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文章歡迎轉載,請註明出處,並且通知一聲,看得開心請捐款

2016年1月16日星期六

技窮


如果說 689(梁振英)最新發表的施政報告是向北京的主子遙距地擦鞋(證據: 42 次提到「一帶一路」),那麼主流傳媒對於幾日前發生於香港的人民幣離岸市場的「阿爺挾淡倉擊退沽空人民幣炒家」現象的解讀,其實也不遑多讓。

本地財經寫手及銀行界高層的說法:「任一招(任志剛的招數)重現江湖!偉大祖國今次很聰明,無須損耗國家的外匯儲備,用斷水斷糧的方法令沽空人民幣的炒家的平倉成本急升,成功擊退外國勢力,中華英雄保家衛國,做得好!」

洋鬼子成為戰靶

這是獻媚的說法,也是轉移視線。現實世界,同一樣商品,有兩個不同的價格(即:在岸價 vs 離岸價),必定會引發套戥或套利行為。而從事這種活動的,可以是外國的機構投資者,也可以是已經「走出去」的紅籌國企,以及駐港的中資機構(即:各省市的窗口公司),甚至是有門路的老百姓。在中國的經濟、金融、外貿和商業領域,雙軌制可謂無處不在。而能夠透過雙軌制之間的差異謀取暴利的,通常是接近權力核心的特權階級。既然去年七月初的暴力救市期間,有「御貓」(中資証券行)利用內幕消息圖利(做法:趁國家隊入市救 A 股的時候在香港及新加坡沽空 A 股),面對人民幣的在岸價與離岸價之間的差異,你以為特權階級會袖手旁觀,白白放過出賣國家謀取私利的大好機會?別傻了。傳媒選擇性地聚焦外國炒家,是政治正確的做法,也是乘機向習包子獻媚。潛台詞:洋人發動「貨幣戰爭」,大家要團結一致,服從總司令的指揮!看看香港的主流傳媒的大老闆是甚麼人,你自然明白過來。中港融合,包括新聞故事的角度。

選擇性的報導,令洋鬼子成為戰靶。但是洋鬼子絕不會哭哭啼啼,囉囉唆唆,投書給大陸(以及香港)的紅色傳媒的編輯部,委婉地要求澄清,又或者像李嘉誠那樣以詩明志,而是離棄人民幣,離開中國市場。改革開放三十年,外資在中國的實體經濟吃過不少苦頭。去年七月由中證監領導的暴力救市行動又摧毀了外資對中國股市的信心和興趣,如今連外匯市場這一塊也無利可圖(註:幾家外資銀行的人民幣交易戶口已經被中國人民銀行暫停),那麼洋鬼子還有甚麼理由要留在中國市場?千里來華,目的是求財(部份洋鬼子會順便求偶),而不是來協助習近平實現「中國夢」。偉大祖國永遠不明白,洋鬼子沒有必要配合你的需要。做生意,不可能其中一方佔盡便宜,然後開動宣傳機器抹黑對方,迫合作夥伴離場,那是黑社會的掠奪手段。對,中共是黑社會,當外國人是傻瓜,用完即棄。

洋鬼子開始行動。剛剛過去的一個星期,港股和港匯的弱勢顯示外資有撤退的跡象,令 Auntie 想起董建華的名言:「中國好,香港好,想窮都難!」路姆西,現眼報,來得早。難為董伯伯居然還有心情搞 Think tank ,替下一任的特首抬轎(助選),做 King maker。你幾時先肯放過香港人,回家過正常的退休生活?

