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文章歡迎轉載,請註明出處,並且通知一聲,看得開心請捐款

2016年4月29日星期五

被耍了


對付錢多的傻瓜,離不開以下幾招:

第一招,集中處理。錢照賺,但是想辦法減少所帶來的副作用。泰國某寺廟很受大陸遊客歡迎,但是他們的衛生習慣很可怕,令廁所的情況慘不忍睹,影響到其他遊客。寺廟於是特別修建一所專供中國遊客使用的廁所,讓大陸人承受同胞的排泄物。因果自負,阿彌陀佛。這一招,西方人也懂。一眾外國名牌在尖沙嘴廣東道開分店,讓自由行同胞買個飽,本地人見狀自動迴避。外國的著名商學院在香港開辦昂貴的 EMBA 課程,招收替家族理財的紅色富二代,讓中國顧客無須奔波千里,又可以令母校校園保持安寧恬靜,優良傳統免受中國學生的衝擊。

第二招,收完錢,再摑你一巴,甚至插你一刀,借助第三者或傳媒之手把閣下的醜態曝光。日本人的做法,是在旅遊熱點張貼使用簡體字的中文標語,提示大陸遊客切勿作出影響其他人的失德行為。香港人、台灣人或海外華人見了,為免被誤會或受牽連,會自動彈開。而當中必定有事無大小都拍照放上社交媒體的年輕人,上網收料的華文傳媒跟進報導,大陸遊客的惡行於是在華文世界中廣泛傳播,然後五毛黨跳出來跟海外華人對罵,沒完沒了。這一招,是「華人與狗不得入內」的幽默變奏。日本人懂漢字,又明白中國人喜歡內鬥(提示:毛澤東感謝日本侵華)。你們繼續罵,錢我收下了,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日語:謝謝)。

這一招,洋人用得更兇狠。高幹子弟想開離岸公司清洗黑錢和轉移資產?好好好我替你開,等錢賺得差不多了,就出動職業特工隊,把機密文件偷出來,再交由傳媒整理和加工,包裝成普羅大眾都讀得懂的新聞故事(權貴做壞事)。然後英語傳媒華文傳媒輪流披甲上陣,前者製造聲勢,後者把新聞故事本土化,讓黑材料發揮最大的殺傷力。主流傳媒甚麼時候跟官府唱對台,甚麼時候扯貓尾(暗中合作),西方國家經驗豐富。這一套,偉大祖國不懂,原因是大陸的傳媒只有一副面孔和一個角色。至於發動輿論的時候,怎樣運用新興的社交媒體玩偷襲,偉大祖國也不懂,在一個 Facebook 和 YouTube 被禁的國家,連練習的機會也沒有。而所謂的五毛大軍,只能聽命於政府官僚。正所謂:高手在民間,飯桶在機關。人家玩的那一套,你沒有概念也沒有經驗,論層次相差太遠,被耍了,是活該。

最近連香港人也學會了這一套。香港電影金像獎把最佳電影頒給政治寓言<十年>,大陸官媒呱呱叫,怒罵甚麼「政治凌駕藝術」(提示:毛澤東延安文藝座談會講話)。電影本來就是光影的藝術,穿梭於虛虛實實之間,適合用來作弄沒有幽默感的當權者。北上多年,錢賺夠了,氣也受夠了,在海邊長大的頑童於是跟你開玩笑,在閣下的背後投擲小石頭。他是摑你一巴,還是插你一刀,自己想。

插圖來源:
http://img.picturequotes.com/2/4/3366/true-friends-stab-you-in-the-front-quote-1.jpg

相關的文章:

諜影
2016 年 4 月 22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22.html
節錄:如果提供黑材料的匿名者的確是某國的情報人員, ICIJ 或主流傳媒的角色,是替一個權貴對付另一個權貴,亦即是國際政治或權力鬥爭中的棋子、打手、下線、公關、外判商,負責整個行動的最後一個環節(整理資料然後向公眾發放)。說穿了,是各取所需:傳媒透過匿名者(間諜)取得平時無法接觸的機密資料,情報機關則借助傳媒之手把機密資料整理、加工及提煉,然後包裝成普羅大眾都讀得懂的新聞故事(權貴做壞事),如此這般,那堆文件才能發揮最大的殺傷力。

交數(二)
2013 年 2 月 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3/02/blog-post.html
節錄:香港,越來越似澳門賭場貴賓廳。如果香港是一盤生意,從經營者的角度看,不錯,「自由行」可以幫你「交數」(達成銷售指標),交租出糧,燈油火蠟,向股東交代。表面上,高增長概念,股價上升,前景向好(但是近期「自由行」的消費力開始放緩)。代價卻是:喧嘩吵鬧,烏煙瘴氣,黑錢氾濫,北姑橫行。這種情況,商學院語言,叫「集中風險」(Concentration risk)。

去留之間
2013 年 7 月 26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3/07/blog-post_26.html
節錄:香港的營商環境變化多端,風高浪急,充滿挑戰,去留之間,充份考驗生意人的眼光與智慧。八九十年代,英資開始部署淡出。華資接力的結果,是地產霸權坐大,成為香港的深層次矛盾。未來是否會由往績欠佳以及肩負政治任務的中資接手,有待觀察。近年多宗的跨國收購合併活動均顯示,國家隊高價接貨的一刻,極有可能是派對終結,又或者是某個行業開始走下坡之時。(例如:中投公司 + Blackstone、Lenovo + IBM)

洋鸚鵡
2015 年 10 月 3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5/10/blog-post.html
節錄:外國一些名牌大學,也面對同樣的問題。大量中國學生湧入,學費源源不絕送上門,但是中國學生收得太多太濫的話,學校需要照顧他們的獨特口味和需要,代價是容易失去自我,甚至是自貶身價。解決之道?在中國境內開設分校(分店),讓中國顧客無須奔波千里,又可以把中國學生集中管理,令母校校園保持安寧恬靜,優良傳統免受中國學生的衝擊。換言之,錢照賺,但是想辦法減少所帶來的副作用。

神佛生意經
2009 年 9 月 25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09/09/blog-post_25.html
節錄:外來宗教跟跨國企業一樣,要決定是否本土化,又或者本土化到那一個程度。而另一個相關的問題是,如何處理跟當權者的關係。佛教走本土化的道路,徹底融入中國文化,跟當權者妥協,委曲求存,找到生存的空間,而代價是面目全非,佛寺一度淪落至成為放高利貸、進行二手買賣,甚至賣淫活動的場所。西方的耶教為了保持純潔,拒絕本土化,結果跟儒家思想格格不入,無法真正融入中國人社會,也開罪了當權者,令拓展業務的過程困難重重,死結至今未解。

29/04/2016

2016年4月22日星期五

諜影


巴拿馬文件 (Panama Papers) 讓你明白新聞行業與間諜活動之間的關係。

能夠從專營離岸法律事務的 Mossack Fonseca 內部偷出過千萬份機密文件,絕非等閒之輩,只能是職業特工隊。俄羅斯總統普京 (Vladimir Putin) 的看法,是美國佬搞鬼,中情局 (CIA) 出手。根據 Washington Post 的報導,負責分析文件的國際調查記者聯盟 (The International Consortium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s, ICIJ) 背後的美國公共誠信中心 (Center for Public Integrity),金主是國際大鱷索羅斯 (George Soros)。他較早前表示會「沽空亞洲貨幣」,令偉大祖國非常緊張,官媒輪流開炮。索羅斯戰績彪炳,利用在金融市場賺來的錢,資助共產黨的對頭人(例如:東歐的反對黨以及維權組織)。中國和俄羅斯的領導人首當其衝,被爆陰毒,理所當然。至於中共權貴在香港開離岸公司,用來清洗黑錢和轉移資產,早已不是新聞。特區政府的財金官員害怕被捲入中共的派系鬥爭,自動封嘴,也很正常。

