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文章歡迎轉載,請註明出處,並且通知一聲,看得開心請捐款

2015年7月3日星期五

陶傑 vs 梁文道(五)


首先 Recap 這個系列的第二篇(2008 年 2 月 15 日):

「從當權者的角度看,一個喜歡扮演社會運動理論家的外人是一種潛在的威脅,有需要的時候可以利用一下,拿來裝點門面,證明當權者的容人之量,但是統戰之餘必須小心提防。在華人社會中,梁文道這類人面對雙重的風險:被官府敵視和被同志指責。如果他願意妥協,淡化反建制的色彩,會有比較大的生存空間,但是會開罪追隨者和革命同志,搞不好很容易變成陳獨秀。踏入 2008 年,梁文道還未到四十歲,還有反建制的本錢。再過幾年,他會否把自己重新定位,從小眾走向主流,又或者乾脆放棄香港,把事業重心轉移到大陸和台灣,值得留意。」

梁文道

一如所料,梁文道選擇北上。基於中共對筆桿子的重視,以及對付文人的手段,文化人北上,難免會被粉絲及旁觀者質疑閣下將會甚至是已經被污染、同化、變質、統戰、收編(淪為中共的打手)。前車可鑑,港產片是好例子,大部份的合拍片已經失去「港味」。能夠保住港式風格的,只有徐克新作<智取威虎山 3D>,他把紅色經典當港產片玩(即:臥底動作片),票房報捷,反應良好。

問題的關鍵,是(閣下)改變中國還是被中國改變?香港的其他產業(例如:法律、會計、醫療)北上,也面對同樣的問題。借用港大醫學院校友蔡堅的說法(評論港大深圳醫院的成立目的和開業之後所面對的困難):「一滴清水落入一桶污水之中,到底能夠發揮甚麼作用?(大意)」植根西方文化的專業服務行業尚且如此,牽涉意識形態和國家安全的文化產業,形勢只會更加嚴峻、更加困難。

梁文道既然選擇把事業重心轉移到大陸,應該早有心理準備,要面對類似的質疑和指控(即:被大陸改變),以及思考如何自保和自辯,而非簡單地用「誅心論」來回應陶傑。在西方文化中,質疑別人的動機,是非常不高貴的行為。但是在惡人當道的東方人社會,卻是不可或缺的生存技能,否則閣下會死得不明不白。如果梁文道沒有考慮過北上的風險,以及對個人形象所帶來的影響,未免太傻太天真。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梁文道信奉南傳佛教,應該明白何謂因果報應。

梁文道北上,已經有七、八年的時間,幹出甚麼成績?這個問題不容易回答,原因是缺乏公開以及可靠的統計數字作參考(例如:有多少個文字傳媒專欄,出版著作的數目和銷售數字,主持及參與的電視節目的收視率,網上世界追隨者的數目。)歡迎網友提供相關的資料,請註明出處,謝謝。不要怪 Auntie 勢利、庸俗、淺薄,我年輕時是財經記者,後來轉職金融機構,喜歡講錢很正常。你可以罵我「港女」、「港婆」,無問題。感性的「左膠」也許會這樣回應:並非每一種成就都可以數量化,文化產業是播種的行業,不會即時見效,需要時間累積成果,但是長遠來說必定會深入民心,影響社會。正如我們今日見到的星光,是由千萬年前的星體所發出的,而那個星體早已消失。對,從清末民初開始,不少人試圖透過辦報、辦學、寫書和演講來啟迪民智,推動改革,效果如何,自己想。

至於梁文道是否已經淪為中共的打手,開始扣同行的帽子、出謀獻策和依附權貴,對文字有感覺的朋友,不妨閱讀他在大陸發表的文章,留意他沒有說的話,以及一直沒有做的事情。如果閣下是生活節奏急速的香港人,讀書時代已經受不了本地大學校園裡面常見的大字報文章,因此討厭梁文道的文字風格(香港網民對他的看法: D 文又長又臭,都唔知佢想講乜!),又或者不想落入文字魔障之中,不妨直接觀看他在鳳凰衛視主持節目時的表現(請上 YouTube),留意他有沒有迴避敏感話題(例如:中港矛盾、藏獨、疆獨、法輪功、六四、劉曉波、達賴喇嘛),又或者面對敏感話題時的反應(即:聲線眼神、表情動作),然後自行判斷。行走江湖,必須學會如何閱人。江湖經驗豐富的人都知道:行動比語言更能說明一切。對付理論多多又或者花招百出的人,這一招尤其管用。如果你還不明白,請參考金庸小說<射鵰英雄傳>,洪七公向郭靖傳授<降龍十八掌>,教他如何應付黃蓉的那一段。那一章,寫黃蓉入廚,肚餓時不要看。

