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文章歡迎轉載,請註明出處,並且通知一聲,看得開心請捐款

2007年11月29日星期四

趕屍


老漢帶著垂危老妻,坐了三十小時火車,從西安回到香港,救護員上門發覺老妻早就死翹。濫情的傳媒忙不迭發掘背後的愛情故事,歌誦老漢情深義重,又把事情的經過跟講述民工帶同鄉屍體回家的國產電影<落葉歸根>對照,說明真實人生比戲劇更加傳奇。

正是因為有「落葉歸根」的觀念,中國人才有趕屍的傳說,而箇中表表者,當然是湘西的殭屍道長。我無聊的時候,曾經研究過這個題目。關於趕屍的真相,綜合大陸和台灣網友的分析,有以下的幾種說法:

理論一

殭屍道長領著死者上路,後者身穿寬大的黑色布袍,頭戴高筒尖帽,臉上貼著幾道黃色符咒。殭屍道長在晚上趕路,不提燈籠,手執搖鈴或者小鑼,警告夜行人迴避,同時通知附近的人家趕快把狗關起來。到天亮時份就投死人專用的客店,屍體會停靠在大門後面靠牆而立,到晚上離開,重新上路。

據說一九四九年有兩位解放軍在四川見到趕屍,秘密跟蹤了一天,到天亮時在客店內現身,拔槍指令殭屍道長揭開死人的黑色布袍,發現會走路的屍體其實是徒弟,他把屍體掛在自己身體的前面,外披黑袍,眼睛看不見,聽從鈴聲指揮。如此每日在山路上行走八到十個小時,體力消耗非常大,所以師徒兩人每日會輪換岡位,而且他們都有武術底子才能應付。為免屍體腐爛發臭,出發前會用水銀處理,而且一般在秋冬兩季出動。大費周章裝神弄鬼是為了「掠水」,換言之,利用迷信心理行騙。

理論二

基本組合和裝扮如上,分別是引路的殭屍道長背著一個大籮筐,裡面放滿了紙錢和香燭,邊行邊撒。到達目的地之前的三兩天,會事先通知家屬,預備好壽衣、壽鞋、壽帽、棺木和壽被等,死者會在半夜回家,由趕屍二人組即時入殮,過程中家屬要迴避,以防親人驚動死者會「屍變」。等一切準備好,親人才能上前相見,深宵時份在昏黃的燈光下,看見死者穿戴整齊,面目如生,自然是傷心痛哭,男女老幼亂作一團。此時道長開口勸各人節哀,以免死者無法安心投胎,又說路途遙遠,非常艱辛,幸好死者是積善之人,方能平安歸來,提醒家人應該盡快辦喪事,讓死者入土為安,方能庇佑子孫。家人聽見這番話,自然會照辦,而且重重打賞,收錢之後,師徒二人天未亮就離開。

同樣是行騙,理論二的關鍵在於殭屍道長背著的大籮筐,紙錢和香燭下面原來是死者的頭顱和四肢,以及備用的填充物,至於軀幹,早就不知所踪,也許被狗吃了。至於會行走的死屍,當然是徒弟假扮的。

理論三

基本組合和裝扮跟理論一相同,今次屍體是真的而且完整的。趕屍二人組一前一後站立,屍體在中間垂直站立,雙手伸直,綁緊在兩條橫放的竹枝上。換言之,手和竹枝跟身體成九十度角,有如大澳曬鹹魚一樣。屍體外面套著寬大的黑袍,趕屍二人組一前一後合力抬起兩條橫放的竹枝,由於竹枝有彈性,受壓之下,屍體會一上一下地「跳動」。趕屍二人組在黑夜上路,旁人遠觀看不見隱藏的竹枝(被衣袖遮蓋了),便以為死屍會彈跳。

這套理論非常科學,可以做實驗測試,應該是來自唸理科的台灣網友。問題是,人死後關節會硬化,是否還舉得起來?就算舉得起來,雙手長時間承擔身體的重量,會不會脫落?抑或雙手脫落之後,乾脆把頭顱和四肢切下來,變成理論二的做法,換言之,理論三其實是理論二的前身?

