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文章歡迎轉載,請註明出處,並且通知一聲,看得開心請捐款

2013年2月1日星期五

交數(二)


香港,越來越似澳門賭場貴賓廳。如果香港是一盤生意,從經營者的角度看,不錯,「自由行」可以幫你「交數」(達成銷售指標),交租出糧,燈油火蠟,向股東交代。表面上,高增長概念,股價上升,前景向好(但是近期「自由行」的消費力開始放緩)。代價卻是:喧嘩吵鬧,烏煙瘴氣,黑錢氾濫,北姑橫行。「自由行」多的商場,女廁的情況慘不忍睹,清潔阿嬸做到無停手,一個二個黑口黑面。

真正的外國貴客,不想跟國產暴發戶泡在一起,會捨你而去,另覓清靜的地方購物。日子久了,你會忘記如何向有教養的客戶提供低調而貼心的服務。為了跟國產暴發戶接軌,公司上下要跟「自由行」講同一種語言,慢慢跟客戶同化,下了班,心浮氣燥,霸道橫蠻,惡形惡相。結果是:錢賺到了,卻賠上了靈魂。

另一個問題,是忽略照顧本地人的需要。香港的零售業和地產市場,是好例子。大型連鎖店扣起存貨,把奶粉抬價賣給「自由行」。港爸港媽買不到奶粉,非常憤怒。網民則喊出「光復香港,還我奶粉」的口號,並且自發跑到火車站攔截疑似走私客。地產市場的情況也差不多,明明香港人需要實而不華的小型上車盤,地產商興建的卻是呎價數萬(港幣)的假豪宅,目的是協助國產貪官清洗黑金。

公營的教育和醫療系統也出現類似的情況:政府資助的學士學位課程,內地生的比例已經頗為接近官府設定的兩成上限。內地生多,宿位不足,於是推高鄰近樓盤的租金。個別大學或者學系的研究院,內地生的比例高達五成至九成,本地生想向學術界發展,或者從事本土化的研究工作,變得很困難。(從當權者的角度看卻是好事,因為有助減少土生土長的社會運動理論家,以及乘機剷除民主派的政策研究基地。)醫院方面,大陸人攻陷婦產科和兒科病房,早已經不是新聞了。

香港變成為內地人服務的地方。官府袖手旁觀,任由內地人掠奪資源,令交稅多但是福利少的中產階級非常不滿。民怨沸騰,梁振英終於出來撲火:短缺的「環節」(國產中文:商品或服務),優先照顧香港人的需要。能否做到,有待觀察。是香港人都知道,狼鷹為人,X 到無朋友,作為 CEO,執行力不足。

從經營者的角度看,不錯,「自由行」出手闊綽,一擲千金面不改容,一個國產暴發戶,賬面上,抵得上許多個荷包乾涸的香港人。但是資深中國通都知道,由於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以及體制上的缺陷,偉大祖國的經濟週期向來是「一放就亂,一亂就收,一收就死,一死就放。」甚麼「微調」 (Fine-tuning),得個講字。不知道甚麼時候,外圍經濟出事,「群眾事件」點燃了火頭,中南海派系鬥爭失控,又或者只是週期性的反貪腐「洗太平地」,南下的黑錢白錢可以突然乾塘,到時候,公司的盈利就會插水式下跌,對於股價和信貸評級的影響,不難想像。

這種情況,商學院語言,叫「集中風險」(Concentration risk)。澳門約有一半的入境旅客來自大陸,當中不少是直奔賭場貴賓廳的國產貪官。梳打埠的賭業,因此有先天的缺陷,註定大起大落。香港的產業種類本來比澳門多,但是過去十年服務行業習慣依賴「自由行」,令「集中風險」上升。長此下去,香港經濟將會「澳門化」,企業高層則「崩牙駒化」、「劉夢熊化」,即是:好戲連場,買定花生。

靠「自由行」支撐業績,是重量而不重質的增長方式,風險高,可持續性低。政治上和社會上,也要付出沉重的代價,就是超出負荷,民怨升溫。香港服務業之所以走上這條不歸路,是因為生存空間收窄,不做「自由行」生意,無法負擔昂貴的租金,於是飢不擇食,飲鳩止渴。經營者忘記了,「自由行」同胞是國產的興奮劑,來源複雜,雜質多,副作用也多。情況就像年輕人吸食黑社會提供的免費毒品,結果帶來永久性的傷害,後悔終生。追求短期利益,容易因小失大。

插畫來源:www.fotosearch.com

相關的文章:

雙軌制(二)
2011 年 10 月 28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1/10/blog-post_28.html
節錄:在中國的經濟、金融、外貿和商業領域,雙軌制可謂無處不在。雙軌制令到某個行業或者市場被人為地分割成條條塊塊,就算是最簡單的買賣也變得很複雜,官方的管理和監督變得很困難,買賣過程中出現很多不公平和不公義的現象,也鼓勵了特權階級利用兩套制度之間的差異進行套戥、投機、走私和炒賣,而特權階級(這套複雜制度的唯一得益者)為了捍衛「灰色收入」,一定會反對併軌,令改革過程困難重重。長遠來說,就算最終併軌,在併軌之前,也有不少的利益矛盾和派系鬥爭需要擺平。