陶傑

再次 Recap 這個系列的第二篇(2008 年 2 月 15 日):

「陶傑的港式文字並不適合大陸和台灣讀者的口味,不利開拓新市場。國產憤青不會接受他對新中國的批判,學養所限也讀不懂他的英式冷嘲。海峽的另一邊,以繼承中國文化香火自居的外省人只會視陶傑為另一個柏楊或者李敖,而習慣以閩南語和台式日語入文的本省人也跟陶傑格格不入。至於年輕一輩的台灣人,不管外省本省,都崇拜美國文化,對英國文化認識不深,陶傑沒有美國名牌大學的博士學位,對他們來說吸引力有限。換言之,如果陶傑在香港市場走下坡,又或者因為某些原因失去地盤的話,他的出路不多。前車可鑑,黃毓民就是好例子。」

陶傑選擇留守香港,原因不難理解。但是形勢非常不妙,因為要面對文字傳媒走下坡以及被親共力量所收編的客觀現實。尤其是佔領運動結束之後,黎智英自知押錯注(捐款給民主派),開始調整立場和策略(提示:<蘋果日報>高層人事變動),一旦他選擇把旗下的文字傳媒機構(即:<蘋果日報>和<壹週刊>)減持或放售,而新買家選擇調整寫作班底,陶傑就可能立即失去他所餘無幾的地盤。以他的年紀、性格、立場、風格和言論尺度,要尋找新的地盤並不容易。面對惡劣的生存環境,陶傑試圖開拓新的收入來源,轉型當電影導演兼編劇,可惜他的首部電影<愛.尋.迷>票房紀錄平平,令才子的轉型大計受挫。

中年男人,事業受挫,更年期至,心情壞透,不難理解。男人也有不方便的日子,所以我等小女子都懂得避開心情壞透的大男人,以免成為他們的出氣袋,甚至危及自己的人身安全,而偏偏素有宿怨的仇家選擇在這個時候上門叫陣(梁文道的文章:全部問題都是同一個問題),於是一發不可收拾,累積多時的負能量終於找到出口,令抽水機變機關槍 ―― 跟我玩共產黨的那一套?死靓仔你未夠班!返去讀多幾年書先啦!好,我豪俾你!陶傑讓子彈飛,從 2015 年 6 月 22 日的<打爛齋缽>開始,在<蘋果日報>的專欄每日一篇,寫足八日。另外,還有兩篇相關的文章刊於<壹週刊>(題目:舊患復發、中國面子)。前後十篇,論字數,是梁文道的文章<全部問題都是同一個問題>的很多倍,直至 2015 年 6 月 30 日,陶傑筆鋒一轉,<蘋果日報>的專欄改寫日本貓狗(貓站長小玉和忠犬八千公)。轉捩點,應該是前輩李怡的文章,他平心靜氣地勸陶傑不要便宜了梁文道(李怡的文章:最高的輕蔑是無言)。老一輩的香港人都知道,李怡年輕時脫離左派陣營自立,對中共有認識。他的叔父是音樂家,年輕時投奔延安。

結論

經此一役,梁文道應該會流失部份粉絲, Man 爆的陶傑也許會成為男性保健食品的代言人(燕窩留給女人養顏!)。這場筆戰,令兩個男人之間的積怨升級,從不點名到指名道姓,從隔空放冷箭到明刀明槍,說明男人瘋狂起上來,比女人更小器,也更惡毒。香港人,揾食艱難(港式粵語:謀生不易),前路茫茫,進退維谷,心浮氣躁,不論是北上還是留守,日子都不好過。連文化人也殺氣騰騰,把書本當作武器般發射,令花生友(港式粵語:旁觀者)樂透,也便宜了一份右翼報章(即:蘋果日報)。其他的傳媒人以及在大學任教的人文學者,也許是不想挑動中港矛盾以及提倡港獨思想,或受制於親共老闆和政府官僚,或害怕得罪紅色勢力,又或者不想便宜了黎智英,大部份選擇置身事外,反映出香港的言論空間正在收窄,而傳統上屬於思想領域的行業,在社會上的影響力正在減退。

Auntie 算是這場筆戰的得益者,多得高登巴絲打的推介,這個系列的瀏覽量從 2015 年 6 月 23 日開始大幅上升,其中又以第一篇最受歡迎。截至今日為止,第一篇的累積瀏覽量已經超過四千五百,而只是花了短短一個星期的時間,它就把累積瀏覽量十大之首的<目連救母>(一)(2009 年 9 月 2 日)迫落第二位,厲害!截止今日為止,這個系列的頭四篇文章,累積瀏覽量超過九千五百。你們再次讓 Auntie 見識到互聯網的威力,多謝捧場!也多謝兩位才子帶挈小女子。正所謂:「呃 Like 容易賺錢難」,這個博客沒有賣廣告,所以無錢收。 Auntie 想把瀏覽量轉化成金錢,然後轉送給互聯網的奠基者。這一步,需要大家的幫忙。如果你已經捐助「高錕慈善基金」, Auntie 非常感謝你!男人開片,女人籌旗。男人破壞,女人修復。如果你沒有聽過女媧「煉石補天」這個中國古代神話傳說,請上網,又或者參考<紅樓夢>的第一回(提示:賈寶玉、無才可去補蒼天)。