如果提供黑材料的匿名者的確是某國的情報人員, ICIJ 或主流傳媒的角色,是替一個權貴對付另一個權貴,亦即是國際政治或權力鬥爭中的棋子、打手、下線、公關、外判商,負責整個行動的最後一個環節(整理資料然後向公眾發放)。說穿了,是各取所需:傳媒透過匿名者(間諜)取得平時無法接觸的機密資料,情報機關則借助傳媒之手把機密資料整理、加工及提煉,然後包裝成普羅大眾都讀得懂的新聞故事(權貴做壞事),如此這般,那堆文件才能發揮最大的殺傷力。

新聞學者也許會這樣說:監督政府是傳媒的天職,所以無須過問匿名者是誰,以及有何動機,只要查証過資料內容屬實,就無須顧忌太多,立即去馬!怕死或貪錢的人,請不要入行!一個喜歡講 5W1H 的行業,居然有些問題是不需要問或者不可以問,是否有古怪?對方是真傻還是假傻,還是搬龍門,抑或是把小朋友當出氣袋,自己想。新聞系似教會,會員把自己看得很重要和很偉大,自我感覺良好,頭重腳輕,容易失足,被擺佈,被出賣。在外行人(非會員)的眼中,新聞從業員(會員)既討厭又可笑,甚至是非常恐怖的怪獸。怎麼會變成這樣?究其原因,新聞行業是來自西方文化的舶來品,在引進的過程中嚴重水土不服,基因變異。屬於思想領域的行業(傳媒、教育、宗教),同一命運。在華人社會找到的,只不過是半桶水、二三流貨色,甚至是國產的冒牌貨(例如:三自教會)。

所以你會見到香港的傳媒人或業界團體表態支持洩密的斯諾登 (Edward Snowden) ,但是不會深入研究他在中情局 (CIA) 的組織架構圖中,到底是屬於那個階層或級數(只不過是外判商招聘的低級員工),更不會分析他爆料的動機。(情報人員居然講道德?)香港的傳媒人,如果是土生土長的一群,成長於殖民地時代,對間諜活動普遍缺乏認識,原因是英國佬有計畫地把本地人排除於情報系統以外,本地的公營教育制度也從來不會教導學生從情報工作或國家安全的角度看問題。至於回歸之後大舉南下的海歸派大陸學者或傳媒人(例如:端傳媒),他們對中共的情報工作應該有認識(因為中共利用官媒訓練情報人員),但是他們來自一個缺乏信任的國家,也沒有必要跟香港人講真話(提示:李波)。換言之,缺乏學習的渠道,只能靠自己看書或者收集資料,零零碎碎,不成系統。

偏偏東方之珠是亞洲的情報中心,而新聞行業是間諜的溫床。香港的傳媒行業,有黑社會、國民黨、共產黨、日本忍者、英美特工和多國僱傭兵出沒,非常熱鬧。舉例:黃毓民經常被指控有黑社會背景(提示:向前+國民黨),黎智英則被仇家(例如:方向報)形容為美國佬的代理人(提示:Mark Simon + CIA),亦令民主派成為收美國佬錢的香港政客。背後的來龍去脈,如果新聞系的老師沒有教,小朋友應該想一想為甚麼。想保護自己,必須了解各國的情報系統的源流和演變,亦即是研究個別國家的歷史和政治。研究中國的情報系統就更加麻煩,因為國民黨那邊牽涉黑社會(提示:洪門、青幫),共產黨這邊就國家機密。這個題目的範圍很大,又牽涉不止一個學科,那群忙於寫論文保住教席(以及政府撥款)的新聞學者,應該沒有時間和精力去做這些功夫,而且他們的知識面很窄,又缺乏融會貫通的能力。香港的大學是公營機構,管理文化跟政府部門差不多,即是不可以踩入另一個學系的勢力範圍。讀到這裡,小朋友應該明白,老師只不過是打工仔女,忙於應付官僚制度對於數量化指標的追求,並非把學生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下次收到黑材料的時候,想清楚。如果你怕麻煩,索性避開傳媒行業。對中共來說,傳媒和教育都是筆桿子,越少香港人入行越好,因為可以加速換血。

插圖來源:www.fotosearch.com

延伸閱讀/參考資料:

財經茄哩啡 @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caijingcarefree
順叔的評論(港式粵語):「國際調查記者聯盟」其實係乜水?Center for Public Integrity 下一個組織也,根據 Washington Post 所講,檔嘢背後大水喉係索羅斯,所謂「獨立自主」,就算在美國都冇乜人信,香港記者人云亦云之前,有冇查吓人哋開邊辨(瓣)?如果成日幫襯離岸避稅天堂的中國權貴係仆街,咁,一直在經營呢個馬檻的睇場,仲唔係仆街中的仆街?

Is the Center for Public Integrity’s work advocacy or journalism?
Jennifer Rubin
Washington Post (September 2, 2011)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blogs/right-turn/post/is-the-center-for-public-integritys-work-advocacy-or-journalism/2011/03/29/gIQAJEnrwJ_blog.html
Extract: The Center for Public Integrity, which describes itself as “one of the country’s oldest and largest nonpartisan, nonprofit investigative news organizations,” runs iWatchNews, which bills itself as “the Center’s online publication dedicated to investigative and accountability reporting.” It lists its donors online, but does not break-out the amounts given by foundations that include two George Soros-funded entities, the Open Society Foundations and the Sunlight Foundation (which gets substantial funding from the Open Societies Foundation).

The Center for Public Integrity
https://www.publicintegrity.org/icij/about
Founded in 1997, ICIJ was launched as a project of the Center for Public Integrity to extend the Center’s style of watchdog journalism, focusing on issues that do not stop at national frontiers: cross-border crime, corruption, and the accountability of power. Backed by the Center and its computer-assisted reporting specialists, public records experts, fact-checkers and lawyers, ICIJ reporters and editors provide real-time resources and state-of-the-art tools and techniques to journalists around the world.

Giant Leak of Offshore Financial Records Exposes Global Array of Crime and Corruption
By The International Consortium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s (ICIJ)
(Apr 3, 2016)
https://panamapapers.icij.org/20160403-panama-papers-global-overview.html
Millions of documents show heads of state, criminals and celebrities using secret hideaways in tax havens. In this story:
- Files reveal the offshore holdings of 140 politicians and public officials from around the world
- Current and former world leaders in the data include the prime minister of Iceland, the president of Ukraine, and the king of Saudi Arabia
- More than 214,000 offshore entities appear in the leak, connected to people in more than 200 countries and territories
- Major banks have driven the creation of hard-to-trace companies in offshore havens

What is offshore company and offshore banking?
http://www.answers.com/Q/What_is_offshore_Company_and_Offshore_banking
Extract: Offshore company is a perfect structure for a business activity that often requires no income taxes to be paid, but instead only a flat rate on the annual basis, that is very convenient. It offers in offshore consulting, international tax planning, obtaining government licenses, etc. On the othe hand, offshore banking is a bank located outside the country of residence of the depositor, typically in a low tax jurisdiction (or tax haven) that provides financial and legal advantages. These advantages typically include: greater privacy (see also bank secrecy, a principle born with the 1934 Swiss Banking Act) less restrictive legal regulation low or no taxation (i.e. tax havens) easy access to deposits (at least in terms of regulation) protection against local political or financial instability.

