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文章歡迎轉載,請註明出處,並且通知一聲,看得開心請捐款

2018年2月2日星期五

教育騙局(六)


現實世界,匪夷所思。如果香港的高等教育界是個供過於求的泡沫,近期多間大學的校長先後在鏡頭前用低級演技戳破了這個泡沫,令本地生紛紛逃離大學(尤其是兩間老牌大學),洋人教授不敢來港教書。校長親自趕客拆招牌,搞邊科(幹甚麼)?

事情必須從中共的思路或鬥爭手法去解讀。如果小三 TSA(現已易名 BCA)的背後,牽涉從中聯辦直接控制的中資書店所出版的補充練習(來源:壹週刊),中學生參加的北上交流團則由建制派的團體來承辦(來源:明報),大學的普通話課程背後,有類似的安排,亦不足為奇。用大學的錢(即是公帑)養活一群紅色背景的普通話教師,即是玩利益輸送及投誠示忠,對校長來說是一舉兩得。至於港產的大學生,他們成為被要脅的人質,又或是被奴役的少年犯(提示:無薪或低薪實習),如果不肯就範的話,就拿不到那張不知道有沒有用的畢業證書。

那兩位幾乎被停學的浸會大學學生(劉子頎、陳樂行)的真正罪名,並非講粗口、逢中必反或推動港獨,而是阻頭阻勢、斷人衣食及試圖阻止紅色部隊進駐,成為解放軍清場行動的障礙物。今次偉大祖國只是動用了「更新版」的文革式批鬥手法(即:香港的建制派媒體+大陸官方媒體+新興社交媒體輪流發炮+黑社會或間諜手段恐嚇當事人),沒有把二人幹掉,已經是手下留情。把本地大學(依賴公帑的資助機構)的金錢或資源或商譽榨取得一乾二淨之後,紅色勢力會飽食遠颺,把爛攤子丟給特區政府收拾。到時候,中產家長還會不會讓已經離港的孩子回來,自己想。所以,還是那句話:不要隨便讀博士。如果閣下剛剛讀完博士,我真係恭喜你呀!(提示:李嘉欣)

至於同情學生的本地人大學講師,稍後也會被「清理」,國產中文叫「清算」。教資會那個要求大學講師填報工作時間表 (Timesheet) 的建議,是抄襲自四大會計師 (Big 4)。四大的做法,是收集數據之後,計算個別員工花在可收費 (Chargeable) 及不可收費 (Non-chargeable) 的工作時數,賺錢能力較低 (Low utilization rate) 的員工,會以表現未符合要求為理由,被迫自動辭職(好讓僱主免除「裁員」的惡名),然後由較廉價的新血(本地或內地的大學生)所取代,作用是控制成本,讓僱主可以賺到盡。只要新血源源不絕,這個遊戲就可以繼續。對,員工不過是被消耗的原材料,所以 HR 的正確寫法應該是 Resources (Human) 才對。(申報利益:Auntie 是前 Big 4 員工)

同樣原理,高等教育界的玩法,應該是計算個別講師的 UGC Ratio vs. non-UGC Ratio,然後藉口某人不務正業,把經常參與社會運動以及同情學生的本地人講師(例如:陳士齊、戴耀廷、陳健民)辭退,讓路給海歸派大陸學者。結果都是一樣:本地大學變成一個使用公帑的紅色俱樂部或疑似的中資機構,本地人很難打入去,而就算讓你入到去,也不會有好日子過。然後那個赤化了的機構,很快會出現中資機構的常見問題:影子員工(即:無須上班但是薪水照支的鬼影)、過度投資(例如:以大學城為包裝的地產項目)、賬目混亂、侵吞公款、經營私幫、情色交易、考試作弊、抄襲論文,諸如此類。至於國際排名,自己想。

至於那些涉嫌出賣學生或玩弄權術的大學校長,有理由相信,他們已經替自己舖好後路,找到退休之後的幫閒工作(提示:張仁良+政協委員),日後會跟學術界保持一定的距離。既然得罪窮孩子沒有手尾跟,倒不如一次過賺盡愛國積分,留待北上面聖時使用。對,學生成為校長的棋子,而大學則跟傳統政黨或主流傳媒一樣,淪為踏腳石。大學淪落,泡沫爆破,只不過是中共連串清場行動的其中一個環節。眼前的香港,是逐個界別被赤化或被擊破,而過程中又不乏內鬼的配合。資產市場已經由大陸人掌握話語權(而股市的赤化程度又比樓市更高),屬於思想領域的行業(即:教育、傳媒)則驅逐本地人。勇於反抗的年輕人入獄(例如:黃之鋒),不敢反抗的逃亡(例如:移居台灣),又或者躲進佛系青蛙的低欲望世界。資產市場紅火,股市樓市屢創新高,但是年輕人感到絕望。冰火並存,非常詭異。這個局面,能夠維持多久,甚麼時候爆破,不知道。