照片來源:

圖左:
http://res.book.ifeng.com/index/liangwend1111.jpg

圖右:
http://news.xinhuanet.com/abroad/2012-07/26/123471419_11n.jpg

YouTube 精選:

徐克電影 2014<智取威虎山 3D>中文預告 (2:05)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3e0vHQWatU
YouTube 上面的大陸網民留言:有徐老怪的特色,居然還沒有把原來的東西丟掉。

蘇芮:<一樣的月光>(1984 年台北演唱會)(5:46)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qN8McQ9d2I
蘇芮是真正的搖滾女聲,那些愛飆高音鬼哭狼嚎的小朋友不過是 A 貨。八十年代初,她把電影<搭錯車>的主題曲<酒干倘賣無>唱到街知巷聞,由於作者侯德建(提示:龍的傳人)跑到對岸(提示:六四),連累這首歌一度被台灣當局禁播。這首<一樣的月光>是電影中的插曲(作曲:李壽全,歌詞:吳念真、羅大佑)。其中兩句歌詞:「是我們改變了世界,還是世界改變了我和你?」

參考資料/延伸閱讀:

李照興:徐克新派紅色動作片
明報 2015 年 5 月 10 日
節錄:徐克的<智取威虎山 3D>的首要成就,可能正是把這種前人遺下的紅色框架縮小,並試行放大其娛樂元素,使一個本來就近似江湖俠義的傳奇故事還原本色。有一句評價<智取威虎山 3D>的評語似乎濃縮了這種新的國產電影處理:它是把主角楊子榮拍成了鐵金剛 007 了。 007 或者不盡是(沒有浪漫和智能小武器,湯告魯斯的<職業特工隊>倒有些似),可是若細看原版劇情的話,不難發現徐克的選擇實屬明智,因為那基本是一個武林正派以一個臥底草根俠士混上光明頂取得掌門人信任後,再引狼入室一舉將邪派消滅的英雄故事。也就是說,在一個如此經典的紅色神話中,徐克找回了他熟悉的元素,省減去不必要的複雜旁枝(如國共關係),像武俠片般處理就駕輕就熟。

金庸:<射鵰英雄傳>第十二回:亢龍有悔
http://www.millionbook.net/wx/j/jingyong/sdyxz/012.htm
節錄:洪七公道:「那女娃娃的掌法虛招多過實招數倍,你要是跟了她亂轉,非著她道兒不可,再快也快不過她。你想這許多虛招之後,這一掌定是真的了,她偏偏仍是假的,下一招眼看是假的了,她卻出你不意給你來下真的。」郭靖連連點頭。洪七公道:「因此你要破她這路掌法,唯一的法門就是壓根兒不理會她真假虛實,待她掌來,真的也好,假的也罷,你只給她來一招『亢龍有悔』。她見你這一招厲害,非回掌招架不可,那就破了。」郭靖問道:「以後怎樣?」洪七公臉一沉道:「以後怎樣?傻小子,她有多大本事,能擋得住我教你的這一招?」郭靖甚是擔心,說道:「她擋不住,豈不是打傷了她?」洪七公搖頭歎息,說道:「我這掌力要是能發不能收,不能輕重剛柔隨心所欲,怎稱得上是天下掌法無雙的『降龍十八掌』?」

維基百科:女禍:煉石補天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A5%B3%E5%A8%B2
節錄:根據<三皇本紀>記載,水神共工與火神祝融交戰。共工被祝融打敗,用頭去撞西方的世界支柱不周山,導致天塌陷,天河之水注入人間。女媧不忍人類受災,於是煉五色石補好天空,折神鱉之足撐四極,平洪水殺猛獸,人類始得以安居。女媧補天是一個著名傳說,<紅樓夢>的第一回引用這個傳說:女媧為了補天,煉了三萬六千五百零一塊石頭,用了三萬六千五百塊,剩下了一塊未用。