三頭馬車都落重藥

扯遠了,說回來。人民幣貶值的遠因,是中國經濟的基本因素轉壞,而去年的「七七股變」是近因。救市失敗令中國政府急謀對策,設法制止經濟急速下滑。結果是三頭馬車都落重藥:

1. 人民幣在去年的 8 月 11 日輕微貶值 2% ,理論上有助出口(但是中國製造的名聲實在太壞所以實際效用存疑),其副作用是在民間製造恐慌,令老百姓爭相兌換美元或港幣(據說上海人去年七月中就開始這樣做了),而外資對於持有人民幣資產(例如:股票)更加沒有興趣, A 股繼續低殘。明知道人民幣貶值會帶來不少的副作用,還是要走這一步,寧願事後干預外匯市場,令下跌的幅度減慢或受控,可見形勢嚴峻,又或者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管不了那麼多。中國經濟的基本因素欠佳,走資行動持續,空軍(沽空人民幣的炒家)稍後也許會再出動。不干預,怕外國炒家發動「貨幣戰爭」推翻政權。干預的話,又讓西方國家找到挑剔中國的藉口(原因:人民幣加入 SDR 的條件是該貨幣必須市場化)。對人民幣的匯率預期改變,更會引發連鎖效應,即是大把手尾跟(後遺症多),所以不要高興得太早。

2. 取消一孩政策及開放二胎可以刺激私人消費(國產中文叫擴大內需),同時可以減慢人口老化的速度及增加勞動力的供應。官方近期拋出「互聯網+」的概念,好處是透過建立網購平台帶動消費,從而繞過現實世界中問題多多,被地方主義和官僚制度所扭曲和切割的實體批發零售物流系統。這種做法,背後的精神,跟發展「互聯網金融」異曲同工:大陸的國有銀行體系被扭曲,只為大型國企(太子黨收容所)服務,無法發揮應有的中介和融資功能,於是有必要在體制以外的地方另起爐灶,為經濟活動提供所需資金,注入活力。

3. 固定資產投資 (Fixed Asset Investment) 方面, 2009 年 3 月(溫家寶任內)因應金融海嘯而提出的「四萬億救市方案」做就了不少大白象工程。 689 念念不忘的「一帶一路」(由習近平於 2013 年下旬提出)有助於輸出過剩的產能 (Over capacity) 和基建設施,保住相關的大型國企。至於中國境內的爛尾樓(國產中文叫樓市庫存),就交由進城的外省民工來解決。亦即是說,把樓市中的次貨、假貨和劣質商品塞給長期被剝削,在城市的邊緣幹粗活,賺取卑微工資,由於戶籍制度關係無法享受完整房屋教育醫療福利的外省民工。香港的股評人認為這個政策對於負債沉重的內房股(例如:恒大地產)有利,信不信由你。中國農民一再被共產黨剝削和愚弄,卻是千真萬確。至於近期香港的多項大型基建項目(例如:高鐵)均嚴重超支,背後是否牽涉向中資的承建商輸送利益(即:掏空香港的庫房),自己想。

結論:技窮

簡單地說:內憂外患。資產市場:船頭驚內鬼,船尾驚外敵。實體經濟:缺乏動力,迷失方向,進退失據。中國經濟缺乏新的增長動力,當權者只能搞一些面子工程(例如:亞投行,人民幣加入 SDR , A 股加入 MSCI ),好讓自己的成績單不致於一片空白。同時實施一些權宜之計,選擇性地保住部份的特權階級(收容太子黨的大型國企)。面對瓶頸階段或轉型期所帶來的結構性問題(例如:產業升級),當權者其實沒有新的理念或思維,甚至是一籌莫展。聽口號就知道了:所謂的「新常態」(New normal),是指經濟增長低於 7% 沒有甚麼大不了,死不了人!至於「供給側改革」(Supply-side Reform),其含糊程度,跟「一帶一路」不相伯仲。翻譯成「現代漢語」,意思是:能夠刺激需求的老法子(即:貨幣政策)通通用過了,你們這群飯桶,想想其他的辦法吧!這個時候,美國加息,油價下跌,資金和實業回流本土,又或者尋找中國以外的新興市場(例如:緬甸、古巴、TPP),中國能夠借助的外力只會減少不會增加。 2016 年的中國經濟,將會是一個陰乾的局面。偉大祖國是口號大國,如今卻連一個比較像樣的口號也想不出來,還可以怎麼樣?