(題外話:香港連續 24 年被美國傳統基金會評選為全球最自由的經濟體?這到底是誰的自由,又是那門子的自由?如果你問香港的年輕人是否感覺自由,我相信小朋友一定會爆粗!至於路透社的報導,指梵蒂岡已經跟中共就主教的任命權達成框架協議,又是否代表西方耶教向中國共產黨屈服,自己想。)

(後話:話口未完,港股插水式下瀉, Auntie 真係烏鴉口。)

插圖來源:互聯網

延伸閱讀/參考資料:

大學生退學 7 年增 86% 港大重災
經濟日報 2017-12-21
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1975256/
節錄:中大<大學線月刊>指校園出現退學潮;據教資會數據, 7 年間學士學生退學人數劇增 86%。根據教資會數據,在 2009/10 年間有 671 名學士(全日及兼讀制)退學,至 2016/17 年數字急升至 1,251 人,升幅逾 86%。港大更是重災區,有 232 名學士在 2016/17 年退學,較 7 年前增逾 112% ,其次是中大及理大。本報翻查同期副學士退學數據, 7 年間輟學者由 317 人升至 583 人,升幅近 84% 。

教資會要八大教員上報工時
工會指侮辱 呼籲罷填表
明報 2017 年 6 月 20 日
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70620/s00011/1497894724067
節錄: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教資會)將要求 8 所資助大學的教學人員填寫工作時數表,記錄其用於教資會資助項目及非教資會資助項目中的教學及研究活動時數,鉅細無遺要教員填寫每天的教學、研究及其他工作時數。有大學教員形容教資會做法把他們如同工廠女工看待。有大學工會成員批評,大學本身已知悉教員的教學和研究活動分配,不應要求大學教員像「打卡」般記錄工作時數,指這是一種侮辱,呼籲教員罷填。教資會回覆表示,八大須遵照教資會<程序便覽>訂明的原則,確保教資會資源不應用於補貼非教資會資助的活動。據悉, 8 所大學近月都已建立或計劃建立一套記錄系統,並要求部分被揀選的教職員使用,當中包括記錄進行教資會資助項目活動的時數,如教授受教資會資助的本科生等;以及記錄進行非教資會資助項目活動的時數,如教授碩士生等。

Yahoo 香港:李小加胡文新及霍啟剛在新一屆政協委員名單
(來源:香港電台 2018 年 1 月 25 日)
節錄:全國政協公布新一屆委員名單,新獲委任的包括世衛前總幹事陳馮富珍、食物及衞生局前局長高永文、保安局前局長黎棟國、警務處前處長曾偉雄等多名前高官,曾協助梁振英競逐特首的基本法推廣督導委員會委員劉炳章亦在名單上。財經界人士方面,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身兼合和董事總經理胡文新、身兼港協暨奧委會副會長的霍英東集團副總裁霍啟剛以及商人蔡志明的 32 歲兒子蔡加讚,亦新獲委任成為全國政協。教育界方面,浸會大學前校長陳新滋和理工大學校長唐偉章獲留任,教育大學校長張仁良亦獲委任。

【盧斯達:「天地君親師」的浸大普通話風波 | SOSreader】
https://www.facebook.com/dadazim/
節錄:學生為自己失言道歉,但師長卻不用為自己失德背信而道歉。從這件事的輿論,可以看見大眾對學生的道德化定型處理:他們覺得學生一定要溫柔恭儉讓,一定要有高於平均線的道德水平,只要一旦表現與此定型不符,就是失足,要給人用石頭打死;但成年人卻不會用同等的道德標準去要求自己,也沒有相關的懲罰機制。學生很好做?學生一點也不好過。學生擁有最少的權力和資源,卻承擔最多的道德檢視,擁有權力的人就永遠不受這種道德所束縛。只要處於「師」的那一邊,道德值自動破表。這是不是偉大的「天地君親師」?天地君親師,師長是個好人,你感恩;師長是個仆街,你也不能革命,只能忍到他過去,或者自己不再是學生。這就是中國人的倫理。你再開明,一進入了這個結構,自己最多都只能做仁慈的獨裁者,成為一個溫和的加害者,已經是最好的結果。(Auntie 的推介:盧斯達是浸會大學的校友,在他的 FB 你會讀到學生的觀點。)

墳場新聞總編輯(青永屍):
<曹仁超專訪:我無本事讀浸會>
2018-01-25
http://cemeterynews.org/2018/01/25/cho_chi_ming/
節錄:曹仁超表示:「你們總編輯貧窮,並不是因為沉迷女色或日色,而是勢的問題。現在恆指不斷升、不斷升,是因為恆指成份股轉換了,所以才升,你們總編輯聽到成份股變動時都不懂得買港交所(港股編號:388),這是十分笨的。」曹仁超當頭棒喝,編輯部十分感激,並表示可以幫曹先生報讀浸會大學的經濟系,以作報答,使曹先生可以在死後考取學位。但曹仁超婉拒,指:「這所大學畢業前要考普通話,我的普通話雖然在大江南北通行,人人都能聽懂,但我猜他們這種模糊的考綱編成的考試,我是考不上的,我又不能裝是新移民,無謂浪費學費和你們的苦心。」曹仁超寄語總編輯,早日止蝕,不宜過度投資。

相關的文章:

教育騙局(五)
2017 年 11 月 17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7/11/blog-post_17.html
節錄:大學教育泡沫化、供過於求、學歷貶值,是全球性的現象,日本、南韓以及西方國家都是這樣。大中華地區也有同樣的問題,然而海外華人社會的獨特之處,在於早就應該被市場力量清理的高等教育界,因為大陸學生(港式官腔叫內地生)不斷湧入,令泡沫延遲爆破,一旦泡沫爆破的話,殺傷力將會更大。相比起新加坡和台灣,香港的情況最為複雜,原因是香港和中國之間存在從屬關係(即是:一國高於兩制),而來港內地生的數量控制於中共之手。

教育騙局(四)
2017 年 9 月 10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hk/2017/09/blog-post.html
節錄:大學不應該成為政治角力的場所(提示:沈祖堯)?太遲了。香港成為中共派系鬥爭的戰場,大學是接近權力核心和屬於思想領域的行業,一定會被捲入漩渦。校董會越來越多建制派,海歸派大舉南下(而且是同一間國產大學的校友集體進駐某個學系或學院),學生中內地生的數目又不斷增加(最新數字是 2003 年的三倍),有今日是必然的結果。

教育騙局(三)
2017 年 5 月 20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7/05/blog-post_20.html
節錄:學術界的生態環境很可怕,難怪年輕的本地學者紛紛另謀出路。當中有人寫專欄,在電台開咪,在電視亮相,自資做棟篤笑,做導遊帶旅行團,也有人接商演拍廣告。表面上,好像跟 TVB 戲劇組的小生花旦司儀二打六又或者是新聞部的俊男美女前主播沒有太大的分別。當中也有人轉行從政,選議員殺入議會,然後被 689 DQ (Disqualified)(例如:劉小麗、鄭松泰、姚松炎)。

教育騙局(二)
2017 年 5 月 8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7/05/blog-post.html
節錄:如果私營的教育機構也不過是一盤生意,香港的國際學校是一個疑似投資騙局。國際學校要求學生家長購買指定金額的債券,而那些債券是沒有二手市場的。如果孩子要退學或被開除,家長會無法脫手(除非找到另一位家長接手而又取得學校的同意),被迫繼續持貨直至到期為止(據說個別的國際學校會向退學的學生家長提供 Refund, in full or in part)。家長變相為學校提供短期營運資金,某程度上,是家長打本給學校做生意,而顧客是自己的孩子。

教育騙局(一)
2015 年 8 月 2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5/08/blog-post_21.html
節錄:經典騙局之所以能夠歷久不衰,其中一個不可或缺的條件,是受害人基於面子問題或其他的原因,不願意公開談論,也沒有及時向其他人發出警告,於是騙局可以繼續運作。如果我們身處的社會充斥著各種大大小小的騙局,而學校又是社會的縮影,那麼公營教育制度其實也是騙局的一種(提示:國民教育),只不過受害人被愚弄的時候,心智尚未成熟,總要投身社會多年之後才醒覺受騙,而騙子已經跑得老遠甚至是早已仙遊,於是追討無門。

