全部寄託放在孩子身上。婚姻越是不美滿,越要管教子女。(結果造成)惡性循環,(母親將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孩子身上,過份緊張的親子關係,反而製造出很多兒童心理的新問題。

衍生需求
2011 年 9 月 19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1/09/blog-post_19.html
節錄:(主流傳媒)長年累月替女人洗腦,讓她們為結婚生子而活。與此同時,繼續抹黑和打壓那些特立獨行,拒絕按照時間表和方程式做人的大膽女子。這是主流傳媒的生存之道,因為挑動女人的神經,製造恐慌,方可自保。容易焦慮的女人,成為一個夕陽工業的救星,背後是龐大的商業利益,不難理解。

四眼妹(一)
2012 年 9 月 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2/09/blog-post.html
節錄:另一條路是走「小眾路線」 (Niche Player / Focus Strategy) 或者採取所謂的「藍海策略」(Blue Ocean Strategy)(例如:黃耀明、梁文道),賣點是有個性,照顧被主流市場忽略的顧客群,嘗試開拓屬於自己的天空。成功了,你會擁有一群忠心的顧客,但是數量不多,不會產生規模經濟 (Economies of Scale) 效益(即是:產品的平均成本隨著產量的增加而下降)。結果是:你對公司或者家族的盈利貢獻有限,於是不得寵,容易被冷待、被邊緣化。

陶傑 vs 梁文道 (二)
2008 年 2 月 15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08/02/vs_14.html
節錄:唸過商學院的人都學過「產品生命週期」 (Product Life Cycle) 這個概念。由產品推出市場開始直至完全停產為止,中間經歷四個階段:介紹期 (Introduction)、成長期 (Growth)、成熟期 (Maturity) 和衰落期 (Decline)。上圖的橫軸是時間,直軸是銷量,需要詳細說明的話,請參考以下網頁:
http://www.quickmba.com/marketing/product/lifecycle/

入行障礙(一)
2012 年 12 月 7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2/12/blog-post_7.html
節錄:分析行業前景的五力模式 (Porter’s five forces) 中,有幾種常見的入行障礙 (Entry barriers / Barriers to entry)。其中一種,叫資本要求 (Capital requirements),意思是:進軍某個行業,需要龐大的起動資金,並非普通人或者中小企能夠負擔,於是入行者稀,容易形成壟斷。香港人的婚姻,物質門檻高,是個好例子。網上的電車男慨嘆,香港的戀愛婚姻市場貧富懸殊,有錢的老男人一拖幾,窮小子則只能打飛機(高射砲)。

OPM (Part 5)
2012 年 8 月 1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2/08/opm-part-5.html
節錄:特許經營 (Franchising) 其實是專利授權 (Licensing) 的一種,常用於服務行業。特許經營的授權者 (Franchisor) 與加盟商 (Franchisee) 之間,美其名,是「合作夥伴」的關係(請注意:魔鬼在細節中)。從特許經營的授權者(以下簡稱:總公司)的角度看,用這種方式拓展海外市場,有以下幾個好處。

神佛生意經
2009 年 9 月 25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09/09/blog-post_25.html
節錄:在香港,基督教的傳教手法接近特許經營 (Franchising) 或者傳銷/直銷 (Direct Marketing),都是把外國的商業模式 (Business Model) (尤其是美國福音派或者基要派的那一套)照搬到華人社會,工作指引 (Working Manual)、操作指南 (Operation Guideline) 和靈修材料也是照單全收,一字不漏譯成中文。

黎智英(三)
2012 年 12 月 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2/12/blog-post.html
節錄:肥佬黎的故事,可以用不同的角度分析,是小組討論的好材料。從八十年代初創辦佐丹奴(港股編號:709)開始,他發動過多場商戰,轉戰過不同的行業(包括:服裝零售、傳媒、電子商貿),視乎競爭對手的反應,成敗參半。黎智英知名度高,資料不缺,為大學的商學院提供了富有東方色彩的個案研究 (Case Studies)。他的商戰經歷,可以用來解釋不少工商管理學生必讀的基本概念。

瓣數多(三)
2014 年 9 月 18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4/09/blog-post_18.html
節錄:企業多元化發展 (Diversification) 的原因,離不開:增長放緩、成本上升、利潤微薄、競爭激烈、官府改例、行業衰落及科技發展改變商業模式等。多元化發展,有幾種做法。可以是進軍相關或不相關的產業(甚至是徹底放棄本業)。也可以是利用現成的產品,進軍高增長的新興市場(例如:迪士尼在香港和上海開設主題公園),又或者是在現有的市場推出全新產品(例如:McCafe)。

瓣數多(四)
2014 年 10 月 3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4/10/blog-post_31.html
節錄:香港幾間華資地產商,都是綜合企業 (Conglomerate)。發展過程,大同小異。七十年代賣樓起家,上市之後作橫向式多元化發展。最初是拓展與地產相關的行業,例如:物業管理、零售、酒店、交通、公用事業。踏入九十年代,則順應潮流進軍電訊、科網和傳媒行業。中間又可能利用香港的賣樓收入,收購海外的基建項目。結果幾十年下來,公司慢慢演變成為一個以地產為主的多元化投資組合。從地產商的角度看,多元化發展有以下的好處。

去留之間
2013 年 7 月 26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3/07/blog-post_26.html
節錄:香港很多上市公司都是綜合企業,可以用 BCG Matrix 來分析,當中包括幾大華資地產商:正考慮放售百佳超市 (Park N Shop) 的長和系、新鴻基系、新世界系、九龍倉系。以長和系為例,其業務涵蓋地產、酒店、零售、電訊、運輸、基建等多個範疇,而每一門生意的遊戲規則、成功要素 (Critical Success Factor) 、生命週期 (Product Life Cycle)、市場定位 (Market Positioning) 和顧客需求都不盡相同,對管理層來說難度極高。

官商角力
2016 年 9 月 9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6/09/blog-post.html
節錄:有些商品或服務,消費者有需求,但是供應不足或者質素欠佳,頭腦靈活的生意人,於是採用另類的手法去滿足需求。可以是公然違反法例,走法律罅又或者是靠燒錢搶佔市場佔有率(例如:Uber),希望造成聲勢又或者是既定事實,試圖衝擊官府的底線以及測試官員的容忍程度,看看能否開闢新的市場空間,最終迫使官府修改法例或遊戲規則,讓這些新推出的商品或服務由非法變成合法。

配對資助(二)
2016 年 2 月 29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6/02/blog-post_29.html
節錄:話口未完,又炒冷飯。繼學券制、醫療券、長者社區照顧服務券及長者院舍住宿服務券之後,特區政府推出科技券。靠派發現金券解決結構性問題,已經成為港式官僚的慣技。這一招,勝在不傷腦筋,不牽涉策略性思維,更不會驚動具備殺傷力的利益集團。透過派發現金券,官府把決策的權力及責任,通通推卸給消費者或業界的私營機構,亦即是所謂的「自由」市場。結果是好是壞,能否解決問題,已經不關官府或官僚的事。

10/11/2017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