插圖來源:互聯網

延伸閱讀/參考資料:

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 2016 年<施政報告>
http://www.policyaddress.gov.hk/2016/chi/index.html

維基百科:亞洲金融風暴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A%9E%E6%B4%B2%E9%87%91%E8%9E%8D%E5%8D%B1%E6%A9%9F#.E9.A6.99.E6.B8.AF
節錄: 1997 年 10 月,當索羅斯利用資金橫掃東南亞後,索羅斯帶領的國際炒家將目光投向香港。當時香港主權移交中國不足 3 個月。雖然香港基本沒有當時泰國那麼糟糕,但是房地產和股市泡沫也不少,最後索羅斯選定香港作為第二波衝擊的主戰場,他們認為維持住聯繫匯率制度的成本高昂,認定香港政府挺不過去,所以便開始積極研究,及後很快就對香港發動攻勢。 1997 年 11 月,對沖基金開始港元長達十幾個月的進攻。宏觀對沖基金在匯市、股市及期市聯動造市,全方位發動對港元的立體式襲擊:首先大量放空港元現匯換美元,同時放空港元期貨,然後在股市拋空港股現貨,此前後在恒生指數期貨市場大量沽售期指合約。最後,在香港政府的頑強抵抗下,對沖基金三次進攻均未夠能摧毀港元。

1998 年 8 月 5 日,在美國股市大跌、日元匯率重挫的配合下,對沖基金開始對港元發動第四次衝擊。量子基金和老虎基金發動攻勢,開始炒賣港元,先向銀行借來大量港元向香港政府拋售,換來美元借出以賺取利息,同時大量放空港股期貨。香港政府被逼將息率大幅度地調高,隔夜拆息一度高達 300%(這並非發生在 1998 年 8 月,應是發生在 1997 年 10 月,後來被謔稱為「任一招」。) 1998 年 8 月,曾蔭權率同財政官員採用靈活手法,沒有大幅加息,只大量動用外儲的美元承接港元沽盤,再將港元購入香港藍籌股作為長線投資。最終以近 1,200 億港元(約 150 億美元)大量購入港股,炒家撤退。經此一役,香港政府動用大量的外匯儲備投入股市,一度佔有港股 7% 的市值,其後成立外匯基金投資公司管理。於 1999 年 11 月,香港政府將購買的港股以盈富基金上市,分批售回市場。

任志剛當年挾高息打大鱷
蘋果日報 2016 年 1 月 13 日
節錄:人民銀行「挾高」隔夜拆息,與貨幣炒家大戰,不難令人聯想起 1997 年亞洲金融風暴。當時以索羅斯 (George Soros) 為首的大鱷在港興風作浪,大量建立空倉狙擊港元,逼當時金管局總裁任志剛維持高港元隔夜拆息,一度飆近 300 厘逼炒家平倉走人。 1997 年 8 月,國際對沖基金策劃狙擊港元,累積大量港元空倉,意圖衝擊聯繫匯率獲利,當時銀行同業拆息被推上高水平, 1997 年 10 月 23 日隔夜拆息更飆升至接近 300 厘,屬歷史高位水平。及後炒家轉陣,在債市借入大量港元,並在股票指數期貨市場累積了大量淡倉,希望以大量沽出港元營造資金緊絀情況,繼而重挫股市,其後政府動用外匯儲備,大規模進入期貨及股票市場擊退炒家。事實上,當時有不少人認為以挾高息趕大鱷,做法猶如「七傷拳」,即先傷己後傷人,立法會前議員詹培忠更批評任「食砒霜毒老虎」,因高息會令市場流動資金減少,股市、樓市及內需均受挫。

