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文章歡迎轉載,請註明出處,並且通知一聲,看得開心請捐款

2015年4月20日星期一

變形記


眼前的香港股市,是卡夫卡 (Franz Kafka, 1833-1924) 的<變形記>(The Metamorphosis):男主角是孝順兒子,任職旅行社推銷員,連續五年努力工作,替父母還清債務,某日從睡夢中醒來,發現自己變成甲蟲。起初還有人類的意識,但是日子久了,語言能力退化,行為跟甲蟲無疑(倒掛在天花板)。由於被家人厭惡,缺乏照顧,自我放棄。他死後,家人的反應是:「感謝上帝!」

香港的財經雜誌封面:港股被「國產大媽」(還是駐港解放軍?)佔領!甚麼價值投資法、圖表派,通通不管用。進入「大時代+新常態」,你只能放棄思考,不要問錢從何來(提示:李小加)。正所謂:「炒股跟黨走,贏(輸)到無朋友!」剛過去的一個週末,香港股民讀不懂偉大祖國到底想冷卻還是刺激股市(提示:中證監就融資融券業務提出七項要求、中國人民銀行降低存款準備金率),只能以港式粗言回應:「 DKLM !神又係佢,鬼又係佢,你玩晒啦!」(粵語:我操你媽!政策反覆,老子不懂,我不玩了!)

面目全非,非常陌生。香港人在自己長大的地方,目睹不同的行業,出現不同程度的變異。遊戲規則變得非常複雜和模糊,無法用常理解釋。從特首選舉到官商勾結,到股市樓市的走勢,到日用品的供應鏈管理,似乎越來越多的事情,跟共產黨內部的派系鬥爭扯上關係。中國政治是恐怖的黑箱作業,只有「劣質」的大陸人才會玩,土生土長的香港人註定只能靠邊站。要強調「劣質」,因為在「優質」的大陸人心目中,香港只不過是財富管理中心。他們的孩子(瓜瓜果果)在哈佛牛津劍橋跟金髮美女開閉門派對,不會在香港的公立大學學生宿舍門前性交(提示:慾火佛光街),然後被路人拍下來放上網。

香港的地產市場,比股票市場更早被佔領。過去幾年由於大陸資金湧入,傳統的分析方法,亦即是負擔能力比率 (Affordability Ratio) 已經不適用,因為預測樓價的走勢不能單看本地人的購買能力。那些在香港囤積豪宅的國產大款根本不需要向銀行申請按揭貸款,也不考慮物業的回報率,因為他們寧願把房子丟空,也不會出租給本地人(因此西方國家會用物業空置稅或資產增值稅對付這種人)。據說在香港讀書的內地生在學校附近租了房子,會分租給同學賺錢,但那是大型私人屋苑,是另一個的 Market Segment。大陸人的獨特思想與行為,只有大陸人才明白,於是 iBank 的地產股分析員變成移居香港的海歸派。修讀財經學科的本地生,又少一條出路,他們只能加入後勤部門做支援(然後職位被外判),又或者成為跑數的金融推銷員,即是杜琪峯電影<奪命金>裡面的何韻詩。

資產市場以外,出現奇怪變異的,還有零售業、教育傳媒、情場生態。當雲吞麵店變成藥房,公立學校變成洗腦工廠,傳媒用來發放假消息(兼拖欠薪水),婚姻變成換取居留權或侵佔公屋的手段,香港人是否應該像卡夫卡筆下的男主角一樣,放棄思考,自行了斷?還是苟且偷生,繼續包容那些忘恩負義的「家人」?

插圖來源:
https://2012thetrial.wordpress.com/2011/12/01/comparison-of-the-trial-and-the-metamorphosis/

參考資料/延伸閱讀:

維基百科:卡夫卡:變形記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F%98%E5%BD%A2%E8%AE%B0_(%E5%8D
%A1%E5%A4%AB%E5%8D%A1)

相關的文章:

大時代
2014 年 12 月 10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4/12/blog-post.html
節錄:過去一周的 A 股走勢,令人想起九十年代初港劇<大時代>。主流傳媒的財經寫手說,如果偉大祖國想冷卻 A 股炒風,不妨重播這部以股市為題材的經典港劇。<大時代>是金牌編劇韋家輝(提示:杜琪峯)電視台時期的話題之作。第一集玩倒敘法,炒股輸清光的父親(丁蟹)迫兒子跳樓(提示:五蟹跳樓),令不少電視觀眾嚇破膽。對於未死過的大陸股民來說,夠警世。

套戥
2014 年 4 月 26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4/04/blog-post_26.html
節錄:至於大陸散戶當中,財力最雄厚的一群(即:土豪和貪官),他們的一貫做法,是透過人頭(例如:香港商人)或地下管道(即:地下錢莊、澳門賭場)把錢匯到香港,然後開戶口買賣港股、基金、保單、豪宅(提示:西九四小龍),又或者是透過香港的金融體系,把錢轉移到西方國家,注入海外的小金庫。今時今日,大陸黑錢南下的渠道很多,要避開資本管制並不困難。地下直通車,早已開通多時。法庭版的洗黑錢個案,一百幾十億是平常事。