梁文道:全部問題都是同一個問題
蘋果日報 2015 年 6 月 21 日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art/20150621/19191996
節錄:長久以來,世界各地的本土族群主義者都喜歡把自己所定義的本土,把自己所要捍衛的那個本土,視為一具身體。只有站在這種形象的隱喻基礎之上,他們才能順利號召民粹激情,打擊一切外來的「細菌」和「病毒」;同時嚴厲檢視這具身體之內的一切「器官」、「組織」與「細胞」,看看其中有沒有外敵潛伏,又有沒有病變了的叛徒。這種隱喻固然是普世的,但不同地方自有它獨特的本土資源,為這套抽象隱喻奠下了它在本地生根的基礎。例如香港,最早為這類身體隱喻提供線索的,大概就是才子陶傑了。十多年來,「DNA」這個字眼反覆出現在陶傑兄的文章和節目之中,它有時會和「小農」搭配,形成「小農文化 DNA 」;有時則與「中國人」嫁接,組成「中國人的 DNA 」。

陶傑:打爛齋缽
蘋果日報 2015 年 6 月 22 日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art/20150622/19192932
節錄:為了香港市場,不得不做一點厭惡的事,就是「回應」了。首先,所謂的「民族基因」,不錯,這個名詞,是我最先鑄造的,不幸這幾年,我也不想,在大陸也有許多人跟隨。我沒有在大陸演說,所以,這個名詞紅了,或因網絡翻牆,我沒有公共知識份子的「影響力」,「基因論」再在大陸流行,變成套語,我不敢跟誰「爭食」,不要眼紅,乖,好嗎?然而,這位文人論斷「陶傑雖然沒有正面論斷和行動綱領」,將「陶傑」與被指「港獨」的陳雲串在一起,以這位大哥平時一面唸佛、一面在大陸謀生的風格,以目前的氣候,如果你了解中國文字獄的國情與文人告密基因,魯迅說:「我向來是不憚以最壞的惡意來推測中國人」,就會看懂:這是寫給他的恩主共產黨看的,提示應該要抓人。

陶傑:A Booklist for Morons
蘋果日報 2015 年 6 月 23 日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50623/19194013
節錄:梁文道先生他指摘「把所有問題都歸咎於一種玄談式的民族性」,鼓動「種族仇恨」。梁文道行走大陸,終於學到了文革的刀筆。我不是他這樣的文人,本來一直不予理會。但是梁先生進一步寫「港獨」將與「民族性」的問題對號,認為談論「民族文化基因」是催生「港獨行動綱領」的理論,這樣,即是欲置人於死地。先不說梁先生有何政治動機,他標榜讀書人,時時手持書本,此君說「民族性」是一種玄談,已經證明他讀書不精。「民族性」不是玄談,而是社會心理學、文化人類學、歷史和風俗學等綜合的學術:

陶傑:書單未完
蘋果日報 2015 年 6 月 24 日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50624/19195289

陶傑:左翼霸權
蘋果日報 2015 年 6 月 25 日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50625/19196497
節錄:當然,你可以說:「民族性」即使是學術,缺乏數據,既不嚴謹,而且興盛於以人類學為經緯,對人種標籤而區分,形成後來的種族主義,而希特拉以這門知識,為屠殺猶太人的種族滅絕根據,所以過時而危險。然而,我也可以說:左翼崇尚的馬克思主義,資本論也在一百多年前出籠。馬克思將資本家與無產階級二分而標籤,預測階級革命,卻忽視了技術中產階級的興起。馬克思理論也過時而不嚴謹。如果「民族性」的理論造成「種族仇恨」,馬克思理論也造成階級仇恨。但是西方的左膠不跟你講道理。做一個左翼,有哲古華拉的浪漫光環,你站在對立面,你就是麥卡錫。做左翼,It feels good, and looks nice。

陶傑:我的救兵奧巴馬
蘋果日報 2015 年 6 月 26 日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50626/19197906
節錄:美國卡羅拉納州發生教堂種族槍擊案,總統奧巴馬評論:「種族主義是美國基因的一部份。」(Racism is a part of our DNA)奧巴馬也說到美國的民族文化 DNA 。奧巴馬不是學者,他是總統。他不在學術會議發表論文,他對美國公眾講話,所以美國共和黨不會因這句 DNA ,在國會舉行一個遺傳生物學聽證會,證明奧巴馬立論粗疏,並製造「我們美國民族性有缺陷」的種族主義仇恨。

陶傑:不知在吵什麼
蘋果日報 2015 年 6 月 27 日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50627/19199229
節錄:有人說:只尖銳批評,是不負責任的,這樣太「犬儒」,應該提出解決的辦法。評論就是評論,指出問題,已經足夠,不需要也奉送怎樣解決的辦法。看見前面這許多人,一百多年前開始嘮叨,提出許多「解決問題的辦法」,然後,後來也嚕嚕囌囌的,一個個抓起來。然後一個民族的行為品格,不斷在倒退,那麼你收聲,不再提出「建設性」的意見,不是「犬儒」,而是常識。那麼你為什麼還在抨擊呢?理由很簡單:因為你對中國人的命運已經不敢再關心,也不敢再憂戚,因為這樣構成顛覆中國之罪,那麼只能盡力保住你方圓三呎之內的清靜。