Mr. Know-It-All’s
What's the Big Deal About the Panama Papers and Hong Kong?
HK Magazine (Apr 22, 2016)
http://hk-magazine.com/article/inside-hk/mr-know-it-all/17926/whats-big-deal-about-panama-papers-and-hong-kong
Extract: Hong Kong has a long association with offshore banking, and what some might call Hong Kong’s “business-friendly” approach is what others might call “non-transparent,” depending on which side of the tax coin you’re on. It’s incredibly easy to register a company here - unlike the similarly positioned Singapore, you don’t even need a director who’s a resident in the territory - and there’s a critical mass of support services to help out with whatever you want to do, as well as a robust legal system that’ll cover you if you did everything by the book. And of course, that magic formula: in Hong Kong you’re not taxed on offshore earnings. So it’s no wonder the Panama Papers reveal that Hong Kong branch of Mossack Fonseca was its busiest, and the city’s home to the most intermediaries - lawyers, banks, accountants - of any of the company’s dealings. Between Hong Kong billionaires and China nobility looking to get in on that sweet, sweet offshore action, there’s little surprise that the firm flourished here. As the saying might go, you can’t take it with you… but you can make damned sure the government doesn’t get its hands on it, either.

FAQ - Identity of shareholder and director of offshore company really hidden ?
http://www.chandler.com.hk/English/corporate_service_faq.htm#Why using offshore company than using Hong Kong company
Answer - From a point of view, the identity is totally hidden because the registration detail is not subject to public search. However from practical point of view, it is not. For example, when banks are considering open a bank account for an offshore company, it is very common to ask for identity and banker's reference of shareholder (beneficiary) and director. This makes voluntary disclosure of identity necessary when you need a bank account for the company.

通識導賞:避稅不違法,又如何?
道德角度看離岸公司
明報 2016 年 4 月 17 日
http://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60417/s00005/1460829921495

巴拿馬文件 港政商 BVI 大曝光
明報 2016 年 4 月 20 日
http://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60420/s00001/1461087678456

解密背後:如何拆解 ICIJ 密件
明報 2016 年 4 月 20 日
http://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60420/s00001/1461087698470

健筆臨別讚「頭條做得好」 員工聞言落淚
明報 2016 年 4 月 21 日
http://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60421/s00002/1461180442502
節錄:被前上司譽為健筆的明報執行總編輯姜國元,平日常穿紅風衣上班,回到報館會換上背後印有「Freedom From Fear」的外套,昨日報館不見其紅衣身影,其桌上只剩下他在職最後一夜處理的明報,頭條是〈港政商 BVI 大曝光〉。有員工在員工大會引述姜國元昨凌晨臨別寄語,稱讚昨日頭條處理得好,提醒員工要緊守崗位,做好每日工作,部分員工聞言落淚。姜國元投身新聞界逾 30 年,曾在<大公報>、<明報>、<蘋果日報>及無綫工作, 1992 年至 2016 年間先後三度加入明報,在明報工作累計約 17 年。除了處理編務,姜國元在<明報.星期日生活>以筆名安裕撰寫專欄。

學者憂傳媒藉節流除異己
蘋果日報 2016 年 4 月 21 日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421/19580089
節錄:<明報>以節流為由即日解僱執行總編輯姜國元(筆名:安裕),有傳媒學者形容是新聞界噩耗,新聞專業也難保護記者工作,擔心其他傳媒會同樣以經濟理由向敢言的新聞工作者開刀。有外電昨亦報道今次事件,並將姜被炒與<明報>頭版報道「巴拿馬文件」拉上關係。紐約時報及法新社昨也有報道事件,法新社報道姜被裁剛好是<明報>以頭版報道「巴拿馬文件」,報道踢爆多位中港政客、商人如何把財富轉移到避稅天堂,報道又指港人正擔心北京透過向本地傳媒施壓,收緊對港控制。

盧斯達:舊傳媒已死亦死得好
Apr 4, 2016
http://dadazim.com/journal/2016/04/media-is-dead/
節錄:傳媒業朋友說,從新聞系學生到現職的傳媒記者、主播、編輯,極多是鼻孔朝天,瞧不起人,打從 Day One 就認為平民視野不及他們,「真相」要透過他們呈現。漸漸,傳媒變得高高在上,脫離群眾。沒人再相信的傳媒,還算甚麼傳媒?顯然,他們只是在燃燒慣性收視,燒完就會無。這十九年來,傳媒人固然是一邊做極權的統治工具、視自我審查為工作一部份,但同時又在意識上認為自己保持著新聞工作者的清譽。傳媒人能左右內容,手握權力,因而腐化最速,民眾因而早已將傳媒看作極權幫兇。傳媒人以為自己天生是第四權,顧昐自豪、大地在我腳下,但卻不看自己的 credibility 已經跌到負,每年籌款晚會還是照請政府高官和商賈財閥。傳媒自己捨棄公信力,不要怪人;這樣的行業萎縮,是應該、是活該,天理循環。

維基百科:黃毓民 (1951-)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BB%83%E6%AF%93%E6%B0%91
節錄:黃毓民出生於英屬香港,為國共內戰後的戰後嬰兒,祖籍廣東汕尾陸豐。戰爭結束後,中國共產黨取得政權,其父因而從內地逃離。黃父本為縣長和地主,來港後做苦力,與早在家鄉認識的三合會組織新義安的龍頭大佬和中華民國國軍將領向前,份屬同鄉世交,因為他們同為鶴佬人。黃毓民兒時受向前恩情,自幼與向氏家族關係密切。黃曾居住於鑽石山寮屋區、獅子山寮屋區等,中學時則就讀於天主教培聖中學(當時校舍位於九龍城區),愛讀歷史、文學、哲學、經濟,鑽研馬克思,尤其愛讀中國近代史及研究,並且熟讀論語、古文、四書五經等。求學時期,老師賜名黃誼道,出自董仲舒「正其誼,不謀其利,明其道,不計其功」。少時經父親送他前往台灣,而其父交託向前照顧他,讓他寄居於向家,衣食住行都受到照料,深受向家養育之恩,連其大學學費也由他資助。

'I'm not a spy', says Jimmy Lai's right-hand man Mark Simon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August 11, 2014)
http://www.scmp.com/news/hong-kong/article/1570781/mark-simon-says-he-fighting-democracy-no-cia-spy
Extract: "My dad was CIA for 35 years"; "My internship with CIA, four years with naval intelligence"; "[Next Media] work on human rights cases and have regular fights with many non-democratic regimes in Asia." Simon, 50, is a senior executive at Next Media Group, which is controlled by Jimmy Lai Chee-ying, a strident and unrelenting critic of the Communist Party and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It is no secret that Beijing does not like Lai. Simon, as his closest aide, is also a target for attacks by the Beijing-loyalist camp. A report in the July 23 edition of pro-communist daily Ta Kung Pao was headlined: "Jimmy Lai's close aide is ex-spy."

Dubbed "the backstage man", Simon found himself taking centre stage after two massive leaks of documents and emails between Simon, Lai and other senior executives of the media group were released to the press in recent weeks. They reveal discussions of Lai's financial support for pan-democrats and the planned Occupy Central pro-democracy protests, and Simon's role in the transfer of money. The donations were not illegal. But some pro-Beijing newspapers suggested the money originated in the United States, citing as evidence Simon's former intelligence job. The leaked documents also seemed to suggest Simon helped Lai build relations with right-wing US politicians. In June, the local press unearthed a link between Lai and Paul Wolfowitz, the former No.2 in the US Defence Department under President George W. Bush. The two of them and Simon reportedly spent five hours on a yacht off Sai Kung.