離岸中心 (六)
2010 年 8 月 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0/08/blog-post.html
節錄:理論上,凡是可供巨額資金停泊的投資產品,包括股票、房地產、私人信託、珠寶首飾以及古董文物,都可以成為不法之徒清洗黑錢的工具,人壽保單亦不例外。洗錢者選中一家保險公司,先將贓款交給保險經紀,購買大量的保險單,然後解除保險,保險公司的退款支票到達指定的帳號後,黑錢就被洗淨。而各種人民幣理財工具的推出,將有助於鞏固香港作為國產暴發戶(中資銀行叫「高端客戶」)洗黑錢中心的地位。這個遊戲,美其名,叫「財富管理」(Wealth Management)。

離岸中心(五)
2009 年 1 月 25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09/01/blog-post_25.html
節錄:以下轉貼的一篇文章,對於內地貪官如何在香港洗黑錢,有具體的描述,括號內的字(按:)和後記為筆者所加。作者李谷城,原名李國成,福建廈門人。福建師範大學畢業、香港日本總領事館日文學校研究班畢業、香港珠海書院文史研究所中國歷史碩士,曾任明報中國版編輯。(後記:其他內地貪官常用的洗黑錢途徑包括: (1) 文物買賣 (2) 慈善捐款/顧問費 (3) 入股飲食或者娛樂事業 (4) 透過上市公司洗黑錢。)

參考資料/延伸閱讀:

Investopedia: Definition of “Fine-tuning”
http://www.investopedia.com/terms/f/fine-tuning.asp

BusinessDictionary.com: Concentration risk
http://www.businessdictionary.com/definition/concentration-risk.html

題目:不是水貨而是走私奶粉
作者:林忌(http://plastichk.blogspot.hk)
來源:蘋果日報 2013 年 1 月 30 日
節錄:困擾香港的奶粉荒,被親政府者美其名為「水貨奶粉」,令大眾被誤導以為這是香港許多水貨之一種,大家應該包容水貨。實情卻絕非如此。水貨之本義,指來源不是經過本港的總代理即屬水貨;而且,大陸人想買奶粉,為甚麼不直接從外國的貨源訂購,而要用香港的批發與零售貨,甚至讓帶貨過關的走私客食價呢?答案就是要逃避中國海關的關稅,以及轉售貨品的增值稅,貨品買賣差價的百分之十七。簡而言之,走私奶粉本質和以往的走私電器、電子零件,或走私煙酒本質一樣,即屬龐大走私集團所操控的犯罪活動,其受害者除了香港以至世界各地買不到奶粉的媽媽,更影響中國政府的稅收,相關的龐大利益,全進了犯罪集團的私人口袋。今日隨便可見走私客明目張膽,帶幾十箱奶粉過關如入無人之境,大陸關員視而不見,由此可見這是嚴重的貪污腐敗行為。

新華網:中國豪客海外狂購,國內掙錢國外花,怪誰?
(原載:人民日報海外版 2013 年 1 月 28 日)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overseas/2013-01/28/c_124286556.htm

中華網:法國某品牌酒店拒絕接待中國遊客,稱需要安靜環境。
(原載:大江網 2012-10-05)
http://big5.china.com/gate/big5/news.china.com/international/1000/20121005/17461455.html

新浪網(2013 年 1 月 21 日):
大陸遊客多 台灣阿里山限團客數進行分流
http://dailynews.sina.com/bg/tw/twpolitics/chinanews/20130121/19454179897.html

新浪網(2013 年 1 月 16 日):
台灣擬限制長假大陸赴台遊客總量
http://dailynews.sina.com/bg/chn/chnpolitics/sinacn/20130116/20094164412.html

洗黑錢 131 億 青年囚 10 年半
港歷來涉款最高 判刑最重 官促上調刑罰
蘋果日報 2013 年 1 月 24 日
節錄:22 歲內地青年買入一間香港註冊公司後,來港開立公司和個人的銀行戶口,八個月內利用戶口洗黑錢逾 131 億港元,經審訊後被定罪,昨天於高等法院被重判入獄 10 年半,成為本港歷來洗黑錢案件中涉款最高、判刑最重的被告。報稱內地電腦店東主的被告羅俊城,控方指他於 2009 年 7 月購入一間空殼公司後,來港開設公司和個人銀行戶口。案發期間,戶口錄得存款次數 4,800 多次,轉賬 3,500 次,平均每天洗黑錢 5,300 萬元。法官判刑時指,被告在案中參與購買公司和到本港開戶,也曾在公司戶口提款 260 萬元存入個人戶口以作股份買賣,其角色屬低層次,但無他卻不能成事。涉案戶口曾有一名澳門人存入一筆來自澳門賭場的 100 萬元款項,反映案件涉及國際層面。