陶傑:捍衛文化兼防野雞
蘋果日報 2015 年 6 月 28 日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50628/19200254
節錄:在現代社會,有人聚居的地方,就五湖四海,有不同的種類。稱呼不一樣的人,是說出他們的身份,以便交往,但是,這樣的事實指稱,現在左翼說,是不道德的,叫做「標籤」(Labelling),而標籤,據說會引起分化、歧視,甚至仇恨。不錯,一家美國野雞大學的婦女文化研究學者會大怒:這句話,分化、標籤、歧視、仇恨。但你可以笑嘻嘻對該野雞說:Oh yes, and so? Because I am a Chinaman。

李怡:最高的輕蔑是無言
蘋果日報 2015 年 6 月 28 日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6%9D%8E%E6%80%A1/art/20150628/19200259
節錄:西方關於知識分子的定義,不僅指有知識的人,而且是能夠以懷疑和批判的眼光,為社會提供理性、公平和獨特見解的人。知識分子一定要跟權勢保持距離,對掌權者永遠抱置疑態度。依附權力的知識人,被戴上「公共知識分子」的帽子,應感羞愧。中國成語有「文人無行」,即指知識人多沒有品行。徐復觀講的缺乏人格,崇拜權勢,是其中要害。凡依附權力者,也會藉對掌權者出謀獻策來自抬身價,其中之一是以其酸澀多忌之心,獻策整其他文化人。魯迅說,對這樣的人,「最高的輕蔑是無言,而且連眼珠也不轉過去。」

梁文道:陶傑到底想說什麼?
蘋果日報 2015 年 6 月 28 日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6%A2%81%E6%96%87%E9%81%93/art/20150628/19200338
節錄:在香港批判本土族群主義,由是陷入兩難。一方面,你會被熱血的網民對付,說你出賣香港,投靠中共,怎麼說都不對。另一方面,這種批判卻又是天生地政治正確,好像在權力面前立於不敗之地,只要受得了唾面之辱,怎麼講都不怕。這樣子的辯論還有什麼意思?如果我對某些本土主義者的批評會為他們帶來實際而具體的影響,這算不算是伯仁因我而死?我算不算是權力的幫兇?感謝陶傑,這是我從來沒有想過的問題,是他的回應令我反省,也許我該就此罷筆,再也不在本土主義這個議題上隨意點名道姓。接下來我要向陶傑先生鄭重道歉,拙作言語不清,使他和讀者生了這麼大的誤會。其實〈全部問題都是同一個問題〉和陶傑先生相關的部份,完全可以簡化為三點:

陶傑:優越感
蘋果日報 2015 年 6 月 29 日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50629/19201205
節錄:有人聚居的地方,必然有高低。高低之間,人性之中必然有「優越感」。「優越感」有許多種,富人對於貧窮的人,就有優越感。種族優越感,會帶來偏見,應予防範。富貧的優越感,屬人性之正常,但不值得提倡。品味的優越感,則極為需要,而且,還要提倡,因為美與醜之別,正是人魔之分,其間絕無「包容」。這點常識,許多香港人是懂的,不然他們將子女送去學芭蕾舞鋼琴考皇家音樂試做什麼?但他們不敢說,因為怯懦。但是,一個專欄人和評論家,卻要說真話,這是他的天職,除非他天天交一張白紙,也有錢收。

陶傑:舊患復發
壹週刊 2015 年 6 月 25 日
節錄:統治中國人很容易,殺雞儆猴就夠了。將一個講真話的人判入監獄,不會有人為他爭相聲援,只會陸續收口。民族性格決定:文人相輕。講真話的如果是文人,得罪了政權,這個人平時也必定得罪同輩的許多「文友」。如果我是共產黨,也一定善用「文人相輕」的 DNA ,平時鼓勵他們告發,看準時機,抓一個進去,我也明白:其他文人在暗中偷笑。所以要中國人實現議會民主是不可能的,因為要中國知識份子說真話不可能。為甚麼要中國知識份子說真話不可能?因為所謂知識份子之間,先流行互相輕視,出事而告密的傳統。

陶傑:中國面子
壹週刊 2015 年 7 月 2 日
節錄:中國就是一個這樣奇怪的國家。中國人的 DNA 最愛面子。中國人要面子要得要死,但很奇怪,出外旅行,個個的基因都有一股衝動,要為他的國家掃面子。再多的女人在時報廣場跳紅歌,在羅浮宮的水池洗腳,然後每人掃貨二百萬歐羅登上飛機,也得不到文明世界的尊重。因為在中國人眼中,一切價值都顛倒,包括何謂自由、何謂自律。但現在許多人說:這是一種文化,他們要得到「包容」。我也就說到這裡為止。