Meet The Beautiful Brazilian Actress That George Soros Is Suing For Defamation And Allegedly Throwing A Lamp At Him
Business Insider (Mar 12, 2013)
http://www.businessinsider.com/george-soros-countersues-adriana-ferreyr-2013-3
Extract: Back in 2011, Brazilian soap opera star Adriana Ferreyr filed a $50 million lawsuit against her ex, billionaire hedge fund legend George Soros, claiming he renegged on a $1.9 million apartment he promised her. The details of Ferreyr's suit were shocking when it came out. Ferreyr said they dated for five years and she was dumped in 2010. She was 27 at the time and he was 80. During a romantic reunion, she said Soros whispered that he gave the apartment he allegedly promised her to another woman. She claimed that he slapped her across the face and attempted to choke her, according to the New York Post's report citing court documents. The suit also claimed Soros attempted to stike her with a glass lamp, but missed and she ended up cutting her foot. Now Soros is countersuing the Brazilian beauty for defamation and assault, the New York Post reports. ( Auntie 的推介:這篇報導讓你明白索羅斯的弱點。殺害洋人的女人,偉大祖國多的是。中聯辦識做啦,五皮野唔該!)

相關的文章:

跨國商業調查公司
2010 年 11 月 2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0/11/blog-post_21.html
節錄:香港的跨國商業調查公司,其管理層通常是香港的前高級警務人員,又或者是前外國特工。當中有出身香港警隊商業罪案調查科 (Commercial Crime Bureau, CCB) 或者刑事情報科 (Criminal Intelligence Bureau, CIB) 的英國佬,也有出身於西方國家情報機關的前外國特工(例如:MI5, MI6, CIA, FBI)。此外,也有擅長情報工作的日本忍者,其中一間跨國商業調查公司的香港區調查組主管便是日本人,他是一位前記者。

前記者(三)
2011 年 8 月 24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1/08/blog-post_1346.html
節錄:紅色貴族中,有一個獨特的族群,出自外交系統。他們也許是前外交官,又或者是外交世家的後人,通常是放過洋的海歸派、太子黨。他們集合家庭背景、人脈關係、高等學歷、外語能力和社交技巧等多項優秀條件於一身,因此頗受跨國金融機構的歡迎。他們的履歷表有一個共通點,就是曾經從事新聞工作,做過記者、編輯或者新聞官。

離岸中心(一)
2009 年 1 月 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09/01/blog-post.html
節錄:香港要做「人民幣離岸中心」這個說法,觸犯了內地官場禁忌,被偉大祖國的財金官員視為「政治不正確」。「離岸中心」的說法有何不妥?要由它的定義和歷史背景講起。

離岸中心(二)
2009 年 1 月 4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09/01/blog-post_04.html
節錄:近年俄羅斯黑幫被英語傳媒冠名 The Communist Mafia(共產黨式黑手黨),他們在西方的影視作品中往往被描寫為十惡不赦的壞蛋。他們的影響力開始滲入國際體壇,例如:俄羅斯富豪、英超球隊車路士 (Chelsea) 的班主艾巴莫域治 (Roman Abramovich),他的財產據說就來自賤價收購國有資產。有評論認為,俄羅斯黑幫既擁有全球網絡,又掌握了國防技術,威脅程度比正牌恐怖份子更大,論實力絕不遜於恐怖大亨拉登 (Osama Bin Laden)。

離岸中心(三)
2009 年 1 月 1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09/01/blog-post_11.html
節錄:透過英國或者歐洲的金融體系匿藏和調動資產的,當然不止前蘇聯的共產黨官僚,還有來自世界各地的貪官和政客,他們都懂得利用西方的銀行系統,在海外建立小金庫,為自己及家人舖定後路。而香港作為國際金融體系的一份子,又跟大英帝國有深厚淵源,在資金的流轉過程中,也扮演了一定的角色。

離岸中心(四)
2009 年 1 月 18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09/01/blog-post_18.html
節錄:純粹從金融活動的層面看,不論回歸前後,中港兩地的金融系統從設計理念、發展程度以致監管的方式,還是存在明顯的差異,也有一定程度上的分隔。正因如此,由新中國成立的那一天開始,香港就好像倫敦一樣,為共產黨提供「特殊服務」。以下是一宗歷史懸案,涉及兩位「功在家國」的大人物。

離岸中心(五)
2009 年 1 月 25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09/01/blog-post_25.html
節錄:國產貪官可以透過入股港商所經營的飲食或娛樂事業洗錢。這些行業通常賬目混亂,又有大量的現金交易,非常適合洗黑錢。另一個好處是又食又拎又有女人玩,港產和國產的草莽英雄又可以有個落腳點,聯誼兼共商大事,可謂一舉數得。

離岸中心(六)
2010 年 8 月 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0/08/blog-post.html
節錄:理論上,凡是可供巨額資金停泊的投資產品,包括股票、房地產、私人信託、珠寶首飾以及古董文物,都可以成為不法之徒清洗黑錢的工具。人壽保單亦不例外,根據內地出版的<反洗錢知識手冊>,具體操作如下。

留下買路錢(三)
2011 年 6 月 17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1/06/blog-post_1681.html
節錄:另一種常見的做法,是把保護費交給貪官的二奶、子女、親屬又或者由對方所指定的人士。也可以由中間人代收,然後透過中間人所經營的業務(離岸公司或者空殼公司)進行利益輸送。這種輸送利益的手法,牽涉的人數目眾多,各懷鬼胎,利益矛盾不容易擺平,只要中間任何一個環節出錯,事情就會失控或者曝光。當中最難搞的,要算情婦。

留下買路錢(五)
2011 年 7 月 5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1/07/blog-post.html
節錄:香港既然是國際金融中心,自然不乏金融專才或者財務專家,他們透過用不同的方法,協助太子黨「走出去」,實踐「走資」大計。他們當中,有些會出謀獻策,扮演「財技顧問」,教太子黨如何把離岸公司包裝成「國策扶持股」,然後透過收受利益的傳媒大吹大擂,合力「搭棚」(透過虛假交易)推高股價,誘騙散戶入局。

雙軌制(二)
2011 年 10 月 28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1/10/blog-post_28.html
節錄:跟前輩學會的第一個具備中國特色的財經術語,叫「假洋鬼子」,意思是大陸的個人(通常持有香港身份證或者外國護照)或者企業於境外成立離岸公司 (Offshore company),然後以「外資」的身份回大陸投資,目的是享受稅務優惠,又或者從事某些不正當的業務,例如:虛假交易、虧空公款、轉移資產、洗黑錢、套匯套息套戥(利用匯率、利率和價格差異圖利),駐港中資機構尤其精於此道。

姓甚名誰(一)
2010 年 11 月 2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0/11/blog-post.html
節錄:從境外生意人的角度看,替內地人「起底」(進行背景審查),是希望查證對方是否具備他或她所聲稱擁有的權力、影響力、人脈關係和財政實力,這些東西,不容易量化,但是對於一個投資項目的成敗,可以起關鍵作用(能否拿到必須的審批和資金)。傳統東方父權社會中,這些東西沿父系血脈傳承,但是內地人的命名習慣,往往切斷了孩子跟父系家族的連繫,令調查工作倍添難度。

姓甚名誰(二)
2010 年 11 月 12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0/11/blog-post_12.html
節錄:內地人一旦有機會離開中國大陸,移居海外(香港、澳門、新加坡或者西方國家),通常都會第一時間改名,改掉容易被辨認出是大陸人身份的中英文名字。他們相信,此舉可以避免被歧視,有助開展新生活。

假如我是真的(一)
2010 年 10 月 8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0/10/blog-post_7584.html
節錄:如何判斷眼前這個來歷不明、背景神秘、說話吞吞吐吐、故弄玄虛的內地人到底是太子黨還是拆白黨,如何避免誤墮色情以及財務陷阱,以免被有組織犯罪集團敲詐勒索、綁架禁錮,是外國名牌大學以及私人銀行開設的富二代暑期班不會傳授的學問。當中有江湖智慧,也有國情教育,由查證對方的身份開始。

假如我是真的(二)
2010 年 10 月 20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0/10/blog-post.html
節錄:如果你是港澳台胞和海外華人,想查證一個內地人(婚姻對象或者合作夥伴)的身份,要知道對方是否他或她所聲稱的那個人,是非常困難的事。

黑社會
2012 年 3 月 16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2/03/blog-post_16.html
節錄:香港的黑幫,極有傳承,其根源可以上溯至反清復明、國共鬥爭。這一點,很像發源於民族自決運動的意大利黑手黨(Mafia)。但是時間會改變一切,有時候,是政治理想(例如:反攻大陸)已經無法實現。有時候,是效忠的對象自顧不暇,甚至是已經變質(例如:國民黨的連戰跑到北京跟胡錦濤握手),出賣追隨者。

黑金
2012 年 4 月 10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2/04/blog-post.html
節錄:旅美華人學者陳國霖(Dr. Ko-lin CHIN)的<黑金>(商周:2004),是研究「台式黑金」這個題目的必備參考書。他長期研究華人黑幫以及相關的題材(例如:偷渡與販毒),出版過一系列的中英文著作(請參考<延伸閱讀>部份)。以下摘錄<黑金>每一章的重點內容,以及從香港人的角度寫讀後感。

黎智英(四)
2015 年 9 月 18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5/09/blog-post_18.html
節錄:過去三數年間,香港爆發了幾場具備規模和影響力的社會運動(例如:反高鐵、反國民教育、雨傘運動)。過程中清楚顯示,傳統政黨和主流傳媒的影響力正在減退,它們不再是主導者,甚至是開始被邊緣化,既無力左右社會運動的發展方向,也不再扮演引導輿論的角色。如果捐款給民主派以及經營傳媒是黎智英的參政渠道或方式,現階段的他來到一個轉角位,需要思考是否還要繼續使用舊的渠道,還是另覓新的渠道。如果他選擇放棄舊的渠道,需要思考如何退場。

無水散水
2015 年 2 月 14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5/02/blog-post_14.html
節錄:泛民主派開始散水,宋江之流現身了。至於那位開設了瑞士私人銀行戶口然後糊裡糊塗地被電腦黑客偷錢的前保安局長(葉劉淑儀),以及那位名下擁有一堆離岸公司的企管人兼傳媒人(蔡東豪),背後到底有幾多條水喉,是神還是鬼,不要問我。香港的娛樂圈,向來不乏突然富貴的女藝人,政壇也一樣。三春去後諸芳盡,各自需尋各自門(提示:紅樓夢)。所謂「樹倒猢猻散」,這種人陸續有來。

Fool Me Twice
2014 年 12 月 25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4/12/fool-me-twice.html
節錄:在舊舖突然結業、屍骨未寒、死因不明的情況之下,宣布東山再起,而新舖跟舊舖的店名只差一個字。聽落去,蔡東豪(下稱:蔡生)的做法,跟拖欠員工薪金及供應商貨款的中式酒樓東主差不多。去公司註冊處查冊的話,會發現新舊舖的董事和股東基本上是同一群人,又或者是由離岸公司持股,於是線索中斷。

畫鬼腳
2013 年 4 月 20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3/04/blog-post_20.html
節錄:Hold 上 Hold:即是由離岸公司 (Offshore Company) 持有本地註冊的私人有限公司 (Private Limited Company) 的股份。就算追討欠薪的僱員懂得到公司註冊處的公眾查冊中心(金鐘政府合署高座 14 樓,電梯按 13 字)索閱「周年申報表」,然後查看股東和董事名單,見到離岸公司,線索立即中斷(因為離岸中心例如百慕達不會保存股東和董事的名單),幕後老闆可以繼續「潛水」(港式粵語:失蹤、躲藏)。今次碼頭工潮,其中一間承辦商,便是這種結構。

22/04/2016

2016年4月8日星期五

猴王爭霸戰


猴年看猴戲。

猴王老了,臥病在床,傳位給兒子。牠還未斷氣,猴群中的派系領袖已經急不及待,率領自己的追隨者另立山頭,老猴王的部下也率眾踩場,兩個派系決裂,大戰一觸即發。這是新界鄉事派的權力鬥爭,也是大自然常見的猴王爭霸戰。對,中國式大男人,不過是猴子,權力的轉移,充滿血腥味,不可能和平。

從陰謀論的角度看,那群盤據山林野嶺的惡猴,是英國人埋下的另一個地雷。殖民地時代,英國人為了解決香港的食水供應問題,覓地興建水塘,工程快將完成,才發現集水區內的野生植物帶有劇毒,果實掉進水裡的話,會污染水源,怎麼辦?有科學頭腦的英國人想出一個符合自然規律的方法,就是引入愛吃野果的亞洲猴子,讓牠們守護水源。這個辦法果然行得通,猴群因為不愁食物,繁殖得很快,牠們不但不怕人類,而且成為山林惡霸,搶掠途人,構成滋擾。後來官府出動獸醫,帶備麻醉槍替牠們進行絕育手術,成功控制猴群的數目,令情況不至於惡化。

香港人會告訴你,新界的丁屋政策和丁權制度,便是那些帶毒的野果,用來腐化新界的原居民子弟,令圍頭佬變成一群惡猴。至於老猴王,回歸之前跟英國人合作,回歸之後則靠攏親共的建制派,是政壇的牆頭草。政治勢力的轉移及相關的金權交易,令到青山綠水消失(提示:竊聽風雲 3)。如何拆解?傳說中的「朝三暮四」變「朝四暮三」掩眼法?那群被政治酬庸寵壞的惡猴應該沒有那麼笨,所以亂局會維持一段時間,即是:語言和肢體暴力不絕,流言和陰謀論滿天飛。

眼前這齣新界鄉事派猴王爭霸戰,只不過是連串戰役的前哨戰。未來一年,香港將會面對多場的選舉戰,包括:今年 9 月 4 日的立法會選舉、今年 12 月 11 日的選舉委員會選舉以及明年(2017 年)3 月 26 日的特首選舉。政客要把名氣或人脈套現,想迫阿爺(中共)玩收編或招安,是時候了。可以預見,建制派及泛民主派陣營之內,將有不少投機政客玩內鬨、分裂、出走、合縱、連橫,又或者是透過主流傳媒或網上媒體玩政治暗殺(發放仇家的黑材料),然後進行檯底交易或密室談判。更不幸的,是香港的政壇惡鬥跟共產黨內部的派系鬥爭糾纏不清,令事情變得更複雜,更難以預測。看不通香港政局的大商家或外國投資者,也許會選擇離場觀望,避免押錯注。未來一年,香港的權力鬥爭,將會在經濟寒冬中,透過一個夕陽工業(傳媒)進行。陰謀詭計,氣氛蕭殺。屬於孫悟空的年頭,大洗牌已經開始了。期待以久的 689 結局篇,快將上演。連場好戲,買定花生。

插圖來源:
https://img1.etsystatic.com/041/0/8756392/il_fullxfull.527571121_sx9r.jpg

YouTube 精選:

<竊聽風雲 3>(2014) 主題曲<風雲> MV(土豪買醉版)(2:08)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Ru_g3Kc9LA
這是電影中的版本,五位土豪:劉青雲、古天樂、方中信、林家棟及林嘉華。

仙杜拉:<風雲>(黑膠碟版本)(2:27)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zeYVCmbuPg
這是原唱者的版本,是 TVB 的電視劇主題曲,作曲:顧嘉煇,作詞:黃霑。

延伸閱讀/參考資料:

成佛者之家:猴王爭霸
http://www.teacher.aedocenter.com/mywebB/NewBook-2/FA-13.htm
節錄:每個猴群實際上就是一個王國,它們有森嚴的等級制度。猴王主要負責保護猴群的安全,二猴王相當於宰相,管理猴群中的一切事物。猴王的婚姻,是一夫多妻制,要選擇多個妃子。猴群內部,除了猴王以外,誰都不允許偷情。猴王從來不主動退位,當其年老體弱不能勝任繁衍和管理猴群的任務時,就會在新一輪的猴王爭奪戰中被打敗而「退居二線」,猴王退位以後的下場都十分慘,不會享受「幹部退休」待遇,往往在猴群中被視作最下等猴子對待。

杞人憂天的博客:從猴王的下場看當權者的最終歸宿(簡體字)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5365690100aahu.html
節錄:被被打敗的猴王整天躲在一個黑洞裡,主人餵食牠都不敢出來,即使還在吃奶的小猴崽,牠都怕的(得)要死,不敢與之爭食。到了夜晚其他猴子都休息了,牠才小心翼翼爬出洞來檢食猴子們的殘羹剩飯,真實可憐之極。讓人無法想像當初當猴王時的八面威風、呼風喚雨,(從)群猴敬仰的權力頂峰,一夜之間竟至落魄不堪,眾叛親離,苟且偷生的境地。連最基本的生存權和交際權都被剝奪,最终只能在孤獨中了却一生。

Mr. Know-It-All’s
Happy Year of the Monkey ! But Where do Hong Kong’s Monkeys Come From ?
HK Magazine (Feb 03, 2016)
http://hk-magazine.com/article/inside-hk/mr-know-it-all/17171/happy-year-monkey-where-do-hong-kong%E2%80%99s-monkeys-come
Extract: But just as it was nearing competition, the reservoir builders had an unwelcome surprise when they came across strychnos plants growing around the water. If too many strychnos fruit fell into the reservoir, the city could wave farewell to its fresh water. And so someone came up with a holistic solution: Release around the reservoir a group of rhesus macaques, who far from being poisoned, would actually feed on the strychnos plants as part of their diets. It worked: the monkeys ate the plants, and the reservoir stayed unpoisoned. With plentiful food and not much else to do, the monkeys did what monkeys do — and soon the area’s population grew unmanageable as the monkeys became increasingly aggressive in their pursuit of human amenities. In 1999 the government stepped in and outlawed feeding of the monkeys in the Kam Shan area, also embarking on the world’s first wild monkey neutering program, which brought the population down to a more manageable 2,000. 

明報社評(2015 年 11 月 28 日):
丁屋政策異化遺禍 全面檢討納回正軌
http://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51128/s00003/1448646357380
節錄:丁屋政策始於 1972 年,原旨在使原居民可為自己興建房屋,維持原居社區的凝聚力,另外是為改善鄉郊地區的房屋及衛生標準。但是據政府一份解密文件顯示(由當時的新界民政署撰寫),丁屋政策實施 5 年之後,即是 1977 年,已經發現丁屋濫用情况嚴重,包括未落成已經轉售等,當時的西貢民政專員更形容「丁屋牌照已變成『印銀紙的牌照』」,認為需要盡快「釐清」丁屋政策,否則勢必禍延至 1997 年。這名民政專員認為丁屋政策禍延至 1997 年為止,過於樂觀了,特區政府計劃填海造地,作為住屋與經濟發展的土地儲備,大費周章,十畫未有一撇,卻已有衆多反對聲音,但是根據發展局 2012 年中公布的數字,可建丁屋預留土地面積達 1640 公頃,反映雖然可供發展土地匱乏,政府卻要先為丁屋用地籌謀,「丁屋遺禍」之嚴重可見一斑。原居民男丁有特權建造房屋一間,在<基本法>有關保護新界原居民合法傳統權益的規定下,社會上縱有多大不滿,也莫奈之何,原居民世世代代的特權,已經成為本港內部其中一個深層次矛盾。

維基百科:電影<竊聽風雲 3>(2014)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AA%83%E5%90%AC%E9%A3%8E%E4%BA%913
節錄:在香港,新界每個男性原居民可以向政府申請建一棟三層獨立屋免地稅,長期引起社會爭議,特區政府決定終止接受丁屋申請。地產公司準備將剩餘的丁權進行統一,興建多層式的「丁屋大廈」。新界鄉紳話事人陸瀚濤(曾江)打算獨吞整個地產項目,但各地產巨頭定要分一杯羹。新界大地主陸永遠(錢嘉樂)向誰靠攏,將影響到「丁屋大廈」的歸屬。陸瀚濤的司機羅永就(古天樂)駕車撞死陸永遠。陸永遠之死,令陸瀚濤成功拿下大地產項目。五年後,羅永就出獄。同為陸瀚濤效力的同村兄弟陸金強(劉青雲)等人卻不想與他分享既得利益。意想不到的是,羅永就在陸瀚濤的女兒等人指揮下,在酒中下藥迷倒眾人,更找來獄中結識的電腦奇才阿祖(吳彥祖),將陸金強等人的手機植入竊聽程式,暗中監視眾人的一舉一動。阿祖在竊聽行動當中,意外結識了為錢拼搏的圍村寡婦、陸永遠的遺孀阮月華(周迅)。透過連番竊聽,羅永就發現了陸金強等人的巨大陰謀,幾方勢力經過纏鬥,最後大部分人死掉。

維基百科:劉皇發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A%89%E7%9A%87%E7%99%BC
節錄: 1960 年,劉皇發在前任新界鄉議局主席陳日新的支持下,擔任屯門龍鼓灘村村代表,為當時最年輕的新界鄉村代表。 1972 年,劉獲選為屯門鄉事委員會副主席。其後,劉皇發成功游說龍鼓灘村民,低價出售地皮予政府用作英軍操炮區,並得到香港政府的賞識,成為日後投身政壇的踏腳石。 1973 年,劉獲香港政府委任為太平紳士。 1980 年,出任新界鄉議局主席。

香港網絡大典:劉皇發
http://evchk.wikia.com/wiki/%E5%8A%89%E7%9A%87%E7%99%BC
節錄:自 1980 年起出任新界鄉議局主席,領導新界原居民,有「新界王」的稱號。 2015 年,鄉議局將於 6 月 1 日換屆。 5 月下旬,劉皇發突然去信鄉議局全體議員,表明不再競逐連任主席。有鄉事派稱劉有意將主席一職,交棒給兒子劉業強。而他的兒子劉業強將會參選,有鄉委會主席已表明「支持佢(他)」。有鄉紳表示接獲劉業強的來電「拉票」。網民指斥劉皇發是「土皇帝」、「封建」、搞「世襲」,有網民悲嘆:「同北韓有咩分別?」(跟北韓有甚麼分別?)亦有網民笑指其子是「阿斗」。 6 月 1 日,劉業強在無競爭下當選第 34 屆主席, 4 年任期即時生效。有網民怒稱,劉皇發不配當劉備,不過其子肯定是阿斗。

2017 偽普選,等埋發叔先!(日語文章)
June 19, 2015
http://blog.livedoor.jp/japanavi/archives/52336491.html
作者叫 りえ (發音:Rie),是日語電視節目 Japan Time TV 的主持。她是居港的日本妹,染金髮,略懂粵語,跟日語流利的港男一起主持節目。外表卡娃依,對香港充滿好奇,試過在鏡頭前生吞蛇膽(連同米酒)。這是她寫的日語文章,解釋何謂「等埋發叔」以及相關的特首選舉辦法爭議,適合介紹給日本朋友。

政情:鄉議局內訌 組黨受阻
東方日報 2016 年 4 月 7 日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60407/00176_132.html
節錄:倡議組黨的鄉事派經常將「為新界人發聲」、「團結新界力量」等口號掛喺口邊,更揚言會有逾萬人加入新界黨。不過,尋日有來自十五個鄉事委員會(鄉委會)嘅成員舉行聯合記者會,公開表明反對以鄉議局名義組黨。鄉議局由廿七個鄉鄉委會組成,今次逾半鄉委會齊聲反對組黨,亦反映組黨一事似乎係有人一廂情願。侯志強同十八鄉鄉委會主席梁福元則喺會上老調重彈,指組黨並非個人意願,只係新界事務「燒到埋身」,「個個都話唔組黨就無運行」。侯志強亦重申,一人做事一人當,佢組黨同鄉議局無關。不過,作為鄉議局中人,組黨與鄉議局可唔可以完全切割,將成為疑問,難免有人質疑若將來鄉議局同新界黨派人參選,新界人應該撐邊個呢(支持那一邊)?