高天佑:周一招不是任一招
信報財經新聞 2016-01-13
節錄:今次據傳來自人行行長周小川的這「一招」,雖然跟「任一招」有幾分神似,背景卻有很大差異,猶如世界盃熱身賽與決賽周生死戰的分別。首先、也最重要的不同之處,是人民幣目前尚未完全自由流通,分為仍受管制的在岸市場,以及自由流通的離岸市場。今次受到沽空者狙擊、並引起人行出招反擊的,正是離岸市場。其次,跟第一點相似, A 股現時亦未完全開放。記得亞洲金融風暴期間,索羅斯等「大鱷」對香港雙管齊下夾擊,同一時間沽空港元和港股,港府雙重受壓,手忙腳亂首尾難顧。而國際大炒家一旦成功迫使港府放棄聯繫滙率、任由港元貶值,他們不但可憑沽空港元勁賺,屆時港股勢必因聯滙失守而恐慌暴跌,讓「大鱷」在沽空港股上再殺一注。事實上,這招「股滙齊沽」正是索羅斯的慣技,所以港府單憑「任一招」也抵不住,隨後要由「三劍俠」牽頭動用千億儲備狂掃股票托市,再適逢索羅斯在俄羅斯被當局「吹黑哨」(宣布國債作廢)而滑鐵盧,香港才得以擊退這頭大鱷,現在回看其實運氣成分不低。第三,近期很多人假設沽空者是屬於索羅斯級數的大鱷,但事實上,人民幣離岸市場體積仍相對有限,在國際上只算輕量級的貨幣戰場。這個小池塘也難容納「大鱷」,最近沽空人民幣的相信只是一般游擊隊,旨在「順勢執返筆」,一旦勢色不對很快會離場,甚至掉轉頭改買大,不似準備跟中國當局死戰到底。

內地斷港水 擊退人幣大淡鱷
星島日報 2016-01-13
節錄:「任一招」再現江湖!市傳人民銀行抽乾本港人民幣流動性,截擊沽空人民幣大鱷。本港離岸人民幣銀行同業隔夜拆息定價,昨按日飆升逾五十厘,至六十六點八一厘,創歷史新高,市傳隔夜拆息曾高見逾百厘的成交,翌日隔夜拆借利率更進一步飆至一百六十三厘的歷史新高。離岸人幣市場「水緊」,離岸人民幣兌美元穩定上揚,重返六點五六,一度略高於在岸價水平,出現「倒掛」情況。離岸人民幣兌美元上周曾大幅貶值,財資界相信,人行本周干預離岸市場遏止貶勢,通過中資行購入人民幣之外,亦效法港府於九七年的「挾息打大鱷」,中資行不再向市場拆放人民幣,截斷主要「水源」,令拆息抽上、沽空成本急增,目的是要令沽空者得不償失。

人行「斷水斷糧」擊殺淡友
人幣拆息 163 厘新高 炒家如借大耳窿
蘋果日報 2016 年 1 月 13 日
節錄:昨日人行續使用「斷水斷糧」招數,在本地市場買入人民幣後,並將資金移離本港,中資銀行亦冷淡拆借,使本港人民幣流動資金收窄,令本港離岸人幣拆息曾瘋狂飆升,最高曾見約 90 厘,場外交易更見 163 厘,創下本港歷史新高,逼實力不足的淡友離場。分析相信人行趕走淡友挺匯價僅短線見效,難阻人幣長線走貶。財資市場公會網頁上昨日顯示,銀行同業間互相拆借的人民幣資金成本大幅抽高,早上開始隔夜拆息已見 66.8 厘,反映人民幣資金極度緊張,而午後更曾見過高達 90 厘成交,<彭博>更顯示,場外交易更曾經成交過一宗翌日隔夜拆息達 163 厘的交易,以借 1 億元(人幣‧下同)計算,單日利息已達 44.6 萬元,與「大耳窿」(港式粵語:高利貸)睇(看)齊。加上市傳中資銀行一改常態,未有在貨幣市場積極拆出人民幣「接濟」同業,助長人民幣離岸拆息挾高。