陳雲@Facebook
https://zh-hk.facebook.com/pages/%E9%99%B3%E9%9B%B2/188004569012
上網尋找被大陸官媒封為「港獨教父」的陳雲(提示:城邦論)對梁文道的回應,在 Facebook 找到這位疑似陳雲,但是久未更新。另外,陳雲在 Yahoo 香港的專欄<三文治>也未見有回應。到底是國師不屑回應,唔知有食藥定無食藥(高登仔對陳雲的評價),還是 Auntie 睇漏眼,不清楚。陳雲見字,歡迎留言。(請參考 Scorpio 的留言,他說陳雲的 FB 不公開,必須 Follow 才可閱讀,網址:https://www.facebook.com/wan.chin.75)

李怡@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

沈旭暉:恐襲熱潮回看「文明衝突論」:
從陶傑與梁文道的「民族性」論爭談起
2015 年 6 月 29 日
https://www.facebook.com/shensimon
沈旭暉是少數有回應這場筆戰的本地學者,這是他的 Facebook 。他很有趣,筆下的文章通常包含一大堆理論和資料,你不可以說他沒有學問,但是不容易找到他本人的觀點與立場。這位仁兄喜歡收藏真正的自己,但是卻花了不少時間和氣力建立個人形象(因此被網民嘲笑他的外表), Auntie 覺得他似迷惘的女藝人。

高錕慈善基金捐款方法
http://www.charleskaofoundation.org/zh/donation.aspx

相關的文章:

戲如人生(二)
2015 年 5 月 29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5/05/blog-post_29.html
節錄:時代背景是今日的香港,眼見文字傳媒走下坡,才子想開拓新的收入來源,轉型當電影導演兼編劇。他的首部電影叫<愛.尋.迷>,由三個都市情慾故事編織而成。三位女主角中,外表最亮麗的那一位叫 Mandy Lieu,是來自馬來西亞的混血美女。結果電影的票房紀錄平平,令才子的轉型大計受挫,但是戲外的故事似乎更精采。

陶傑 vs 梁文道(一)
2008 年 2 月 8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08/02/vs.html
節錄:初三赤口,從兩個不咬弦的男人說起。兩位才子經常隔空過招,他們之間的明爭暗鬥,叫人想起葉孤城大戰西門吹雪。月圓之夜,紫禁之巔,白衣翻飛,劍氣縱橫,每一下殺著,都直插對方的死穴,印證一個非常古龍的道理,就是敵人往往比朋友更加了解你。對於梁文道,陶傑是這樣說的:

陶傑 vs 梁文道(二)
2008 年 2 月 15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08/02/vs_14.html
節錄:多元化發展本來是對的,可以開拓新客源,延長產品的生命週期,但是用於文化產業,這種策略有利亦有弊 ―― 陶傑正面對曝光過度 (over-exposure) 的危險。跟高流轉消費品 (Fast Moving Consumer Good, FMCG) 不同,文人是「手作仔」行業,無法大量生產或者複製,必須親力親為,而一個人的時間和精力有限,地盤太多,一日走幾場,不免精力分散,一旦產品質素下跌或者內容重複,就容易走下坡,步入衰落期。

陶傑 vs 梁文道(三)
2008 年 2 月 22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08/02/vs_21.html
節錄:毛主席說過,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恨。陶傑在左傾的梁文道身上,看到昨日的自己,或者自己父母的影子。梁文道在功利的陶傑的身上,看到自己未來發展的另一個可能,看到文人向商業社會妥協之後的結果。對他們來說,對方的存在,是一種提示或者警惕。陶傑跟梁文道不是瑜亮,而是鏡中的倒影,也是一齣時空交錯的<輪流傳>,當事人看得心驚肉跳。他們看對方不順眼,是必然的事。

陶傑 vs 梁文道(四)
2008 年 2 月 28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08/02/vs_28.html
節錄:如果維基百科的資料正確,兩人的年齡剛好相隔十二年,都屬狗。根據玄學家鍾應堂師傅的分析,這兩個年份的分別是:陶傑生於 1958 戊戍年,為進山之犬,為人和氣敦厚,有膽識,好冒險,喜自立。早年運勢顛倒,財帛虛耗,晚來得財得福,藝術事業成功。梁文道生於 1970 庚戍年,為寺觀之犬,個性快活自在,做事機智敏捷。事事如意,一生利近發貴。惜犯指背(即是被「督背脊」),須防是非,丑年(牛年)見災。