理論四

這套理論認為趕屍其實是當地黑幫用來掩飾走私販毒的把戲,裝神弄鬼是為了令旁人不敢接近。在這種情況下,屍體可用可不用。可不用,因為由嘍囉假扮就可以了。可用,因為必要時拿出來亮相,而且可以把屍體的當容器使用 ―― 先把內臟取出,再把毒品或者黃金放進腹部,然後縫合,外面再穿上衣服,保證無人敢查。這套理論不無道理,抗戰時期,就有人用死嬰走私,由外表老實的女人背著,混入人群當中,坐車坐船或者走路,把貨物運送到目的地。中國從來死得人多,在兵荒馬亂的年代,要找死屍易過借火,也只有變態的中國人,才想得出把死人循環再用的方法。

沈從文的說法

關於趕屍傳說,最世故通達同時也最反高潮的說法,來自沈從文 (1902-1988)。他是湘西原居民,有苗族和土家族的血統,又做過實地調查,最有發言權,在<沅陵的人>一文中,他是這樣說的:

...關於趕屍傳說呢?說來實在動人。凡受了點教育,血骨裡還浸透原人迷信的新紳士,想滿足自己的荒唐幻想,到這個地方來時,總有機會溫習一下這種傳說。紳士,學生,旅館中人,儼然因為生活在當地,便負了一種不可避免的義務,又如為一種天賦的幽默同情心所激發,總要把它的神奇處重述一番。

...其實他依然和客人一樣,並不明白,也不相信,客人不提起,他是從不注意這個問題的。

...本地人雖樂於答覆這一類傻不可言的問題,卻不能說明這事情的真實性。就中有個「有道之士」姓闕,當地人通稱之為「闕五老」,年紀將近六十歲,談天時精神尤如小孩子。據說十五歲時就遠走雲貴,跟名師學習過這門法術。作法時口訣並不稀奇,不過是念文天祥的<正氣歌>罷了。死人能走動便受這種歌詞的影響。辰州符主要的工具是一碗水,這個有道之士家中神主前便陳列了那麼一碗水,據說已經有了三十五年,碗里水減少時就加添一點。一切病痛由這一碗水解決,一個死屍的行動,也得用水迎面的噀。

... 客人要老老實實發問:「五老,那你看過這種事了?」他必裝作很認真神氣地說:「當然的。我還親自趕過!那是我一個親戚,在雲南作官,死在任上,趕回湖南,每天為死者換新草鞋一雙,到得湖南時,死人腳指頭全走脫了。只是功夫不練就不靈,早丟下了。」至於為甚麼把它丟下,可不說明。

...你自己想想看,為了一種流行多年的荒唐傳說,充滿了好奇心來拜訪一個熟透人生的人,問他死了的人用甚麼方法趕上路,你用意說不定還想拜老師,學來好去外國賺錢出名,至少弄個哲學博士回國,在他飽經世故的眼中,你和瘋子的行徑有多少不同!

西方人有句話:「熟悉滋生輕蔑」(Familiarity breeds contempt)。再精采的傳說,在當地人眼中,都只會變成笑話。沈從文出身漢苗雜居的邊城,遠離道學家的勢力範圍,趕屍傳說於是變成嘲笑儒家道統和書呆子的笑話。他是鄉下人,說話厚道,以上這番話倘若翻成廣東話,由趕喉趕命的香港人道來,只需要五個字:「呃你咋,傻豬!」

不管是大陸或者台灣的網友,還是沈從文,都把趕屍傳說當成是騙術奇譚。或認真地研究背後的玄機,或老練地一笑置之。只有香港人,不考究真偽,不講究政治正確與否,專心發掘其中的商業潛力,把趕屍傳說變成電影題材,為性格演員林正英塑造經典角色。也只有表面冷漠但其實極度渴望真愛的香港人,才會把糊塗老漢的一次物流任務,當作真愛的見證。假作真時真亦假,死人會不會行走不重要,活人如何看待和利用死人,才是關鍵。

29/11/2007

1 則留言:

洪雄熊 說...

謝謝王小姐的有趣考證。

中國人嘛確實是創意獨步天下,古今中外一說到這等偷雞摸狗當小老千的事情時,總有令人大開眼界的新點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