China suspends forex business for some foreign banks
Reuters (Dec 30, 2015)
http://www.reuters.com/article/us-china-currency-banks-idUSKBN0UD08D20151230
Extract: China's central bank has suspended at least three foreign banks from conducting some foreign exchange business until the end of March, three sources who had seen the suspension notices told Reuters on Wednesday. Separately, three financial market sources in Europe said Deutsche Bank was one of the banks to have part of its foreign exchange business in China suspended. The measure follows a slew of steps taken b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o steady the yuan since it devalued the currency in August. The spread between the onshore and offshore markets for the yuan, or renminbi, has been growing since the devaluation, making it increasingly difficult for the central bank to manage its currency and stem an outflow of capital from an economy that is facing its slowest growth in 25 years. The sources told Reuters that authorities had warned the banks that if they engaged in lucrative carry trade, taking advantage of the different exchange rates, the central bank would move to further block arbitrage channels. The latest move comes just three months after the PBOC ordered banks to closely scrutinize clients' foreign exchange transactions to prevent illicit cross-border currency arbitrage between the offshore and onshore yuan.

Economic ideology
Reagan’s Chinese echo
The mystery of Xi Jinping’s supply-side strategy
The Economist (Jan 2, 2016)
http://www.economist.com/news/china/21684804-mystery-xi-jinpings-supply-side-strategy-reagans-chinese-echo
Extract: But Mr Xi lacked a catchy phrase to sum up his economic vision. The one he most commonly used was simply that the economy had entered a “new normal” (新常態)of slower, more mature, growth. That phrase had its detractors, for it seemed to imply passive acceptance of a more sluggish future. “Supply-side reform” (供給側改革)is being made to sound like a call to action. Xinhua, a state news agency, neatly tied the two phrases together: “supply-side structural reform is the new growth driver under the new normal.” Those who first pushed supply-side reform onto China’s political agenda want a clean break with the credit-driven past. Jia Kang, an outspoken researcher in the finance ministry who co-founded the new supply-side academy, defines the term in opposition to the short-term demand management that has often characterised China’s economic policy - the boosting of consumption and investment with the help of cheap money and dollops of government spending. Mr Xi’s adoption of the supply-side mantra marks the start of protracted tiptoeing. Over the past two months, party propagandists have asked economists at top universities and research institutions to expound on their views of what supply-side reforms should entail, according to insiders. It is a slogan in search of content.

李克强:中國無意依靠人民幣貶值擴大出口(簡體字)
(來源:中國政府網 2016-01-15)
http://finance.jrj.com.cn/2016/01/15192120426533.shtml

林少陽:人行面對的燙手山芋
蘋果日報 2016 年 1 月 13 日
節錄:由於現時人民幣仍未全面流通,境外投機者只能透過借 CNH (離岸人民幣)沽空,人行今次抽高 CNH 拆息打擊炒家的行動,對實體經濟的副作用不大。事關境內真正用家主要借入的,是在岸人民幣(CNY),而 CNY 拆息並未有跟隨 CNH 拆息同步。從這個角度分析,相信今次人行入市的行動,應能收到擊退炒家的預期效果。自 2005 年至 2013 年期間,人民幣升值預期促成了大量的熱錢流入。而過去兩年人民幣的貶值壓力,則主要來自美元的持續強勢,改變了投資者對人民幣滙率的預期。過往因為看好人民幣滙率,以不同的理由及藉口將外滙兌換成人民幣的生意人、投資者以及炒家,現正紛紛拆倉,將過往兌換為人民幣的資金兌換回他們原來的貨幣。時移勢易,現時國際投資者對人民幣滙率的預期開始逆轉,如何管理國民及國際投資者對人民幣滙率的預期,成為人民銀行當前頗為棘手的難題。在滙率不會大貶,但市場貶值預期揮之不去的情況下,港股或有很大機會繼續在目前低位的水平浮沉,利用時間消化這個負面消息。

夜期曾插 400 恒指十日八跌
星島日報 2016-01-16
節錄:恒指受港匯偏軟及 A 股拖累持續向下,昨午後跟隨 A 股弱勢跌幅加劇,並以接近全日低位收市,最終收報 19520 點,跌296 點,再創 40 個月以來收市新低。 1 月份 10 個交易日,港股只彈了兩天,期內累跌 2393 點,跌幅 10.9%。昨晚港股夜期曾急瀉近 400 點,跌至近 19000 點附近。港股不少股份已跌至 52 周新低,惟散戶入市信心不足,公用股則成避難港。 

走資陰霾不散 港匯插穿 7.78
星島日報 2016-01-16
節錄:在走資疑雲及炒港元貶值雙重因素下,港匯連日疲弱,一度跌至逾四年新低,市傳金管局入市撐港匯,當局迅即否認。港匯昨延續周四弱勢,昨曾跌至貼近每美元兌七點八港元水平,單日跌幅曾達百分之零點二一,兩日合共跌近百分之零點四,創自一九九二年十月以來最大連日跌幅,港匯今年亦已累跌約百分之零點五。銀行界人士指出,股市連日下跌,觸發資金流走,促使港匯走弱,雖市場出現投機炒港元貶值,惟走資規模不大,儘管港匯轉弱,由於預期暫時美元兌港元仍難觸及七點八五的弱方兌換保證,故香港仍未有加息考慮。

MBA 智庫百科:
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議(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簡稱 TPP)
http://wiki.mbalib.com/zh-tw/%E8%B7%A8%E5%A4%AA%E5%B9%B3%E6%B4%8B%E4%BC%99%E4%BC%B4%E5%85%B3%E7%B3%BB%E5%8D%8F%E8%AE%AE

相關的文章:

雙軌制(二)
2011 年 10 月 28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1/10/blog-post_28.html
節錄:雙軌制令到某個行業或者市場被人為地分割成條條塊塊,就算是最簡單的買賣也變得很複雜,官方的管理和監督變得很困難,買賣過程中出現很多不公平和不公義的現象,也鼓勵了特權階級利用兩套制度之間的差異進行套戥、投機、走私和炒賣,而特權階級(這套複雜制度的唯一得益者)為了捍衛「灰色收入」,一定會反對併軌,令改革過程困難重重。長遠來說,就算最終併軌,在併軌之前,也有不少的利益矛盾和派系鬥爭需要擺平。

雙軌制(一)
2011 年 10 月 14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1/10/blog-post_4542.html
節錄:溫州民間借貸爆煲,情節似曾相識。簡單地說,又是雙軌制惹的禍。原因不外是官倒加三角債,國有銀行體系為特權階級服務,無法發揮應有的金融中介功能,而民間的游資太多,老百姓的投資渠道太少,為了抗通漲,於是把錢投進高利貸市場,令火上加油。換言之,舊瓶新酒,借屍還魂。

代理人
2014 年 4 月 2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4/04/blog-post.html
節錄:改革開放之後的做法,是透過把具備戰略價值和影響國家安全的行業(例如:電訊、能源、航空、銀行、保險、傳媒)交給太子黨經營與謀利,換取他們的合作,從而鞏固政權,而這些行業的龍頭國企則透過國有銀行(即:建農工中)得到低成本的營運資金。這樣做,是分贓。(蔣公:共匪!)即:打劫老百姓,賄賂太子黨。不甘心被剝削的老百姓,把血汗錢投入地下金融體系,溫州民間信貸,影子銀行,便是這樣搞出來的。

套戥
2014 年 4 月 26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4/04/blog-post_26.html
節錄:教科書的說法:套戥 (Arbitrage) 是透過同一(或類似)資產於不同市場的價格差異獲利。方法:在其中一個市場購進或借入資產,然後在另一個市場沽售或拆放。理論上,套戥活動會令價格差異收窄(至接近交易成本的水平),甚至是完全消失。而最常見的套戥行為,是透過價格、利率或匯率的差異來賺錢。現實世界,有很多有形或無形的關卡,並非百份之一百的自由市場,因此即使有套戥活動,資產價格差異未必會完全消失。近期公佈的滬港通是好例子。

經濟學人(一)
2009 年 11 月 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09/11/blog-post.html
節錄:物價差異可以是由於不同國家的匯率偏高或者偏低,而後者可以是人為扭曲的結果,例如:固定匯率制度 (Fixed exchange rate) 、外匯管制 (Exchange control) 和中央銀行的干預 (Central bank interventions)。而不同國家之間,為了阻止生產資源 (Factors of production) 跨國界流動所設置的各種障礙(例如:進口關稅、就業以及移民政策、勞動市場結構等等),也會形成物價差異。而經濟學教科書永遠不會探討的政治及文化因素,有時候亦會影響匯率或物價水平。

經濟學人(三)
2009 年 11 月 25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09/11/blog-post_25.html
節錄:要降低儲蓄率,政府必須進行多項非常艱巨的結構性改革,例如:建立社會保障制度、改革醫療和教育體制、讓人民幣升值和開放金融體系、令個人和企業更容易借錢、改革戶籍制度(讓人民自由遷移)、容許土地自由買賣等等。結果將會是減少中央政府對個人和企業的控制,背後牽涉到敏感的政治考慮,因此中國對於擴大內需,總是不情不願,寧願繼續用老法子刺激經濟增長,即是:政府增加固定資產投資(尤其是基建項目),以及繼續壓低人民幣匯價保住出口。

雙軌制(三)
2011 年 11 月 1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1/11/blog-post.html
節錄:從經濟學的角度看,戶籍制度把農民圈禁起來,強迫他們為工業發展提供原材料,為城市居民提供糧食,長期扮演支援和後勤的角色,為集體利益作出犧牲,美其名叫「以農業為基礎,工業為主導」,又名「城鄉二元結構」,其實是一群人奴役和剝削另一群人的藉口,也是一種鼓勵歧視的政策 ―― 坐享其成的城鎮居民覺得農民不是他們的一份子,自視高人一等,不屑與他們為鄰。

草船借箭
2015 年 6 月 5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5/06/blog-post.html
節錄:過去兩、三年,中國的 FDI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和 ODI (Overseas Direct Investment) 的金額接近持平。外資大行經濟師的看法:前者降,後者升,趨勢持續的話,幾年之後 ODI 將會超越 FDI ,走出去的會超過引進來的。對西方國家的跨國企業來說,中國的實體經濟早已不再吸引,下一輪的投資熱點可能是跟美國關係改善的緬甸或古巴。因應形勢轉變,偉大祖國試圖透過香港,引導外資進入金融市場,透過另一管道,讓洋鬼子繼續為中國的經濟增長提供動力。

災後評估
2015 年 7 月 16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5/07/blog-post.html
節錄:香港股市,外資主導,比較理性。對外國機構投資者來說,接受中文傳媒訪問是浪費時間,因為他們的目標顧客不是本地散戶。怕只怕港股進一步 A 股化以及「小加同志」為接軌而接軌(提示:漲停板機制),洋人覺得太有「中國特色」,遊戲規則對他們不利,於是分階段撤出港股,到時候只剩下港資和中資角力,香港不再是真正的國際金融中心。

出口術(一)
2012 年 6 月 13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2/06/blog-post_13.html
節錄:所謂「出口術」,是指在不動用真金白銀以及沒有干預市場的情況之下,透過一些經過精心計算,也許聽起來模稜兩可、容許多重解讀的說話,試圖左右金融市場的情緒和看法,以及影響某種資產的價格走勢。身為央行行長,手頭上的彈藥有限,常用的板斧也只得三幾道,不能每一次都來真的,否則很容易會耗盡國家的外匯儲備,或者輕易被對手看穿底牌,以及押上個人的政治前途。於是間中要放氣球或者擺空城計,故弄玄虛,虛則實之,實則虛之,跟投資者玩博奕。

16/01/2016

For oriole: Noted with thks. Revised.

For the second comment: Noted with thks. Revised.

3 則留言:

oriole 說...

//不惶多讓//

匿名 說...

中國對於擴大內需,總是不情不願,寧願繼續用老法子"刺"激經濟增長

Curioushunter 說...

在 facebook 轉載了 Auntie 文章
https://www.facebook.com/peter.pang.9699/posts/1040979555923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