稱對方失聲 用動作表態
侯志強「發叔鍊我手撐組黨」
蘋果日報 2016 年 4 月 8 日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408/19562432
節錄:上水鄉事委員會主席侯志強另起爐灶成立新政黨,觸發與莫錦貴等 15 個鄉委會主席決裂,侯志強昨接受電台訪問時稱,今次組黨獲前鄉議局主席、因患病休養的劉皇發支持,侯志強更聲稱劉皇發曾「鍊咗幾下(揑了侯志強的手)」表示支持他的組黨行動,日前反對侯以鄉議局名義組黨的莫錦貴坦言,擔心侯組黨會影響鄉事與其他黨派的關係。侯志強昨日出席電台節目,被問到組黨是否得到鄉議局支持時,直言「如果冇佢哋祝福我都冇咁大膽做」(如果沒有他們的祝福我也沒有這個膽量)。

與梁福元聯手組黨
涉土地利益
蘋果日報 2016 年 4 月 8 日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408/19562437
節錄:有熟悉鄉政人士解釋,分別於新界東、西各據一方的侯志強與梁福元,在鄉事陣營內本屬不同派系,梁可謂較為親劉皇發家族,而侯則不屬這一派,兩人就算不至於不咬弦,亦不能稱得上為朋友,可是今次兩人聯手組黨,相信背後與新界土地利益問題有關。該人士又明言,中聯辦極為反對鄉事另起爐灶、組成新黨,故相信該政黨組成後,亦很大可能不會在未來的立法會選舉取得議席。

成語故事:朝三暮四
http://chengyu.game2.tw/archives/20895#.VwY_z5x97eM
節錄:傳說宋國一位養猴人養了很多猴子,猴子能夠完全聽懂他的話,由於家境開始不濟,就想限制猴子的食量,他對猴子說以後的栗子一律是「朝三暮四」,猴子不同意,就改口說「朝四暮三」,猴子滿意。

相關的文章:

陷阱
2015 年 2 月 23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5/02/blog-post_23.html
節錄:處身於男性主導行業的女人,要跟身邊的男士們建立起信任和默契,又或者建立起自己的收風渠道,絕非易事。有些思想傳統的大男人,根本不容許女人打入男人的小圈子,新界鄉事派不乏這種人。男人不說的事情很多,那些重要那些不重要,女人要用智慧來區分。有些重要的事情,男人不會告訴你,而你又笨到不去打聽的話,結果便是失禮於人前。更嚴重的後果,是被男人們合力擺佈或出賣,成為他們的棋子或替死鬼。

紅黑
2013 年 9 月 13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3/09/blog-post_13.html
節錄:原因是梁振英上台之後,出現「紅黑合流」的趨勢:本地冒出一堆由紅色力量支薪的雜牌軍社團,成員包括:臨時演員、金毛紋身漢、新界圍頭佬、疑似黑社會、演技超班的 12 歲童星以及長居深圳的「偽香港人」。他們奉召出動,運用肢體和語言暴力,四出恐嚇官府的對頭人(例如:提倡「佔領中環」的學者們)。這群人很容易辨認,因為他們的言行舉止,跟主流社會格格不入。

黑社會
2012 年 3 月 16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2/03/blog-post_16.html
節錄:於是很多香港網民都記起九十年代初大陸前公安部長陶駟駒的名言,即是「黑社會也有愛國的!」。大導演杜琪峯後來把這句名言改了一個字,用作電影<黑社會 2:以和為貴>(2006) 的宣傳口號。網上有不少香港人重提他的<黑社會>系列,把劇情跟時局對照,驚嘆相似程度有如倒模,連英文片名(Election 2)也貼切得很,深具前瞻性。

外省人與上海幫
2015 年 12 月 1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5/12/blog-post.html
節錄:「上海幫」的影響力從昔日的經濟層面,延伸至今日的政治層面。亦即是說,香港的特首選舉,背後牽涉一些歷史悠久的利益集團,又跟中國共產黨內部的派系鬥爭扯上關係,內情複雜,難以預測。幾十年前,「上海幫」為保身家性命財產南下香港。幾十年後,他們的兒孫卻要跟共產黨合作或勾結。中國政治之詭異,可見一斑,所以李嘉誠撤資是對的。

買定花生等睇戲
2013 年 5 月 10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3/05/blog-post_10.html
節錄:原來要消滅香港,賄賂是最強的武器,而且要由 ICAC(廉政公署)出手,才足以致命。保鑣變刺客,充滿戲劇性。亞洲各國不少政治人物,都是死於近身侍衛的手中。你最信任的人,原來是敵人派來的刺客,又或者是被仇家收買了。英文的說法:Life is stranger than fiction(現實比小說更離奇),不由你不信。

地雷、狗屎、界外效應
2010 年 6 月 1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0/06/blog-post_11.html
節錄:埋地雷的典範,是末代港督彭定康 (Chris Patten, 1944-)。肥彭任內 (1992-1997) 把香港的幾間專上院校通通升格為大學,又委任董建華為行政局成員。今天看來,人數倍增又缺乏向上流動機會的失業大學生,以及禍港七年、成功殲滅中產、把香港還原到資本主義初級階段的老董,都是大殺傷力秘密武器。肥彭實在高招,而香港人還要歡迎他回來吃蛋撻呢。

08/04/2016

2016年4月1日星期五

打得飛機多會盲


富商女兒被綁架,綁匪於大陸被捕受審,主犯的律師說,被告不但沒有傷害女肉參,而且跟她談得很開心,談下去也許會發生感情。富家千金肯回答綁匪的問題,男的就以為征服了對方,有望變身豪門女婿,實在太搞笑。香港網民叫笨賊照鏡,沒有鏡子的話,撒泡尿也可以。原因?情賊這角色,只適合年輕時的謝賢或今日的謝霆鋒(圖),男人沒有謝家父子的美貌,想也不用想。

叫這種男人照鏡是沒有用的。原因?打得飛機多會盲,這位笨賊已屆中年,也許已經半盲,看不清鏡中的自己。打得飛機多會盲,是壞男人 6 號教我的。他幼承庭訓,然後向小妹轉述中國特色的性教育。老一輩的華人父母擔心兒子血氣方剛,濫發高射砲(提示: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把子孫根弄壞,無法傳宗接代,於是提倡手淫或梅毒會致盲的說法,用來唬嚇男孩,要求他們潔身自愛。中國特色的性教育,是把男人的下半身跟上半身接駁起來(例如:谷精上腦),結果導致無數的中國男人把自我形象建立於下半身,而上半身(即是:頭腦和眼睛)則永遠停留於純情少男的階段,然後人到中年栽在思想早熟的美少女手上。

