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文章歡迎轉載,請註明出處,並且通知一聲,看得開心請捐款

2007年5月24日星期四

孤意在眉,深情在睫


張岱 (1597-1689) 在<陶庵夢憶>中,寫到明末一位女伶朱楚生:「色不甚美,雖絕世佳人無其風韻,楚楚謖謖,其孤意在眉,深情在睫,其解意在烟視媚行。」

她是一位出色的優伶,極具職業道德:「性命於戲,下全力為之,曲白有誤,稍為訂正之,雖後數月,其誤處必改削如所語。」她又有領導才能,知人善任:「班中角色,足以鼓吹者楚生方留之,故班次越妙。」

她跟所有的女伶一樣,過不了情關。張岱沒有詳細交代她的下場,只是委婉地說她的死和感情問題有關:「楚生低頭不語,泣如雨下,余問之,作飾語以對。勞心忡忡,終以情死。」敏感的性情,成就輝煌事業,也是致命傷。

這樣的女人,可以叫阮玲玉、周璇、鄧曼薇 (小明星)、梅艷芳或者鄧麗君。她們的情感,豐富而脆弱,不落紅塵,沒有男人可以承擔得起。她們註定無法成為歸家娘,只能孤身走我路,一輩子寄身舞榭歌臺,在鏡花水月中尋找慰藉。花落人亡之後,空餘婉約音容,供後人憑弔。

07/08/2006

沒有留言: