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文章歡迎轉載,請註明出處,並且通知一聲,看得開心請捐款

2008年9月21日星期日

排擠效應


有一個經濟學術語,叫「排擠效應」(Crowding Out Effect)。意思是公營部門 (Public Sector) 借貸過多或者投資過度,以致私人機構 (Private Sector) 缺乏集資渠道或者投資意慾偏低(註一)。

結果是:公營部門擠佔了私人機構在經濟體系中所應該扮演的角色,經濟增長變成由政府所帶動。信奉自由市場的右翼經濟學家會告訴你,官僚不懂市場運作,公營部門的投資決定,通常都是錯的,只會浪費納稅人的金錢。

日本就是好例子。自從九十年代初經濟泡沫爆破之後,日本步入漫長的衰退期,景氣低迷,持續了十多年,到今年初才稍有起色。政府為了刺激經濟,於是大興土木,進行多項效益不高的基礎建設,即是「大白象工程」。

民間企業一直冷眼旁觀。私人機構因為要向股東和債權銀行交代,就算扣除通漲之後的實質利率 (Real Interest Rate) 接近零,亦無意借貸投資,反而集中精神在企業內部進行各種提高成本效益的措施,例如:裁員、外判、削債、關閉虧損的業務部門、更換管理層或者改變策略等等。

官府熱,民間冷。

這種「排擠效應」,其實亦見於男女關係或者婚姻關係當中。其中一方用力過度,擠佔了另一方的空間,令後者投閒置散,關係嚴重向前者傾斜,失去平衡,結果受害的是孩子。專注家庭治療的香港心理學家李維榕博士是這樣說的(註二):

「...(孩子有一位)嚴謹的母親,卻有一位對甚麼事情也漫不經心的父親。

...很多現代主婦,對婚姻生活有一定的要求,對兒女管教有一定的標準。但是很多現代男人,在婚姻中仍希望保持單身的自由,對於夫妻生活不協調或者兒女管教麻煩之處,可避則避。沒有獲得丈夫支持的女人,將全部寄託放在孩子身上。婚姻越是不美滿,越要管教子女。

...(結果造成)惡性循環,(母親將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孩子身上,過份緊張的親子關係,反而製造出很多兒童心理的新問題。」

如果你是中小學教師,這種母親會叫你很頭痛。聽過一宗本地的真實個案,一位中產母親每個月寫許多封長達數千字的英文電郵,不停向校長投訴孩子的班主任。幸好校長是個明白事理的人,接見母親之後,發現她因為婚姻失敗,把所有注意力放在孩子的學業上,情緒失控,於是轉介她接受心理治療。換了一個不明事理的校長,班主任恐怕要受委屈,甚至會丟飯碗。

這種女人,往往有一位 Legally married but practically single (法律上已婚但實際上依然單身)的丈夫,對家中大小事情不聞不問,婚後多年依然維持著婚前的生活模式,大部份時間活在自己的世界裡面。妻子付出越多,怨氣也越重。她越是用盡氣力追求自己心目中的目標,丈夫越是逃避,越是拒絕服從,越是懶得跟她理論。又或者多年來他一直虛應著太太,但是拒絕付諸行動。

兩個人的距離越來越遠,隨著時間過去,慢慢變成一對怨偶,長期冷戰。就算沒有離婚,婚姻關係亦處於半死不活、名存實亡的狀態。即使一同出門,或者出席社交場合,也是黑口黑面,沒有眼神接觸,連朋友都不如。他們的孩子,在這種環境下成長,所承受的心理壓力,可想而知。

想見識這種夫妻,請於週末到各大私人屋苑的商場走一趟。

這種女人通常會變成喋喋不休的怨婦,逢人便訴說丈夫的不是。又或者憋在心裡,平時默不作聲,但是滿臉怒容,一有機會就拿傭人下屬小貓小狗出氣。日子久了,慢慢變成張愛玲筆下的曹七巧,殺人於無形。

女人不明白的是,造成這種局面,其實她也有責任。她用力過度,加上執著愛情,結果令自己長期身心耗損,並且禍延下一代。究其原因:

也許她為了跟其他女人比賽,急於結婚,趕及在生理限期之前生孩子,沒有看清楚她所嫁的男人。

也許她做了大量的功夫,花了不少時間,排除萬難,才把他搶到手,因此不願意輕易放棄。

也許是面子問題,她不知道如何向親友交代,寧願維持現狀。

也許是出於惰性,害怕未知的未來,寧願擁抱熟悉的遺憾。

也許她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以為婚後可以改變丈夫的處事態度。

也許她太過精明幹練,令懶丈夫樂得讓她包攬一切。

也許她忽略了丈夫的成長過程:他有一位強悍的母親和一位懦弱的父親,而他娶的正是母親的替身,因為他需要另一個女強人來照顧自己。丈夫一直不明白,為何他不可以像父親那樣輕鬆地過日子,為何妻子不能像母親那樣接受現實。

―― 家庭悲劇往往是遺傳的。

註釋:

(註一)參考<金融財經英漢詞典>,呂汝漢編,商務印書館,1993 年 3 月第一版,45 頁。需要英文定義的話,可以參考<經濟學人> (The Economist) 雜誌的網頁:

http://www.economist.com/research/Economics/searchactionterms.cfm?query=Crowding%20out

(註二)引文來自李維榕的文章<現代家庭故事>,括號內的字為筆者所加。這篇文章收錄於<家的萬花筒>,皇冠叢書出版,2003 年 7 月初版,147-152 頁。李維榕博士是香港大學家庭研究院總監及副教授,以下網頁有她的簡介:

http://www.hkbookcity.com/showbook2.php?serial_no=121416

21/09/2008

1 則留言:

米都話唔搞咯 說...

文中所說的,倒令我想到香港政府和市民的關係:政府一直虛應著,市民只好變成喋喋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