年結
2009 年 12 月 15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09/12/blog-post.html
節錄:其中兩個系列,貼出之後反應熱烈,在網絡世界中被廣泛轉貼、引用和討論。第一個是<陶傑 vs 梁文道>(存放於 2008 年 2 月的檔案夾),這個系列香港和內地的網友都有轉貼,但是講到討論之深入,前者不及後者。第二個是<自報家門>(存放於 2009 年 7 月和 8 月的檔案夾),其中的第四篇引用了本地學者呂大樂的<四代香港人>概念,作為全文的引子和框架,寫作的時候我已經預見到年輕網友會有反應,但是沒想到如此洶湧澎湃。

黎智英(一)
2012 年 11 月 1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2/11/blog-post_11.html
節錄:肥佬黎首先是生意人,商人重利輕別離(唐詩:琵琶行),如果一盤生意做不下去,入不敷支,流血不止,需求比預期中少,競爭對手的反擊力量比預期中強大,來自官府的阻撓不斷,又或者他本人覺得已經玩夠,開始無癮,往績顯示,肥佬黎會當機立斷,忍痛斬纜,止蝕離場。長遠來說,肥佬黎把香港的壹傳媒(港股編號:282)放售,不是沒有可能的。落入新買家手中的壹傳媒,政治立場也許會調整,可能會轉走溫和路線,甚至可以變成建制派的喉舌。

拋書包
2008 年 11 月 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08/11/blog-post.html
節錄:開埠一百六十年以來,東方之珠從來不是搞學問的地方。香港人能夠在國民黨、共產黨、英國人以及一大群來歷不明、各懷鬼胎的外國人之間生存,靠的是見風轉舵、鑑貌辨色、欺上瞞下,以及兩面食價的買辦本領,不是靠正確理解和詮釋任何學問。開明的英國人容得下各門各派的大師和弟子,底線是他們不能教本地人推翻殖民地政府。而務實的廣東土著只顧搵錢,大部份時間懶得理會這群過客。

神佛生意經
2009 年 9 月 25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09/09/blog-post_25.html
節錄:外來宗教跟跨國企業一樣,要決定是否本土化,又或者本土化到那一個程度。而另一個相關的問題是,如何處理跟當權者的關係。佛教走本土化的道路,徹底融入中國文化,跟當權者妥協,委曲求存,找到生存的空間,而代價是面目全非,佛寺一度淪落至成為放高利貸、進行二手買賣,甚至賣淫活動的場所。西方的耶教為了保持純潔,拒絕本土化,結果跟儒家思想格格不入,無法真正融入中國人社會,也開罪了當權者,令拓展業務的過程困難重重,死結至今未解。

03/07/2015

For wong: 註明出處便可。

For Scorpio: Thks for the info.

For 凌宸: Auntie 替你更正,你說的那篇財經評論,題目應該是<小收煞:災後評估>,而非<小收煞:災後評定>。還是那句話:如果大家看得開心,請捐助「高錕慈善基金」,謝謝。國產中文:「吃水不忘挖井人」。

6 則留言:

wong 說...

前輩,
可以放上Sparkpost 嗎?

https://www.facebook.com/pages/%E8%87%B4%E7%9F%A5-Spark/202750373121955

Scorpio 說...

陳雲的臉書未有直接反駁梁文道的文章,但有分享了別人對梁文的回應(包括無待堂盧斯達和莊元生):

https://www.facebook.com/wan.chin.75

他的臉書不公開,必須follow才可閱讀。

匿名 說...

沈旭暉的確是有趣人物,經營自己之道甚了得。一方面學術功力深厚,演繹「概念」和「框架」不站邊,例:兩傘運動期間「築夢者」文章,有助建立學者地位,而少得罪人 (除了那次菲律賓人質事件「次主權」爭論外,所以之後更少參與港政討論)。另方面又厭惡學術遊戲,臉書發表文章「建構框架」「助港人脫離唐人街」之餘亦多觸及個人感受,貼近臉書年青社群距離。形象中立,八方玲瓏,所以成全了「世紀婚禮」。以他的人脈和頭腦,理應更多作為,但明眼人見時局如此,「只有傻人才會參政」。比著我,也會似迷惘的女藝人。

cheung geng ho 說...

剛剛看過網主所寫的六篇《自報家門》的文章,佩服,佩服

凌宸 說...

愛上小收煞

香港是彈丸之地,卻臥虎藏龍,時有意外驚喜,讓人喜出望外,例如小收煞。

前兩日我翻牆後在網路上閒逛(在下是大陸讀者),看到一篇標題為《小收煞:災後評定》的文章。“小收煞是什麼玩意兒?”我不禁納悶,打開一看,原來是篇財經評論,寫中國股市。我雖然不炒股,但向來關注社會時事,於是繼續往下讀。然而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文章詼諧中見機智,幽默裏有見地,毫不同於練乙錚的科班文章,林行止的一本正經,字裏行間才華橫溢,從頭到尾文采斐然,有愛玲遺風,具港產魅力,不禁讓我大奇,這是何方神聖,文章寫得如此好,怎麼從來沒聽說?