中年男人的 J 系笑話,是「棟督笑」(Stand-up Comedy) 藝人的常用題材。黃子華的版本,是男人像狗,四處撒尿,最重要是記得回家。已故的流行曲填詞人林振強 (1948-2003) 的說法:「男人的性功能,相當搞笑,說來說去,其實不過是一個 hydraulic system,靠水力把東西泵脹,血行得不夠勁,任你外表如何男人,水力也泵不脹那話兒。在這個男人話事的社會,有時就是輪不到男人話事;那話兒,並非話起就起(你以為是起重機嗎?)難怪男人每次想幹,但又擔心幹不到的心理壓力,大得連他的人頭和龜頭也抬不起頭來。」(出處:散文集<又喊又笑>,p.179-180)懷疑因為抑鬱症自殺的美國諧星羅賓威廉斯 (Robin Williams, 1951-2014) 也講過,男人身上的血只夠支持一個器官的正常運作。換言之,男人用腦的時候,小弟弟是不行的,相反亦然。(原文:God gave men both a penis and a brain, but unfortunately not enough blood supply to run both at the same time.)陶傑的總結:「男人的悲劇,是生命有限,即使金錢無限,血液卻有限。」

男人之苦,我等小女子當笑話聽,對中年男人來說卻是錐心之痛。說句得罪教徒的話,如果上帝依照自己的形象製造男人(然後把男人的零部件抽出來製造麻煩的女人),Auntie 相信上帝一定是周星馳電影<國產凌凌漆>(1994) 裡面的達文西(演員:羅家英),而男人的要害是太陽能電筒,只能在陽光普照的日子發光發熱,但是在陰雨天或黑夜中無法使用。達文西生活在自己的世界,自覺是曠世發明的「攞你命三千」,其實是個笑話。四月一日愚人節,請各位大哥多多包涵。

照片來源:互聯網

YouTube 精選:

木村 Gatsby 2009 CM (0:30)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SUOGVLYK5g
用 Gatsby 令你醜男變姣男!

The Stylistics - Can't Give You Anything but My Love (3:1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Pi4L-9rc8M
這是 Gatsby 系列的廣告歌。

延伸閱讀/參考資料:

維基百科: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Stockholm syndrome)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96%AF%E5%BE%B7%E5%93%A5%E7%88%BE%E6%91%A9%E7%97%87%E5%80%99%E7%BE%A4
節錄:又稱為人質情結、人質症候群,是一種心理學現象,是指被害者對於加害者產生情感、同情加害者,認同加害者的某些觀點和想法,甚至反過來幫助加害者的一種情結。

綁匪王譽錕 稱與君兒大談愛情觀
指視如上賓 相處下去隨時有感情
蘋果日報 2016 年 3 月 26 日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326/19545431?top=4h
節錄:羅君兒綁架案昨在深圳審結,被控綁架罪及接贓罪等 8 名被告全部認罪,法院押後宣判。主犯王譽錕的代表律師則指,羅君兒未有受嚴重傷害,又稱王沒打罵及要脅羅君兒。律師又稱,王譽錕不時與羅君兒聊天交流,談到愛情觀、人生觀及學校情況,律師認為假如雙方相處時間再長一點,不排除會產生感情。他又說,各被告曾商量過,縱使取不到贖款,也會釋放羅君兒,對她保證「一定放人」來安撫她,所以案件情節不算嚴重,不可與其他綁架案相提並論。

陶傑:大頭、小頭和充血
蘋果日報 2016 年 1 月 1 日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art/20160101/19434392
節錄:香港特首的 Facebook 出現日本女優青春艷照,且長達一個月,經<壹週刊>披露,特首辦聲稱遭到「駭客入侵」。做香港男人,一到中年,格外辛苦。賺錢營生、奔波忙碌,因為房租和樓價貴,養子女進名校國際學校貴,生活物價通通都貴。一旦努力拚搏,在充滿機會的英治時期,建立了事業金錢,想「服務社會」,則又要加上「愛國愛港」接受中國考核和提拔,才爬得上去。做一名港男,越到中年,其殫精竭慮的支出,超過凡人想像。男人的悲劇,是生命有限,即使金錢無限,血液卻有限。做到特首,連 FB 貼幾張日本女優照的權力也沒有,做一名港男,又有什麼意思呢?

盧斯達:純情怪叔叔與支那少女
2016-01-10
http://www.passiontimes.hk/article/01-10-2016/28044
節錄:中學副校長與學生妹發生感情和肉體關係,搞到合照、床照、Whatsapp 對話流出,還上了報。學生妹在深圳出世,在香港讀書,肯定也是港中兩邊走。男的明明一把年紀,但說話語氣好像一個十五歲的懷春少男;少女的語氣,卻十足情場的玩家。深圳或中國人成長的環境,何其複雜;香港人自以為生長於國際大都會,但與中國人相比其實天真無比。這樣的配搭,就成了少女玩弄怪叔叔於股掌之中。純情的高齡毒撚,動了感情,卻礙有家室,而苦苦掙扎;但支那少女心裡沒有掙扎,也不需要他做白馬騎士去拯救。她出入自如,只當是一場遊戲。男人很純情。就算到了那個年齡,心裡還有一個純情少男,加上下體控制了大腦,以為自己玩弄了少女的肉體,但自己是整個人被玩弄。心理上,男人遲熟,甚至不熟;女人早熟,十六七歲已經熟到爛。

相關的文章:

長腿叔叔(一)
2012 年 1 月 14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2/01/blog-post.html
節錄:東方人社會,男尊女卑。結果是:男人容易高估自己,而女人則習慣隱藏實力。中國男人,永遠低估了女人的機心、演技和學習能力。中國女人的變化,也永遠在男人的掌握之外。為了迎合社會規範,很多中國女人都懂得扮演柔弱無助的小孤女,四出尋找長腿叔叔或者 Sugar Daddy。

壞男人教我的
2011 年 9 月 7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com/2011/09/blog-post.html
節錄:我為了打入男人堆,跟他們一起在後巷抽煙。我不喜歡味道太濃烈的香煙,只抽薄荷煙。他們的煙,我不碰。壞男人 5 號走過來,瞄一瞄我的煙包,笑著說:「女人煙!」我問何解,他說因為薄荷煙會「削精」(殺死男人的精子)。男人如果滾得多,存貨少,再抽薄荷煙,會絕後或者「唔得」(性無能)。

聖女 vs 骨精強
2009 年 6 月 25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09/06/vs.html
節錄:辦公室權力鬥爭,已經夠麻煩,牽涉到宗教和性,就煩上加煩。如果你是初出茅廬的小弟弟,而你的辦公室內,同時有聖女和骨精強,兩邊都人強馬壯、勢均力敵,那麼你到底應該跟聖女返教會,定係跟骨精強去滾,就並非個人道德標準那麼簡單。正是:滾與不滾間,男兒千萬難。

知道不知道
2009 年 6 月 13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09/06/blog-post.html
節錄:就算我明知他們在外面偷食,包二奶三奶,神州大地廣開分店,又或者在公司裡面跟誰誰誰有曖昧關係,我都絕不會告訴他們的老婆女友。作為女人,如果你問我有沒有替他們的老婆女友感到不值,為甚麼不向她們通風報訊,我的答案是:你以為她們不知道嗎?你以為她們會感謝我?女人是天下間最敏感的動物,男人出軌是騙不過女人的。她選擇裝聾扮啞,有幾種可能。

盲炳(二)
2010 年 5 月 7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0/05/blog-post_7.html
節錄:按照中共標準的「政治正確」,如果阿炳的確是因為嫖妓而感染梅毒(或者淋病)致盲,他就變成不守清規的「淫道」和「神棍」(今日香港多的是!),比抽鴉片更不能接受(因為中國道士向來有煉丹和吸食五石散的傳統)。但更重要的是,嫖妓令阿炳不符合中共替他設定的角色 —— 於階級鬥爭中受盡壓迫,但是依然抗爭到底的「人民音樂家」。

01/04/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