OPM (Part 4)
2012 年 8 月 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2/08/opm-part-4.html
節錄:香港的大學,本質上是國企,是政府架構的延伸。不但財政上依賴官府的撥款,連高層的人事任命,也是由官府所控制。因此,政治勢力要干預學術自由,易過借火。政治勢力以外,還有來自商界的影響力。生意人眼中,管治欠佳、作風官僚,難以衡量效益的法定機構(大學),是一堆缺乏監管的金錢、資源、公帑,即是 Other People’s Money,絕對不容錯過,一於收為己用。

配對資助(一)
2016 年 1 月 29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6/01/blog-post_29.html
節錄:資助機構的行政總裁 (CEO) 需要同時滿足和平衡上述三類持份者的要求,絕不容易。與此同時,他還要設立和管理專責籌款的部門或團隊,真是想起都頭痛。如果他是行內人出身,更需要向員工和外界保證,業界的信念和價值,絕不會因為接受商業贊助和使用政府公帑,而被商業利益或政治勢力所凌駕,看看現任港大校長馬斐森 (Peter Mathieson) 的處境,你自然明白。

交數(五)
2016 年 3 月 25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25.html
節錄:多得教育局堅持 TSA、要求學生簽署不自殺契約、推廣簡體字、用普通話教中文、推動國民教育等連串措施,讓香港學生明白,自己只不過是官府或學校眼中的交數工具,而老師是缺乏自主權的打工仔女。老師和校長不但不會保護學生,而且早就在心理上跟孩子切割,淪為「教畜」(教育界的畜生)。公營教育制度的真正目的,是為商界提供廉價勞工,以及替官府執行政治任務。這套扭曲的官僚制度,是為權貴的利益服務,並非為學生服務。

紅色無間道
2017 年 9 月 20 日
https://xiaoshousha.blogspot.hk/2017/09/blog-post_20.html
節錄:中共滲透香港的大學和傳媒行業,其實從未停過。疑似的紅色無間道,我見識過不止一位,但是從來沒有人試圖把我吸收入黨。政治和宗教團體吸納會員,會按照利用價值分等級,然後提供不同的待遇。它們最想要的,是具備權力或財富或名氣的人,因為他們能夠為組織的生存發展作出貢獻。這個世界,就是那麼現實,中國共產黨也不例外。

清檯
2017 年 8 月 17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7/08/blog-post_17.html
節錄:借用桌(撞)球做比喻,香港的反對派就好像桌面上不同顏色的球,逐一被球棍撞落袋。幕後玩家(中共)想將桌面盡量清空,以便重新開局。從「勇武抗爭」到「和理非非」,反對派的不同派別被迎頭痛擊,甚至是被打殘,失去反擊能力。他們所騰空的政治空間,如無意外,將由建制派進駐。在經濟層面,中資會繼續進駐,但是收購的手法會變得較為低調,槓桿的比例也會稍為降低,以免構成金融風險,影響大陸銀行體系的安全。

數豆驚魂
2008 年 11 月 23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08/11/blog-post_1594.html
節錄:一旦中港兩地的會計師團體實施資格互認,初級會計師的供應量大增,本地的畢業生將會首當其衝。「做會計師好」不過是外行人的誤解,絕對不是 True and Fair View。這個行業最弔詭的地方是,數豆者 (Bean Counter) 每日與公司帳目為伍,卻由於職業訓練以致目光如豆,迷失於由會計法則所建造的迷宮當中,眼中只見一塊樹葉的其中一段葉脈,卻無視整片森林的榮枯。數豆者無法掌握經濟週期,尤其是對轉角位欠缺敏感度,結果是初入行者遭殃。

聖鬥士?
2017 年 8 月 5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7/08/blog-post.html
節錄:陳日君似跨國企業的高級打工仔,華人來說,事業發展早已見頂。總部高層換人,改變對中國市場的策略,轉走溫和或修好的路線,陳日君所主張的強硬路線於是被冷待。而他服務了一輩子的宗教組織(羅馬天主教廷),則似一個經常選錯代言人的商業機構,又或者是選錯海外加盟商的特許經營計畫總公司,有可能已經被中共所滲透。陳日君已屆垂暮之年,但是個性很強,試圖力挽狂瀾。

02/02/2018

1 則留言:

Law 說...

好文借share。一直有追看你的blog, 概括感覺就是一針見血,對時局和中港利害關係看得十分透徹。只可惜紅色浪潮鋪天蓋地而至,香港地尤其是年青人,除了和你一樣在網上寫文宣泄無力感,也就是苟延殘喘,只能眼白白看着自己被淹至沒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