擾亂金融
2007 年 10 月 24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07/10/blog-post.html
節錄:萬一「擾亂金融」的是中國共產黨或者是權貴的嘍囉又如何?具體罪行包括:港股「大陸化」,國產大戶以掃 LV 的精神掃港股:同一間公司的股份,香港的 H 股便宜過大陸的 A 股,監管水平亦高過大陸,閉眼掃之可也。就算買錯亦無所謂,反正交易完畢之後,資金可以借香港的金融體系轉移到世界各地,為日後出走鋪好後路。國際金融中心淪為洗黑錢中心,無眼睇。

交數(二)
2013 年 2 月 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3/02/blog-post.html
節錄:香港,越來越似澳門賭場貴賓廳。如果香港是一盤生意,從經營者的角度看,不錯,「自由行」可以幫你「交數」(達成銷售指標),交租出糧,燈油火蠟,向股東交代。表面上,高增長概念,股價上升,前景向好(但是近期「自由行」的消費力開始放緩)。代價卻是:喧嘩吵鬧,烏煙瘴氣,黑錢氾濫,北姑橫行。這種情況,商學院語言,叫「集中風險」(Concentration risk)。

東尼(一)
2010 年 4 月 2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0/04/blog-post.html
節錄:東尼 (Tony Measor, 1933-) 應該是香港知名度最高的鬼佬股評人。東尼的投資哲學非常 Old School、王道、正路。他主張「價值投資法」(Value Investing),發掘有潛力但是現階段被低估的股票,然後長期持有 (Buy and Hold),即是巴菲特 (Warren Buffett, 1930-) 的那一套。上一代阿媽教女兒揀老公,也是這樣的。

前記者(三)
2011 年 8 月 24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1/08/blog-post_1346.html
節錄:紅色貴族中,有一個獨特的族群,出自外交系統。他們也許是前外交官,又或者是外交世家的後人,通常是放過洋的海歸派、太子黨。他們集合家庭背景、人脈關係、高等學歷、外語能力和社交技巧等多項優秀條件於一身,因此頗受跨國金融機構(特別是機構投資者 Institutional Investors)的歡迎。

天讎、革命之子、國民教育
2012 年 9 月 15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2/09/blog-post_15.html
節錄:每隔一段日子,便有勇於反抗的孩子,被誣捏為紅衛兵。中學生組織「學民思潮」因為發起反對國民教育運動,感動全香港,被二奶電視台、紅色英文早報、女高官以及一眾「梁粉」(梁振英的粉絲)不斷地抹黑,認定背後一定是有人撐腰、擺佈和策劃,令小孩子變成紅衛兵,正在破壞香港社會的「和諧穩定」。

關漢卿、六月雪、高登仔
2014 年 6 月 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4/06/blog-post.html
節錄:本地生的入大學之路,也開始出現一些或明或暗的政治審查(例如:國民教育、隱含政治立場的古怪試題)。而隨著大陸資金接管的行業(例如:能源、電訊、航空)越來越多,政治立場開始成為一個入行障礙,又或者是職場上自動分流的其中一個條件。在香港讀書的內地生,據說頗受中資機構的歡迎,因為他們不會支持「佔領中環」。香港,越來越似西藏或新疆:在日常生活的各個層面,土著都受制於一些紅色背景的外來者。

OPM (Part 4)
2012 年 8 月 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2/08/opm-part-4.html
節錄:香港的大學,本質上是國企,是政府架構的延伸。不但財政上依賴官府的撥款,連高層的人事任命,也是由官府所控制。因此,政治勢力要干預學術自由,易過借火。政治勢力以外,還有來自商界的影響力。生意人眼中,管治欠佳、作風官僚,難以衡量效益的法定機構(大學),是一堆缺乏監管的金錢、資源、公帑,即是 Other People’s Money,絕對不容錯過,一於收為己用。

狗咬人
2012 年 11 月 2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2/11/blog-post.html
節錄:生意人進軍傳媒,動機並非謀利,而是貪圖金錢以外的好處,例如:要脅需要民望的政府官員、向某個政治集團或者派系投誠示忠、參與政治、打擊敵人、介入商業糾紛、公器私用、附庸風雅扮文化人、提高個人的影響力與社會地位,又或者是替兒孫鋪路,好讓他們日後跟官府周旋的時候,有更大的議價能力。簡單地說,易手之後的傳媒機構,變成一個非常龐大與複雜的利益輸送和交換網絡的一部份。生意人以為,進軍傳媒,等於用錢買權力。

入行障礙(一)
2012 年 12 月 7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2/12/blog-post_7.html
節錄:也有人從政治角度出發,認為抬高樓價和大舉殖民是阿爺的陰謀 ―― 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不敢結婚,大陸蝗蟲卻不斷湧來港產子,長遠來說是替香港換血,再配合洗腦教育,令這個地方變得容易統治,亦即是對付西藏和新疆的那一套。學院派的看法,是年輕人不敢結婚,將會導致人口老化,再加上經濟轉型失敗,政治人物無力改革,擔心香港將會步日本的後塵,成為另一個絕望之城。

20/04/2015

2 則留言:

匿名 說...

鳩佔鵲巢, 禮崩樂壞, 狂狡有作, 亡無日矣.

worte paroles 說...

或如《審判》裡的K,有一日被帶走,最後死得不明不白。哀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