題目:博士畢業生的出路
日期:2011 年 11 月 25 日
作者:林本利(曾任教於理工大學)
http://lampunlee.blogspot.hk/2011/11/am730_25.html
節錄:過去十多年,本地大學生產的博士畢業生數量不斷增加,但能留在大學繼續從事研究和教學工作的卻少之又少,大部分只能從事與學術研究無關工作。當本地學生知道畢業後入職大學困難,修讀博士課程不過是充當教授的廉價勞工,自然缺乏誘因報讀課程。大學只願意聘請已擁有一定論文數目的博士畢業生,故此令香港土生土長的博士畢業生,難以在本地大學入職。大學高層於是游說政府,放寬招收內地生,以致近年絕大部分修讀研究課程的學生都是來自內地。這些學生來港修讀研究課程,每年生活津貼遠遠高於內地大學畢業生薪酬,在香港修讀幾年博士課程,節衣縮食,已經可以儲到數十萬元,足夠回到內地發展其他事業。

維基百科:香港自治運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A6%99%E6%B8%AF%E8%87%AA%E6%B2%BB%E9%81%8B%E5%8B%95

香港城邦自治運動
http://hkam2011.blogspot.hk/

香港自治運動@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pages/%E9%A6%99%E6%B8%AF%E8%87%AA%E6%B2%BB%E9%81%8B%E5%8B%95-%E9%BE%8D%E7%8D%85%E9%A6%99%E6%B8%AF%E6%97%97/118166011600204

陳雲遺民論 族群戰開打
蘋果日報 2013 年 1 月 29 日
節錄:陳雲前作<香港城邦論>(2011)以香港為本位,提倡中港分隔,此書一出,戰幔打開,中共喉舌迅速把陳雲打成「港獨教父」。<城邦論>前後,陳雲開始在臉書上攻擊水貨客搶奶粉、譴責自由行在香港打尖、隨地大小二便,部份語言帶情緒性,火力十足,多派人罵戰至今。陳雲新書<香港遺民論>分三部份,一是回應及補充<香港城邦論>,二是遺民論,三是駁斥左翼。

01/02/2013

For oriole: Noted with thks. Revised.

後記 (02/03/2013):
在推特看到內地網友對香港奶粉荒的回應:
如果香港政府將「攜帶兩罐奶粉以上離境者監禁 2 年」改為「攜帶二奶離境者監禁 2 年」的話,我國將前進 10 年。

3 則留言:

oriole 說...

//容易因少失大//
因小失大

匿名 說...

中國是一個有十三億人口的龐大市場,即使單計沿海富裕地區,也有三、四億人口。作為服務中心的我們,怎可能不好好服務一個鄰近而又龐大的市場。閣下所說的外國貴客,不論人數和財力似乎都在萎縮。君不見,那些將廣東道和銅鑼灣租金扯上天價的,都是那些在外國(即歐美)原本是服務他們本土的國際品牌,他們也在努力服務中國市場,閣下竟然要香港放棄服務中國的消費者?甚至誇張到說服務他們是錢賺到了,卻賠上了靈魂。零售店舖售賣合法商品給遊客,售貨員付出勞力和時間提供服務,賺取佣金與工錢,怎麼會是出賣靈魂呢?閣下憑甚麼可以一口咬定,數以百萬的自由行旅客和大量大學的大陸學生都是道德有虧的壞人?閣下曾受高深教育,竟然對大陸人有這樣深的偏見!香港號稱法治之區,那些網民憑甚麼權力去火車站攔截多帶貨物的旅客,人家還未過海關,他們有何証據說人家是走私客,這些根本是暴民行為,可以見香港人的質素是如何低落。我想,香港人不用恐慌,只要北京政府撤銷所有貿易壁壘,大陸人在國內也可以買到與香港一樣價錢(甚至更便宜)的進口貨,他們就不會來我們這個充斥著把他們當仇家的暴民的城市。

LungZeno 說...

印度也是十三億人口。

但人口大不見得就有優勢。當年印加帝國面對 168 人「烏合之眾」,印加帝國皇帝、各個領主、八萬大軍、數百萬臣民被近乎殺清光,「烏合之眾」卻既不亡也不傷。

說回經濟,歐美日人底子好,雄厚資產依然健在,而中國只是經濟增長強勁,為何強勁呢?因為本來就嚴重落後。

他們壞不壞,是標準問題,他們不是犯十惡不赦的罪行,但以包括香港在內的各先進地區的標準,無疑他們普遍是問題少年、問題兒童、問題成人、問題人口。中國的問題本來就是人太多,他們有 1% 的嚴重問題人口全來香港,香港必死無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