我這人有個習慣,凡是碰到心儀的作者,就會想方設法把他的作品統統找來一讀,不然心癢難搔,寢食難安。小收煞引發了我的好奇,二話不說自然要立即Google。英國作家王爾德說得好,我能抵禦一切,除了誘惑。

果然沒讓我失望。如果說《災後評定》讓我驚豔,那麼五篇《梁文道VS陶傑》就讓我折服。梁文道近幾年在大陸走紅,影響力節節上升,但我對他卻不太感興趣,雖也會關注,但始終覺得匠人氣息濃厚,不過是學術界裏的裁縫,難成開宗立派的宗師。然而陶傑,卻是我一直追捧的作家,有出必讀,篇篇不漏。雖然這幾年文章抽水狀況嚴重,但這支能上天入地的筆誰也不敢小覷,不然它將是孫悟空的金箍棒,威力驚人。

文章從梁文道與陶傑前段時間的民族性論戰談起(我先讀第五篇),立論新穎,眼光獨到,嬉笑怒駡,洞徹世情,儼然是經驗豐富的老江湖,三言兩語就點出癥結所在,卻又讓你感覺到她的赤子之心,童言無忌得隨心所欲。說她像是丐幫幫主洪七公,但她卻很有一點張愛玲,那冷嘲熱諷的做派,處處機鋒的筆觸,是把筆當成打狗棒來使,並夾雜著魯迅痛打落水狗的心法,英姿颯爽很是動人。我不是不愛紅裝愛武裝的人,自然疑心,她到底是誰?

不需要通過CIA,萬能的GOOGLE給了我答案:小收煞原來是博客名(典出李漁《閒情偶記》),本尊名為王月生,潮州Auntie。年輕時是財經記者,後來轉職金融機構,成為撰寫商業報告的職業寫手。怪不得,她文章常用經濟理論/金融現象來作比喻,分析世相、時事,但讀來毫不枯燥乏味,反而妙趣橫生,多姿多彩。不僅如此,小收煞涉獵頗多,音樂、職場、翻譯、宗教、婚姻、家庭、傳媒皆有研究,而且能觸類旁通,有自己的獨家心得,常能一語道破虛偽本質,隨手就揭露社會荒謬現象,深入淺出,直抒己見,可謂深得我心。而且觀察角度另類,評論切入獨特,能言常人所不能言,文章別具魅力,讓人腦洞大開。故我一讀就不可收拾,直至淩晨四點,都不願舍卷而眠,內心深處,早已引之為同道。

值得一提的是,為了方便大陸與臺灣的讀者,文章裏有粵語的地方,她都會加上注釋,讓海峽兩岸在她這裏找到共識,而不必兵戎相見,是一位低調的和平天使。而且很多文章的後面,都耐心附上索引,給引用材料一個完美的出處。所設立的延伸閱讀,更是開闢一條通往知識殿堂的通道,能讓讀者在學海中翱翔,絕不會像中國的高速公路,還要設卡收費,還要厚顏無恥的延期。

不謙虛的說,港臺名家的作品在下也看得不少,比起陶傑,練乙錚,鐘祖康,陳雲,古德明、李怡這些大名鼎鼎等專欄作家,小收煞的文章或在數量上有所不及,但在品質上卻毫不遜色——至少也是獨具特色。只可惜,相逢恨晚,今日才識得荊面,把你好好端詳。但只要是真愛,遲來也總比不來好,對吧?附上我的Blog,期待與你交流,網址是WWW……靠,又要翻牆。


後附:這兩日從頭翻閱你的文章,心有所感,故有此文。你的Blog我已收藏,希望你多出佳作——好酒不怕巷子深,同理,好的作品也不怕沒有讀者。還有,陶傑這兩年在大陸粉絲見長,其文章的港式表達非但不是障礙,反而還成為特色,很是受到歡迎——甚至還被學得惟妙惟肖。《梁文道VS陶傑》這五篇文章,我會在微信公眾號《讀立》轉發(微信號:duli-readup)——自然也會標明出處:小收煞。而本期的人物薦,就想以本篇文章,把你推薦給大陸的讀者——口氣好像大了些,其實也就是我身邊的朋友,不過百十號人,希望你別嫌少。

凌宸 說...

不好意思,憑記憶書寫,不知有誤;寫完後又未核對,遂成此錯。多謝Auntie提醒,我已改正文稿,再次致歉。

另:我是七零後(七七年),叫你阿姐可能更貼切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